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27 20:55:192056 字3 条评论

裘杰 虚幻

来自连载 执笔者

·裘克视角 我又双叒叕咕了quq 私设有,含有一点内测设定


    我看到他了。


    他站在大厅的中央,脸上带着那一副苍白可笑的面具。他还是那样,用那种温柔到恶心的语气对那群小老鼠说话。


    我讨厌他。


    开始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一个有着特殊癖好的变态伪绅士整天摆着一副假笑假装矜持,要不是那一天遇到他杀人我都要被骗过去了。


    那一天,由于瓦尔蕾塔请假,我和伪绅士被莫名其妙分配到了一起。那时候他刚刚来到庄园。我记得自己和庄园主已经说过了很多次,不要把我和新人安排在一个场次联合狩猎,我不想被一个无用的新人拖我的后腿。


    他看到我了,对着我笑了笑,随手拿起桌上的红茶轻抿了一口,说:“前辈您好,我叫杰克,接下来还请多多指教。”


    是个上等人。


    我最讨厌的。


    我没有回应他,只是仔细的看了他几眼。


    长得倒是挺标志的,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他的脸部轮廓并不是纯种欧洲人的那种棱角分明,是那种柔和的曲线感。黑色的长发披在脑后,额前几缕卷曲的碎发遮住了一部分暗红色的眼睛。皮肤苍白的有些病态,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你是混血?”


    他戴手套的动作微微一滞,随即笑着对我说:“如您所见。我的母亲是英国人,我的父亲....是亚洲人,我继承了一部分我父亲的基因。”话落,他抿了抿嘴,显然不想提起这件事情,但他还是勉强笑了一下,戴上了面具。


    我不喜欢他这种的笑容。


    真难看。







    进入游戏场地了。


    这里是湖景村。残破的废墟林立在海边,海水冲刷着岸边淡淡的血迹。我还记得,就在不久之前,我在这里杀死了一个小老鼠。碎肉还没有完全被清理掉,零零散散的堆在木箱旁。


    我听到脚步声了。


    有两只猎物正在向我靠近。


    我扛起电锯,朝脚步响起的方位走去。


    果不其然,一个矮个子的小兜帽和一个戴眼镜的“上等人”先生警惕的走在废墟间。那位上等人先生看到我了,显然那个小兜帽也是。他突然把小兜帽往我这里猛的一推,朝反方向逃走了。


    小兜帽一个踉跄,往前走了几步才稳住身体。他好像习惯了这种待遇,从容不迫的从腰间取下军刀横在身前。


    “又是你啊,疯子先生。”


    他并不好对付,但是那个上等人先生比他好收拾的多。我无视了他,从他身边绕过。可那个小兜帽毫不犹豫的把军刀往我的手臂上捅,我勉强躲开,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小老鼠,打消了刚刚的念头。算了,那个上等人先生差劲的很,杰克应该可以对付。


    果然,那个上等人先生没多久就碰到了杰克。雾气突然变得浓郁起来,空气中好像混着一丝血腥的气息。


    杰克迟迟没有把上等人先生挂到绞刑架上。


    身边的小兜帽已经伤痕累累了,靠在木板上大口喘气,手里的军刀上面还沾着不知道是谁的血液。我提起电锯,划断了他的腿筋,无视了他的痛嚎,朝杰克的方向走过去。


   那个上等人先生好像已经死掉了。


   杰克刨开了他的胸腹,里面血肉模糊,肠子掉出来了一截,心脏被杰克拿在手上把玩着。杰克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面具上飞溅的血迹证实了这种事情的确是他干的。


    他在哼歌。


    是那种英国传统的古典小调。


    他转过头来,看到了一脸错愕的我。


    他并没有惊讶,只是摘下面具笑着向我点点头,就是那种平和的笑容,好像他手里的那颗血淋淋的心脏是什么酒杯或者小玩物似的。


    “先生,如您所见。” 杰克轻轻舔舐了一下淡红色的嘴唇,“不要告诉别人哦。”


     伪绅士。


    自那以后,我对他就没有过好脸色,他在我面前也从来没有过一点绅士的模样。可能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吧。


    至于为什么我和他走到了一起,又不得而知。


    两条永不相交的线莫名其妙相错在一起。








    我的思绪被拉回现实。


    看着他身边笑的像花一样的娇滴滴的小姐们,心里突然有一种可怜的意味。她们都被杰克开膛破肚过,只不过失去了那些记忆而已。


    可怜的小猎物,被猎人折磨的不成样子还把猎人当做挚友。


    我想把他身边的那群小老鼠赶走,可是她们和杰克好像当我像空气似的没有理我。


    我的心里顿时窜起一阵怒火,想要揪住他的领子狠狠地质问他时,杰克的脸色却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推开他身边的那一群小姐,朝外面跑出去。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子。


    我跟着他跑了出去。


    他跌跌撞撞的跑了很久,我能隐隐听见他的嘴里不停在念:“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的身边终年都笼罩着雾气,我拥抱过他,能感受到他身上浓重的湿气。可能也是因为雾气的缘故,他的皮肤白的过分,好像是半透明的一样。夜色渐渐降临,我依稀的看见他那一点白皙的后颈和手腕勉强跟上他。


    雨落下来了,他突然停下脚步,茫然的站在雨中看着某一个地方,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好像是一块石碑吧。


    他突然蹲下来了,轻轻的触摸着它。


    “喂,裘克,我刚刚好像听到你的声音了。你是不是来找我了?”


    我没有听清他说什么,悄悄地凑近一看,上面刻着一段话——


    ——“Here lies my lover,Joker.”


    是啊,我已经死了。


     死在了庄园主的制裁下。


    现在,我应该是爱着他才对。


    也许,我这一副虚幻的身体也只是对他的不舍。


    我从背后抱住了他,但是他只能感受到一阵凉风吧。









END.

图片
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46
Leviathan.
收藏
赞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