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27 11:12:483018 字42 条评论

《是时候出柜了,格瑞!》瑞嘉

嘉德罗斯去格瑞家里玩的时候,心里挺是忐忑的,给自己下足了心理暗示。

这是在他家,不能高兴了就随时随地逮着人亲一口,也不能兴致一来就把人压着上下其手,格瑞做饭的时候千万不能摸他屁股,嘉德罗斯你已经二十岁了应该学会一个人洗澡了,要是分了个屋子给你也不准半夜跑去和格瑞睡,千万要忍住,不能给格瑞添麻烦。

嘉德罗斯自己想着都烦躁。

两个男人的恋爱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常见了,但是没有受到应该有的尊重,有色眼光和父母的阻拦通常都是恩爱情侣分手的原因,情至深处那就是情难自禁啊,于是他和格瑞在一起的时候没想那么多。

格瑞那时候还是个优等生,嘉德罗斯是优等生里的打架王,最嚣张的是当着一群人的面放狠话说自己要一个人群殴他们一堆,最后被格瑞提着后颈衣服拖走,毫无形象。后来老师见格瑞制得住嘉德罗斯,两个人便成了同桌,天天打架的嘉德罗斯也变成了天天睡觉,反正只要能杠格瑞得地方就绝对少不了这金发小老虎。

格瑞向来是不近人情的那一个,仇家惹了也挺多,嘉德罗斯可不管你三七二十一,他是只准自己揍格瑞不准别人动格瑞一根头发丝,当场就把那群人揍了个三分之一死才叫了救护车。格瑞姗姗来迟,他拽着嘉德罗斯进了小巷子,两根修长手指从嘉德罗斯口袋里摸出烟盒来,抽出一根点燃。

“你还抽烟的?”

“曾经,现在不抽。”

还是黄昏,即将落下的太阳被建筑物遮挡,从小巷子头顶落下一片橙红色的温暖日光,横着穿过格瑞与嘉德罗斯的身体,两个人的脸却又在黑暗中。嘉德罗斯看着格瑞,对方低着头薄唇一抿他就心里痒痒,吐出缭绕的雾气,隔着那层模糊的雾气盯着嘉德罗斯看,恍惚间嘉德罗斯觉得自己是只被盯准的猎物,唇舌发干,还没多想什么就把格瑞摁在墙壁上亲了上去,下一刻就被翻转摁在墙壁上亲,他也不管到底谁更主动点,亲的嘉德罗斯差点断气了才被格瑞拉回家,两个人面对面谈了一次几个亿的生意。

而后嘉德罗斯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吃亏,说什么都要再谈一次让格瑞看看自己的战斗力,格瑞淡淡点了点头,最终结果是嘉德罗斯请了一天假。

他们那时候在外边都有自己的出租屋,后来两个人就搬一起住,对外是哥俩好兄弟感情深,对内是格瑞你妈个臭不要脸的不就摸你一下屁股你脱我裤子算是个什么东西。他们大学都快毕业了,嘉德罗斯才想起来,要是想永远在一起就得和家里人摊牌。嘉德罗斯的母亲死的早,父亲忙着做生意也不管他,表达爱意的办法是狠狠亲他小脸一口,然后再给他打钱,嘉德罗斯从一开始懵逼到后来死命抗拒再后来就麻木了,但是印象里他的父亲都很传统,非得气死不可吧。

格瑞那边好像也是父母传统,可是格瑞好像就没想过要出柜,一直没有提过任何有关于未来的事情。

这次请他去家里玩,也只是因为嘉德罗斯抱怨年三十过了好几天了不想走亲戚,格瑞就提议来自己家,两个人可以打游戏,他们家不走亲戚就金一家邻居,嘉德罗斯同意的超快,后来就傻眼了,这是要见家长了。

嘉德罗斯在自己的床上滚了半天,起来扒拉出个明黄色的行李箱开始装衣服,装日常用品,紧急叫了雷狮拽着他头巾就去看要买什么礼物,把雷狮扯的嗷嗷叫着嘉德罗斯你放开我老子还要陪卡米尔弹钢琴!嘉德罗斯说你就放狗屁吧,我这是为卡米尔除害你这个妨碍弟弟的狗东西。

雷狮蔫了。

所有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嘉德罗斯通知了管家一声,和父亲发了短信,冲上了动车,一等座就是宽敞,也没什么人会买一等座,毕竟贵了一百多块钱,也不是回去的高峰期,所以稀稀拉拉的就那么十几二十人,嘉德罗斯买了可乐自己带着耳机就和格瑞通话,没多长时间就睡着了,一路上睡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睡的腰酸背疼。

“你怎么跑这么远来念书?”

格瑞那头不知道在做什么,好久才回应嘉德罗斯:“考上了,就得去。”

他顿了顿:“嘉德罗斯,你不会买了一堆很贵重的东西吧?我是指,你带的礼物里有没有超过一千块的。”

“……你不早说!我这都买完了?”

