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3-10 15:22:383784 字50 条评论

谷戚:【青灯游】

emmm……再放一篇存稿……以此来抵我还没更的温启的【渡春风】……话说我想让叔父喝酒以此来搞事情啊……🌚🌝



  小谷子很小,什么也不懂。


  他只知道,爹对自己很好。


  自己从小没有娘亲,经常看到别的小孩跟娘亲一起玩。但是他一点也不觉得委屈,他爹待他是极好的,别人的娘亲能做到的他爹都能。


  别人娘亲能洗衣做饭,他爹也能,别人娘亲能持家,他爹也能,所以他每天都很快乐。


  直到有个道士哥哥告诉他,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爹了。


  他也渐渐有些感觉到爹变了,以前他从不喜欢吹嘘自己和口吐脏字。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爹依旧是爹啊。他依然对自己很好,会保护自己。


  以前爹从来不骂人,可是现在总骂“狗花城!狗日的谢怜!”他知道那个好看的道士哥哥叫谢怜,知道爹骂道士哥哥不对,也劝过爹不要骂人了,但是爹不听他的。


  不过也没关系,他还是很喜欢爹呀


  谷子印象最深的事是,一次他看见爹拿着一条断手在啃,爹还跟他说这个好吃,等他长大了也教他吃,但是谷子觉得这样不好。


  道士哥哥偷偷告诉他,这个吃了会害病,不干净,叫他把这个偷出来。照办了以后爹生了很大的气,很使劲的打他,整个人都不太正常了。


  那是小谷子第一次觉得爹很可怕,当时爹的表情好陌生,好恐怖,宛如一只恶鬼(然而他本来就是鬼)让他觉得好像下一秒就会被杀掉一样。


  谷子当时很伤心的哭呀哭,不知道是疼的还是难过得,最后哭睡了。


  半夜依稀梦见有一团青青的鬼火在自己身上飘,飘过的地方的伤就都不疼了,那青色鬼火的温度特别冷,但是他却无端觉得很温暖,记得那一觉睡得特别安稳。


  其实爹挺疼他的,他看得出来。爹对着道士哥哥和那个盲了一只眼的帅哥哥经常说要吃了自己或者卖掉自己,一副对自己很差的样子。


  但其实爹从来没伤害过自己。


  谷子也很喜欢爹,不管是爹以前,还是现在。


  再后来,爹死掉了。


  谷子永远忘不了爹挡在自己身前护住自己的背影。


  谷子觉得好伤心,难过得心仿佛被撕裂一般。爹和他相处的一幕幕就像走马灯一样在他脑子里放,只叫他痛的仿佛断了肠子。


  道士哥哥见他悲伤欲绝,交给了他一盏装着青色鬼火的灯。


  “谷子……你若是那么不舍得戚……你爹的话,就带着这盏灯吧……但是希望不是很大……毕竟他的骨灰留存不多……”


  花城抱臂插了一句嘴:“还是四大害里最弱的。


  “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了……”


小谷子当时又惊喜又高兴,只要爹还在,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都好。他一定会一直一直等到爹重新变回原样的。


