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14 09:54:115310 字49 条评论

天使

来自连载 短篇集

是人鱼安×女拟幼体锤

我就是爱吃邪教。

灵感来自于某群与天使人鱼的对戏。呜呜呜他太靓丽了我已经把他崩坏了

————start————

安迷修在岸边呆了几个月了,一直都在浅海区游荡。倒不是因为他闲,只是因为最近有个女孩天天跑岸边坐着,一坐就是一整天。傍晚了才离开。

安迷修对她是好奇的,作为一条在海里生活了千百年的人鱼,他还蛮好奇那种叫做“人”的陆生动物。


但她看起来好小啊。


安迷修有这么想过,哪怕是放在人鱼的年龄,这个外貌也仅仅只是个小孩子。

安迷修每天就在水下看看她,一开始女孩一声不吭,后来就渐渐开始自言自语般地说着话,对着海说遇到的事情,自己以前的事情。

她说的肆无忌惮,说死亡,说教廷的黑暗,安迷修几乎敢肯定若是这里有其他人,这个女孩定会被抓起来。

不过也正因如此,安迷修才肯定女孩是不知道他在海里的。


女孩对着自己,对着海说话,频繁出现的称呼“锤子”安迷修猜这是女孩的名字。

虽然比较怪吧,但确实是个可爱的小姐。

安迷修暗想。


说起来,安迷修是人鱼里少见的骑士,他是从不吝惜对女士的赞美的。可惜不大合群,过于正经的话语总使得他与其他人鱼格格不入,于是就把自己的居所迁到了人鱼聚集地的外围,只在需要自己的时候才出现在大众面前。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经常会在近海晃荡了。


自从锤子天天来之后,安迷修也就渐渐天天都来这个地方听她说话。

怎么说呢,小孩子特有的稚气话语还蛮有趣的。

安迷修也了解到,锤子其实并不算是个人,她是个武器。

这个世界存在武器化成的人,一般来讲,这种武器都会强于普通武器。

锤子的主人安迷修认识,叫做布伦达。是个海盗。

说是个海盗,但极有原则,追求公正。安迷修对他印象还不错。

很可惜,他死了。被教廷追杀致死。

这片海域安迷修经常能看见布伦达,他猜布伦达是在这附近有据点,这大概也能解释为什么锤子会在这了。

她常常仰面朝天,可能是想透过云层看到那个她坚信会上天堂的身影。


有一天,锤子抱着自己的膝盖,头埋在两膝之间,好久不说话。

她睡着了。

安迷修看不见她的脸,只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动作,才这么推测。

但这个状态很危险啊。

锤子坐的位置离海浪很近,等涨潮的时候,锤子会被淹没的。

会溺水死掉。

安迷修有些担心她,就在那地徘徊,他希望着锤子能及时醒过来。

但小孩子睡眠之沉还是超出了安迷修的想象。

海水已经漫过了大半个身子,锤子还是没有醒过来。

安迷修暗叹口气,俯身就着海浪游到浅滩,双手撑着沙滩前行。

人鱼可以在陆地短暂存活,仅仅是短暂。

海水不够他游,就只能一点一点爬过去,然后抱起锤子一点一点挪向远离海浪的地方。

他上会岸无所谓,不过狼狈一些,但锤子继续待在海里,会死的。

当他确认锤子安全而转身离去时,身后锤子竟说话了。

“是谁。。?”

安迷修僵了一下,然后回头去看,揉揉眼睛一副还没睡醒样子的锤子。

“很抱歉,在下名为安迷修,打扰到您了吗?”

他回道。

“没。。没有。你应该是在帮我吧?毕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睡着。。”

锤子怪不好意思的。

“麻烦的是我才对。”锤子指指自己,轻轻笑笑“安迷修。。我没记错吧?我是雷神之锤,叫锤子就好了。”

“没有的事,小姐并没有麻烦在下,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是骑士的职责。关于名字,小姐也没有记错。”安迷修垂眸,答话一丝不苟。

“我能问个问题吗?前段时间海里的,是先生吗?”

