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3-14 11:09:542615 字31 条评论

【雷安】霜花与玫瑰花墙

来自连载 【雷安】布鲁克利斯之光

接上系列x。 往事章注意。事先说明,莫要搞混x。 就很皇骑x。然而并没有皇骑。 Thanks for watching。

三百年前,雷王国还是很强盛的国家。

那是安迷修被诅咒的第三个一百年的开始。

安迷修曾是为骑士们保驾护航的神明。善良而强大的他,曾无私护佑骑士们上千年。某一次,他最忠诚的信徒——一位十分正直的骑士团长,正在他的神殿中祈祷,却在他即将回应的那一刻,就这样在他眼前被王廷上的政治敌人残忍杀死。

感到痛苦的安迷修因此发狂,没能得到控制的神力毁掉了这个充满贪婪、欺骗、暴力的国家,并且使得那片原本富庶的土地再无生机。

自此他遭到神主诅咒,五百年内不得回应任何祈愿,第五个一百年内不许睁开双眼。期间,被他回应的人都会无端死去,被他注视的人都会病痛缠身。并且,他被罚至人间“感受人生”。他唯一的特权就是,当有人发现他的秘密后,他可以直接杀死对方。

他一路游历到雷王国,因为广识多闻而获得当时国王的赏识,成为了雷王国的皇家骑士。

皇家骑士还是稍微有一点休息时间的。这时候他总会躲开所有同僚,坐在他第一天来就时看好了的一堵墙下。墙上爬满了蓝紫两色的爬藤玫瑰,香气馥郁芬芳,是安抚心灵的佳品,能让人消除一天的疲倦。

更重要的是,绝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这样一个月后的某天,有个人在墙的另一面和他背对背坐下,确定墙那边有人后重重咳了一声。

“你经常在这里坐,是喜欢这些花吧。”

正专心冥想的安迷修被那人吓了一跳,差点儿弹起来。通过声音他可以确认一墙之隔的人是个少年,年龄大约十六七之间。

“啊……是啊。我挺喜欢这些花的。”

那人毫无感情的叹息了一声。“真遗憾。三皇子即将要下命令铲除它们了,他可是一直看这些花不顺眼的。他不喜欢花。”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花呢。”

“呵,还真的有人不喜欢。”那人在墙的另一边坐了下来,安迷修甚至能觉察到对方体内肆意咆哮的雷电之力。“比如我。它们打理起来很烦人。”

只有雷王皇室的人,才会天生拥有呼雷唤电的力量。这一点人尽皆知。于是安迷修悄悄研究起对方的力量构成,对方居然没有排斥,而是随他的便。在反复确认后,安迷修起身,蹲下来不确定的问:“你是皇室成员吗?”

墙那边的人嗤笑一声。“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吗?还真是可笑。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你,现在无所谓一切身份,我们只需要正常说话。”

于是安迷修安心的坐了回去——虽然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想遵从对方的意见。“那好吧。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会不喜欢花。”

墙那边的人这样说,带着不屑。“我为什么不喜欢花?它是如此脆弱的生命,为了养活它还需要建起温室,只为了宴会、舞会时用它来做很可能不必要的装点。园艺师为它费心不少,得到的东西只是少的可怜的工钱。如果照顾不好它,还会得到被处刑的命运。你说,我为什么要喜欢花。”

安迷修竟无言以对。这话就算他是神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所以他想了想,抽出冰剑‘凝晶’,凝聚冰霜的力量做了一朵冰玫瑰,又把它轻轻丢过墙去。他听着对面的人接住了冰花,轻轻摩挲着它没有生命的花瓣。

“它倒是符合我的心意。”那人说。“那我就收下它了,你可千万别解冻让它融化啊。”

“那我就不把它解冻了。”安迷修难得的笑了笑。

墙那边的人起身。“我得走了。你明天还在吗?要是你明天还在……”

“在下乐意奉陪。”

“你说的。要是我明天等不到你,你就完了。”

“合格的骑士绝不违约。”

“那就好。那么,明天见。”

之后的一个月,日复如是。因为这个皇族少年,前神明安迷修逐渐对人类敞开心扉,开始试着去了解人类的文明。期间他成为了独当一面的骑士团长,也学会了音律。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有一天墙那边的少年说,他即将要离开这里。

安迷修异常平静。“你打算去哪里?”

