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25 23:29:057057 字67 条评论

【酒茨】直播事故


最近的视频直播网站里刮起一阵新风向,吃播。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镜头前吃得或认真或狼狈,五花八门的食材摆满桌面,总有一款击中看客的喜好。

由此发展出来的是各类专项吃播的深度研究视频,比如雕萝卜花比如品酒。

品酒中最出名的就是ID名为酒吞童子的up直播间,直播名字更加霸气——醉酒狂歌。

每天晚上六点整,那个红头发的帅气男主播都会准时开播,把各种市面出售的酒类搜集到一处挡住商标摆放在镜头前,瓶瓶罐罐十分壮观。

一溜十个杯子,倒上不同的酒,白红黄依次排开就着一碟子花生米,可以边吃边聊喝下十杯脸色都不带变。观众老爷们看他喝酒也是个享受,毕竟酒吞喝酒讲的是个氛围,既不会一小杯滋滋抿个把小时,也不会一口气全干,他就是吃几粒花生米读读弹幕聊聊生活琐事,这才端起杯子喝一口,三口一杯如此循环。

最主要的还是他长得帅。

按照这位主播的说法他除了日常工作最大的爱好就是饮酒,但从来不醉大概是体质特殊,所以他也比别人更能喝出酒的滋味,咂摸着辣度后面的液体醇香,以至于喝得多了他自己变成了半个鉴赏专家。开个直播不过是为了教教大家如何辨别好酒,以及图个喝酒热闹罢了。

至于他的工作是什么众说纷纭,但都与音乐挂钩,因为这个主播每次喝到五杯就会略停一停抱着吉他给观众自弹自唱起来,将气氛推向高潮,男人嗓音低沉唱的大都是温柔的情歌,所以哪怕你的播放设备是个毁音的家伙事儿,都挡不住那从音响里传出来的荷尔蒙。人帅性格好的男人谁能不爱的,喜欢他唱歌的观众从首页看到他,就会马不停蹄进来报道,经常在线人数超过十万。

酒吞直播间的粉丝数长得快,陆陆续续竟然接到了一些广告,大多是杯子酒类或者游戏的推广,他仔仔细细筛选下来,另外辟了一个小直播间广告直播都是单独投放在那边,也算是成全两拨粉丝。唯独酒类他始终没有接过广告,这倒不是说来找他的酒厂都不行,而是很多牌子都很难让酒吞喜欢到想推荐的程度,自己都不喜欢,怎么能真心实意推荐出去呢。

所以大多都是拒绝了。

事情的反转出现在酒吞开播一周年纪念日那一天。为了庆祝自己达到百万粉丝,并且开播一周年,酒吞早早地就在各个平台放出了消息,宣布那天直播一整天,从吃东西到自己日常玩乐生活方式都会介绍一下,更抓人眼球的是,他直白地说自己会为某一品牌的酒厂代言,并且邀请了一位粉丝来到自己家一起参与直播。

这个消息一出,粉丝们集体轰动了,阅酒无数的大佬都要推荐的酒得是多好喝的酒!一瓶得多少钱!十几万?!百万!?上千万!而且还要直播自己日常生活,从早到晚!那个幸运儿粉丝到底是谁!让人羡慕嫉妒恨!

偏偏酒吞公布了这条之后就没了下文,连给他们猜测的线索都没有,众人只好在哀嚎中熬得辛苦,终于等来了直播那天。

那是这个冬季最冷的一天,滴水成冰还下了大雪,但是这依然不妨碍众人的热情,早早地就挤进了直播间,盯着看个黑乎乎的屏幕区间数着倒计时。八点一到,果然酒吞开了直播,睡眼惺忪的样子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一头不羁长发炸成一团乱麻,冲直播间的观众挥手打招呼。

弹幕一排老公我可以,儿子妈妈爱你,大哥我想拜你为师的刺激言论。

酒吞拎着手机哭笑不得,刚起床还有些囊鼻子的他一面走一面说:“什么老公可以……我妈妈也来直播间了吗?”

众人在直播间刷了一串哈哈哈哈哈,说酒吞怎么这么萌。

没想到他镜头一晃给了沙发一个特写,说今天我们的客人在这里。

浅蓝色的布艺沙发上有团厚的蓝色白点棉被,有个人面朝沙发将自己捂得只有头顶一撮白毛露出来,正在打着小呼噜睡得香甜。直播间里一串嗷嗷声,问是不是那个幸运粉丝,为什么这个幸运儿会在你家沙发上!你们什么关系!

酒吞低笑几声坐在沙发边,伸手揪了揪那作白毛将人唤醒,对着他说道:“直播间的朋友都在问你,你为什么会睡在这里。我们是什么关系。”

“嗯?”那人显然刚从梦中醒来还没回过神,奶声奶气发出声疑惑,翻身转了过来,因为嫌弃冷他还缩在被子里只露出脑袋,一面用手揉眼睛一面问,“什么?”

