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13 17:42:003753 字21 条评论

「约定的梦幻岛」沫子(艾雷)

吸血鬼paro的吸血鬼艾X人类雷 以后应该会产出同系列相关 我好喜欢这个pa

吸血鬼是怎样的。

他们大抵是青面獠牙的?嘴角还沾着上一秒正在吸食的可怜人的血。他们没有素质,满嘴污言秽语,大多与该死的情色脱离不了关系。他们满身丑恶,与老鼠和蟑螂为伴。他们在黑暗中祈祷光明,又卑微地在阳光下祈求生命,最终神明可笑他们这帮怪物,让这群操蛋而不知足的生命在阳光下烟消云散...

“打住,打住,打住。” 雷一连重复了三次加重自己的语气。他扶扶额头,长叹一口气,仿佛对方的话是一种莫大的污蔑——事实上也的确是的:“你这说的不是吸血鬼,是什么东方的饿鬼吧。”

“才不是呢,村里的大人孩子都是这么说的!” 冬激动地挥舞起双拳,颇有种要上阵砍吸血鬼的冲动。雷看着他这么活力四射倒也松口气。

昨晚他在森林里闲逛时遇到了一只吸血鬼。

他倒也不害怕,因为雷有一个秘密——他并不同冬一样是个孤儿。也许白天的他与许多村里的孤儿在孤儿院生活在一起,装作是像他们一样的,普通的,可怜的,失去了双亲的孩子。但当太阳坠落到谷底时,他便来到离村不远的一座小山头的城堡里,成为了吸血鬼伊莎贝拉的孩子。

他的妈妈是吸血鬼,但他是真真切切的人类,差别仅此而已。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普通的孤儿孩子,所以在六岁伊莎贝拉来找他时,他也一脸平静。伊莎贝拉也为他的淡定感到惊讶。这样想来,他从小就是这样一个淡漠的孩子。寡言少语,没有什么值得提起兴趣的,脸上也是万年不变的无聊表情。

他没见过几个吸血鬼——准确地说,除了伊莎贝拉之外,他只见过一个叫sister的来探访伊莎贝拉的吸血鬼。尽管如此,对于艾玛的出现,他也一点都不意外。

女孩穿着一身燕尾服来到他面前,悄声无息;正巧那时他正接着月色看书,自然没有察觉到吸血鬼的到来。所以当女孩将冰凉的气息轻轻吐在他脸颊时,他猛然抬起头——正巧对上了一双翡翠的眼睛。

女孩的身后是圆而皎洁的月亮。银色的月光披在她身上,凉丝丝的,像绸缎一样。 她身上的一切都该是阴冷的:阴冷的血液,阴冷的身份,阴冷的牙,就连燕尾服也是纯黑的。但这样的女孩却有一头烈焰般炽热的橙红发,头顶一绺不听话的碎发倔强地翘着,看上去与她应有的形象相衬竟有些滑稽。雷怔了怔,女孩也怔了怔,随即开始上下仔细地打量起他。

“你不害怕吗?” 女孩把眼瞪得圆溜溜的:“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

“是吸血鬼。” 雷脱口而出。这种气息他再熟悉不了,是与伊莎贝拉有着相同阴冷的感觉;而冥冥中他又有一种奇妙的直觉——女孩肯定与伊莎贝拉脱不了关系。

“嗯——的确如此。” 吸血鬼女孩满意地点点头,嘴角勾起可爱的弧度。她朝雷友善地咧嘴笑笑,毫不在意地盘腿坐到他身边:“我叫艾玛,是伊莎贝拉的——嗯,徒弟?不不不...或者说孩子也可以?”

