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13 21:07:203745 字4 条评论

【小唐生日快乐/包柔】真话

今年的唐柔生贺……同时在搞本子这篇怕赶不上就挑了个轻快风格偷懒来写,结果那边生贺组的大家都好可怕……我怂了,好想找个时光机重写55555
01

熟客带来据说会让人只说真话的药水,不小心被当成饮料喝光了。
“……这个套路似曾相识?”陈果疑惑。
叶修上下打量一眼熟客,拍住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我说,你们的包装很有问题啊。”
“蓝色的包装条不要装黑色饮料,老魏这种老眼昏花的,差点当可乐喝了。也多亏老人家不感兴趣。”方锐也说。
魏琛反驳:“放屁,老子是可口可乐党。”
罗辑茫然:“这是重点吗?”
熟客第二次干了坏事,战战兢兢地,试图补救说:“这个,药效时长大概是——”
魏琛打断他:“哦,这回没事。”
“——反正是包子喝掉的。”
灌了一整瓶不明液体(包子评:难喝。陈果:……那你还喝光了?),包荣兴大高个并没有任何不适症状,见众人点名到他,照例是元气十足地回:“我?对啊我喝掉的,怎么了?”
陈果回过头,狐疑地嘀咕:“怎么语气听着有些嚣张?”
“嚣张是流氓的底气!”包子飞快地回。
“糟糕了,是我的阅读理解出问题了吗?我怎么听不懂包子说的话了?”方锐头疼。
“那确实不妙。刚巧我这里有本小学生阅读理解,你要不做着试试?”包子关切地问。
“……还有点嘲讽?”陈果继续分析。
“不是,你怎么有小学生的阅读理解题,你把人家小孩子怎么了?!”方锐大惊失色。
“我给的。”安文逸平静地说。
众人齐刷刷看向他。
“是啊小安给我的。还挺有意思的。我每晚睡前都翻一翻,特别助眠!”包子说着还给了个大拇指。
众人再看向包子:……
陈果觉着有点撑不住,拉住熟客暗暗问道:“这次作用时长是……?”
不等熟客回答,唐柔从外边回来,被包子叫住:“小唐!”
唐柔边应着边走向他:“嗯。”包子迎了上去,两人隔着数步之遥面面相对着。
半晌无言。唐柔困惑地略歪了脑袋:“你们在做什么?”
“小唐,”包子突然严肃地说,右手搭上她的肩,“我想和你困觉。”
“……”
“……”
“……”
叶修魏琛方锐陈果安文逸齐齐冲向熟客,几乎是咆哮出声:“快!交出解药!”
 
熟客哭喊着“没有解药”、“对不起!对不起!”离开了网吧。
正值大学生下课跑网吧里准备通宵开黑,撞见这场面,纷纷停下脚步。
网吧门口左边一个黑眼圈叶修叼着烟,一改往常的慵懒,难得地显出一股凝重神色来:“……怎么搞?”
右边一个江湖脸魏琛也叼着烟,烟雾缭绕熏得他一张大半在阴影中的脸更加莫测狠厉:“捆起来,嘴上贴个条。”
中间一个完全状况外的包荣兴看见了他们,很有小弟意识地上前招呼:“我老大正在里面谈事情,尽管进来。”
再反应慢的,瞧见他无意识摆出的战斗姿态,顷刻间都能醍醐灌顶,顺带着生物警钟配合着人生走马灯在脑内轮番上阵。“哗啦”一下,晚间高峰期的网吧门口愣是清出一整块空地,连只雀儿都不敢来光顾了。
老板娘闻讯赶来,手里拧到一半的报纸筒操起来直往三人身上招呼:“都给我上楼!上楼!!”
叶修和魏琛两个左躲右闪,一边还不忘把烟嘴塞嘴里:“抽完这根的,马上,马上!”
包子于是也跟着旋转、跳跃,闭着眼睛嚷嚷:“老大不走,我也不走!”
叶修和魏琛两个平素缺乏锻炼又要分神顾及香烟的好打,包子这个本职流氓的极难命中,陈果一半力气砸向他,偏偏都叫他躲了过去,不免又累又喘又气。她停下来休息片刻,想到了调虎离山的饵:“包子,小唐在楼上等你。”
前一秒还在“you jump,I jump”的Jack·包立刻翻脸,丢下两个挂在甲板摇摇欲坠的老大,直往二楼冲。
魏琛目瞪口呆:“老板娘……”
“你有没有想过……”
陈果欲摆出小人得志一般的阴险面孔,被打了岔,未果。她纳闷道:“想过啥?”
楼上包子一串“噔噔噔”的脚步声到了终点,大嗓门穿透水泥地面将问题发言爆散在整间网吧里:“小唐——!我们一起困觉吧!”
“…………………………”
叶修看一眼瞬间石化的老板娘,轻轻补充:“……有没有想过这后果?”
 
