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14 00:33:572796 字5 条评论

【方寸之吻】

来自连载 恋与许先生

◆许墨相关 ◆果然,点梗是第一生产力 ◆论熬夜码字会不会秃头 ◆话说回来,墨仔不管怎么看都带着一股成熟男人的sq意味 ◆我不行了,阿维死去活来 ◆人物属于恋与,ooc属于我


  

  变成这种情况是你也不想的。

  蹲在讲台下的你盯着许墨的皮鞋尖发着呆。

  

  你想起早上许墨要出门时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给皮鞋刷着鞋油的模样。

  首先是大鞋刷,你喜欢他曲起手指是凸出的骨节和若隐若现的青筋。他认真地刷着鞋面,将上面的灰尘除去。

  然后是小鞋刷,在鞋沿和接缝的地方一点点刷去污垢细尘,他的四根手指握着鞋刷,伸出的食指紧紧抵在鞋刷后面,你可以看到他手腕处因为稍微用力而略微凸起的细骨。

  紧接着是沾着些许鞋油的软刷,一点点刷过鞋面鞋沿,轻柔地像是抚摸着情人的额发。你想到他一个人独居时或许也是这样认真细致地对待皮鞋,一点点打理着任何一点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体观感的细节,不知是可惜还是嫉妒的情感就这样从脑子的最深处里迸发了出来。

  干净的软布被他用拇指和其余四指夹在手里,顺着鞋油沾染过的鞋面缓慢细致地移动着,整只皮鞋也就顺着他的动作开始变得油光滑亮了起来,就好像你小时候在电视机里看到的那些所谓“绅士”踩着的让人惊艳的皮鞋模样。

  最后是防水雾,食指搭在防水雾的喷头上,每一次用力指节上的细骨都会显现出来。

  他的表情是那样认真,让你突然有种想要变成他手中的皮鞋的冲动。

  重新变得光亮的皮鞋被放在地上,许墨抬起脚往里塞着——他的脚趾甲每次都处理的很及时,并没有多余的部分,圆润饱满地泛着粉,或许是因为经常锻炼、也可能是因为劲瘦,他的脚背上有几条青筋凸起,你即使只是看着都会有难以抑制的触摸欲望。

  因为坐着小板凳的缘故剪裁合身的西装裤被抽起了一些,没能盖住脚踝的位置。

  脚踝的腓骨外踝和脚后跟的根骨以及根骨旁的凹陷都让你移不开眼睛。

  起身的时候西装裤盖住了脚踝,恰好停在鞋面上方,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我出门了。”你听到他这样说着,“晚上见。”

  

  而现在,这双鞋子就在你的面前。

  你并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将视线略微往上移了移,你看到被工整地塞进西装裤里的衬衫,还有那尾端恰好触到皮带扣的领带。

  

  衬衫是你熨的,每次晒干后,你都会一件件取下来,用熨斗认真地熨开褶皱,熨地棱角分明。

  你喜欢看你家先生穿西装的样子。

  绅士且优雅。

  银灰色的西装裹着他线条分明的肌肉,让他看起来更加修长有力。

  你偶尔也会给他打领带。

  当然,最开始你根本不会打领带,唯一会的就是小学时期的红领巾打法。想要学习打领带是因为你喜欢那优雅的动作。

  扬起脖颈,将身上最脆弱的部位毫不遮掩地展现在你的面前,你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因为吞咽而上下滑动的喉结。修长的手指将领带塞进已经成型了的领带结中,捏着领带尖抽出的一瞬间,丝质的布料摩擦发出的声音让你头皮发麻。

  垂下的领带正好触及皮带扣的位置,看起来极为色情。

  “下次可以让我帮你吗?”像是受到蛊惑般,你紧盯着卡在许墨喉结处的领带问道。

  抬眼征求许墨意见时你看到了他突然深沉如暴风雨来临时墨蓝海面的眸,还未反抗就被漩涡卷入其中。

  “好啊。”你听到他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飘渺不清,“不过,这位小姐或许需要一位老师?”