“……”

格瑞笑出了声,他们家不是一个档次,也是现在才想起来,嘉德罗斯碎碎念的给格瑞报价,零零总总凑起来三五万是有了,格瑞也没说什么,只说自己已经在去车站接他的路上了。嘉德罗斯又坐了几十分钟才到站,下车出站,拽着行李到处看,格瑞这地方冷的嘉德罗斯直呵冷气,身边经过了无数个叫人的黑车,说着去哪里去哪里差几个人,人来人往来去匆匆,格瑞便迎着他走来。

嘉德罗斯想给他一个拥抱,手要抬起来又没抬起来,揉了揉鼻子,叫了声格瑞,对方应了一声,把嘉德罗斯抱了个满怀。

“别这么紧张。”格瑞说:“不会有人想到的。”

嘉德罗斯的耳朵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格瑞说话时呵出的热气蒸的,红彤彤一片。

“……好。”

他们抱了一下就松开,的确没人往这里看,顶多觉得是兄弟或者好朋友多年不见拥抱一下而已,嘉德罗斯又放心了一点却也不开心,他真的挺讨厌要看人脸色的日子。还是和格瑞商量一下好了,没路都要自己走出来一条。格瑞拦了计程车,两个人十多分钟后才到了地方,家里有暖气,所以嘉德罗斯回暖后的小脸蛋红扑扑,他蹦跶着抖了抖冷气,脱了鞋子去换拖鞋,看见格瑞父母就有点结结巴巴的,礼物提在手上也不知道怎么给。

“这是我朋友,嘉德罗斯,这是他给你们买的礼物。”

“快进来快进来,站门口干什么,再等等就开饭了。”格瑞得母亲和颜悦色的,她拉着嘉德罗斯的手把人拉进来:“格瑞说你二十了,这看起来还和小孩子差不多,进来就当自己家,买什么东西啊,浪费钱。我听格瑞说了,你家环境好,我这地方不是很大,晚上也得委屈你和格瑞挤一个屋里头,冷不冷啊?来坐下,喝口茶暖一暖。”

“妈,你别吓着他。”

“胡说八道,你妈我能有那么凶吗?”

格瑞的父亲这才慢吞吞的接话:“你把你屋里头那搓衣板丢了,就不凶。”

“是了,新年了,得丢了,回头给你买个新的。”

“……老婆我错了……”

嘉德罗斯坐在沙发上,忍不住笑,格瑞和他们说了几句话,就拉着行李带嘉德罗斯进屋里去,嘉德罗斯挺羡慕他们家这样,他就从来没见过自己母亲,照片也都被收起来了,怕他父亲睹物思人,曾经瞥过那么几眼,也都记不太清楚了。格瑞铺着床,手指蹭了蹭嘉德罗斯的手背:“我们家的男人,都怕老婆。”

他侧首看了看嘉德罗斯,眼里多了点笑意:“老婆。”

“去你的。”嘉德罗斯没忍住红了个彻彻底底,都要开始冒烟了,憋着笑推了格瑞一把,自己把行李箱拿去角落里摆好了。

吃午饭的时候嘉德罗斯还有点困,一睁眼碗里都是菜,吓都吓醒了,格瑞他母亲还在络绎不绝的说着格瑞平日里是怎么说他的,这么可爱的孩子多吃点,你看这小脸蛋可不能饿瘦了,家里人得多心疼。大概是格瑞说过他母亲已经不在了,所以对方是半点没提什么父母,只说是家里人。嘉德罗斯拼命吃了个底朝天,葛优瘫在沙发上,金就推门进来了:“嘉德罗斯!格瑞说你来了,我就过来了,来来来中午吃鸡啊!”

“你个落地成盒怪,上次一手榴弹砸死整个团的是不是你!”

“我那不是一时失误嘛……嘉德罗斯你最好了,带带我嘛!”

金的撒娇神功没人能抵抗,格瑞一样,嘉德罗斯也一样,翻了个白眼爬起来,叫了格瑞三个人吃了几盘,运气挺好,次次都吃了鸡,金和嘉德罗斯简直就是天降之子,这里一个八倍镜那里一个三级头,格瑞沉稳老练,一套泰拳带走三个人。

三个人打了半天,嘉德罗斯又去睡了回笼觉,晚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格瑞抱着他也在睡,吓得嘉德罗斯要跳起来,毕竟这是在格瑞家。格瑞把他扯回来,手掌贴着小肚子慢慢的摸。

“你觉得我妈干嘛对你那么热情?”

“……什么……”

“他们同意了。”

嘉德罗斯晕乎乎的,他看着格瑞,一时找不着北,觉得自己懵了,又觉得自己在做梦,格瑞忍不住笑意,凑过去亲了一口他的面颊。

“可以考虑结婚了,嘉德罗斯。”

图片
4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