02
唐柔看起来很淡定——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
下午她抱来一箱矿泉水,放在包子的桌面上,每每当他转向自己时抢先开口:“喝水。”
“哦哦。”包子确实觉得渴了,拧开干了半瓶。
“小唐,我……”
“喝水吧。”
“小唐,那个……”
“给。”
“小唐,你看见……”
“喝水。”
……
…………
………………
安文逸推了下眼镜,转向其他人问:“你们知道水喝多了人也会中毒吗?”
“……”
 
“咕咚咚”灌了一肚子白水的包子午后至晚间坐立难安,隔一会就要跑一趟厕所,倒是成功地没能说上真话。
剩下的成员围在一起开了个小小的战术会议。
“……首先,喂水就算了吧。”陈果向唐柔劝说,“我这儿还有一袋饼干。”
跟着老板娘视线在成员中间一扫,被看到的人莫名地就觉得自己应该捐点什么出来。于是,安文逸交出了pocky,罗辑给出一包话梅糖,苏沐橙嬉笑着丢下一袋薯片,乔一帆跑到饮水机边,从底下掏出一盒枣糕。
“小乔这个藏东西的地方……”陈果目瞪口呆。
轮到魏琛和叶修,陈果睨视着两人一致的掏上衣兜动作,冷冷地说:“你俩就不必了。”
两人默默收回烟盒。
“我有个问题,”方锐举了手,“咱们能不能效率一点?”
 
方锐的提议,先观察搞清楚触发包子爆言的条件是什么,再有针对地进行处理(塞食物)。
“比如说我早上注意到,他在看了小唐的后颈3秒后就说了那句话。”
乔一帆回忆:“今天柔姐午休把头发拨到耳后时,包子哥在一边也说了。”
“今早安文逸讲了个冷笑话,唐柔笑起来的时候和他不小心视线碰上了就……”罗辑说。
“我只是告诉他小唐在二楼等他就……”陈果说。
“……”
“……”
“……”
众人都发觉了问题的严重性。
“包子这种情况,通俗点来说就是——撸点太低了。”魏琛总结评价道。
 
唐柔默默地别过了脸,不愿面对.jpg。
 
03
尚不知道自己背地里被编排了的包荣兴,滤尽水分后终于重获安宁,欣喜地又蹦向唐柔。
“小唐!”他看了她3秒,傻笑3秒,药效作用着他脱口而出:“我好喜欢你啊!”
真话药水加诸包荣兴身上的作用,除了经常性口吐爆言外,就是他这一天里面对唐柔几乎将“我喜欢你”当作了句号使用。饶是如此,持续不断的刺激没能麻木了唐柔的听觉神经,她在这一刻支棱了耳朵,紧接着耳廓翻红。
“嗯。”她简短地应着,抗拒着多出了哪怕一字暴露自己情绪。
包荣兴拢住她的双手,笑得一脸满足。
 
