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3-13 11:06:293484 字17 条评论

【狗崽】烤红薯才是最大的功臣


  冬天的太阳落山很早,学校放学的时候学生们正踩着落日的余晖冲出校门,原本安静的马路上瞬间热闹起来,街道两旁懒洋洋的摊主们都打起精神来,糖炒栗子和烤红薯的香气霸道地占据了空气中的每一个粒子,卖冰糖葫芦的小贩不慌不忙地吆喝两声,一群小姑娘就呼啦啦围了上去。

  放学后的街道上犹如鸟雀出笼般热闹。

  只有校门对面一小片地方像是被凭空罩了个玻璃罩子似的和热闹的人群隔开,摊贩和学生都绕着走,目光都闪躲着不敢落过去。

  于是背着书包迈出校门后被‘玻璃罩子’里领头的男生拎小鸡仔似的拎过去的妖狐就格外显眼了,尤其是他还长得白白嫩嫩,顶着一小撮呆毛,衣服干净整齐,满脸的单纯无辜,在人群中也是抓人眼球的小白包子,看着他被拎走的所有人都露出心疼的眼神,却没人敢站出来阻拦。

  抓人的那个男生叫大天狗,别看长得白净俊俏的样子,他可是镇上出名的恶势力,生起气来六亲不认,打架也十分生猛不要命,宁可自损八百也要伤敌一千,看人时眼里直冒凶光。大人都不敢惹这个刺头,更别说一群稚嫩的学生了。

  挨得近的几个买糖葫芦的小姑娘怯怯地挤成一团,担忧地看向白嫩少年,生怕他被小煞星一拳打出包子馅儿。

  被担忧目光包围的主人却没什么自觉,他皱皱疏淡的眉头,一手牢牢拽住书包背带试图挣脱拎着他的人,“你干嘛呀?”

  声音绵的像雪,那一点点不高兴听在人耳朵里就像是在撒娇。

  传言中一拳就能把人打昏在地的大天狗正小心拎住他书包顶端的手提绳,大力怕伤着他,小力怕被他挣开,为难地寻求着平衡,闻言开口道:“帮你拎书包啊。重不重?快给我拎着,你们这一天天的留多少作业啊,老这么背书都给你压得不长个儿了。”

  大天狗足足比妖狐高出一头半,这话一出口妖狐瞬间不挣扎了,犹犹豫豫地松了手,黑葡萄似的眼珠不安地转了两圈,装作不经意地说:“我才背两天,不会不长的。”

  终于把人书包弄到手的大天狗满意了,痛快点头道:“对,两天不碍事的,以后都哥给你背啊。”

  妖狐听了这话一张包子脸皱出了包子褶儿,退后一步和凑上来的大天狗拉开距离,“不行,你、你别,你别老跟着我。”

  他也不知道犯了哪位太岁,刚和爷爷奶奶搬回镇上住就碰上一群人打架,被波及到了医院去,罪魁祸首大天狗跟前跟后赔礼道歉,出了院都甩不掉,简直比狗屁膏药还要烦人!

  针对妖狐的话,大天狗拿出那副说了百八十遍的借口:“那不行,我得对你负责呢。”

  妖狐涨红了一张脸,感觉自己的包子皮都要炸开了,“我没事了!我好全了!”

  大天狗弯下腰把一张俊脸怼到妖狐面前,眼眸漆黑神色郑重,面无表情的样子唬得妖狐一怔,转瞬又勾起一边唇角笑得痞气:“你当初自己说的,要我对你负责。那没问题啊,我大天狗是最负责的人了,非得负责你一辈子不可。”

  流氓!!恶霸!!碰瓷!!神经病!!

  妖狐内心疯狂嘶吼,面上却抿紧了嘴唇憋不出半个字来,简直想穿回去把当初天真单纯只想报销医药费的自己掐醒。

  眼见妖狐的眼圈都要红了,大天狗怕给他欺负哭了,忙直起身把他的脑袋压进怀里一通猛揉,“哥负责不好吗?你找个保姆都不一定有哥面面俱到呢。”

  嘀咕完他松开妖狐,一手揽着妖狐的肩一手背着背着妖狐的书包,没去管围观人群震惊惶恐的目光,指点江山一般把几个小吃铺子点了一遍:“烤红薯炒栗子冰糖葫芦糖雪球关东煮烤冷面烤鱿鱼……想吃什么?”

  妖狐咬碎一口小白牙,恶狠狠道:“全部都要!”

  吃不穷你!

  最后撑了个肚儿圆的妖狐也没能把买下的东西都吃完,全便宜了大天狗,还生生被大天狗拽着绕小区走了好几圈,消了食才松手让他回家。

  

  晚上妖狐开着台灯写作业,突然听见窗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细细的声音一叠声喊他小名:“崽崽崽崽崽崽崽崽……”,比猫叫春还扰人清净。

  妖狐摔了笔怒瞪窗帘,突然想起来自己家可是三楼,这不要命的猫怎么还来爬他家窗户啊!

  妖狐绕过书桌拉开窗帘,果然看见大天狗悬在窗外,还冲他笑着挥手,吓得妖狐立刻开了窗子扶住他的胳膊,压低声音吼他:“你别乱动啊!”

  冷风一下吹干净了他在暖气屋里熏出的热气,妖狐错开手去拉大天狗,触手冰凉,也不知在外面冻了多久,像个移动的人形大冰块。

  “你有病吗大半夜的这么冷你爬什么窗户啊你是不是疯了!!”妖狐气得丢掉了标点符号,一边把人拽到暖气边上一边不停顿地臭骂一顿。

  被拉的人也不挣扎,被暖气烤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没有凉了,遂得寸进尺地往暖乎乎的妖狐身上凑,装出一副虚弱欲倒的样子:“冷啊,冷死了,我要生病了崽崽,你摸摸我额头是不是烫了?”