  寒暑冬夏,春去秋来。谷子呆在一间小小的佛院中做着扫地僧。香客不多,谷子耐下性子在这佛院一呆便是二十余载。


  青灯伴古佛,他每日每夜的颂唱着经文。


  诵经声从稚嫩的童音一点一点转为低沉好听的成熟声线。


  岁月静好,他似有所悟。


  这年,谷子飞升了。


  飞升之时他一手持青灯,一手捻佛珠。      


  民间称其,青佛神。


  至于这位年轻的神为何青灯从不离手,没人知晓,只是大家都觉得其中必有渊源。


  上天庭虽不愿收录修佛飞升的谷子,因为大多数都是修道飞升,但是奈何现在上天庭人手奇缺,也就无人挑挑捡捡了。


  但这位青佛神可谓是当代的不作为领导者的典范,挂着神职,人却整日不在上天庭中,有事没事就往鬼界里头跑。


  都说这上天庭乱了乱了,有个整天腻歪在谢怜身边的花城,谢怜一回上天庭他就得跟在屁股后头,二者有事没事互相借法力已经成为了上天庭每日上演的饭后小剧场。


  风信和慕情因为一个并无妻室,一个老婆跑路,上天庭的女仙们闲下来就开始yy他们,弄得他们再也没精力再去说教谢怜和花城,终日自顾不暇。


  到底也没人知道他俩是谣传还是真好上了。


  现在又来了个对鬼界莫名执着的谷子。还有那个流浪儿师青玄,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似乎已经对飞升失去了兴趣。干起来了谢怜以前的老本行——捡垃圾。


  今天的上天庭依旧是很乱呢,嗯。


  又是一年上元佳节,谷子早已了解鬼王花城和太子悦神与上元节的渊源,他绝对不会选择这一天去拜访他俩。


  因为,嗯。这天的谢怜……格外的鬼气缠身……


  他来了民间常去的湖边,这条湖从前他和“爹”一起走过很多次。


  岸上有许多人妇,少女,孩童,她们都默默点上一只灯,心里想着一个人。


  谷子看着只觉得时间过的真是快啊,都等了这么久了。


  看了半晌,只觉无聊。他也买来一盏莲灯,是盏青莲灯。


  不知道是不是一次次半夜转醒时看到这个颜色的鬼火的缘故,明明是冷色调,却让他心中莫名的感到沉稳和安心。


  他修长如玉的双手合十,心中默念着自己苦等二十载的人儿。


  万灯齐升,昏暗的天空和黑黝黝的湖水连成一片,灯光照上去刹那间就点亮了整个夜空,在湖面上落下一个个温暖的投影。


  谷子轻轻睁开了眼。


  起身,抬头却见莲花湖边静静的立着一人。灯光烘在他脸上,只映得那略显苍白的脸如玉般温和好看。


  他有些愣了。那张脸与太子殿下有七分相似,眉宇之间的气质却不甚相同。谢怜眉宇间尽显柔和宽容,此人的眉目虽与他相似,但是有股桀骜不驯和灵动之气。    

 

  最关键的是,谷子从他身上感觉出来一股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午夜梦回总感觉缭绕在身前的气息。


  明明是第一次见,却感觉仿佛已经相处了好几年。


  “你是……”


  “谷子?便宜儿子?”


  谷子感觉自己好像说不出话来,苦等二十余载恍如只过了三天般。


  而戚容此时也一愣一愣的。


  这还是那个刚到他膝盖,脸蛋肥肉一堆,呲牙咧嘴淌着鼻涕水的便宜儿子?


  现在长得也太……好了吧,而且身上仙气缭绕,一看就是有了大机遇。


  他戚容之前一直以有儿子为荣


  现在可能又多了可以跟人炫耀的事。


  他顺手捡的便宜儿子飞升了!所以说,他鬼界最牛b堂堂青灯夜游养出来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差呢!(叉会腰)


  半晌回神。


  “我可不是你亲爹,老子叫戚容,是绝境鬼王青灯夜……”游字还未来得及出口,谷子欺身上前一把抱住了他,抱的有点紧。有如当年花城与谢怜那般。


  淡淡的佛门弟子独有的檀木香包裹住了戚容,味道古典清淡。檀香一如谷子本人般淡雅沉稳。


  不知怎的,戚容觉得这味道自己仿佛闻了很久。


  “我知道”


  “……”


  “我其实当年就隐隐察觉你不是我爹爹了,二十载过去,我心里更跟明镜似的清楚。”


  “那你……”


  “因为我发现,二十年过去我心里还完完整整只装的下一个你,早不是将你看做我爹爹。”


