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3-14 00:21:284168 字35 条评论

【许墨x我】戏剧

·距离上次离别,已经3个月了。但在这期间我未收到来自许墨的任何一通电话。

·我想他,想了3个月。

·时钟的时针已经跨过了“12”,那个刻有“x”的银白色钢笔不断被我放下又拿起,来来回回,上面甚至沾了汗渍。面前的白纸上本应写满新一期的节目方案,但沉寂了许久的思念却在汹涌地翻滚而来,在下笔的那一瞬间将我淹没,甚至没有留下一个可供我喘息的气泡。我鼓不起勇气拿起手机,点向通讯录里那一串甚至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我咒骂自己过分儒弱。

·许墨和我说,我们需要等待。我试图去等,但灿烂的星空下终究缺了那个陪我看月亮的人。恐怕我等不下去了。一阵风从外面刮了进来,寒意不禁使我打了个哆嗦。我向窗子走去,昏黑的房间里只有我的拖鞋声嗒嗒作响。窗子用力合上后,屋内倒是更安静了。台灯的光芒印在了日历上,数字“15”被我用红笔圈的很是清晰。所以从去年的那个阴差阳错的生日起,我就应该意识到许墨早就猜到他今年生日的一切可能了。

·余光一晃,地板上似乎有一片枫叶。或许是刚才从窗外飘进来的吧。我将它拾了起来。它的叶子仍然红的像燃烧的火焰,但还是被寒风吹落到了我家里。去年那个美丽的秋天,我们说好了以后一起去看世界上最美的枫叶,可仅仅是次年就连面都难见,真是讽刺啊。

·我必须去找他。

·我将钢笔小心放进了笔筒,急匆匆地穿了外套,敲响了隔壁许墨的门。

·他的屋内没有脚步的回声,猫眼里没有灯光。我的手渐渐垂了下来,松动了一下,两张票滑落到了地上。

·那两张票是上次和许墨在遇见餐厅吃饭时候满金额送的,演出时间正好是11月15日。当时的我们还因为时间的凑巧笑了很久,并幼稚地拉了勾约好到时候一起去看。他......还会记得吗?

·我怀着落寞的心捡起了票,重新坐回自己家的桌前。虽然他不在家,但我不想成为那个“忘记”他生日愿望的人。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研究所。几个月没来,一切都还是老模样。从窗外看,许墨的办公室内白色窗帘被拉了起来,看不清里面。我走进研究所,遇上了许墨的几个同事。我未开口,他们便先问了起来:“这不是许教授的女朋友吗?嗯...你知道许教授这段时间去哪里了吗?”我一时语塞。对于他离开的原因,我明白,却无法向第三个人表述。“对不起...我不太清楚。其实我今天也想来找许墨的。”那位同事脸上露出了略微有些诧异的表情——不过那也情有可原,哪有情侣三个月都不联系对方还不知道对方在哪里的。又有几个我眼熟的科研学者正向这里走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我便推脱有事告辞了。

·他的办公室,我熟悉到闭着眼睛也能走到。许墨办公室的门紧紧的关着,门把手上也有薄薄的一层灰尘。原来,不只对我,他与整个世界都以等待之词作了别。我从包里拿出了票,蹲了下去,小心地从门缝中塞了进去。在确保票已经推进办公室内后,我就离开了。

·走出研究所,阳光已经没有来时那么柔和了,几片落叶被卷到了我脚边。

·我只祈求11月15日能成为漫长等待里的一个意外。

·接下来的一周,我强迫着自己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而不去烦恼那一天许墨究竟是否会出现。果然很奏效。

·那天我到的时候,剧院里已经坐满了人,两个靠走廊的空座显得很是明显。

·他没来。

·我静静地把票放进了包里,坐了过去。灯光渐渐暗了下去,舞台上的幕布拉了开来。剧已经开始了,但身旁座位的主人始终没有出现。

·“她面颊上的光晕会掩盖星星的明亮,如同灯火在白昼下黯然失色......”