“是在下。”安迷修承认。虽然也惊了下锤子早就知道他的存在。

“那,非常感谢。那么久一个人感谢先生让我好歹还知道有个人陪我。就像刚刚,醒过来也是因为我觉得周围太温暖了像是有个人 ”锤子一边说一边双手比划,她对自己的表达能力一向不是很自信。

“不必谢,小姐说话很有趣,把在下吸引了而已。”他淡笑。

“欸?以前没什么人肯听我说话的。。”锤子疑惑道,随即突然想起了什么双手合十突然激动起来小跑两步拉住安迷修的手往水里走“我。。我记得人鱼不能离开水的!”

安迷修无奈笑笑,暂时也不告诉她真相,任人拉着自己,另一只手辅助着离开浅滩。

“感谢小姐帮忙——但长时间站在水里,人类会着凉吧?”

“我?”她指指自己“我不是人类啊。”

“抱歉,在下暂时遗忘了——但化成人形的武器,也是会生病的吧?”

“没关系的,生病又不会死掉。”锤子还在拉着安迷修进海“但人鱼离开水会死吧。”

安迷修沉默,只是在最后终于能够海里游动时催着锤子快点上岸,道了声谢。


安迷修目送着锤子远去,才一头扎进海里游向深海——他的居所。实际上只是一块珊瑚礁而已。

锤子临走时悄悄问他,以后还能不能找他聊天,他的回答是,当然可以,乐意至极。


锤子不管怎说也算是帮了自己,那给她些礼物也是理所应当的。

算是迟到的见面礼吧。

他想着,挑出一颗正好能被锤子的手掌握住的珍珠。

海底珍珠很多,安迷修也不觉得这东西珍贵——但珍珠很好看,配上可爱的小姐是最合适的。


挑好礼物,安迷修把它搁在礁石上,确保它不会随着海浪漂走,才靠着礁石一下一下地打着瞌睡。然后到早上固定的时间就完全清醒了。他一向如此。


当他游到近海,锤子已经坐在那儿发呆了。

安迷修很确定他还没有接近水面,锤子就已经改坐为跪上身前倾双手撑着沙滩望着水面了。

虽然直到他浮出水面,锤子才糯糯道了句先生早安。

“抱歉让小姐久等了。”他冲锤子歉意地笑笑 。

锤子摆摆手不接受道歉

“没有等很久的,也不过刚到——再说了,我也没地方去。”

“小姐的主人没有为您留下什么吗?”话出口却觉不妥“抱歉,失言。”

“他啊。。”锤子抬头望天“他在天上呢,留给我的只有记忆。所有的遗产都沉到海底了。”

“那次出海,他不肯带我,结果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锤子蛮失落的。

“抱歉,触及到您的伤心事了。”安迷修后悔多嘴了。

“没事。”锤子笑着摇摇头“都过去了。”随后伸出双手食指上挑嘴角作出微笑的样子“他说过,不管怎么样,保持这种表情就对了。可惜我做不到。”

那样子笑得也未免太可悲了。

安迷修挺想这么说,但看着锤子完全信任布伦达的样子,他说不出口,就是就保持了沉默。

“啊!对了!差点忘了今天想给先生这个的!”锤子突然像记起了什么转身郑重地捧过来一个水晶球,澄澈透明的水晶球。

“我听说人鱼都会一点占卜。。我猜这个先生应该用得着。”锤子捧得很小心,生怕它碎了。“昨。。昨天先生救了我,这就当做谢礼吧!放心!这是我自己这么多年留下来的,不是主人的东西。”她害怕安迷修不接受,又补上一句话。

安迷修哑然。

他是不想收的,对于他来说,帮助他人是他的职责,是不需要收到感谢的。但看锤子这架势,就像安迷修不收就赖这不走了。

叹了口气,他接过水晶球,道了声谢。

同时拉过锤子的手,将那颗珍珠轻轻放在锤子手上。浅笑道

“海底的珍珠,还是要配可爱的小姐。”

锤子楞楞,望望珍珠又望望安迷修,然后很坚决地把珍珠还了回去,同时又怕人误解很急促地解释道

“我。。。我毛手毛脚的容易把它弄坏的。。别人的心意弄坏掉总是不好的,对吧?所以先生自己留着,等到看到更适合的人再把它送出去吧!”

