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27 20:11:546374 字21 条评论

我的神明(黄占)

预警:

cp:黄占

设定:伊莱.克拉克是城镇里德高望重的先知,整个城镇的人都信奉着一位主神。

哈斯塔:因为特殊原因失去了神力的神明。

ooc预警,字数较多,是个刀子

能接受的话往下翻

剧情简单,文笔简陋,很多bug的地方请见谅


         一.

  他们带回来一个奇怪的黑色珍珠,这个珍珠大概一个婴儿拳头的大小。

  他们从未见过黑色的珍珠,尤其在这个离海域很远的地方,一般的小珍珠都显得极为稀少,更别说这么大一块的,甚至是黑色的珍珠。

  这个城镇的人民都信奉着一位主神,他们唯恐是主神的什么旨意,于是,他们把珍珠送到了教堂,递给了这个城镇的先知。

  伊莱接过了珍珠,这个黑色珍珠极为好看,圆润光滑,跟一般刚被刨出来的珍珠不一样,这个珍珠像是细细打磨了很久之后才有的模样,它全身连一个细小的缝孔都看不见。

  “这个珍珠是我们在地里刨出来的。”一位还握着锄头的男人说道,“这真是太奇怪了,哪有珍珠会出现在田地里。”

  其他几个农民急忙应和道。

  “克拉克先生,这说不定是神的旨意。”

  伊莱握着沉甸甸的珍珠,应了他们的顾虑,把人送出教堂之后,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一块干净的布料,开始细细的擦拭着起来。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竟然擦出了一条裂缝,“咔嚓”一声,这个裂缝竟越开越大。伊莱惊异的后退了一步,后背撞到了身后桌角,疼得哼了一声。然后紧接着,从被裂开的封口处伸出一只软趴趴的紫黑色的小触手。

  像小鸡破壳般,这个珍珠裂开成了两半,一个长的十分奇怪的小怪物爬了出来。

  它的模样像一只小型的章鱼,刚出来的小怪物软趴趴,嘤咛着划动着那些才指甲盖长的小触手,扫的伊莱手套上全是黏糊糊的液体。

  伊莱哪见过这样的小东西,下意识的就脑子放空愣在了原地。看着手掌心里的小东西,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然后小怪物依着伊莱的手掌心,发出了跟婴儿般啼哭的声音。这时伊莱才晃过神来,连忙捧着小东西急急忙忙的去找水源。

  为什么第一反应是找水呢?伊莱也不清楚,但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得把这个小家伙放进水里准没错。

  好不容易接到一盆水,伊莱立马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小东西放了进去。

  只见小怪物缓慢的沉入盆底,忽而就有了精神,在接触盆底的一瞬间,那几根小触手猛地一扑哧,在水里翻了个圈。

  这时候伊莱看见了小怪物的眼睛,只见它的头上基本长满了眼睛,密密麻麻的,大小不一的排列着,红色的瞳孔直勾勾的盯着伊莱。

  但是伊莱竟不感觉到恶心,他甚至觉得有些可爱,他伸出一根手指放在水里挑逗着这个小怪物。只见这个小怪物围着伊莱的手指游了两圈,然后试探性的抬起了一根软乎乎的触手戳了戳伊莱的手指。

  “噗嗤。”伊莱被小怪物的小动作逗笑了,小怪物歪着脑袋看了伊莱一眼,然后又伸出两根触手,抱住了伊莱的手指,然后埋起头开始咬起了那根指头。

  小怪物没有牙齿,咬起来痒痒的,并不痛。

  伊莱想着:它也许是饿了。

  

  二.

  伊莱并没有查出这个小怪物的来历,但是这个黑珍珠的事已经在城镇里传开了,所有人都知道伊莱那里有个十分漂亮,但很诡异的黑珍珠。

  “是不是主神给我们的预兆?你见过黑色的珍珠吗?”

  一位嘴碎的妇人拎着她的菜篮子,遇见一个熟人就开始八卦了起来。

  “黑色的,哎呦,黑色那得多不吉利的颜色啊!”

