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13 11:47:342967 字7 条评论

【摄香】落叶 ①

☆.亚兹拉尔x笼中之蝶

☆.亚兹拉尔采用了伊斯兰教死亡天使的设定

☆.亚兹拉尔将世间所有人的名字都写在神座后生命之树的叶子上,当一个人将死时,写着名字的叶片即枯落,当亚兹拉尔拾起念出名字后,这个人在四十天后就会死亡。成语”the Wings of Azrael”的意思就是指死亡即将来临。



云朵飘忽不定似雾气成团,皓白洁净之上无根树枝干繁茂,薄叶延伸舒展看起来颇为应景,却是颜色不同且字迹遍布的奇怪现象。叶芽儿不定时冒出,嫩绿片面上记载着新生儿的降临。

生命之树永远不会彻底枯萎,一如神座上那人,与天地同寿孤独自守。

长袍容纳繁星皓月,身侧紫气缭绕铁铸古剑握于掌心。墨色手套禁锢神力,他足尖点地轻跃至树前,枯枝败叶缓慢归根字迹逐渐悬浮消散。亚兹拉尔紫眸微敛,他见证无数人类由生至死,如叶片般脆弱,是那么的遗憾与惋惜。

漫步云端环绕树干,又几败叶发出即将凋落的预兆。叹息、怜悯、无可奈何。亚兹拉尔两指轻夹眼前枯叶,大致扫过叶面字迹,薄唇启合念出名姓宣判终结。“The Wings of Azrael。”

真是可悲,无论怎样精彩的生命最终都会归于消亡,时间无法在此停留。

高高在上的神使,竟面带不符身份的悲悯。亚兹拉尔轻声叹息,被手套隐藏的指骨微屈挣扎,却于数秒后恢复如常。

再度抬眸,霎时身形一滞,他惊愕的发现——有片绿叶周身竟氤氲粉色雾气,字迹被蒙蔽缓慢消失。翠绿叶片昭示着那人正值生命中最具可能性的时光,不会突然死去。

剑尖撑云轻跃而上,他蹙眉近距离观察未知异象,雾气却于一分内消散彻底,字迹逐渐回归墨黑清晰,甚至来不及仔细分析。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虽说可以坐视不理,但他可不敢冒这个险——意料之外的情况不允许发生。

“看来,得去人间一趟了。”

亚兹拉尔抬指轻点叶面,那人姓名赫然出现于眼前,衣摆霎时飘起,外袍上繁星白光闪烁,浮于半空聚拢成团,星罗棋布排列旋转,古剑轻挥似破开虚无屏障,迈步径直踏入这幽紫漩涡深邃之处,连带着几片落叶消失原地。

“……薇拉·奈尔。”

少女永远独来独往,宽帽两侧黑色布纱隐约遮掩大半面颊,不知为什么,身上总是异香萦绕,几乎从未散去。风把这气味裹挟着卷起飘向远方,引来些许蝴蝶停驻肩头,但她却丝毫不受影响,依旧自顾自地行走奔波。

林间小道直达偏僻山谷,这地儿大概极具魔力,即便是不属于这个节气的植被都能与其它的一同栽种生长,谷底竟是百花争艳醉人风光,下有玫瑰带刺且娇,上有白杨蔽日成荫。

薇拉灵敏地穿梭于花田,余光一扫便能精准的挑出个人所需,不过片刻她那紫色玻璃瓶就满了大半。说来也奇怪,明明看起来文雅娴静好似大家闺秀,警惕性却意外的高于常人。

清风徐过撩起薇拉发尾打个卷儿,她伸出去正准备摘花的手倏地收回,而后立刻转身看去,眸中飞速闪过几丝凌冽。入目所见,一人悬于半空自星辰漩涡中来,尖头靴迈步而出,紫色纱纺外套随风飘荡,带来秋天的第一片落叶。

“落叶?它应该不属于这里才对。”

亚兹拉尔轻跃落地,竟悄无声息。他带着抹温笑,举起古刀并把它转个向,刀背对人以示友好。掩盖下一切情绪,亚兹拉尔眸中闪过晦暗不明的光,他细细打量眼前这姑娘,同时也不失礼节的开始自我介绍。

“薇拉·奈尔,薇拉小姐。初次见面,这儿是亚兹拉尔,不知您是否有所耳闻。”

“位列天使首位的亚兹拉尔,又有谁不知道这个名号?说来听听吧,大名鼎鼎的死亡天使,为什么会来人间寻我这一普通人。”