雷危险地眯了眯眼,“啪”一声合上了书:“我可不记得妈妈还有你这样的孩子。” 言下之意,套近乎也找个合适的理由。

艾玛倒是对他的戒备与冷漠一点儿也不反感。她双手托腮,歪着头看着雷:“是是是,毕竟伊莎贝拉只有雷这一个孩子嘛。但我的确是伊莎贝拉带大的啦,从吸血到捕食到享受生活——当然当然,她的‘孩子’不止我一个人哦,所以不要对我那么有敌意啦。” 她的笑容绽放得像朵向阳花。森林中的夜晚并不暖和,但雷突然觉得自己身旁有个太阳——哈,真可笑!像太阳一样的吸血鬼!他自嘲地想着,冷眼看着艾玛。

“——嘁。” 雷收起书,想要扶着树干站起来离开这里。他对于这种自来熟并且意义不明的家伙没有任何好感。但艾玛却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角。

“放开我。” 他背着身道。不是商量的口气,而是与命令类似的强硬。他不害怕吸血鬼,这可能是从小与伊莎贝拉斗智斗勇、已经感受过真正恐怖气场后的一种从容。再说,这家伙——叫什么来着,艾玛,绝对不敢——

“你是不是在想,我是师从于伊莎贝拉的吸血鬼,所以不敢对你怎么样?”

女孩的声音蓦然响起。但这与之前像沾了糖果一样甜甜的声音不同,她的话语在那一瞬间变得阴森可怖,冷若冰霜。与伊莎贝拉不同的压迫感顿时弥漫入晚间森林的空气中,直逼进雷的脊髓。他只感到背后发凉,想要回头看却被一双手攀上了脖子。

如同置身冰窖。

那双纤细、洁白又冰冷的手轻轻还上他的脖颈,指尖缓缓地、来回地在刚刚发育而不明显的喉结出反复抚摸。

“雷有些太天真了哦,”那个好听的声音却说着威胁般的话语,在他的耳边:“我可不是那种懦弱的吸血鬼。”

“我想要的...就算是伊莎贝拉阻止,也会拿到。”

此时她的嘴角一定在上扬,因为笑意都已经不可遏制地洋溢在尾音上了。雷沉下脸,恶狠狠地咬了咬牙。

这家伙...很危险,非常危险。他暗自揣测。

“喂。那你想要什么?——仅仅是为了这样威胁我、然后看我出糗吗?” 雷冷嘲热讽到。他的表情有些狰狞,但思考却在不停地旋转——激怒她,然后在失控地那一瞬间拿出藏在口袋里的刀刺向她的心脏。

然而吸血鬼却并没有愤怒。她只是轻笑着,然后笑得越来越夸张,扼住少年的手上的劲只增不减。

“是啊,” 她说:“我想要什么呢?”





“你遇见艾玛了?”

伊莎贝拉为他倒了一杯牛奶,坐到少年身边。

雷并不去喝,而是双手抱胸、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两腿交叠:“那家伙到底想要什么?”

莫名其妙地出现,莫名其妙地消失,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这种莫名其妙的家伙,他怎么也想不到她出现的意义。

“是想来侵犯村子,还是跟你做什么交易?”他不停地说着自己的猜测:“不...她那样的家伙,说不定是来召集同伴想要寻求你的帮助吧。我听sister说最近本部那片不太平,有什么家伙想要谋反。...该不会是她...!?”

伊莎贝拉微笑着看着他。这可真的一个意义不明的笑。雷想。伊莎贝拉在很多时候都保持着这样诡异的笑容,这使他总是很难看透她。他们之间明明是母子,却很少有他在村子里看到的那种亲子间的“温情。”可他不太在意这些,因为光是从一个孤儿变成拥有一个家就足够让他庆幸了。

他是知足的,是特别的人类。因为人类的欲望总是不断扩大、不断扩大、不断扩大,最后膨胀到一种他们自己也无法承受的地步,于是便死亡。但雷是特别的。

伊莎贝拉这么对艾玛说到。

“我知道他是特别的,” 艾玛抿了一小口红酒,还没过喉咙便露出痛苦的表情。随后她呸呸两声,嫌弃地将高脚杯放回桌上:“所以我才会去找他。”

伊莎贝拉却笑着,没有正面回答她:“你还是不习惯喝红酒啊,艾玛。”

艾玛鼓了鼓腮帮。她的目光凝结在浑浊的红酒液面上:“这东西很像血,不是吗?”