  “你懂什么。”另一个妇人这么回道,“听说黑珍珠代表着智慧和好运,说不定这是主神给我们带来的好运。”

  嘴碎的妇人撇了撇嘴,有点不服气:“那也说不准啊……你想我们这里又不是什么靠海的地方,这莫名其妙的挖出来一个珍珠,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就诚心指望这个黑珍珠会给我们带来厄运是吧?”另一个夫人也不是什么温柔的脾性,听到这话立马撸起袖子急了,“我们主神庇护我们这么多年,祖祖辈辈,他为啥要想着要害我们呢!”

  “谁说主神要害我们了!话说你见过主神么,你就知道他会一直庇护我们吗?”

  “你这是在质疑主神吗?!”

  两个妇人开始争吵了起来,然后越吵越大声,甚至后来扔了菜篮子打了起来。

  

  “她质疑主神!!”

  

  “烧死她!!”

  

  妇人一旦打起来什么话都往外说了,顿时围过来一群人,这时嘴碎的妇人慌了,她急红了脖子,额头上的青筋也暴起来了:“我没有!她扯谎!”

  来人连忙拉开了两位妇人。

  “带去克拉克先生那里!”

  

  在这个一直信奉主神的城镇,伊莱.克拉克做为“先知”的角色一直帮忙传达着神的旨意,是这个城镇中最德高望重的人了。

  尽管他不过青年的年纪。

  

  三.

  当两位妇人被带到教堂的时候,伊莱才刚刚喂过小怪物食物。

  妇人们跪在主神面前表达着自己的忠心,一边等着伊莱的指示。

  “既然是信奉着主神,那么就算不得有罪。”伊莱站在人们面前这么说道,白色长袍在阳光的照射下翻着好看的金黄色,清澈的湛蓝色眸子温和又宁静。

  “不过暴怒和嘴碎可不是什么好的习惯,就罚你们在家面壁十日来反省吧。”

  两位妇人连忙应了,然后下面有人问了:“克拉克先生……那颗珍珠你查出来来历了吗?”

  伊莱沉默了两秒,随即摇了摇头。

  “那么,克拉克先生您问过主神了吗?”

  这个问题伊莱并没有办法回答,他基本每天都在叩拜主神,期望能见上主神一面,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主神,也没有办法传递所谓的“神旨”。

  所以,伊莱只能摇头。

  下面的人叹了口气:“那么克拉克先生,那颗珍珠现在怎么样了?”

  伊莱愣了一下,随即这么回复到:“它被我放在主神的雕像面前,毕竟这个珍珠是个稀奇物,既然主神带来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们应该感谢主神才是。”

  

  伊莱并没有告诉他们珍珠变成了小怪物的事情。

  他觉得这会引起更大的骚动,于是他扯了谎。

  

  四.

  过去两个星期后,人们渐渐的对黑珍珠这个事情失去了讨论的兴趣,他们只知道,现在教堂里有个珍贵的黑珍珠,婴儿拳头大小,被供奉在主神的雕像面前。

  但伊莱却有点不知所措了,因为小怪物在他的照料下越长越大,甚至他今天去喂食的时候,小怪物已经不在盆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裸着身子的白发小少年,少年长发及腰,猩红的眸子盯着伊莱惊诧的表情,饶有趣味的勾起了一丝笑。

  “孤名为哈斯塔。”少年这么说道,精致的白皙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傲慢,“孤见你为人不错,不如做孤的信徒吧。”

  哈斯塔用的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一种肯定,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伊莱的方向走去。

  少年的身子越凑越近,伊莱反应过来后退一步,却撞到了墙面,目光不由得下移,看见了哈斯塔光溜溜的身子。连忙扯下了自己的白袍将整个人裹住。

  哈斯塔被伊莱的动作弄的一愣,随即他听见伊莱这么说道:“得去帮你做些衣服。”

  哈斯塔眉头不由得上挑:哦,感情这个人适应能力这么快么?

