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13 09:48:482599 字29 条评论

阴阳师乙女 迟樱

源赖光x梦女,参加活动嗷,喜欢请加个热度~


  “槛下望流水,未知春去也,樱落成风。”

  源赖光走进院子时,便听到了这么一声。

  “哦?”他弯起嘴角,“倒是难得听到你在吟咏些什么。”

  “能有什么?”在春日的阳光里懒散的在檐廊下小憩的女子眯起了眼睛,手里的折扇朝前指了指,说道,“喏。”

  源赖光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在檐廊旁流淌过的一条小溪中确实飘散着粉色的花瓣。

  “现在是四月了。”他说道。“这里的花居然还没谢吗?”

  “不是有句诗嘛,”女子说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噢?”源赖光走过院中的小桥,毫不客气地坐在檐廊的另一边,抱着双臂,挑眉道,“你是想说,我来的迟了?”

  “乘兴而来,尽兴而去,”女子手中的折扇开了半分,遮住了她似笑非笑的下半张脸,然而即使如此,源赖光还是能从那双眼睛中看到她狡黠的笑容。“我可没说。”

  “我可不这么认为。”源赖光伸出手,一片樱花便晃晃悠悠地落在他手上。

  “哎呀,这樱花也喜欢你,不喜欢我。”女子摇头叹息,“你看。”

  她周围干干净净,连一片花瓣也看不见,然而源赖光仅仅这一会功夫,肩头发间便落了不少。

  更多的樱花花瓣还是落入水中,向着某处奔流而去。

  “无聊。”源赖光嗤笑一声,便有一阵风将他身边吹得一干二净,什么也不剩了。

  “啧啧,真是个狠心的人。”女子又笑了,“辜负了花期,可就没有第二次同样的樱花了呀。”

  “那又如何?”源赖光满不在乎地说道,“如若它不是这样,我会比现在更轻视它一点。”

  “哈哈,”女子合上了折扇,对着外面轻轻一点,花瓣便汇集起来,变作了一个小胖娃娃,朝两人鞠了一躬,尔后端了一盘酒具放在两人中间。

  “你许久没来,”女子说道,“难得来一次,却又正好赶上这酒酿好的时节,啊呀啊呀,莫非是算准了么?”

  “乘兴而来,”源赖光将那小孩又变成了花瓣,自己给自己倒满一盏,说道,“兴尽而返,这可是你说的。”

  “唉唉唉,你这个人真不厚道。”女子摇头,伸出手去,也给自己斟了一杯。“人家将自己变成了酒,端来给你,却还被你嫌弃。”

  “没办法。”源赖光轻晃着酒盏,晶莹的酒液散发着樱花的清香,“我自己能做到的事,向来不喜欢假手于人。”

  “也是呢,”女子点了点头,说道,“你就是这样的人。”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和服样的衣饰,上面用银线绣着落樱,内衬是红色,从袖口处可以瞥见一点,雪白的皓腕上没有丝毫装饰,素净之下,带着独具特色的自然之美。

  这点在她的庭院中也得以呈现,庭院建在深山中的一隅,看似自然,却又被人为的稍许修剪,使之看上去并不那么接近自然,又能保留下近乎自然的美——

  因此,在看到这个庭院时,源赖光便已经清楚了主人的性格。

  “我若不是这样的人,”源赖光弯起嘴角,他在这里,心情总是十分的愉快,“现在也不会在此处了。”

  说罢,他腰间的刀忽然飞出,尔后传来了什么破碎的声音,紧接着,眼前的景象开始一块块破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这里并非是什么庭院,不如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庭院,女子只是坐在一棵樱花树下,而源赖光只是坐在她对面,除了两人之间的酒具外,竟然只有樱花和流水是真实存在的。

  黑衣的武士收回了刀,向两人行礼后,沉默地坐在源赖光的身后。

  “噢?是个不错的作品呢。”女子并未介意幻境被破的事,向那武士扫了一眼后,评价道。

  “是吧。”源赖光得意地笑了,“我的血做出来的东西,又怎会差?”