·“她的眼眸在天空中闪闪发光,使得鸟儿误认为昼夜更迭而放声歌唱......”

·罗密欧和朱丽叶在台上互诉衷肠,周围的情侣有的掩面相视,有的在黑暗中悄悄亲吻额眼。而我身旁的那个座位,没有温暖,好像那本来就是一个无人的空座。

·“我就好比一个淘气的女孩,像放松一个囚犯似的让她心爱的鸟儿暂时跳出她的掌心,又用一根丝线把它拉了回来,爱的私心使她不愿意给它自由。”

·朱丽叶微微张开了右手,眼眸温柔的注视着掌心,就好像那里真的有一只她深爱的鸟儿。

·恍惚间,我觉得我是朱丽叶。我甚至不愿意耗费长时间等待岁月的苟同——如果我知道许墨的位置,我现在一定会去找他。倘若他在云端,我便乘上热气球去与他相会;倘若他在地心,我便挖去土壤和岩石去与他相拥;倘若他坠入深渊,我便同他一起沉沦。我对他无尽的贪婪早就已经吞噬了我,纵是万千坎坷又有何妨?

·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他杳无音信。我生气,很生气,但也无助。身旁的情侣开始拥抱,而我的眼泪却开始不争气地滴落。

·他是骗子,不遵守约定的骗子。

·“我但愿我是你的鸟儿。”这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念的是与舞台上的罗密欧分毫不差的台词。紧接着,他身上的那股熟悉的青草味淹没了我。我猛然转身。

·是他!是他......我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理智敌不过始料未及的情感,消失得干干净净。许墨温柔的笑了——那梦里阅过千遍万遍的笑容。他坐到我的身旁,手指从我脸上轻柔地抹过。

·“对不起,我迟到了。坏蛋许墨向小姑娘道歉。”许墨一边抹着我的眼泪一边轻声说,“不过我没有忘记约定,所以,不可以说我是大骗子。来,别哭了,好不好?”

·我抿着嘴唇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下又摇摇头,眼泪还在向下掉:“你每次都这么说,每次都跟我道歉,每次都说是最后一次......许墨就是大骗子。”

·他的嘴唇动了动,“对不起,我......”说着,他眼中的光亮便有些暗淡了下去。

·我看他这副愧疚的表情反而笑了出来。我捧着他的脸在他耳边悄悄说道,“逗你的。一起看戏吧!”

·许墨看着我,犹豫了一会,但还是“嗯”了一声,坐到了我的旁边。嘴上说是看剧,但他一大半目光,还是无意识地聚集到了身旁的女孩身上。

·舞台上的美好开始转变,渐渐地,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开始向悲剧演变。他们向世界抗争,与世俗为敌,但还是不可挽回地双双殉情。

·离开剧院时已经是深夜了。金铃子在草丛中唱着歌,偶尔有几只小猫从草丛里冲出又消失在了另一处草丛里。

·我和许墨是拉着手的,但两人都没有说话。

·“你......过得还好吗?”许墨先开了口,虽然话语里透了些犹豫,但我也能感觉到他酝酿了这个问题很久。

·““你过得安心,我便安心,你过得不悦,我便不悦。”我停下了脚步,深吸了一口气,“你过得怎样,我便怎样。”

·“如果这样说的话,那必然过的不好了。”许墨也看着我,说道。虽然我不能像白天一样清晰的看见他的轮廓,但他阴影下他的眼神像是锁链,缠绕了我,永远逃不走一般。

·我没有说话。

·他的嘴角像是被嘲讽一般地勾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那温柔的模样,轻轻拽了拽我的手,将我的手裹进他的口袋里继续往前走。

·“回过家了吗?”不是因为什么,我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几个月不见,我竟然也习惯了躲避。

·“嗯,我敲了你家的门,等了一段时间,发现你不在家,我就先去了研究所。”许墨掏出了口袋里的票根,“然后,我就在研究所的地上发现了这个。”

·“我等了你很久。”我看着他,眼睛不由得又开始湿润起来。

·在同今日一样的月光下,我甚至已经数不清楚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

·他弯下腰,用他的前额轻轻碰了碰我的额头:“我不奢求你能体谅我,所以我向你道歉。等有机会了,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回来见你,好吗?”