“海上。”少年说。“那里有我想要的自由。”

“你还有什么愿望吗?”这话说完,安迷修却噤了声。他忘了,他不能再实现任何人的愿望。

墙那边的少年沉默了很久。

“明天,我会以扰乱皇室罪被流放。你是骑士团长对吧,而以我现在还有的职权完全可以命令你。”

少年嘴上这么说着。安迷修却知道他本来不会这么说。是为了什么?为了他吗?

“我命令你,明天去海边见我一面。我会带着我的人一起。不必担心认不出我,我的衣领上会别着你给我的冰玫瑰。”

第二天安迷修真的去了。不仅仅是因为他骑士团长的身份,也算是为了那个并不算命令的命令。

虽然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但当他真的看到那少年时,还是讶异了。那位手持巨锤、正从大船上扔下王冠的少年,分明就是当今三皇子雷狮。而三皇子胸前就别着那朵冰玫瑰。他的双瞳是深紫色的,像闪烁的紫宝石,也容得下星辰大海。

他实在是难以想象雷狮是以什么心态和他这么说了一个月的话。据传三皇子心高气傲,又怎么会心甘情愿放下身段?殊不知人言可畏,每个人看人都带着有色眼镜,根本不会看到人的根本。

雷狮朝戴着头盔的他看来。他下意识策马后退,完全忘了有面具的遮挡。在一片欢呼声中,大船扬帆起航。雷狮在人们飞舞的手帕中戴起头巾,向大地降下雷霆万钧。人们哀嚎着散去,骑士团完全无法控制……。

安迷修再也没法忍着了。他随便找了个听上去很合适的理由,跳上船和雷狮打了一架。雷狮戏谑的笑容深深刺痛了他麻木的心,也只有这种时候他才感觉到他还‘活着’。

还真是矛盾啊。不是吗。

二百年后,雷王国消亡。安迷修离开雷王国,前往海岸线寻找三不管地区。

还真让他给找到了。就在一座很小的镇上,他听闻此地名为‘布鲁克利斯’,从不受任何一位王的统治,因为镇上有雇佣兵,也不会受他人欺压。就算是海盗来了,也能姑且抵御。

于是他以琴师身份在此处落脚,在镇外的空地上建房,用围栏围出院子,每年都在并不大的院子里种满向日葵。他认为向日葵能表达他心向光明的愿望,殊不知世上已无光明。

最后一百年到来之前,他埋起自己曾经惯用的圣器,找工匠打了一柄手杖剑代替其他武器。趁着还能看见,他在埋藏圣器的“坟堆”前种下一棵苹果树做标记,并且施法让它只能长到两人高。

陷入黑暗后,安迷修的心愈发平静,连希冀都不再有。那种东西,在雷狮走后就彻底消失了。

五十年很快过去,布鲁克利斯从先前那个荒凉小镇变成了临海小镇中繁荣的一个。他几乎被人类同化,变得越来越不像神,更像是普通的凡人。

如果能获得救赎,他大概会放弃神位吧。他想。

当来自异国的骑士围攻他,想要把他带回自己的国家强制囚禁时,他毫不犹豫的杀了那些骑士,把他们的尸骨丢入大海。也只有这时候他才能想得起来,他还是神,只不过濒临陨落。

甜品店女老板艾比对他很感兴趣,他能感觉到。但他只能让她远离他,因为这个女孩子心思比他还缜密,总有一天会发现他的秘密。他不想她死去,更不想被人记恨。

栽种着玫瑰的墙角,新芽正瑟瑟发抖。

3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