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3-13 10:02:375045 字43 条评论

《追光者》雷卡

“卡米尔,对于你来说,雷王城算什么?”

“……一座监狱。”


帽檐压低了遮挡视野,围巾缠绕脖颈重重叠叠也覆盖了大半面容,他坐在高处看着这破碎的流浪之地,双目慢慢的合上再度睁开对这一切都毫无兴趣可言,糟糕透顶了的世界他也没有什么好留念,或许死去会更好一点,但驱使着他活下来的不仅仅的是本能,还有强烈的追随欲望。

数十天前他遇到了雷王城里的皇族,大名鼎鼎的雷三皇子,对方唇角附着些许感兴趣的笑意,上下将他一打量却并未出言侮辱他,只是慢腾腾的经过他的身侧,原以为是离开却又回头来,蹲在他面前要他带着他在厄流区走一遭。卡米尔对这种要求本不闻不问,奈何对方仗着自己比他年长些许厉害许多,三两下把他抓在怀里还要笑他滑得像鱼一样,再长两年就抓不住了。

那时候的卡米尔浑身都是警惕,却也别扭,自己身上脏的不行,雷狮身上却是干净昂贵的衣服,就这样贴着胳膊扣着也不怕味大。

“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不想迷路而已,得趁着被人发现之前玩一圈回去。”

他眼里明晃晃的都是笑意,对别人而言这里是生与死的交界线,对他而言却像个游乐场。

“……没必要是我。”

“你讨我喜欢。”

卡米尔为此沉默了很久,他一直是不讨人喜欢的那一波,现如今被人随便就踢进了讨喜一类,抿着唇沉默了半晌还是起来带路。厄流区没有什么好玩的,无非就是混乱不堪与漂浮的垃圾,毫无秩序可言的地带,雷狮跟着他漫无目的的行走却舒心的不得了。对方认识他是一定的,他曾经被母亲带到雷王城门口,哀求让自己进去,可是被像猴子一样参观了之后他依旧被丢进了厄流区,而那个母亲,已经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雷狮并不担心谁与谁的生死存亡,他甚至不关心厄流区每一天死掉多少人,有多少人在这里哀嚎,他只是踩在这地狱的最高点俯瞰整个厄流区,抬着下颔压低眉眼露出些许畅快又不屑的神情来,仿佛天生的没有慈悲心肠。

“这地方实在是太小了……虽说比雷王星大一点,但是也太小了。”

“你叫卡米尔是吧?有没有兴趣,和我一块干。”

雷狮的邀请太过突然,卡米尔视线顿时一收兴致缺缺的斜开,他清楚这些皇家贵族一时兴起的能耐,自己也的确没有兴趣和他们搅在一块,谁都一样。雷狮却对着他笑了笑,,电弧从他耳廓边上一闪而过,他蓦然瞪大双目下意识摆出抵御的姿态,却浑身僵硬。雷狮的手掌心在不断的跃动着雷电,电光将雷狮的下半张脸都打出了光影来。

“卡米尔,你真的心甘情愿留在这种地方?”

“我不信。”

“你眼里有那些人没有的东西,为什么你要拒绝我?……不过,也为时尚早,有的是时间让你好好考虑。”

“这可不是用来威胁你的。”雷狮笑得意味深长:“你懂我的意思,卡米尔。”

那代表着实力与权威。

卡米尔很清楚面前的雷三皇子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威名在雷王城乃至于普通城区,以至于厄流区都一清二楚。他是所有人心里的白月光,拼了老命的有人愿意推他上王位,称他为所有孩子里最有潜能最有王者风范,也最像王的那一个。

原本他并不在意甚至漠然以对,这些皇族的的流言蜚语持以无视态度,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麻木的从垃圾堆里搜刮出居民区倾斜而下的垃圾里有没有能够果腹的东西,又何必去在乎生存以外的东西。但是他看着电流看着雷狮忽然而然从心底上涌起些许微小的希望,像求生者最后在水里挤压肺部拼了命的吐出小水泡,那份摇曳的光亮危险的足够致命,谁又能说他不是指引某个人的灯塔?

雷狮走的时候只回头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自己利索的从底下爬上去,撑着手跳过了阻隔的围墙,守卫兵一句话也没敢说只是紧紧盯着卡米尔,而他没想进去,转身走了。或许只是一个小插曲,但是卡米尔不可否认自己心底那些,从前不可能出现的,胡乱来的期盼。以理性的角度来分析,雷狮是皇子,他不像皇族阴险狡诈,反而是以过度直率而出名,从刚才的情况看来脑子非常有只是不想给人面子,或者是有意而为之的让人下不来台,非常的……自我的人。

他能够带来什么?又想要做什么。

绝非王位,谁都清楚他想要王位是轻而易举,那么,他向往自由吗?

