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4-05 14:02:491600 字7 条评论

裘杰 愚人

来自连载 执笔者

     优雅的英国绅士拿着画笔,明明是明媚的春景,画布上却是大片的黑暗和猩红。

    【 Oh, London will be because I am always in darkness.】

    【噢,伦敦会因为我永远堕于黑暗】

    【Because I'm Jack the notorious Ripper.】

    【因为我是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

    绅士低声地嘟囔着,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柔软的笔尖不堪重负地裂开了,主人略为疯狂的举动让画作显得那么阴暗。

    上面画的是一颗血淋淋的心脏。

    肌肉组织清晰可见,上面甚至画上了血沫和青筋。很棒的画作,不是吗?但是出自一个微笑的绅士之手,果然还是然人觉得不可思议。

    杰克哼着古典小调,随手把断掉的笔扔进垃圾桶。残余的红色颜料溅落在地上。

    羞涩的少女拿着邀请函,绅士干净的笑容显然让她心神荡漾。杰克看着少女,根深蒂固的绅士教养告诉他不能拒绝这次邀请。


    “噢,伊莉丝小姐原来喜欢看马戏吗?”杰克穿上了华丽的带着花边的燕尾服,棕红色的手杖上缠绕着玫瑰。伊莉丝挽着他的胳膊 ,红着脸盯着自己的脚尖。

    精心打扮的少女眨着紫罗蓝色的眼睛,不敢直视一旁笑容满面的绅士。金色的卷发被压在淡红色插着羽毛的软帽下,白色的蕾丝遮住她小巧的面颊。淡红色的连衣裙镶嵌着花边,鹅黄色的披肩规规矩矩地披在肩上。

    很美丽的少女。

    杰克也承认自己喜欢她。

    不过只是朋友间的那种欣赏罢了。

    音乐,灯光,马戏,小丑。

    一切都那么庸俗。

     但是既然是别人的邀请,杰克也从来不会拒绝,虽然杰克更希望把这些时间放在自己的创作上 。

    热情的舞女朝台下抛着媚眼,杰克身旁的伊莉丝试探着拉住了他的衣袖,杰克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皱了皱眉头。

    杰克很早就意识到伊莉丝对他的感情,只是出于不想伤害人家女孩子的内心,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她自己现在并不想找一个伴侣。可是谁知道女孩对杰克不温不火的反应越来越感兴趣。

    “伊莉丝。”杰克轻轻推开她的手,对她说,“我想我应该出去透透气。”杰克选择性无视了少女失落的眼神,离开了座位。

    伦敦夜晚的空气很新鲜,杰克觉得它还是缺少了一点什么,大概是久违的血腥味吧。“过于安静的夜晚……还是少了一点令人愉悦的尖叫,不是吗?”

     夜晚自然是死亡的盛宴,马戏团也一样。

    就在杰克离开后不久,马戏团里血肉横飞。

    伊莉丝也难逃毒手,被发狂的小丑用电锯狠狠地截成两半。淡红色的少女躺在红色的血泊中,如果忽略掉断成两截的身体和惊恐睁大的紫罗兰色眼眸,一定是非常美的画面。



    裘克坐在尸体堆上,目光冷冽地看着从门外缓缓走来的杰克。

    像一个即将加冕的王。

    “小丑先生可真是……太不文雅了。”杰克蹲下,挑起伊莉丝精致的卷发把玩着,“这么美丽的小姐,你也舍得直接把她砍成两半?噢,看她美丽的眼睛,说不定她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裘克歪了歪头,手里的电锯指向微笑的绅士。

    “不怕死?”

     “小丑先生为什么这么说?”杰克摘下手套,左手轻轻晃动着,好像指间上有什么沉重的下坠物一般,薄薄的环状的茧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他的手上常年戴着什么粗糙的东西。

    “能猜到我是谁吗?”杰克笑着用左手在腹部比了一下,红色的瞳孔闪烁着光芒。

    “就那什么……开膛手?杀人娘们唧唧的还放玫瑰花的那个?”裘克把电锯提起扛在肩上,从尸体堆上走下来,祖母绿的眼眸带着几分不屑,“那我还真是走运,居然碰到了大名鼎鼎的开膛手先生。”

    “是要把你的脸皮剥下来呢,还是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这双眼睛倒是好看。要不送给我吧?”


    “不,先生。 ”

    “如果你喜欢的话,整个人都可以带走。”

    “但是,得到了肉体,灵魂却漂泊在外。”

    “开膛手的心可不是那么好带走的。”

    


    “I'm just a joker.”

    【我只是一个愚人】

    “No, at least you got my heart.”

    【不,至少你得到了我的心】




END. 

图片
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20
Leviathan.
收藏
赞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