  嘴上说着让妖狐摸摸他的额头,两只微凉的手却牢牢抓着热源不放,妖狐又被他的重量压制着,只能微微侧头用下巴碰了碰大天狗的额头,干燥的唇瓣蹭过大天狗的发际线,于是愈发被紧紧缠住了。

  压根没能发现某人的小心思的妖狐认真感受了一下,松开眉头安心道:“不烫的,我冲杯感冒冲剂给你喝就没事了。”

  然后毫不留情的把从小冰坨子变成自发热狗皮膏药的大天狗扒了下去,去客厅给他冲药喝。

  等妖狐端着一杯感冒冲剂回来,大天狗已经钻进了他的被窝,正围着被子盘腿坐在他床头凑到桌前看他的作业本。

  妖狐:“……”

  妖狐想用力把一杯感冒冲剂泼到大天狗脸上淹死他!

  “你!你给我出来!”

  大天狗裹紧被子飞速后退到墙根,脚丫子都收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个摇成拨浪鼓的脑袋:“不出去,我冷。好崽崽,让我裹一会儿呗。”

  你刚刚都快在暖气旁边烤着了你还说冷?!!

  妖狐被他的厚脸皮惊得张口结舌,都忘了要和他生气,走上前捏住他的脸左右细细查看:“你到底有几层脸皮?”

  大天狗任他揉搓,眯眼撅唇给了他一个飞吻:“你咬一口看看?”

  “……”

  妖狐红着脸扔开他,坐会书桌前。

  护眼的暖色灯光下,摊开的作业本上堆着山楂糖糙米球酸话梅,还有一小颗仍然冒着热气的烤红薯。

  大天狗从床里侧爬了过来,手托着脸趴在他书桌边上,长臂伸过来拨楞了一下红艳艳的山楂糖,指尖被灯光和糖球染成好看的橘色。

  “校门口小卖部的爷爷准备关店了,你不是最爱吃他家的这些?”

  “我帮他收拾店,他就把剩下的都给我了,先给你这么多,你别一下全吃光了要坏肚子的。”

  “这是最后一颗烤红薯了,你晚上容易饿,也不能多吃,这么大点儿刚刚好填肚子,还热呢,吃完再写作业吧。”

  大天狗絮絮叨叨地交代完,就听见妖狐吸了吸鼻子,带着微微的鼻音喊他:“大天狗……”

  大天狗微笑着看他,目露期待。

  “你回来上课吧。”

  “……”

  大天狗的表情崩了,有些不敢置信道:“我……我冒着冷风深夜爬墙给你送好吃的你不表示一下感动,你就和我说这个?连个亲亲都不给的吗??”

  这语气太过悲愤,搞得妖狐都要以为自己是什么负心薄情汉了。

  “你小点声儿,吵着我爷爷奶奶!”妖狐拍了一下大天狗还没收回去的手,侧耳听了一下门外的动静,见外头没声音才松一口气,转身怒视大天狗:“不要说的好像我们约定过什么一样!我没亲过你也不可能会亲你的!”

  “话不要说得这么绝对嘛宝贝儿~”

  “不许这么叫我!”

  眼见妖狐要炸毛,大天狗妥协地伸手在嘴前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不说话了。

  妖狐剥开烤红薯,慢吞吞地塞了一口香甜的薯肉,充分汲取了力量,才直视大天狗再次严肃提出了自己刚刚说的话:“你回来上学吧。”

  大天狗第一次避开他的目光,妖狐也不介意,一边剥红薯皮一边说:“如果,如果你是因为叔叔阿姨的车祸拒绝上学,那你就是天字一号大笨蛋。”

  “他们是为了给我赚学费才会出车祸。”大天狗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只是不平静的声音泄露了他的情绪。

  “那你就更不该不上学,他们为了能让你上学那么拼命,你现在这样,叔叔阿姨不可能会开心的。”红薯皮被纠结的手指捏成黏糊糊的一坨,妖狐觉得刚刚那口香甜的红薯肉带来的力量已经消失了,可是他不想再吃第二口了。

  他放下红薯,想伸手去拉大天狗的手,看了看自己满手的狼藉又放弃了,只是看着他说:“叔叔阿姨想你上学,他们永远不会怪你,你也不能怪你自己。”

  大天狗从小就是个叛逆的孩子,打小跟爷爷奶奶住在镇上没少惹是生非,念书也是半瓶子不满。他的父母在外务工供他读书生活,却出车祸死在讨薪的路上。丧事办完之后大天狗就不再去学校了,变得愈发顽劣暴戾,有谁敢在他面前提一句父母和学校都要挨上一拳头,家里两位老人也和他说不上话。

  只有重新返回镇上念书的妖狐能敲碎他心上的坚冰。

  儿时的妖狐是他在这个灰扑扑小镇上唯一想要守护的公主,现在的妖狐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想拥抱的小王子。

  尤其是此时他的小王子又细声细气地加上了一句:“我也想和你一起念书。”

  大天狗松开被子床,脚落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一把抱住了有些惊慌的妖狐,就像抱住漆黑夜里唯一的星或是深海贝壳里圆润的大珍珠,“那你嫁给我吧!”

  “……你神经病啊!”

  妖狐气得锤了他一拳,然后手臂慢慢伸展,环住了大天狗的腰。

  暖黄灯光下被剥光了的红薯的热气渐渐散尽,甜香的味道却浓郁起来。


1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