·我看着他憔悴的面庞,心头一紧。我不想做拖累他的人,他那么优秀,没有我的牵绊,他能走的很远很远。他能在学术上享有盛名,能成为bs的领袖,能践行他的精神信仰......

·但我又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内心。比起在报纸头条见到他,我更希望他在我的身边。

·“怎么了?”许墨挥了挥手,在我眼前晃了一下,“不舒服吗?”

·我摇摇头,握紧了他的手。“我没事。你有时间的话,回来找我,可以吗?”

·许墨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发:“嗯。我答应你。走吧。”他直起身,轻轻拉着我继续向前走。

·我们路过街心公园,便找了一处长椅坐了下来。“今天天气真好,真可惜,月亮虽然亮,但没有那么圆。”我倚靠在许墨的肩膀上,望着天空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一起并肩聊天了。我偏过头,用我所能及的最灿烂的笑容面对他。

·“许墨,生日快乐!”

·许墨转过头,有点吃惊的样子,但很快又扬起了嘴角,“原来......一直记得。”这句话轻的让人怀疑他究竟是在对我说,还是对他自己说。

·“谢谢。”他看着我,眼睛里噙着笑意——还有一点点不易察觉的苦涩。

·“唔,这是送你的礼物。嗯...也是一支钢笔,但是上面刻的是“Y”,光照下的笔杆有紫茵茵的感觉......”我捧出了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躺着一支几近墨色的钢笔。“啊......如果要起一个名字和iridescent对应的话,那这支就叫addictive吧......”

·许墨接过盒子,端详了一会,不语。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不喜欢这份礼物。半晌后,他小心将盒子收了起来,笑着对我说:“嗯,我喜欢。”

·“那今天的寿星来许个愿望吧!”我跳到了许墨的面前,将自己比划成《阿拉丁神灯》里胖灯神的模样,“嗯,既然这位小伙子深得我心,我就实现他的所有愿望好了!”

·许墨扑哧的笑了出来,“那,还是许跟去年一样的愿望吧。”

·“本灯神帮你实现愿望!”我装模作样地捋了捋胡子。或许到了明年的时候,像现在这样长期分离的局面就不会再出现了吧。

·许完愿,我又重新坐回了他的身边。今晚残缺的月亮旁有两颗明亮的星星,点缀了浩瀚的夜空。

·“你喜欢今天的剧吗?”许墨突然问我。

·我思考了一会。“总的来说还是喜欢的。”

·“总的来说?”许墨看向我,细长的手指撩去我额前落下的碎发。

·“他们的爱情很伟大,虽然受到现实阻挠,但至少死后灵魂也永远成为了伴侣。”

·“你喜欢这个结局吗?”许墨将我揽到他的怀里,不知是在看静默的灯火,还是在看街边的梧桐。

·“或许吧,至少这样他们的爱情就没有人去约束了。”我低头玩着许墨的手指,“但那是用死亡换来的结果,代价......有些沉重了。”

·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动了一下。

·“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了,但我们的,还有机会改写。”

·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们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像两个温存的孤独旅人,相互依靠着。

·秋风刮过我的脸庞,虽然寒冷,但身旁却已不再是空空如也的寂寞。许墨告诉我他很快又要离开了。但我愿意去相信,相信我们的结局还能够被我们改写。

·一片枫叶落到了我的手背上,痒痒的。

·我们一定能有机会去看世界上最美的红叶。



*因为当时是生日贺文,所以这一篇的背景是11.15~

*这一篇参加了许墨生贺组的本子。生贺组的人都超级棒!我要夸他们!

*表白许墨💜




35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97)
尔心
赞 (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