  

  五.

  伊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这么淡定的就接受了一颗珍珠变成了一个长满触手和眼睛的小怪物,随之又变成了一个和普通小男孩差不的东西。

  伊莱不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叫哈斯塔。

  凑巧的是,这个小少年自己也不知道,他说他只记得自己叫哈斯塔,不过他敢肯定,自己是一位神明。

  神明么?

  伊莱揉了揉额角,有些头疼,这时候伸出了一只修长好看的手,拿走了放在伊莱双腿上的书籍。

  “这有什么好看的。”哈斯塔随意的浏览了一遍,随即冷嗤一声扔在了一旁,“基本都是假的。”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伊莱也不恼,他一向是个好脾气的人,他伸手把书拿回来,然后抚平上面被哈斯塔粗暴的动作弄皱的页面。

  “感觉是假的。”哈斯塔这么说道,“你信这些莫须有的玩意儿,不如实际点信奉我吧。”

  伊莱眉头皱了起来,声音也冷了下来:“别胡说哈斯塔。”

  “孤没有胡说……”

  哈斯塔。”伊莱打断哈斯塔的话,“我们这个城镇信奉主神已经几百年了,受主神庇护,这几百年来才风调雨顺,没有灾难发生,而且我的家族是世世代代都是这个城镇的先知……”

  “那你见过你这个主神吗?”哈斯塔这么问道。

  伊莱一瞬间语塞了。

  “你能保证你那个所谓的主神会一直庇护你们的吗?”

  哈斯塔直直的盯着伊莱的眼睛,伊莱一瞬间竟被盯得有点心慌。好一会儿才稳定下来剧烈的心跳。

  “我信,主神会一直庇护我们的。”

  

  六.

  自那次之后,哈斯塔就再也没提过要伊莱做他信徒的事情。

  说实在的,伊莱并不觉得哈斯塔是一位神明,他除了是一颗珍珠变的,一点所谓神明的法术都不会。

  但他也说不出来哈斯塔究竟是什么。

  他照顾起哈斯塔,会给哈斯塔带一些小孩的零嘴,也会给他置办好看的少年衣服。

  这个城镇很小,久而久之,克拉克先生定制小孩的衣服,习惯性的购买小孩的零食,在人们当中传开了。

  人性本来就是八卦的,本来大家只是猜测,后来一传十,十传百,竟就传出了克拉克先生在教堂私养起了小孩的消息。

  但克拉克的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一致默认为可能是克拉克先生领养了哪位可怜的小孤儿。

  但真的所有人这么想么?

  没人敢说是的。

  

  本来人心这个东西,谁能说得准。

  

  七.

  深夜,伊莱刚躺上床不久,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伊莱这么说道,然后只见哈斯塔穿着柔软的白色睡衣,抱着枕头就走了进来。

  “伊莱,孤睡不着。”哈斯塔这么说道,然后便自作主张的爬上了伊莱的床。

  伊莱往一旁挪了挪,他对于哈斯塔蹭他床睡觉这件事已经见惯不惯了。

  哈斯塔熟练的把头埋在伊莱的胸膛前,抱住了伊莱的一只胳膊。

  “伊莱,孤跟你说过没有了?你的眼睛颜色像极了我以前居住的那片大海。”

  伊莱半眯着眼,迷迷糊糊的说道:“你不是都不记得了么?”

  “但孤清楚的记得那片大海的颜色,那是极为漂亮的蓝色。在靠近海面的地方,能看见阳光折射在海面上,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

  “听上去很不错。”

  “有机会的话,真想带伊莱去看看那片海。”

  “你记得在什么地方么?”

  哈斯塔思索了一下,叹了口气:“不记得了。”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但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睡吧。”伊莱伸手替哈斯塔理了被角,轻声说道。

  

  八.