对方发侧那不可思议的双角以及梦一般的出场方式,是他身份最直接有力的证明,不需要怀疑也根本用不着怀疑。薇拉仅仅在他念出自己姓名*时拥有一闪而过的惊讶,思维的快速旋转令她觉察到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偶遇”。(*这里的自己姓名是指亚兹拉尔念出了薇拉的姓名)

宗教信仰的传播速度永远都是极快的,以至于无论发生什么神奇事件,对内心强大的人来说基本上都不会产生太大感触——例如正噙着抹疏远微笑直白质问天使的薇拉。

“如您所见,我的确是想问您个问题。”

“根据伊斯兰教的传统神话,想必您对生命之树也有几分了解。放心,我来此与死讯无关,仅是因为您的叶片出现了异常现象,并且不止一次,特来询问因果缘由。”

眼前这人姿态从容反令亚兹拉尔略感讶异,他侧眸轻扫这寂静山谷,余光一瞥便发现薇拉嘴角上扬,却没感受到一丝笑意,反而包含几分哀伤。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可以稍后再告诉您么?香水配方还差一种原料。”

薇拉抬起手中玻璃瓶冲亚兹拉尔晃晃,没有过多解释便转身继续找寻所需材料。玫瑰总是成簇绽放,荆棘危险之上存在着动人心魄的美丽芬芳,开得灿烂、开得热烈,似是拥有着迎接一切的热情与魅力。薇拉捧起朵红玫瑰,轻捏花瓣经络直至挤出淡红花汁,滴入玻璃瓶中瞬间浓香肆意。

“玫瑰两份,檀香五份,天竺葵、花梨木各一份,加在一起是遗忘的味道。”

“这是您想要的答案么?亚兹拉尔阁下?”

很显然,对于薇拉的行为,亚兹拉尔虽不能完全理解但也明白大意。她在配制忘忧之香试图将过去彻底遗忘抛弃,甚至效果已经显现在生命之叶上——大抵是那团粉色雾气。

对于亚兹拉尔来说,他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想遗忘过去,铭记此刻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不是么?他已经看腻了生死轮回,也看见了无数离别愁苦,亲人们趴在棺材上泪流不止,目光中透露出温柔与悲痛,口口声声念叨着“你回来好不好,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菜……”

……

这一切的一切都刺疼了亚兹拉尔的眼,让他无数次涌出要是时间能暂停,要是能停驻时光就好了的想法——这样,就可以将过往那些美好回忆全部保留,就可以永远活在过去了。

这样不可思议的想法,亚兹拉尔的渴望竟日益剧增,终于有一次他瞒着天神,利用自己的神力用几个凡人做试验。他成功了,那几个人都被成功保留进过去,他们周围的时间不再流动,他们永远活在原先的欢声笑语之中。

亚兹拉尔觉得这真是美好,因此他并不明白为什么天神会勃然大怒,以擅改人间秩序的罪名令他镇守生命之树,每日每夜只能目送一个又一个人类的死亡。他甚至不能使用过多神力,那副手套时时刻刻提醒着他曾经犯下的“罪过”。

很残忍不是么?无论是未来还是此刻,只要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悲剧都会无数次发生。那么,为什么不能让他帮助人们获得停驻时间的幸福?天神的职责不就是让人间更好吗?天使不就是为了让人们幸福快乐吗?

“薇拉小姐,您为什么会想要遗忘过去?”

尽管内心情绪复杂无比,亚兹拉尔仍不忘此行目的,他看向眼前表面平静但眸底悲伤涌动之人——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哀愁,仿佛看不见任何希望和光芒。溺水的人儿此刻被迫回想起令她无法呼吸的过往。

薇拉思绪逐渐飘忽,耳旁风声混淆视听,朦胧间薇拉感觉又回到了那一夜。

海盗夫人亲昵的偎依在自家恋人怀中,船上炊烟袅袅火光晕照着每个人面庞,船员们皆饮酒高歌,庆祝今日又找到了埋藏在大海深处的宝藏。

远望者拿着望远镜痴痴的看向正修补风帆的船匠,噢他又忘记自己的职位了。巫医捣鼓着最新配制的药剂,和正观测路线的领航员随口讨论日常。薇拉视线扫过一圈眸内幸福几乎要溢了出来,她轻抚爱人脸颊低声询问这样不具警惕性真的没问题么,言语间却满满都是对此刻时光的满足与享受。

“难得的放松,就让他们闹吧,没问题的。”

虽早知回答,但得到那人亲口担保不免安心几分,也对,今天晚上难得风平浪静,也是时候放松一会儿了,平日总紧绷着神经怪难受的,尤其是还要对付那难缠的海怪和烦人的军舰。

图片
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