安迷修无处反驳,哑然失笑也只好收回。

“那,让在下为您占卜一下吧——不过在下才疏学浅,不能占卜多高深的问题。”

看着神情逐渐变得兴奋的锤子,安迷修把视线转移到水晶球上,深吸口气,将手覆在水晶球上缓缓摩挲。

【面前之人,将为何而死?】

他在心里默念。

这倒不能怪他,他只学过这个。

水晶球中出现深海,以及在深海里缓缓下降的锤子。

锤子的死法,是溺死。

安迷修望望锤子,看见她正盯着他。

啊,除了占卜师,其他人是看不到水晶球内的景象的。

“先生看到了什么?”

“锤子小姐以后,下海要注意安全哦。。”

安迷修笑着回应。故意隐瞒了有关死亡的信息。

“下海。。。?那是不是说,我以后可以去海里找你?”

锤子歪头看他。

“应该是可以的。”

锤子的死法既然是溺死,那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她安全些?虽然海边,这个地方有他看着,那其他海域呢?

不对,是有办法的。

安迷修抬手抚摸着自己脖颈间的鳞片,微微思踌。

人鱼是海的儿女,人鱼的鳞片拥有着让持有者不受海洋伤害的力量。

简而言之,拥有人鱼的鳞片,可以在海里呼吸,说话,生活。条件是这鳞片是人鱼自身自愿给予的。

锤子抬头疑惑地望他,却见安迷修硬生生将脖子上的一片鱼鳞完整地扯了下来。

“先生??”

“人鱼的鳞片承载着海神的荣光,它将庇佑您在碧浪清波中稳步前行,海兽退散。这或许比珍珠对您更有帮助。”

安迷修轻轻拉过锤子的手,将鳞片放在她手心。

锤子木楞了,好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鳞片不比珍珠,珍珠还可以退回再放回去,但鳞片可安不回去。轻咬下唇纠结着,最后还是收下了——无法退回的心意,收下才是最好的选择。

锤子抬头望安迷修,鱼鳞原本的位置冒出丝丝鲜血,但他就跟感觉不到似的,浅笑望她。

“先。。先生不。。不疼吗?”锤子明显感受到自己的结巴。

安迷修轻轻摇了摇头。

不疼吗?

当然疼。脖子那的痛感最强了。

“小姐的安全比鳞片更有价值。”

他说。


其实安迷修一天中并没有很多时间是在和锤子待在一起的,但每天都会和锤子约好见面的时间。安迷修是骑士,哪怕因为人鱼的障碍而无法更好的帮助他人,他也尽着自己所能。


锤子跟安迷修谈起过天使——她不喜欢天使,总觉得他们过于高傲,还虚伪。

安迷修失笑,抬手揉揉锤子发顶。

“真正的天使,是从心到身都在为别人着想的,可不是拥有翅膀和光环就能被称作天使的啊。”

锤子任了他的动作,忽的抬头弯眸笑着看他

“那先生,一定是个天使!”

“在下只是恪守信条的骑士罢了。不听命于王子或是公主的骑士,是爱着所有人的。”

“我听说,天使爱着世人。”锤子冲安迷修俏皮眨眨眼“锤子看得到先生灵魂上的光环哦。”

安迷修莞尔。

“谬赞了。”他说。


从锤子口中他也知道了不少事,比如说武器的拟人实际上是不会自然死亡的,除非遇到意外,被杀死啦,被烧死啦,被撞死啦这种。而他们也只会受到信念足够强大的人的召唤。从此听命于那人,直到那人的生命结束,活着武器的生命结束。

