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3-17 10:14:333229 字21 条评论

杰佣 救赎

来自合集 执笔者 · 关注合集

我又鸽了咕咕咕咕咕咕咕咕/久违杰佣/我喜欢看开膛手和雇佣兵打架和我觉得他们是绝美爱情有什么关系/标题党阵亡/私设奈布17,杰克23/放荡不羁雇佣兵和冷血无情开膛手的绝美爱情故事/

    “God slaughters life in heaven.

    “But he could not hear the cry of the world.”

    青年晃动着手上沾满鲜血的指刃,梦呓似的不停念着那一句诗。一旁血淋淋的苍白的女尸瘫在地上,肠子自肚腹被扯到教堂的长椅上,阴森森的白教堂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

    杰克托起女尸的脸,凑近她的耳旁,低声说道——

    “A prostitute who is unfaithful to love deserves to die.”

    低沉的笑声回荡在宽阔的教堂正殿里,古典的曲调在浓雾中缓缓穿透。 警笛打破了这个诡异而又和谐的气氛,杰克不满地离开了他的杰作,转身隐入浓雾。

    无能的伦敦警察只能不断抱怨着为什么杰克的行踪如此难寻,甚至几个外强中干的警察看到那惨不忍睹的尸体已经开始控制不住的发抖、呕吐。

   


     阳光刺破厚重的云层,黑夜被天神驱赶了,白昼的光明重新出现在伦敦的土地上。白教堂依旧笼罩着浓雾,依稀可以闻出一些血腥味。白教堂地区再一次引起恐慌,大名鼎鼎的雾都开膛手已经连杀三人了,然而群众们的希望寄托——那群警察,却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只看到了他在现场留下的挑衅意味的字条以及不断寄来的肉块。

    


    “所以你们警方雇我来逮捕开膛手?”小个子的佣兵翘着二郎腿,深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显得那么不堪一击,“呵,最后获利最大的不还是你们这群愚蠢的警察吗?”

    年轻的佣兵眨了眨眼,把兜帽往下拉了一些,嘴角勾起一抹奇怪的笑容:“嘛...如果你们大方一点,佣金稍微再滋润一点,我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肥胖的警官看着清秀的男孩,忍住心头怒气,赔笑道:“当然,萨贝达先生。为了伦敦公民的安危,我们伦敦警察有义务做出贡献。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先生愿意就好。”

    “这可是你说的。10倍的佣金,不然我不干这种事。”佣兵的计谋似乎得逞,嘴角的笑意愈发猖狂,露出一对尖锐的小虎牙。

    “这...”警官的脸上更难看了。早就听说过这?位大爷难伺候的很,可谁知道他的胃口这么大。不过他这样也是有原因的,据说,他从那次世界大战退役后,接任的每一个雇佣任务都是完美的完成。

    “怎么?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奈布已经看到警官咬牙切齿的模样了,他把玩着手里的军刀:“那么...佣金什么时候给我?”

    “事成之后自然一分不少地给你。”

    “那成交了。如果违约的话,你是知道后果的~”奈布抹了抹脖子,笑着开了门离开了包厢,把兜帽往下扯了扯,融进了人群中消失不见。 

    

    绅士的日常生活大概就是做一些高雅富有小情趣的事情消遣。杰克大开着窗户,柔风裹挟着玫瑰花的香气飘进杰克的卧室。杰克拉着小提琴,心中若有所思的样子,不慎将几个音节拉错,明明不属于这支乐曲的音符却没有突兀的显现出来,而是藏卧在不属于它的节奏里难以发觉。

    杰克居住的地方是一片郊区,理应说除了他那几个为数不多的邻居,不会有人来拜访他的庄园。深沉的门铃声响起,杰克放下手中的小提琴,喝了一口微凉的红茶,下楼去迎接他的客人。

    居然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杰克看了看面前扬着脸对他假笑的小个子,随即报以一个标志性的笑容:“小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可否到您家里讨杯水喝?”奈布眨了眨海蓝色的眼睛,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嘴角的弧度更深,“嘛...这里到我的目的地有一段距离呢,您看这天色也不早了,要不先生网开一面留我住一晚上?”

    杰克一愣,犹豫了一下,还是请奈布进了门。“小先生请。”

    奈布疲惫地瘫在沙发上,接过杰克手里的温水,迫不及待的灌了几口。奈布把空杯子放在桌子上,起身在杰克的庄园里到处溜达。杰克看着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和他不熟这个问题,笑着说:“啊呀...小先生还真是...一点都不忌讳生人呢。”

    “要是忌讳生人熟人什么的我就不会当雇佣兵了。”奈布坐在阶梯上擦拭着军刀,然后用军刀对着杰克比划了几下,“不说也罢,像您这种上等人是没有办法理解的。”奈布觉得杰克就是那种脸长得好看但是一点用都没有的贵族少爷,要是告诉他战场什么样的他可能要吓死。

    “哦对了先生,我记得再走上两公里就是白教堂了吧?那可是开膛手猖獗的地方,您就不怕哪天被他开膛破肚?”奈布靠在栏杆上,“我看您附近的人都搬走了,您为什么还不考虑一下呢?”

