样式

2019-04-15 14:05:422741 字17 条评论

【李泽言x我】我们分手吧(续be版)

来自连载 言份补给站

*是个bad ending

    那天分手我们都很平静,就像一个双方早已经达成共识的谈判一样顺利,甚至都不需要点头,他一个眼神,我就了解透彻。相顾无言,沉默的吃完最后一顿午餐,服务员把账一结,我们各自把东西收拾好,奔赴向不同的路口。

    我从前总渴望自己可以多点理性,可现在我却埋怨我们都太过理性,理性到可以坦然的接受分手,不哭不闹,理性到依然可以从善如流的一起工作,点到为止的交谈,恰如其分的微笑,就连和外界宣布分手,也见不到一丝波澜起伏。

    是啊,他简直理性到无坚不摧。

    一个月,两个月,半年过去了,距离我提出分手已经半年了,那个置顶的联系人始终没有再联系过我,尽管我们一起工作,一起出差,一起应酬,但是除了工作,我们谁也不会挑起除此之外的话题。我是恨透了这该死的理性,如果当初我没有提出分手,如果当初我死皮赖脸的去求他复合,如果……可是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如果啊,我们回不去了,我们结束了。

    “太……然姐,你明天去英国出差的吧,总裁给你安排了助理。”魏谦打来电话。

    【我说魏谦,半年了你还改不了嘴吗?】尽管我说得云淡风轻,可握住手机的手还是暗暗加大了力度。

    “太太”是从前和李泽言一起时大家对我的称呼,所有人都以为我们会修成正果,就连我自己都信了,当时听着觉得羞耻又幸福,现在听着却是一阵窒息的心痛。

    “不说这个了,出差去英国记得手信啊~”说完便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没过多久,短信的提示音想起。

    Leo:美丽的悠然小姐,能和你一起出差去英国真是荣幸至极,希望我们的旅途会很愉快~晚安。

    看见屏幕上的内容,脸上有掩饰不住的一点失望,半年过去了,我竟然还在等待不可能发生的奇迹,真是可笑至极。只是,leo想追我这个事是全公司都知道的啊,李泽言他不可能不知道,如今却派leo当我的助理,这是在告诉我他不爱我了?

    李泽言,你可真是残忍啊!

    时隔一年,我又重新踏上英国这片土地,这里有我们太多太多的回忆了,红色的士兵,红色的电话亭……它们还是像去年一样立在同样的地方,甚至连样子都不曾变化过,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仿佛那都是才发生不久的记忆,不过,此去经年,物是人非。

    工作完成后leo向我发出邀约,我想与其一个人在路上触景伤情,还不如答应了算了,便答应了leo的邀约。

    “听说博罗市场有很多好吃的,我们就去那里吧?”leo说。

    博罗市场一词将思绪拽回一年前。


    【啊李啊李!你看,这个牡蛎好新鲜啊!看起来就很好吃!】我手里还有小半块芝士蛋糕没吃完,便拉着李泽言挤进了人潮中。

    昨天一天的劳累下来我早就饥肠辘辘,光是闻着香味口水就哗哗的涌出来,别说是人潮了,就是满街大汉我也能超常发挥我在国内锻炼的一手挤公交挤地铁的好本事。

    李泽言没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手稍一用力将我拉到身后,用身体为我开出一条路。

    莫约是我们的动作太大,引来了不少目光,而李泽言却毫不在意,反而手在我腰上一紧把我半搂在怀里。

    【你,你先放开我,大家都在看啦!】我拍了一下那只放在我腰间的大手。

    然而这样做李泽言不但没有松手还反道而行。

    『长得这么矮,找起来很麻烦,我可不想去广播找人。』他低头,勾起的嘴角带出戏谑的语气,眉眼弯弯,平时里冰冷的眼睛此刻却只有宠溺,我呆呆的看着他,毫不自知的中了他的圈套,明知那就是一个坑,可我沦陷得心甘情愿。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还是不服输,我拽着他的围巾将他拉向自己,垫脚在他嘴角轻轻一啄。唇上还带着芝士蛋糕的油腻,芝士的香味混着他身上淡淡的焦糖气味,就连整个空气都弥散着甜腻腻的味道。

    【放心,你要是丢了,我肯定去会去广播找人的~】

    后来,我们真的走丢了,准确来说是被人群冲散了,手机电量早就飙红关机,我抱着他送的玫瑰花无助的站在陌生的街头。

    广播,对,去广播!

    “Ladies and Gentleman, 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We are looking for MR.Lizeyan from China, please go to the main gate of our market area, your family are waiting for you. thank you.”广播响起。

    忽然想到了什么,我和播音员沟通了一下,大致的说了些走丢的人不懂英语之类的话,播音员非常爽快把麦克风递给了我。

    我想了想,李泽言听到大概会气疯吧?深吸几口气,将笑意压下去,我拿起麦克风字正腔圆的说。

    【女士们先生们非常抱歉打扰大家,现在有一则寻人启事。】

    【李泽言小朋友,李泽言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请到市场大门,你的监护人正在等候,重复一遍。李泽言小朋友,李泽言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请到市场大门,你的监护人正在等候,谢谢合作。】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可能是生气了,可能是激动的抱着我,可能……根本没有听到广播。

    如今我又现在这市场的大门口,旁边是广播处,一位女士正用蹩脚的日式英语焦急的和广播员说明情况,可是广播员并没有听懂。

    从那位日本女士身上仿佛又看见了那天抱着玫瑰花急冲冲的闯进广播室的自己,当时的情景可能比现在还要混乱吧,差点就把花瓣糊人家一脸。

    从前去过日本出差多少学了点日语的我上前安抚了一下女士,又向广播员复述了一下女士要找的人,欣然接受了女士的道谢,我转身准备离开时,广播员叫住了我。他似乎还认得我,他说那口听起来很舒服的中国话让他很难忘,还问我那天找回亲人了没。

    我礼貌性的朝他笑了笑说找到了。

    那天是找到了,可现在我又把他弄丢了,是我亲手把他推开。

广播员热情的和我攀谈起来, Leo的闯入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广播员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广播员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leo,心神意会,不再询问往日的事情。

    【来了?】我从包里找出一包纸巾。

    “嗯,刚刚回头看不见你可吓死我了。等会拉着我可别再人群冲散了!”leo抓着我的手左右查看,担心的样子和记忆中的身影重合。

    可这是leo,不是他,我知道的。

    李泽言啊,我真的累了,想起你我心会痛,痛到哭了,哭到累了。啰啰嗦嗦一堆内心戏,戏这么多,也演不到你心里,我认了。

  或许该放下了,放过自己,也放过他,放过这段感情。

    【好。】我抽纸巾替leo擦去额头的汗。

与其爱一个不爱我的人,将就一个爱我的人也未必是坏事。

    【都听你的。】

    这样,未尝也不是一个好结局。





(我们分手吧这篇有两个结局,原本只打算写一个,但是听了《去年夏天》以后突然有了灵感。)

(还有一篇是he,还木得写完,明天或者后天吧~)

(我第一次写这种结局,就感觉……世事无常,心里难受(;_;))

(还是码点小甜饼安慰自己吧)

图片
1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90
桃米酱
收藏
赞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