  戚容脑子里有什么轰的一声炸开了。


  记忆里的及膝小孩总是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他。


  他从不是什么心善之人,也没兴趣给人养儿子,那不是纯浪费时间么。


  但是啊,这孩子仰头看他时的表情,真的跟自己小时候看着谢怜时一模一样。他的眼睛那么干净。望着他纯粹清亮的眸,总能叫人平静下来,仿佛世间只剩他眼中的黑白两色。


  起初饶他一命,想要留到他长得大点再吃他。然后,他身边多了个小跟屁虫。


  自己吹什么牛b都能收到这个小跟屁虫的崇拜和追捧。


  累了有人捶腿,饿了有人做饭。自己无论让他做多么困难的事,这便宜儿子都愿意去做。


  当真是个大孝子。


  接受着便宜儿子的伺候,他常常觉得如果自己没有夺舍他老子的身体,可能这便宜儿子不会心甘情愿的伺候他。


  想到这点不知为什么他还有点难受。


  “我有儿子,你们没有。”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不知不觉他就真的对这小鬼产生了某种责任感。以至于后来还真挡在这小鬼身前护他。戚容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谷子手里那装鬼火的灯盏早已是空了。


  戚容从谷子一把抱住他开始就觉得十分不对劲。明明是便宜儿子抱住自个儿爹,他心跳个什么劲。


  那狗花城和狗日的谢怜莫非给这小子吃了什么仙丹不成,怎么当年刚到自己膝盖的小鬼,现今自己需要仰视着看他,那宽阔结实的胸膛和修长有力的手都完完全全的表明,谷子现在是个成年男性了。


  伏在他怀中听他低沉的声音自头顶缓缓落下,谷子暖暖的气息喷洒在他头顶。

 

  痒痒的,但又让人很舒服。


  戚容只觉自己越来越不对劲。闻着那淡淡的檀香,脸上越来越火烧似的热,现在肯定发红了。


  他抬头看一眼抱住他的谷子,上下滚动的喉结和光洁如玉的下巴只叫他一阵恍惚,与记忆中那个及膝小孩对不上号。


  这小鬼现在还长得挺好看的。


  胡思乱想之际,那张俊逸好看的脸在他眼前猛然放大,灼热的呼吸洒在他的脸上。


  “一直盯着我的脸瞧,可还满意?”


  戚容呆愣许久。都没反应过来是在唤他。


  “你你…唔!”


  猝不及防的,戚容微凉的唇齿覆上了某个热热软软的东西。


  一个吻实实落落的印了上去。


  细碎的,轻柔的,密密麻麻的吻落下


  几年前的及膝小鬼和眼前的俊朗男子仿佛重合了起来。


  灯光依旧不断,千灯观太子殿今年也是三千盏明灯。


  灯火阑珊处,那气宇轩昂的男子紧紧拥住青衣男子,低头认真的吻着怀中人。


  戚容只觉胸腔里似是有百八十条恶犬在横冲直撞,一颗心快要从嗓子眼里飞出来。


  他触及到谷子炽热的皮肤的地方,原本冰冷的体温变得有些灼热,都仿佛火烧起来一般,热热麻麻地。


  戚容起初推了推谷子,发现自己推不动这便宜儿子了。


  恼怒之余又有些羞愤。


  白皙瘦削的脸上多了一丝绯红。


  他睁开眼,发现谷子正半眯着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狭长的眼中倒映着自己身后波光粼粼的湖面,而自己则在千万盏莲灯的衬托中,原原本本的倒映在他的眼睛里。


  他又紧紧的闭上眼。


  不知是羞的还是怎么回事。


  也难为这小鬼,等了自己这么些日子。


  “你……你修佛道也敢破戒!”



  “为你,就算破戒又何妨?”


  “心心念念你二十载,我心中没有空位让给佛。想想这样都能飞升,也是笑人。”

       

  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夜鸟在树梢上歪着头,看着湖面中明晃晃的月影旁


  一对重叠在一起的人影,现在已经密不可分了。


  寒来暑往二十载,今夕上元结连理

5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898)
川雪若暮
赞 (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