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13 12:43:133491 字30 条评论

风逍遥乙女 银莲花

金光布袋戏风逍遥梦女,喜欢求赞唷~

阳春三月,想必成都的桃花,早已盛开了吧,放眼望去,便是一片灼灼的海洋,初次见到的时候还会被惊艳到,然而看的时间久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罢了。

如果有机会,真想回去再看一眼啊。

“老板娘,老板娘!”

我回过神,漫天的黄沙取代了盛开的桃花,破旧的客栈取代了花红柳绿的景象,一个连衣服缝里都满是黄沙的少年正冲我露出一个灿烂而又阳光的笑容。

“要点什么?”我说道。

“有酒吗?”少年爽朗的问道。

“你要什么酒?”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罢了,还想学着大人喝酒,我在心里偷笑一声,问道。

“你这有什么酒?”少年撑在台子上,冲我笑道,室内阴暗,他的眼睛却像星辰一般闪着光,明明看这房子的规模也能看出来这里并没什么好酒,然而却依然露出满怀期待的眼神。

我装作看不到他因为长时间缺水而显得干裂的嘴唇,饶有兴趣的说道,“本店虽小,酒还是有好几种的。”

“哦?有哪几种?”他显然是个好酒之人,听我一说,也顾不上干渴,便兴致勃勃地问道。

“这第一种嘛,”我想了想,说道,“是水酒,水七酒三,给那些想占便宜的人喝,保证喝个痛。”说着,我给他倒了一杯。

“哇,”他喝了一口,难受的皱起眉,“这也算酒?”

“所以这一杯不要你钱,”我说道,“第二种嘛,是浊酒,半钱银子一杯。”

“这酒如何?”他问道。

“一尝便知。”我说道,“这杯我请。”

他喝到一半,跑到外面去呸呸呸的吐了起来。

“这什么鬼.....!”他扶着门框对我说道,“老板娘,我跟你无冤无仇.....”

“你没听我说完,便擅自取用,早知如此,我该给你换一杯。”我叹了口气,说道。

“这酒是怎么回事?”他问道。

“这酒虽然够劲,”我说道,“然而由于时间过久,渗进了不少黄沙,所以叫浊酒,喝此酒时,不能着急,需要等黄沙沉淀下来之后,再慢慢品饮。”

“你早说啊!”他痛不欲生的捂着额头,说道,“亏我当时尝到一点酒味就高兴的喝了下去.....多浪费!”

“哎,这也许就是少年的烦恼了吧。”我说道。

“什么少年的烦恼啊!你看上去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吧!”他说道。

“哦,你多大?”我问道。

“十九。”他说道。

“哦,我十七。”我说道。

“吓,”他说道,“你才十七,便在这里讨生活?”

“你十九岁,便出来闯荡江湖,来这里买酒,”我说道,“我十七岁,便跑到沙漠,在这里卖酒,不行吗?”

“....这倒不是不行...”他无法反驳,只好问道,“还有其他酒吗?”

“有啊,看你是个爱酒之人,”我说道,“我这里还有一种酒,来给这种人喝。”

“什么酒?”他说道。

“好酒。”我给他倒了一杯,“这一杯一两银子,我出一半,剩下你出。”

“哇,突然这么小气。”他说道。

“我也是要做点生意。”我耸耸肩,说道。

“好吧好吧,”他叹了口气,从衣服里拿出了五钱银子。“这下,我可以喝了吗?”

“喝吧。”我收好银子,说道。

“....没有什么注意事项?”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他拿起酒杯,颇为怀疑的看了我一眼。

“好酒,只需要一口饮尽便是,”我眼皮都不抬,随手拿过一个杯子擦着,“要什么注意事项?”

“哈哈,说得好,为了好酒,干杯!”他大笑一声,将那杯酒一饮而尽,惊奇道,“果然好酒,还有什么别的酒吗?”

“还有一种酒,”我顿了顿,眼眸一沉,说道,“不过那不是为你准备的。”

“哦?”他刚说了一个字,便感到了从客栈外传来的杀气。

“嘘。”我对他说道,“一会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出手,也不要出声,看着便是,虽然一般人都做不到这一点,不过我相信你可以。”

“为什么?”他不服气的说道。

“因为如果你能做到,”我说道,“我送你一壶好酒。”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脸上的神情几度变幻,最后恨恨的一咬牙,“烧酒命,烧酒命,为了烧酒,认了命。”

杀气逐渐逼近,整个客栈更显阴冷,我给他拿了一壶好酒,然后坐在台前嗑瓜子。

“掌柜的,你这里有什么酒?”一个彪形大汉缓缓走了进来。

我露出了赞叹和敬佩的眼神。

“那么看着洒家作甚!”那大汉问道。

“敬佩至极。”我严肃的说道。

“哦?”可能是我说的太突然,这句话并没有起到什么有效的拍马屁作用,反而激起了他的一丝怀疑之心。

我往他身后看了看,“因为你居然能走进这里。”

“这里?不过一小破的客栈罢了,洒家有什么走不进来的?”大汉说道。

“你身高八尺,宽也八尺,”我说道,“而我这门高八尺一,宽七尺九,你居然能毫不费劲的走进来,着实厉害。”

“哈!不过一个小小的门罢了,”大汉说道,“不然,我要怎么进来?”