卡米尔抬头看去,这一片无可救药的十八层地狱,他慢慢的一步步走远,怀里还揣着雷狮留下的一小包饼干。对方说没带什么礼物,就把零食留下了,那饼干上撒着细细碎碎的,透明又亮晶晶的东西,隔着透明包装袋都能嗅到一种香味。是很久很久以前他似乎尝过的,那种称为甜的滋味。

现在还要思考的是,对方为什么对自己有兴趣,因为自己是可以利用的?身份可以让一个人的存在变得既毫无用处,又颇有用途。卡米尔的脑子里一团乱,他回到自己暂时的窝点里蜷缩成一团,平静的度过了这些日子。

他是清醒且理智的,雷狮的存在却像是心魔,不断摧毁着他的理智,他本应该拒绝,心底却熊熊燃烧起接受的渴望,那点星火已经燎原。

像是生命里唯一的例外。

冷风吹拂的卡米尔面部已经不剩些许温度,身后传来脚步声时他敏锐的回首,看到的却是雷狮,大跨步的走向卡米尔,迎风而动围巾猎猎作响:“卡米尔,你在这里,让我好找。”

“……三皇子殿下。”

“怎么叫的这么生疏?”雷狮挑起眉头,对着卡米尔伸出手:“别管那么多有的没的,你是我发现的,就是我一个人的,叫我一声大哥总没错吧?过来,卡米尔,回你的地方去。”

卡米尔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还没等他再犹豫几秒钟,雷狮就已经一把扣住他的手掌带着他开始奔跑,卡米尔会在下一个路口即将到达时提醒一下左或则右,即便不知道方向雷狮也冲的义无反顾,反应速度也很快,把整个背后都暴露在他眼前,像是毫无防备的信任一样。

卡米尔犹豫几秒,没有再想下去。

他的暂居地十分隐蔽,雷狮推开门进去,没有所谓的坐下来。他嫌弃雷王城太小,卡米尔还以为自己这里这种还不够雷狮站起来高的地方会更加被嫌弃,哪里知道雷狮毫无反应。

“上次的饼干吃了吗?”

雷狮说着就从怀里往外掏东西:“我问皇姐你这个年纪的爱吃什么,左右不过是甜的,我就抢了一点出来,你看看喜不喜欢?”

“您没有必要……”

“我不是说了吗,你讨我喜欢。”

不是讨人喜欢,而是讨他的喜欢。

卡米尔回忆起那几块饼干的味道,是有些咸的干涩,但是脆脆的很快就融化在了舌尖,表面覆盖着的甜味让唾液迅速增生,味蕾获得了满足不断的释放着渴望,他慢慢的品尝完整包的饼干后突然有一点红了眼眶。就像现在他看着雷狮掏出那个盒子,压的有些扁塌,打开之后出现了很多东西,圆形的上面趴着透明颗粒带着甜味与温暖的面包,被压的有些可笑的非常好看的奶油面包,以及很多黑色的块状东西。


这一瞬间扑面而来的是甜味与温暖的味道,卡米尔原本想说的话通通都噎在喉咙里,鼻尖泛起许久不曾有过的酸涩,他清楚自己的情绪正在被雷狮掌控。

“您真的没有必要,用这些东西,想要我帮您做什么,直接开口我也不能拒绝您。”

“你在开玩笑吗?卡米尔?”

雷狮放下盒子,这地方很小,小到即便卡米尔努力和他挪开了距离却也是这么近,触手可及的程度,雷狮的手指就触碰上他冰凉的面颊:“你不是那些人,我懒得对他们好,卡米尔,你要清楚,你是我看上的人,我想给你就是要给你不讲究理由。你是在害怕?放心,我说过了会给你时间考虑就是会给你时间,这些也不是故意讨好你的手段,我第一次要和弟弟聊天,可是和皇姐讨论了很久呢。”

“怎么样?你喜欢吗?”

“……你哭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喂……”

卡米尔不说话,咬着下唇一声不吭,眼里却往外掉着泪水,掉的雷狮破天荒的开始心虚自己是不是做错事说错话了,他弟弟哭起来怎么还是这么好看啊,一点也不像那些小屁孩子嚎啕大哭,丑死了,只是还是有点心疼?真是的,没想到也会有这种情绪出现……

“没事的。”他的声音有点低哑,用袖子狠狠地擦了擦眼睛:“我没有事……大哥。”

雷狮一瞬间满足的把卡米尔肩膀揽住了:“这才对嘛,来,你看这个圆圆的是甜甜圈,这个有奶油的是蛋糕,这些是巧克力……”

卡米尔乖乖的靠在他身上,听他说着,这个住所里头一次有了温度。

他和雷狮开始不断的碰面,雷狮的那些想法他也在不断的了解、清楚,也做好了为雷狮做事的准备,他清楚只要雷狮一声令下他或许能够将自己性命奉上。所以当那群海盗来找他时卡米尔毫不犹豫选择了逃跑,不交流不面对,迅速的在自己熟悉的地盘里疯狂却有计划的逃窜。找他还能为了什么?除了有关于雷王城,不会有第二种选择。