  伊莱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他们城镇里。

  一直风调雨顺的地方,竟然发生了旱灾。

  这个事情伊莱也没有解决的办法,他们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没有降过雨了,稻穗都被焊死在田地里,他带领着人们挖着水井,但是没有用。

  来教堂祈祷的人越来越多,伊莱也每天跪在主神的雕像面前。

  这样下去,他们就算不被饿死也会被渴死的。

  已经有人收拾行李准备去其他地方避难,但是这个偏僻的小地方仅有他们一个小城镇。怕是还没走到另一个有水源的地方,他们就已经渴死饿死在路上了。

  

  “主神啊……”

  

  伊莱在主神面前祈祷着,语气近乎绝望,却又带着一丝希望,他的嘴巴已经干的开裂了。

  

  “如果您能听到我们的声音的话,请庇护我们吧。”

  

  哈斯塔看着伊莱这副模样,莫名的感觉心被扎了一针似的,很不舒服。

  他终于受不住了,他跑上来一把拉起伊莱,冷声说道:“你清醒一点伊莱!他是不会庇护你们的!”

  伊莱抬头疲倦的看了哈斯塔一眼。

  就算这么缺水缺食的情况下,这个少年还是一如既往的精致水灵,一点影响也没有受到。

  “不,主神会庇护我们的……”

  “他根本就不存在!”哈斯塔恼羞成怒的说道。

  伊莱听到这话,立马甩开了哈斯塔牵制他一个胳膊的手。

  “你不要胡说……”

  “伊莱!”

  伊莱身子弯的极低,一直跪着的双腿已经麻木了,现在的他看上去就像一根稻草一样弱不禁风,跟平时高高在上的端庄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那你能做什么……”伊莱的声音极为沙哑,“你能给我们带来水源吗?”

  “只要你成为孤的信徒。”哈斯塔蹲下身子,凑过去捧起伊莱的脸,直视着他的眼睛,“只要你信孤,有了信徒,孤的力量就会回来,那么孤就能救你们。”

  伊莱看着哈斯塔的眼睛,那个宛如红宝石般的眼睛却深不见底。

  伊莱颤颤巍巍的抖索着嘴角,就在要说出“好”字之前,突然醒悟过来,他伸手推开哈斯塔。

  

  “我不能……”伊莱的声音颤抖着,“我不能……”

  

  我不能背叛主神。

  

  九.

  旱情越发的严重,已经有很多人在城镇中死去了,因为高温和腐烂的尸体,竟产生了一种病毒,病毒在人们当中四处乱窜着,于是,瘟疫产生了。

  人们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

  他们踹开教会的门。

  

  “你说过主神会庇护我们的!”

  

  愤怒的人民这么说道,他们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因为没有水源,他们的皮肤干的开裂,现在又要遭受瘟疫的折磨。

  

  “这一定是那个黑珍珠的诅咒!”

  

  其中一个人大喊道,这时人们都想到了那个曾经出现在田地里,极其诡异的黑色珍珠。

  他们推开伊莱,一股脑的冲进内殿,来到主神的雕像面前。

  

  当然,那里什么都没有。

  

  一个白发红眸的少年站在一旁的走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像是在看一出戏。

  

  “珍珠呢?!”人们大吼道。

  “他一定私吞了!”

  “他私吞了珍珠!所以主神生气了!”

  “所以主神来惩罚我们了!”

  

  一个男人上来揪住了伊莱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伊莱摇着头,他努力的争辩着:“我没有……”

  

  “那么你倒是解释一下,那颗珍珠去了哪里了?”

  

  伊莱解释不了,他目光飘向哈斯塔,看了他一眼,随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没人会相信一颗珍珠变成了一个少年。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哈斯塔看着人们暴躁的带走了伊莱,紧握拳头的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但他仍然一副面无表情,事不关己的模样。尽管他的眼眸已经像是结了一层冰般冷淡。

  

  十.

  背叛主神的人要被绑在十字架上烧死来向主神请罪。

  伊莱被人绑在十字架上,听着下面的人指责着自己的罪行。

  

  “伊莱.克拉克!私吞黑珍珠,背叛了主神!所以我们才会闹旱灾,才会有这该死的瘟疫!”