外表随着主人的不同而变化,表面年龄则是拥有过几个主人,便是多少岁。

锤子拥有了六个主人,所以看上去就是六岁。实际上已经快百岁了。


锤子陪了安迷修十七年,风雨无阻。而那枚鳞片被锤子串起来一直挂在脖子上,偶尔跟安迷修下海玩。那鳞片是真的有用的。

然后十七年后的一天,锤子就突然不见了,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

安迷修连续七天同一时间去那片海滩,呆了足够长的时间,也还是没看到她。

或许是受到召唤了。

他猜。


安迷修失去了锤子,生活照常,只是突然就觉得自己太孤独了。

他早已习惯锤子的存在,习惯了每天都能见到一个小小的会冲他笑的女孩。

但现在,估计不行了吧。


但一年之后,安迷修就见到锤子了。

那段时间,海上有一个海盗团突然就活跃起来,劫掠,杀戮,无恶不作。安迷修头疼起来,尽他所能帮助着遇难的人。

但他说到底,也不过是条人鱼。如果人不下海他几乎拿那些恶人没办法。

啊,对了,那个海盗团,叫做雷狮海盗团。团长的名字是雷狮。

就在雷狮的船上,甲板之后,锤子手肘撑着栏杆,托腮望海。

安迷修看到她的第一眼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毕竟,锤子长得和之前一模一样。

“先。。先生?”

没想到她先转头看他所在的方向迟疑出口了。

是她。

安迷修确认,然后浮出水面微笑看她。

“好久不见,锤子小姐。”

“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先生,毕竟主人他不算是能吸引到先生的人。”锤子小心意义地说。

她了解安迷修,雷狮固然是她的主人,但她也不能否认雷狮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与安迷修信仰相错的恶党。

她现在是雷狮的武器。她怕安迷修因此而不待见她。

安迷修看出她的顾虑,轻轻一笑

“雷狮是雷狮,小姐是小姐,即使在下看不惯雷狮的做法,但在下从心底欣赏着小姐。”

锤子松口气随后就和安迷修唠家常了。


大概雷狮的行为过于高调,他的船可算是被击沉了。

雷狮坠海了,安迷修远远看着,觉得雷狮恶有恶报也就没动——这样似乎不太好。

然后他就见着锤子毫不犹豫也跳海了。

安迷修开始往那边游了。

锤子有安迷修的鳞片,不怕海浪,但雷狮不一样。他是凶猛的狮子

同时也是一只旱鸭子。

锤子自己甚至都不能将雷狮推出水面。

如果这样的话。。

锤子毫不犹豫将脖子上挂的鳞片取下,挂在了雷狮身上。

雷狮看着锤子,表情变得惊讶,尤其是感受到自己能够呼吸之后。

他想拉着锤子浮出水面,却被船的残片撞晕。

雷狮不会死,但锤子会。

锤子拉着雷狮的手臂努力想把他向上拖,但过小的身躯以及长时间在水中,她没有成功就昏过去了。

安迷修注视着这一切,催促自己游得在快些。

快点,再快点。

安迷修你快点啊!

当安迷修抱起锤子的时候,锤子已经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地在向海底沉了。

像。。像极了最初水晶球里的模样。

安迷修心一紧,毫不犹豫再扯了细鳞放在锤子身上。

他隐隐约约觉得这样没用,但还是义无反顾。

直到上岸,安迷修才真正意识到

锤子不再呼吸,心脏不再跳动 。

她死了。

安迷修在沙滩上怔愣好久,直到退潮他的身躯尽数暴露在空气中使他的鱼尾开始干涩感觉到疼才回过神。

他还是没能救回她。

安迷修拿出那颗一开始打算送给锤子的珍珠,轻轻放在她手心。

“自我牺牲。。”

他自言自语道,伸手替锤子整理被水打湿黏在脸上的发丝,正正锤子的衣领,衣摆。

像她只是睡着一样。

“小姐是位真正的天使。”他俯身吻了吻锤子的额头,眼睛也逐渐变得酸涩。

“晚安。”他低声道。


安迷修漫无目的地在海里游,他开始迷失方向了。

他本以为自己爱着世人,却发现自己最在意的,最在乎的是那个小姑娘。

现在,他永远失去他的小家伙了。

“在下这样,怎么配被您称之为天使啊。。。”他自嘲地笑笑。

图片
49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