    杰克没有回答,只是问了一个问题。

    “小先生叫什么名字?我叫杰克,叫我杰克就好。”

    “奈布·萨贝达。”

   


     杰克把奈布安排在了客房里,并告诉他夜间不要出门,会给他带来麻烦,就关上奈布的房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奈布假意顺从,其实已经开始计算时间溜出去完成任务了。毕竟开膛手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一次袭击可能不会得手,所以要做到谨慎,做好严密的准备。

    奈布看着墙上的指针缓缓跳到了12,就知道他应该出发了。奈布计算过他的三次犯罪时间,都是在凌晨1点左右。奈布收拾好东西,往白教堂的方向跑过去。

     传闻白教堂是聚阴之地,终年浓雾笼罩。又出了这么个开膛手,传闻,被虐杀的女人化成恶鬼,寄居在白教堂里。甚至有人说,开膛手其实是恶魔,白教堂是魔鬼的住所,所以每一次警方赶到时,他已经无影无踪。

    奈布躲在教堂正殿的讲道台底下,等待着开膛手的到来。果然没有多久,开膛手不紧不慢地把一个受了伤的女人逼到了白教堂,像猎人调戏猎物一般,明明可以一下子结束她的生命,却又恶趣味地想要看猎物混乱逃窜的样子。

    直到开膛手玩够了,按住了女人的身子,用手上的指刃毫无顾忌的直接划破女人的肚腹,惨烈的尖叫声回荡在白教堂里。女人渐渐失去了意识,身体冰凉。开膛手按照惯例,扯出她的肠子,刨下她的子宫带回去。

    开膛手算准了时间,知道警察快要过来了,从容不迫地隐于雾中准备离开。奈布跟在他的身后,尾随他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时,奈布觉得不对劲,转身就躲过了开膛手投掷过来的刀片。刀片陷入墙体,要是打到人的身上,这个人不死也半条命没了。

   “别躲了,我知道你都看到了。”开膛手缓缓开口。

    奈布觉得这声音分外耳熟,脑子里瞬间蹦出来一个人。

    “杰克?”

    “我就知道会被你发现的。”

    “居然是你,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实力呢。”奈布从腰间抽出军刀,挡在身前,笑着说,“那么...既然都发现了,我们之间必定要死一个人吧?”  

    “呵呵,您可以试试看,马上就知道是谁生谁亡。”

    警笛响起,刺耳的声音打破街道的宁静。杰克把奈布一把抓住,扔到墙角,小声的说:“听着,萨贝达,警察要过来了,你要知道私人雇佣兵被警察抓到可是要丢命的。你最好安分一点,明白吗?”

    “是那群警察雇佣的我我还怕什么?”奈布拿刀抵住他的脖颈,奈布感觉到自己的脖颈上已经触上了冰凉的利器,上面还带着血液,隔着薄薄的一层皮,里面就是大动脉。奈布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心跳控制不住地加快。

    终于,警笛和警察的咒骂声渐渐远去,白教堂上空又恢复了宁静。奈布和杰克还保持着剑拔弩张的姿势。良久,杰克开口了:“这次先放过你,下次再出来我就杀了你,这是我给你的忠告,萨贝达。”

    “呦,开膛手先生还宽容大度的放过我了。”奈布轻轻舔舐着淡色的嘴唇,扯住杰克的领带,盯着他血红色的瞳孔,一字一顿地说,“我可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会亲自把你抓住,杀死,开膛手先生。”

    “那...我等着小先生来兑现诺言。”









    “小先生不是说要杀我吗?怎么,改变主意了?”杰克看着蜷曲着躺在自己大腿上的人,宠溺地笑了笑。

    “关你屁事,你看你的书管我做什么?”奈布不满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搂住杰克的腰,闭着眼睛小憩。

    “小甜心,你这样让我怎么看?嗯?”杰克揉着手里柔软的栗色长发,书被合起来放到一旁。他把奈布抱起来,靠在自己的肩上,调整到让人觉得舒服的姿势,搂住他坐在午后的柔光下继续看书。只是目光被怀里的人吸引住了,根本无心顾及手里枯燥无味的书籍。

   “ You are God's salvation to me,My sweetheart.”

    杰克如此说道。



   



   END.

图片
2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92
Leviathan.
收藏
赞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