  “就是他,我们才会有这样的灾难!”

  

  指责声已经传不到伊莱的耳朵里了,他渴的要死,太阳照射在他的身上,他的白袍子被扒下,换上了最劣质的深色衣服,热度高的让他错以为要燃烧起来。

  

  快结束吧。

  

  伊莱在心里这么想到。

  或许是他的罪,一开始他就动摇了信奉主神的念头,所以主神为了惩治他,带来了这场灾难。

  

  “他装作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私藏美貌的少年!”

  

  突然一句话惊醒了伊莱,他猛地睁开眼睛,却被日光刺激的眼前一黑,等他稳定好了,向前一看,只见那个被他私养起来的小少年被人们绑起来按倒在地。

  

  这是他一直看着长大的小少年,羁傲不训,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愿意低头。此时他却被人们按倒在地上,哈斯塔抬头对上伊莱的眼睛,嘴唇微动。

  

  伊莱知道哈斯塔轻声说的什么。

  

  “伊莱,你信孤吗?”

  

  伊莱最终选择闭上了眼睛。

  

  十一.

  大火点燃了伊莱脚底下那浇了油的柴火,所有人都大叫着,火焰映在他们的眼睛里,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平息主神的怒火,这样他们的灾难才会渡过去。

  伊莱被烟熏的睁不开眼睛,但他却努力的想要去看哈斯塔所在的位置。

  这时候,一个白发的小少年扑了过来,他踩着柴火,但火焰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在人们惊讶的目光中,他站在伊莱面前。

  

  “你信孤吗?”哈斯塔又一次的问道。

  “快走,哈斯塔。”

  “你信我吗伊莱?”

  “快走啊!它会烧死你的!”

  “它烧不死我!所以伊莱……你信我吗?”

  “……”

  哈斯塔看着闭口不言的伊莱,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心痛。

  就是像是一支箭插在了胸口,拔掉很疼,不拔也很疼。

  

  “孤知道了……”

  

  哈斯塔皱着眉头对伊莱笑了笑,这是伊莱第一次看见哈斯塔在他面前笑的模样。

  

  他笑得很苦涩,笑着笑着就落泪了。

  

  十二.

  这时候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雨浇湿了柴火,人们欢呼着,以为是主神降临,纷纷跪下。只有伊莱惊诧的看着面前的哈斯塔,只见他逐渐变得透明。

  “伊莱,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

  伊莱的绳子随着哈斯塔的话断开了,伊莱一个没站稳跪在了哈斯塔的面前。

  

  “哈斯塔……?”

  

  伊莱的声音颤抖,他伸手想抓住哈斯塔,却没想到传过了他的身子。

  

  “你为什么宁愿相信一个虚无缥缈的主神,也不愿意相信我呢?”

  “神明就在你身边啊伊莱……”

  

  声音逐渐变得飘渺,然后哈斯塔消失不见,随之留下的,是一颗婴儿拳头大的紫黑色的珍珠。

  

  “哈斯塔……”

  

  十三.

  那颗珍珠的来历究竟是什么,没人知道。

  他们只看见那位白发少年消失之后,天空下起了大雨,解救了旱灾,而少年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之前他们说伊莱私吞的黑色珍珠。

  关于伊莱的谣言不攻自破。

  伊莱恢复了在这个城镇中先知的位置。

  但是经历过这次灾难之后,伊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他再也没穿过他那件白的的袍子。他把人们簇拥着放在主神面前的黑珍珠取了下来,然后用干净的布细细的擦拭着。

  

  但是这次没有小怪物从里面蹦出来了。

  

  最后伊莱收拾了行囊,穿上了一件黑色斗篷,抱着黑珍珠离开了这个城镇。

  

  他要去找一片海域。

  

  哈斯塔说,在他的记忆中,有一片海,那个海的颜色就像他的眼睛颜色一样。

  总会找到那片海的,不是吗?

  

  

2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