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13 20:33:083321 字21 条评论

《迷宫》第五人格佣园杰医(1)《白沙街》

来自连载 《迷宫》第五人格佣园杰医

‍‍‍“如果早知道我会遗忘,那年的圣诞夜,我便会说,愿我的时间永远徘徊于此,即使,这里充满了痛苦。”——丽莎-贝克


他们相识在那个孤儿院,那时,他们都是孩子。窗外是鸟语花香,金色温暖的阳光轻轻洒落在这宽敞的长廊,奈布-萨贝达一脸沮丧的靠墙坐在地上。


“你还好吧?”一个抱着小熊玩偶的女孩走到他面前,她的裙子是最朴素的白,不加一丝世俗的渲染。棕色的头发整齐的梳理着,眼睛的颜色,让人想起水晶葡萄。


奈布蔚蓝如海的眼睛里澎湃着忧伤,他望着这个一脸单纯的女孩:“你是在和我说话吗?要知道,我是个郭尔廓人。”


“上帝说,人人生而平等。”


奈布抬头看着这个沐浴在阳光下的女孩,思索着:平等,真的存在吗?


可是,就连阳光,也无法照到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比如说:克利切-皮尔森的办公室。


皮尔森的办公室是不向阳的,跟那些仓库储存室在一排。孤儿院的建地面积有限,他把那些向阳的房间留给了那些孩子们。反正他早已过了长身体的时候,就算没有阳光也没关系。


皮尔森的办公室,用阴冷一词形容再合适不过,而此时皮尔森的内心,却比这办公室阴郁千百倍。


他刚收到来自教会的信件,‍‍‍以鉴定孤儿院有孩子有精神问题为借口,要把孤儿院改造成疯人院。还说,他们会给他一笔不菲的补偿。


他爱财,这一点他从不否认,但这回这笔唾手可得的财产他竟是一点也不想要。可笑的是 他竟不得不接受这笔钱。


什么孩子们有精神问题?皮尔森很清楚,不过是这些年英法战争所引起的动荡,本土居民怨声载道,大批灾民分分涌入,教会是想加大自己的管理范围,好稳“民心”罢了。


好人?皮尔森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他是混子出身,打滚过乱市,扒过富太太的口袋,向别人挥舞过棒子,自小在底层摸打滚爬的他太清楚钱的魅力了。他想要钱,他想要更多的钱,于是,在一个恰当的机会,他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位“慈善家”。


如今,这个自诩好人的教会,他们的所作所为,竟令他这样一个恶人发指。


为了自己的野心,就要牺牲那些无辜的孩子吗?


这种可以让皮尔森放弃逐利的情绪,或许就叫牵绊吧。从那些孩子们身上,他能看到自己的过去,仿佛那就是曾经的他,但他却不希望他们最后会和他一样成为一个恶人。他希望他们会成为好人,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孩子们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甚至不止一次的教导他们“上帝眼里人人平等”。


可是,他清楚,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平等的。如今这些无辜的孩子就要成为教会的牺牲品,是不是意味着,即将面对不幸遭遇的他们,最终也会成为恶人?


这,‍不仅仅是他自己一个人担心的问题。‍‍


莉迪亚-琼斯,是教会请来给孩子们义诊的医生。


“我认为他们并没有精神问题。”穿着白衣的她站在一袭黑衣的神职人员面前,她的眼里满是真诚。


“那是因为你的医术还不够优秀。”那位神职人员的声音柔和到能让人想到天堂,但话语里的内容却让人想到地狱,“这些孩子们的治疗事宜,就交给你了。”


治疗?是指电击吗?莉迪亚皱了皱眉,她曾见过被电疗过的人,他因公开说自己不相信上帝的存在,被教会说是有精神疾病带去电疗,一个月下来,那个人也就真的变成疯疯癫癫的了。


莉迪亚看着手里的名单,A组的人是要去接受治疗的,B组的人便成了相当于童工的存在。她在A组名单里注意到一个名字——丽莎-贝克,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吗?她的心里忽然有些难受。


“为什么要换牌子?”丽莎-贝克看着人来人往,却不明白原因。


“你不明白吗?”奈布-萨贝达面色阴沉,“这里要变成疯人院了。”


“那我们呢?”


奈布-萨贝达盯着这些来往的神职人员许久,终于吐出这几个字:“接受恶魔的洗礼。”


“我讨厌这份工作,它会让我的双手沾满罪恶。”莉迪亚对她的警探朋友杰克-怀特说道,她从未感觉到自己这样无力。


“在这乱世中,首先你要保证自己活下去。”杰克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毕竟他见了那样多场世事,早已习惯以常。


“可是你知道吗?丽莎-贝克也在治疗名单里。”莉迪亚无力的坐在地上,抱着双腿抽泣得像个孩子,“那场失败的手术,我已经对不起玛莎了,如今,我还要对不起她的孩子吗?”


