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3-02 00:14:201993 字33 条评论

【包柔】可以不可以

兽化pa的两个段子。没营养没内容

01

作为曾被组织照顾过的前兽化孤儿现社会适格者理应回馈组织,唐柔能够理解。只是身为猫系兽化病人,却被塞了只犬系病人,并收到教导他社会行为的请求,唐柔不由得略感困惑地歪了头。

“他很亲人的。”志愿者答非所问,将怀抱里的幼犬一样软乎乎的小孩交到她手上,压低帽檐算作致意,匆匆离开了。

唐柔盯着怀里的幼犬,对方也打量着她。“亲人”的评价是真的,小孩从志愿者手上到她手上毫无阻滞,甚至在睁着闪闪发亮的大眼睛盯了她好一会儿后,伸出毛绒绒的手爪,攀着她的胸口衣服一点点把自己抻直了,而后两臂一张,抱住了她的脖子:“汪!”

 

唐柔本以为不会有教育小孩这样麻烦的事。送过来的包荣兴相关资料上明明白白写着仅小自己两岁的年纪,也提到了他在遭遇兽化前已具备一定的行为能力。唐柔估摸着自己要做的也无非是帮助他回归社会,却在第二天下班后,对着满屋狼藉绝望地发现,她必须得从头开始调教他。

包荣兴两手恢复了人类手掌的样子,紧紧攥着书本边缘,举到她面前。

唐柔摇摇头:“不可以。”

包荣兴趴上茶几,兴致勃勃地拿手指戳了马克杯几下,将它推动一段距离后,才想起什么似的,扭头看唐柔。

“不可以。”

他格外地亲人,唐柔一离开他的视线,回来时总会被他一个冲刺紧紧抱住。如此每日上演三四次后,包荣兴却又突然矜持起来,看见她时先是大张双手,蹿出两步后又突地止步,眼睛闪闪期许地看住她。

“……可以。”

包荣兴欢呼一声,冲上来抱住了她。

 

-长大后就不可爱了-

包荣兴两手揽住她的腰,一脚跪在她腿间,另一脚贴着她的小腿下滑,而后轻轻笑着,上身带着体重压过去。唐柔陷在床铺里,两手扶在他胸口上,默默别过了脑袋,说不清是抗拒还是邀请的姿态。包荣兴喉间滚出笑声,手上用力,两人的腰贴得更近,唐柔的脖颈线条却也更加明显,诱着包荣兴凑近,在唐柔几能感受到他气息的距离上,停住。两人僵持数秒,唐柔下意识地将眼睛埋在散落的发丝里,随后晃开它,注视着包荣兴的眼睛说:“……可以。”

他高兴地晃动尾巴,绒毛拂过唐柔的脚踝。


02

包荣兴到唐柔家一个礼拜后,兽化症状有所好转,整只犬长大了些,从唐柔眼中晃着尾巴的幼儿,长成了晃着尾巴还会亲人的学龄前儿童。

他对旁人本就没多少戒心,饲养一周后便彻底成了死忠。对唐柔回家的动静分外敏感,听见开门声能从阳台两秒钟蹦到门口,运用着尚不熟练的直立行走技能,两手高举着拉动她的衣摆。

唐柔蹲身预备一个例行公事的顺毛揉搓,包荣兴两手顺势搭上她的肩膀,兴奋地舔上了她的嘴角。

“……!”唐柔反应迅速,手掌抵着他的脸把人推开,本意是“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没成想待人亲热的狗狗根本不挑食,握住她的手一通啃。

唐柔患病后接受的都是顶级的治疗方案,未曾有过失控的兽化表现,加上她的猫系病毒大约也是离群索居偏好的,不能理解这类动物式的表达亲热的方法。她一面推开包荣兴,一面艰难地单手百度,总算接触到了“狗舔你,是因为他喜欢你”的养狗小贴士。

“唔,总不能抑制他的天性……”唐柔想。

包荣兴热烈地对待压制自己的手掌,跟着她原地转圈,不时地想要突破屏障去碰到唐柔的脸,都被她反应迅速地阻拦了。

对于她的这份生疏冷淡对待,幼小的狗仔似乎毫无芥蒂,进一步地亮出脆弱的肚皮以示友好。若唐柔一时不便陪他玩耍,他就自己翻回来,拿着毛茸茸的脑袋往她的掌下磨蹭,背对着她,尾巴一甩一甩地打着她的家居服裤脚。

他似乎对她非常喜爱信任。

——长大后。

唐柔后悔过没有从小教育纠正这只狗仔野兽化的表达亲昵的方式,如今长大了,思考模式定了型,包荣兴一有什么开心事就要过来舔她。

猫猫唐柔双手双脚都踏在他的胸口,极力地拉长四肢拓宽两人之间的距离。

“小唐——”包荣兴无辜脸抱着她,好似他将她压向床铺的行为是极其正当的一样。他依旧是啪嗒啪嗒甩着尾巴,毛绒绒的一条天然逗猫棒,连带着他说出的话都像是哄骗家猫的:“你不喜欢我吗?为什么不让我亲近啊?”

“……没有。”

“啊?”

“我没有不喜欢你。”见对方露出感动的神情又要失控地扑过来,她忙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这和同意你的行为是两码事。”

他的眼珠子明显至极地转了两圈,脑门上亮出小灯泡,作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可是狗狗表达喜欢就是要舔人,你不能阻止我宣泄天性。”

他可能是唐柔见过放弃人类身份最为干脆的兽化病人:“……你也不要放弃做人啊。”

他又想了想:“人类表达喜爱的时候也会舔人的!”

“……这是两码子事。”

“是共通的!”他抓住一个论点,兴奋得像拿到了搜查令的警犬。

“……总之不行。”

见唐柔态度坚决,僵持数分钟不下后,他耷拉了耳朵,无奈放弃:“呜……”

他的弃犬模样演技是真的好,唐柔险些就心软了。

幸好没有。包荣兴放开她的腰后仍旧不死心,握住她的手问:“脸不行的话,手可以吗?”

唐柔的双手不知布了他多少的牙印,闻言自然地便答:“可以啊。”等他张口含住自己的手指,舔舐吞吐的做派可疑,猫猫耳朵伴着鸡皮疙瘩竖起,警铃陡然炸在脑袋里。

——她好像,养出了一只十分狡猾的狗子。

3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