面对包荣兴越发表里如一强烈且直白的话语和行动,不论谁都会变得被动,即便是唐柔也不能例外。
但她终归还是唐柔,隔天兴欣众人起来,发觉她一觉醒来后更加沉稳大胆了。
因为她同包荣兴坐到了一起。
乔一帆安文逸两人坐下时都预感将要有大事发生,互相茫茫着对视了一眼。
“你们要吃什么自己拿。”大概是两人表情太过板正,担当今日早餐指责的包子招呼他俩道。
“包子,吸管递给我一下。”唐柔说。
如果是此前的包子,“哦”一声后去袋子里掏了吸管递给她才是正常。现下挂着真话debuff的包子,一边掏了吸管一边突发奇想:“小唐过来坐到我腿上是不是就能够得着了?”
乔一帆浑身一凛。
唐柔:“唔。可能吧。”
“那要不要试试?”
按照一般的思路,唐柔这里回复一句“那就不必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只是她看向包荣兴,大高个男友指尖微颤,视线再向上抬,包荣兴一贯是明朗的面皮上新奇地浮现出一副挣扎模样,颊边挂着浅浅红晕,眼睛前一秒还盯着她的,却在视线对上的下一秒往旁一跳。
唐柔顿悟:“那要试试吗?”
“好啊好啊。”同他的回答全然相反,包荣兴霍然站起,头也不回地往外冲。他的真话不受控地留在了原处:“我超想抱住小唐的——唔唔唔唔。”他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
安文逸目瞪口呆:这么纯情的吗大哥???
 
04
唐柔操纵着寒烟柔跳上高台,视角一转包子入侵也跟了过来,那张照着本人样貌捏出来的面孔一进入屏幕正中,游戏外的唐柔控制不住“噗嗤”一下笑得开怀。
包荣兴皱脸,瑟缩的动静都比旁人大点。
“你俩又是咋回事?”旁观训练的陈果茫然。
“小唐调戏我!”包子叫道。
陈果看他时已是头上贴着“撸点极低的男人”标签,对他的话纵然知道是真的,也下意识地打了折扣:或许是误会了呢?
于是陈果拍拍唐柔的肩膀,劝慰道:“小唐,不管包子现在多么搞笑,我们也要先专注训练是吧?”
“老板娘?!”包子大委屈。
唐柔一手挡脸闷闷地笑,一手向着陈果摆了摆。隔着两排屏幕包荣兴看见唐柔笑得肩膀抖动,更加委屈郁闷:“小唐调戏我!”
包子的极力主张在训练室里回响,除安文逸乔一帆外所有人注视着屏幕,木木地想:哦。
——撸点极低的男人。
 
与之相对的是笑点极低的唐柔,多少并不是出于故意的,她变得一看到包子的脸就要笑起来。于是包子脑中不断回放早上的那一幕,真话debuff影响下难以组织出有条理的言辞,他切中要点的指控“小唐调戏我!”无法被队员们接收,只被漠然对待了。
包子大委屈。
 
唐柔从厕所里出来,拐了个弯撞上埋伏在墙角的包子。“噗嗤。”她笑出来,过分流畅的条件反射并不受她的控制。
于是包子脸皱得更厉害了,面皮纠结像同名的食物。
“小唐,我要和你决斗!”准备许久的台词跨越debuff抢先冲出口,包荣兴精神一振,重复道:“对,要决斗!”
唐柔止不住笑意问:“怎么决斗?”
当然是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白刃战!包荣兴心中呐喊,未及冲出口,暖灯下唐柔笑意盈盈,眼中弯出一泓柔光,直直地盯住他。于是欲念冲出,到了嘴边的台词变成:“小唐,我想抱抱你……不是这个!不对,就是这个!也不对啊啊啊啊啊。”
包荣兴原地暴走。
唐柔依旧笑着,上前抱住了他。
包荣兴原地静止。温柔的触感冲击得他脑袋一片空白,即便真话也无法成句。唐柔仰脸笑看他,双手绕过他的后腰扣住,好整以暇地。
 
“我……我想吻你。”真话。
“嗯。”
图片
4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97
兔肉锅
收藏
赞 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