  “哼~”女子端着酒盏,露出了不置可否的笑容,幻境破碎后,她身上的服饰也出现了变化,和服变成了男子一般的狩衣,她将手里的酒喝完,动了动手指,鬼切便感到自己忽然便出现在两人之间。

  “确实和你有几分相似。”女子看了他半晌,笑意更深,眼眸里闪烁着奇异的光,“你将他造出来,是为了什么呢?和你共担未来的命运么?”

  “别告诉我,我也没兴趣知道。”源赖光给自己又斟了一杯,“要不要尝尝?”

  这句话显然不是向对面那喝的肆无忌惮的女子说的,在场没有喝酒的人只剩下至今仍然端坐着的鬼切了。

  “......”犹疑地看了主人一眼,获得了许可后,鬼切拿起凭空多出来的一只酒盏,说道,“承蒙款待。”

  在他端起的时候,酒盏中便出现了淡粉色的酒液。

  樱花的香气从杯盏中满溢而出,鬼切还没喝过酒,轻抿了一口之后,清甜的味道自舌尖弥漫开来,随之而来的辛辣令他忍不住咳了咳,只这么一个动作,便有些许酒液沾到了指尖上。

  “噗,这可真是,”女子的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让从未喝过酒的来尝我的酒,哎哎哎,我到底该心疼我的酒,还是心疼这小孩了。”

  “反正是要尝过一回,”源赖光说道,“自然要从最好的尝起。”

  “最好的尝过了,”女子笑道,“往后,你又要怎么让他习惯那些不够好的?”

  “正因如此,他才会不知足。”男人端着酒盏,幻境消失之后,才发现他之前虽然坐在女子对面的檐廊,却并未如女子般靠着树,也就是如此,他才能在幻境破碎之后依旧维持着姿势。“既出于我,岂能轻易满足现状?”

  “有道理。”女子信服地点点头,看向鬼切,“名字是鬼切吗?”

  “是。”源赖光点了点头。“鬼切。”

  鬼切因此才得以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女性。

  是一名世间罕见的风流美人。

  脸颊上的双眸沾了笑意,便如同月牙般弯了起来,在她身后的樱花映衬下,那双眼睛也犹如桃花一般娇媚灵动,柔顺的黑发并未束起,而是随意的披洒在身后,等鬼切意识到自己已不自觉的看了她许久后,女子的眼眸又笑成了月牙。

  “啊呀,真是可爱。”她笑眯眯地说道,“我名忧冰莲音,是你主人的友人。”

  “我何时与你是这样的关系?”源赖光似笑非笑的瞟了她一眼,手里的酒盏再度盛满了酒。

  “好吧,那就更改为,”忧冰莲音从容不迫地说道,“是与你主人狼狈为奸的恶党。”

  哈?鬼切刚要反驳主人并非恶党,却听到源赖光放声大笑起来。

  “这个倒不错。”他喝干了酒,说道,“所以,你要入伙吗?”

  “入伙?”莲音挑眉,却又显得丝毫不意外。“你想将我拉入你的阵营?”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她轻笑道,“你做下了决定?”

  “需要我说第二遍吗?”源赖光说道。

  “哈哈哈哈哈...”这回轮到莲音笑的肆意。“不错,不需要。我只是十分的惊讶,或者说,十分的有趣!说起来,这是我自封于此的时间里发生的最有趣的事情了,所以,你要解放我吗?”她看向源赖光,眼眸中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一般,闪现着魔性的光辉。

  “之前不是都说了吗?”源赖光站起身,朝她走去,激烈的罡风冲破了莲音周围的结界,他来到莲音身边,握住了那双手,将她拉入怀中。

  “你我并非友人,并非是那种纯白无暇的关系,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意气风发的男人如此宣告道。

  “而是恶党,不死不休的那种,你就做好陪我到人生尽头的觉悟吧。”




图片
29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