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3-30 16:53:181311 字3 条评论

Shadow(1)

来自连载 Shadow

试读,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继续填

    奈布吞下苦涩的药片,杯里隔夜的凉水里漂浮着细小的蚊虫。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急急的想把那个【他】压制下去。

    奈布的额间冒着冷汗,大脑里像灌满了硫酸一样轰鸣作响,【他】在不停挣脱思维的牢笼,想要突破奈布仅存的一丝思维防线。

    雨越来越大,没关紧的窗户被风撞开,豆大的雨点拍打在奈布的脸颊上。奈布感觉到【他】要从这副身体里出来了,伸手想要把药片拿来,却失去了知觉。

    湖蓝色的眼睛缓缓睁开,只不过失去了刚才的清明。

    干净的军刀,老旧的护腕,简朴的披风。

    这是一个雇佣兵的自我修养。

    阴暗的小巷,潮湿的地面,猩红的液体。

    云层遮住了蠢蠢欲动的圆月,似乎在申诉着这无言的暴行。

    电锯的轰鸣声回荡在幽静的巷子里,四溅的碎肉零零散散的丢在旁边,一张血淋淋的人皮挂在滴着血的电锯上。滑稽可笑的小丑面具依旧傻傻的笑着,破坏气氛的,是溅上面具的血液。

    “哦尊敬的先生,滚回你的地狱吧。”

    小丑似做悲伤的提起那血肉模糊的头颅,随后爆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只让人心尖乱颤。“玛格丽莎……她是我的!瑟吉,是你输了!”裘克挥起电锯,狠狠地把那头颅砍成了两半。

    “玛格丽莎……你会爱我的……”

    “哈哈哈,好一个被情所困的joke。”

    奈布靠在墙上,看着近乎癫狂的小丑,调侃道:“咦……你不该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的吗?怎么,玩腻了想来杀几个人解解闷?”

    “……滚!该死的小老鼠。”裘克沙哑的嗓音击打着奈布的耳膜,奈布嫌弃的偏了偏头。

    “啊呀啊呀,小丑先生那么生气干什么?”奈布揉了揉鼻尖,“真像个疯子。”“你找死?”裘克提起电锯朝奈布的方向砍去,奈布灵巧的闪过,顺势攀上了墙头。

    “嘻嘻……没有砍到我呢小丑先生。”奈布从腰间抽出暗色的军刀,手指灵活地挥舞着利器,蓝色的眼眸反射着电锯的寒光。

    “我可不想和你这种疯子打架。”奈布停下手里的动作,咧开嘴角,露出一队尖锐的虎牙,“那么……需要我报警,还是直接离开呢?或者……小丑先生留下姓名,我对您很感兴趣。”

    奈布从连帽披风的内侧口袋里取出打火机和劣质烟草,打火机似乎没有油了,打了好几下才勉勉强强闪烁起来。烟草被点燃,刺鼻的劣质烟草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烟头的火花在夜里冒着幽光。

    奈布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口浓烟,模糊了他的视线。

    “你是雇佣兵?”裘克冷静下来,把电锯丢在一旁,干脆盘腿坐在那一摊血洼里,抬眼看着墙头上的佣兵,“廓尔喀的?”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奈布收起军刀,拉下墨绿色的兜帽,这时候,裘克才看清那个【小老鼠】的真面貌。

    略显稚气的脸庞,不属于亚洲血统的蓝眼睛和铂金色长发。嘴角处潦草的缝合痕迹仍在。柔和的面部线条具有东方的特色,并算不上特别白皙的皮肤却在月光下显得较为苍白。长得不算好看,却也清秀。

    “我是混血的。”奈布笑嘻嘻地晃荡着修长的双腿,好像看穿了裘克心思一般,对他笑着,“父亲是英国军官,战死沙场,我继承了父亲的血统。”

    “噢对了小丑先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叫奈布·萨贝达,你叫什么名字?”

    “裘克。”祖母绿的瞳孔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芒,墙头上那个奇怪的雇佣兵倒映在他的眼眸里,还有他那一双美丽的蓝眼睛。

    


   TBC .


图片
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44
Leviathan.
收藏
赞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