“....那我说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可千万别动气。”我诚恳的说道。

“你说吧,我保证不动气。”他说道。

“我店小,生意也少,还请您大发慈悲,别对这小店发火。”我又说道。

“哼,洒家答应你便是。”大汉哼了一声。

“那我就说了,”我说道,“我本来以为,你要用滚的才能滚进来呢,结果居然走进来了,可不是值得敬佩?”

“你说什么?洒家又不是没腿,怎么不能走进来?”大汉怒目圆睁道。

“这.....”我面露难色。

“你说!我保证不生气!”大汉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

“用两条腿走进来,那是人的走法,”我叹了口气,“身为畜生,你怎么能像那样进来呢?实在是牝鸡司晨,我都不知道卖你什么酒好了,不然你先出去,再进来一次可好?”

“你.....你......”大汉气的浑身的肥肉都在一起发抖,他指着我,“要不是洒家心情好,你以为有你说话的机会?你....”他作势便要拿刀砍我,然而挥到一半,忽然口吐黑血,倒在地上死了。

“毒?”一开始拼命忍着不笑出来,后来又拼命忍着不动手的少年皱眉,说道。“你何时对他下了毒?”

“这客栈里本就处处带毒。”我又拿了一个杯子,开始擦拭,“我只不过没给他喝酒而已。”

“你!”少年惊恐的瞪着我。

“毒又不是我下的,这客栈本就如此,也不是我布置的。”我翻了个白眼,“别用那种看着滔天恶人的眼神看着我好吗?我只不过是个打杂的而已。”

“那我也???”少年说道。

“放心。”我说道,“你之前喝了水酒,浊酒,以及好酒,同时喝了这三种酒,这里就不会对你有任何妨害了。”

“噢噢....”他点点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少侠可是第一次到这龙门荒漠?”我忍不住问道。

“是。”少年点了点头,说道。“你怎么知道?”

“经常在这边走动之人,”我说道,“都晓得没事不要来我这客栈,来我这的,除了挑事,还是挑事,我都好久没给人喝过三种酒了,你过来时太突然,我还没来得及喝止你,你便一口气冲了进来,我这个人最是心软,不想看无辜之人被这客栈害了,只好请你喝了这三杯酒。”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他冲我抱拳道,“在下风逍遥,请问姑娘芳名?”

“免芳无姓,”我说道,“我叫小杏,直接叫我小杏就行了,风逍遥,你来到这里,要做什么?”

“我来找一个人,”风逍遥说道,“她叫银莲花。”

“你找她做什么?”我问道。

“小杏,不是我不想告诉你,”风逍遥说道,“我不想你受牵连,所以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随你吧,”我不置可否,“那你是现在就走,还是要打尖住店?”

“有酒吗?”风逍遥的眼睛亮了起来。

“好酒没有,浊酒半杯,水酒管够。”我哼了一声,说道。

“算了算了。”风逍遥摇头叹息,“真是抠....”

“倒也不是我抠,”我看着他到处乱瞟的眼神,说道,“只是上面老板定下来的规矩,好酒一天最多一壶加1杯,浊酒一杯半,水酒随意。”

“为啥?”风逍遥不解的问道。

“酒好不可贪杯,”我说道,“浊酒不可多求,水酒随意,买不起酒,自然买不了自己的命。老板是这么说的。”

“.......好有道理。”风逍遥说道,“那你不是应该很有钱?”

“哎,”我白了他一眼,“你喝了3杯酒,一共一两一钱银子外加一个铜板,一壶好酒五百两,本来都是用黄金来计算的,我给你换成了银子,你想想你出了多少?”

“额....”他顿了顿。

“不喝的人都死了,”我又拿过一个杯子开始擦,说道,“喝的人多半又是我请,不然我这里也不会这么破。”

“老板娘,我觉得你这话里有很大的水分。”风逍遥说道。

“我骗你作甚?”我对他说道,“还是唤起了你的良心,你就有钱拿出来让我把这里修缮一番吗?”

风逍遥摸了摸兜里的五个铜板,他还真没有。

“算了,看你可怜,”我叹了口气,拿起抹布擦起了台子,说道,“要是需要住的地方,一个铜板一天,随便你住吧。”

“哇,这么便宜,”风逍遥吃惊地说道。

“反正亏了又不是我的,是老板的。”我说道,“而且把这个店给我的时候,老板也说了,全部价格由我做主,收你一枚铜板,是我心情好,一句话,住不住?”

“住!”风逍遥立刻答应了下来,“不过为什么.....”

“因为老板虽然不在意亏损,”我瞟了他一眼,说道,“但是他讨厌这里没人住。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觉得我应该知道。”风逍遥看了一圈,说道。

“不过我也不在意。”我说道,“因为我挺讨厌有人过来住的。”

“....谢老板娘收留之恩。”

  

图片
3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