杰克看着莉迪亚不断伏动的肩膀,沉默良久,最后自己离开了房间,站在门口靠着门,从口袋里掏出烟盒一根一根的抽起来,他看着从嘴里吐出来的烟雾,内心百感交集。


黑暗终于席卷了白沙街孤儿院,曾经这里的欢声笑语,被埋没在了人们看不见的角落。


“放开我!”奈布拼命地挣脱着两名神职人员的抓持,“为什么丽莎也在名单里?把她放了!”


一道凉意在脖子上流淌,神职人员给奈布打了一针镇定剂,奈布看向电疗室,眼前的场景却愈发模糊,他倒了下去,心里尽是不甘。


“这小子力气真大,如果帮忙打个杂的话,那可真是个好帮手。”一名神职人员看着倒在地上的奈布说道。


“医生,我真的生病了吗?治疗好疼啊……”几波电疗后,那个监督的神职人员离开了电疗室,留下莉迪亚和丽莎在此处。


莉迪亚看着一脸憔悴的丽莎,用手帕吸干她额头上的汗水,她没有办法直面这个问题,在那位神职人员的监管下,她能做的就是把电流调到最小,她抱住这个虚弱的女孩,“丽莎,不管这个过程有多痛苦,你记得,莉迪亚会一直陪你度过,不离不弃。”


尽管身体还有些疼痛,但这样的一个怀抱却莫名让丽莎觉得安心。刚经历过电疗的丽莎头脑并不是很清醒,她在那一瞬间就忘记了什么是白沙街,仿佛自己还是那个木屋下年幼的孩子,在母亲的怀抱里安然入眠。


“嗯,莉迪亚要永远和丽莎在一起,”丽莎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这回你不要食言,不要再离开了……”


“丽莎!醒醒!”丽莎再醒来的时候,听见奈布在一直喊她。


“奈布,我没事。”丽莎费力地坐起来,因为还没吃晚饭,丽莎觉得自己很是虚弱。


‍‍“那帮人真是过分。”奈布握着拳,咬着牙。


“奈布,我生病了,他们在给我治病,他们是好人。”


奈布盯着丽莎的眼睛,随即握住她的手:“丽莎,你愿意相信我吗?如果愿意,和我去个地方。”


‍‍“真是的,这么大了还不知道自己出来吃饭,还需要别人来给你送。”那位神职人员甚至没有敲门,直接打开了丽莎的房门,但却发现丽莎并不在房间里。


奈布带着丽莎**出了孤儿院,他们尽量的避开那些神职人员,却在一个死胡同被一个叫杰克-怀特的警探堵住。


“你们就是从疯人院逃出来的那两个孩子?”杰克看了一下手中的两张画像,确认无误后把他俩拷住。


“放开我们!你为什么要也恶魔做事?”奈布试图去攻击他,但作为一个孩子他如何能对付这名高大的警探?


“我只是在做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杰克当然知道这两个孩子无罪,但把他们抓回疯人院是他的本职,他没有别的选择。


毕竟,这就是乱世。他能做的就是尽量把不该记住的事忘记,以免内疚使他夜夜难眠。


他们的逃离失败了,天下之大,他们却只能被囚禁在这个阴森的疯人院。


每天丽莎被电疗的时候,奈布就只能在门外透着门孔看着,他恨他自己的无能为力,当自己最好的朋友在饱受折磨时,他自己却不能分担丝毫。


“小子,你果然在这儿。”一个满脸横肉的神职人员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跪在地上扒门的男孩,“你去买些纸张回来,如果跑慢了,小心挨揍。”


这些神职人员喜欢把买东西的活交给奈布,因为他们知道,基于他与丽莎的友谊,他不会拿着钱独自一人离开。


当他回来的时候,却看见疯人院被火光淹没,手里的东西坠落在地,理智如琴弦崩断,他发疯的向那燃着熊熊烈火的疯人院冲去。


“站住!你不要命了吗?”一些在场的警察拦住了奈布,任凭他怎样挣扎,就是不放他过去。


办公室里,杰克给奈布里倒了一杯茶:“你不用太担心,丽莎不一定死了,刚才我们清点了一下名单,发现那些死去的孩子里少了一个女孩子。莉迪亚已经过去辨认了,也许,那个幸运逃脱的女孩就是丽莎。”


‍‍“是她!”莉迪亚激动的推开门,“那些死去的孩子里,没有丽莎。”


杰克看了一眼奈布,便没在管他,示意莉迪亚和他出来说事。


“你们会找到她吗?活着的她。”在他们两个还没有离开的时候,奈布低着头,手捏着自己的衣角,突然发问。


“我们尽量。”杰克丢下这一句便关上了门,留奈布一人在办公室里。


“之前军工厂一案的幕后真凶,我已经查到了。”


“真的吗?”莉迪亚眼睛瞪的很大,她抓住杰克的双臂看着他,“我们终于可以把他绳之以法了,是吗?”


‍‍杰克摇了摇头,拂下莉迪亚的手:“但是,我根本就无法揭发他。”


“有些恩怨是注定就会欠下的,我想阻止,却无能为力。”——莉迪亚-琼斯。





图片
2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28
周言玢
收藏
赞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