一次,两次,三次,他们仿佛铁了心要抓住卡米尔,但是卡米尔每次都能够逃脱,代价就是面颊上的伤口和受伤的腿,这让他的逃跑速度变得缓慢,最终免不了被两面夹击三个人一起上,狠狠摁在地面上。他不擅长战斗,太弱小了……这样的他真的能帮到雷狮吗?身体上的疼痛并没有让卡米尔的思维凝滞,因为雷狮他不会说出任何有关于雷王城的情报。卡米尔没有想过会有谁来救自己,狠狠一口呸在对方脸上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却还是情不自禁的在闭上眼的那一刻,脑子里出现雷狮的影子,果然……这一刻他还是想要看见雷狮。

没有预想的疼痛,反而是对方倒下了,一抬头便可以看见雷狮站在那里,卡米尔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亲近的称呼,又很快的改口,他并不清楚这样狼狈的自己是不是还被雷狮所需要,但是雷狮却笑的意味不明。

“我可没让你这么称呼过我。”

“卡米尔,和我走吧,我们离开这个地方。”

像那一次一样,雷狮伸出了手,卡米尔下意识的伸出手却还是犹豫了一瞬间,他犹豫的是雷狮话里的意思,雷狮要走,就自然是离开雷王星,仅仅那么一瞬间卡米尔就紧握住了雷狮的手,那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追随雷狮,为了雷狮奉献出自己的所有。

“是,大哥。”

在雷狮计划性的覆灭羚角海盗团时卡米尔也在迫使自己变得更强大,更有资格站在他的身侧,虽然有些担心也并不赞同危险人物来威胁到雷狮的安危,但是雷狮本人却毫不在意并称之为这才有趣。卡米尔也只能够暗自下定决心,他的目标是帮雷狮实现任何想要做到的,如果这个海盗团是现在雷狮想要的,那么他也只会接受,并且帮助雷狮掌控这个海盗团。

于是他一言不发,站在那里凝视着二人,直至佩利说出直接性的威胁时,凶狠的压低了眉头。

他并不畏惧狂犬,冷冷的凝视着佩利的同时心里不断的在思考,如果未来出了事情要怎么解决对方才好,他根骨里带着这种狠与冷,比雷狮藏的深却也并非不存在。

此生只需要站在雷狮身后,并不代表他会放过觊觎雷狮地位的人。

你在凝视雷狮时卡米尔一定在凝视着你,反之亦然。

卡米尔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和雷狮认识了多久,就像他记不清楚事态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

雷狮的手指磨蹭过他的唇瓣,而后低下头吻了他,卡米尔有那么一瞬间是想后退的,但是他没有这么做,疑惑的看着雷狮而后因为后颈上抚摸的手指而松了齿关,雷狮和他接的第一个吻不明不白的,就这么突然的发生。

“讨厌吗?”

“大哥对我做的任何事情,我都不会讨厌。”

“卡米尔,你还是不明白。”

他清楚自己的脸已经红的不像话,雷狮擅长碾碎他的所有冷静,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不明白他,雷狮的手指就已经从衣服底下钻进来了。

雷狮天生克卡米尔。

他打破了卡米尔的生活,搅乱了他冰冷的心,此时此刻还要让卡米尔的冷静都粉碎,喜欢看到卡米尔错不及防的呜咽模样,还喜欢他眼角挂着泪花的样子,更喜欢卡米尔流露出来的依赖和反射性的攀附动作。

“我早就说过了,你讨我喜欢。”

“现在你应该明白这种喜欢的意思了,卡米尔。”

他们之间那点亲情彻底变质。

雷狮的占有欲是强盛的,卡米尔长袖长裤底下的身体常是牙印遍布,连脖颈都选择遮挡的严严实实,而卡米尔不会这么做,他的占有欲肆虐起来无法无天,只咬一口,那就是在雷狮的脖颈上,目光只追随着雷狮,只为了雷狮而行动,仿佛只是为了雷狮而存在,活下去。

时隔很久卡米尔还是能够想起来,初次见面时雷狮掌心跳跃的电弧。

他喜欢看着雷狮的闪电落下,喜欢看着雷狮的背影,只需要看着就能够明白和清楚这一切是他所想要的,也曾在午夜梦回时想起当初相遇时惊鸿一瞥。

雷狮从高墙上一跃而下,衣角猎猎而响。

他跳进了卡米尔的世界里,将杂乱无章的黑暗都点亮,将那一切冰冷的,灰色的,全都涂抹上色彩,是舌尖能够品尝到的甜味,也是鼻腔里能够嗅到的温暖,由始至终存在记忆的伸出里,那种感动这辈子也难以忘记。

所以有少数的时候是卡米尔掌握主动权,雷狮只需要躺着,看他自己骑上去而后动起来就行了。卡米尔的脾气倔强,他也说不清为什么,第一眼或许只是觉得这眼睛好看,后来大概是喜欢这个脾气,到后来大概是发觉了他们根骨里的相似,小狼狗一样的盯着谁对他不好就要咬,不看着点就会真的咬上去,眼睛越发的可爱起来。

所以他尤其喜欢卡米尔哭出来,他只允许卡米尔在这个时候哭,哭给他一个人看,轻轻的因为他而近极限。


“那么你觉得你自己又是什么人?”

“追光者。”

“有趣,理由呢。”

“我只追随您的脚步,只看着您的背影,只追逐您的光芒。……您是我唯一的,仅剩的爱人。”

4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