  你努力爬出即将把你吞没的漩涡,认真地看着他:“你难道不会教我吗?许——教——授——”故意拖着长音,你附过身去,伸手顺着他领带的尾端一点点摸上去,在领带结的位置伸出手指扣住,几不可见地松了松,“工作顺利。”

  你踮起脚碰了碰他的唇角,将许墨送出门。

  关上门前,你看到许墨微低着头回头从即将关闭的门缝中捕捉你的双眼。

  ——像是被猎人锁定的猎物,你突然颤栗了下。

  

  疯狂的想法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如同藤蔓般从脚底蔓延而上,裹住你的身体,勒紧你的喉头让你近乎窒息。

  你一直是个安分守己的、普通的女孩儿。

  而许墨,就是打开你另一面的钥匙。

  

  你知道许墨的课表,他对于一切事物的控制欲和无论什么事都想要做到完美的性格使得他在家里也放着一张课表以便自己写好教案——哪怕他的学识足以支撑着他回答大学生的所有问题。

  比许墨甚至那些学生更早一步来到教室中,你站在讲台上望着一整个阶梯教室正准备挑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位置,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白板笔。

  正好掉进了讲台下的空隙。

  你蹲下身子,将整个人委身进了讲台下,刚摸到白板笔的时候就听到门口传来了学生的声音。

  似乎是一对情侣。

  而且听声音,似乎正在接吻。

  虽说你也经常和你家先生接吻,但在公共场所听见别人接吻又是另一码事儿了。

  你想着等他们接完吻后你再找个时间偷偷出来就是了——你是这样想的,但现实却是给了你一耳光。

  “叩叩。”门口传来的敲门声让你浑身一颤,同样一颤的还有正在接吻的小情侣。

  “老、老师!?”

  你听到其中一个男生的声音。

  “先找个位置坐吧?”你听到了熟悉的温润声线,握着白板笔的你蹲在讲台下,抬头的时候看到了走到面前的笔直的腿。

  和西服配套的银灰色西装裤,早上刚用鞋油擦试过的皮鞋。

  “嗯?”从头顶传来的声音让你缓慢地抬头望去。

  正好对上了他盈满了笑意的眼睛。

  他扶着桌子半跪了下来,和你保持同个高度:“为什么这里会有……”你看到他用口型做着“一只小猫咪”。

  你还没反驳他“你才是小猫咪”就被他伸手按住头:“小心一点。”他小声说着。

  突然被摸头的你愣了一下,外面突然喧闹了起来。

  “要上课了,小猫咪乖一点。”你手中握着的白板笔被他抽走,他伸手将一旁的椅子抽过来,坐在你面前,借以挡住从讲台上进教室的学生的目光。

  

  于是,就成了这样的情况。

  

  你蹲的有些腿麻了,往后仰了仰就要坐在地上,许墨应该是觉察到你的动作,将桌子上的一沓厚资料悄悄递给你,让你用资料暂且垫着坐。

  还算懂得体谅你。

  你伸手接过了许墨手中的资料,听着他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的声音继续为整个阶梯教室的同学讲解本节课的重点内容。

  虽然你一点儿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却是沉迷于他的嗓音中无法自拔——是那种即使你听懂且发现他说错了也会毫不犹豫地站在他这边的无法自拔。

  “好了,这是两道练习题,大家试着做一做,好吗?”你听到他用着一贯温和的声音像是征求意见般问着同学,却是明白不会有人拒绝他的要求的。

  你还没伸出一点头来观察许墨在做什么时,一支白板笔突然骨碌碌地滚到了你的面前。

  “小猫咪。”你听到与课堂上与众不同的低哑嗓音,抬眼就看到了半跪在你身前的男人。

  

  像是一整片树林却偏偏是你这一棵在雷雨天遭到雷击般。

  “不可以,还在上课。”你摆着手想要拒绝,脸上涌起了你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狭小空间过于闷热导致的脸红。

  “没关系,他们不会知道的。”

  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属于许墨的气息。

  温暖清爽,像是春日从云层后溜出来的阳光,又像是夏日海边一阵汹涌扑来到了脚边却只是轻羽抚过般的海浪。

  

  你觉得他体内一定流淌着塞壬的血液,不然你怎么会这样容易受他蛊惑。

  你顺从地张开嘴来,放任许墨柔软的舌闯进你的口腔。

  

  相接的肌肤,交换的体温,无法停下的触碰。

  而你甚至用舌尖舔过他的上槽牙。

  

  当你发觉这对于捡只白板笔而言似乎用时过长时,许墨总算放过你,且用手指揩过你唇上的亮晶。

  “小猫咪,”你看他笑起来时弯着的眼睛,不自觉地跟着柔和了眉角,“乖乖等我。”

  

  许墨站起身,又成了学识渊博的许教授,只有嘴角更加昂扬的笑意表明刚刚一切地真实性。

  

  ——方寸之吻 完——

图片
5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