“可喝血对于吸血鬼而言没有什么习惯不习惯之说,艾玛。” 伊莎贝拉摇晃着酒杯,看着上下起伏的液面:“因为这是一种本能。这就像人类不会习惯于睡觉,因为这也是他们的本能。你什么时候才会服从于自己的本能呢,艾玛?”

她一遍又一遍残忍地说着“艾玛”这个名字,令女孩不禁有些烦躁。

“谁知道,”她起身说:“反正我也一直在喝着什么鸡血鸭血牛血...”

——但如果是他的话,她的脑海里突然又浮现起黑发少年的模样。

如果是他的话。

她又使劲摇摇头,恨不得把整个头甩出去的那种幅度。我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呢,她撇着嘴,我怎么会有这种讨厌的想法呢。





“喂喂别发呆,”雷不耐烦地扯扯伊莎贝拉的裙角:“你还没告诉我她的目的呢。”

伊莎贝拉这才被他从回忆与思考中扯回来。她顿了顿,张张口却没发声。黑发少年倔强的脸直逼她整个视线,于是她感到好笑地揉了揉雷的头发:

“谁知道呢,”她听见自己憋笑的声音:“说不定是来欺负你的。”

“哈——?开玩笑的吧——”







泡沫一样的家伙。

雷在日记本上写下这行字便结束了今天的记录。实际上,今天的日记他只写了这句话,除此之外大脑一片空白。他本想写“遇见了跟太阳一样的吸血鬼,真奇怪”,但想了想觉得太蠢了就又用一道道横杠划掉,补上了现在这句。像是虚幻的,不可思议的家伙。他轻阖着眼,趴在桌上。月光穿过窗户照进来,覆盖在他身上。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今天的月光格外温暖。

真是见了鬼了,雷眯着眼看着窗外。那个叫艾玛的吸血鬼——扰乱了他一天的好心情。本身他只需要去森林里看会书,去伊莎贝拉家坐会儿,最后再回到村子里睡觉,这就足够了。但那家伙的出现却将计划打乱...他现在闭眼是那撮橙发,睁眼还是那撮橙发...

...睁眼还是那撮橙发?

“诶——!”

雷条件反射地往后猛地一缩,受重力禁锢的椅子与他一同向后躺去,他的背即将隔着椅子与地面向拥——但一双手先地面一步,稳稳地接住了他。

“雷!”艾玛双手托着他的背:“晚上好。”

“喂喂放开我!”雷挣扎着一翻身逃离了女孩的手掌:“你怎么在这! ?”

艾玛仍然是绽放着花一样好看的笑容:“来这里随便看看,然后一不小心就走到雷这里了——嘿,一听就是骗你的!”她很没自觉地向后一躺,陷到一旁的床中央:“欸欸,床板好硬啊。不会硌得背痛吗?”

“要你管啊? !快从我家离开你这吸血鬼! ! ?”雷咬紧牙瞪着自来熟的可恨吸血鬼,摆出防御姿态。他知道这家伙不是好惹的,也知道她的实力一定恐怖。那种阴森的气息与眼前笑得尤为灿烂的女孩完全无法重叠,但那却又是真真切切存在的。他现在似乎还能回忆起来那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不能轻举妄动...忍住,雷。他这么对自己说道,防御架势不减。

“我说啊雷,去我那玩吧。”艾玛却回他一句完全没什么逻辑的话。雷感到自己有点跟不上这家伙的脑回路,怔怔地站着:“喂...从刚才开始你就到底在说什么傻话...”

“才不是什么傻话呢。”吸血鬼将双手背在身后,悄无声息地将脸凑上来,他们的鼻尖轻轻相碰。

“去我那里玩吧。”她重复着。

那里有像泡沫一样柔软的床垫哦。

图片
2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06
晓草内
收藏
赞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