那张脸有着不输酒吞的颜值,且看着比酒吞要更可爱,说话动作透着一股天然萌,瞬间俘获了一众妈妈粉芳心,开始刷起弹幕五分钟之内就要要到这个小可爱的电话号码和姓名。

“做自我介绍了。”酒吞将镜头拉近点,对方连忙摆手说自己没洗脸没刷牙不能就这么出现在全国人民面前,惹得酒吞和围观的人都在哈哈大笑。

笑够了酒吞把直播镜头调成pc直播,说了句稍等,就和那个小可爱男生一起洗漱去了。

观众们心情忐忑听着两个人刷牙时候,小可爱大喊挚友!这薄荷牙膏好辣!我的水果味牙膏呢!

众人:哦!!!!

过了没一会儿,有听见小可爱喊鸡蛋放哪里了!我昨天来的时候买的!

众人:哦!!!!!!

很快酒吞出现在镜头前,已经是整理完毕,帅气逼人。他切换回手机直播,一路带着大家到了厨房,那个男生正在料理台旁边打鸡蛋,穿得十分休闲还哼着小调。

“这回打招呼吧。”酒吞说道,对方朝着镜头一眯眼,笑着露出来两颗小虎牙,目光却一直看着酒吞,有些放不开。酒吞鼓励他说就行,他才擦擦手对着镜头鞠躬道:“我叫茨木童子,我是今天的…额,幸运儿粉丝。”他脸色肉眼可见涨红了,有些尴尬地看着酒吞,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直播间疯狂刷鸡叫。

酒吞适时替他解围,说这位算是自己的朋友,是几个月前认识的。有好事者仔细算了一下时间,在直播间里充当起福尔摩斯,说几个月前酒吞刚搬过一次家看来是新地方认识的新朋友,有人好奇茨木的工作,于是酒吞读着弹幕问茨木能不能透露一下。对方歪着脑袋正在切牛肉,闻言愣了愣点头回答自己是快递员。

哪个区的小姐妹兄弟们这么有福!可以被这么帅的快递员送快递!!!!于是大家奔走相告说直播间里两大帅哥快来看啊!他们直播的日常比喝酒还有意思!妈的人都要醉死在他们的胸肌里了!

更多的粉丝涌了进来,话题歪楼歪到九霄云外。很快大家的视线又都被茨木做饭的利索吸引住了,忍不住开始提问一波做菜相关小常识,茨木莫名其妙被拉着问怎么才能有跟你一样的手,他一脸的茫然被很多人截图当成了壁纸,实在是太可乐了,酒吞靠着料理台,拿手机的手不停地颤抖。

很快就有人抗议他这个摄影师不专业,俨然从酒吞粉跳成了茨木粉,开始强烈要求摄影师称职一些,直播间里上下一片的欢乐。

茨木贤妻良母一样在厨房里团团绕,中间还熟练地指使酒吞从柜子里拿碗筷,偏偏被点名的直播up主连自家的筷子插在哪里都记不住,跟在友人身后只会瞎捣乱,被对方一阵气恼地轰到了桌子边,坐等吃饭。弹幕里一片鄙视,说他是个生活苦手,看看你的友人,这才是该被供起来的那个。

很快有机智的小姐妹问做这么一桌子菜是要进入正题了嘛,酒吞和他们说是的,主要这个酒也是茨木与自己熟识之后带来过一次,喝了之后的确不错,可惜酒厂太小恐怕没办法支持大量订单,所以自己和对方谈了很久的合作才终于让厂家松口,说直播结束之后限时限量只开放200个购买名额,购买链接和厂家地址一会儿会贴在微博上,让各位记得点赞。

茨木这边还在煎鱼,悄悄回头看了眼还在桌边认真解说的酒吞,心里的感觉十分不可思议。毕竟几个月前他还只是酒吞屏幕那头的粉丝而已……一开始他就是被酒吞的颜值吸引住的,尤其酒吞喝起酒来十分潇洒,看着就是一派豪放作风。

对方看着就是惯常健身的主,宽阔的肩膀强壮的身体能把背心撑得压不住肌肉的形状,他不知道别人进酒吞直播间看的是什么,他自己是一面流着鼻血一面去看人的,人比酒还能让人沉醉。

没想到几个月前他照常送快递,扛着一箱酒不容易敲门,只好用脚轻轻踢了踢,里面响起一个耳熟的声音:“哪位?”

茨木当时没反应过来,只喊道先生你的快递。

对方一开门,茨木嗷一嗓子就喊了出来:“酒吞!”

“咦?你认识我?”

“认识!!!!”

小粉丝见偶像激动地抱着一箱酒原地绕了几圈,不可置信地一直卧槽卧槽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的天,嗷!酒吞!把对方给逗乐了,冲着他眨眼道:“要签名?”

“想!!!!”茨木点头如捣蒜,把一箱子酒给他放进了屋里,那时候酒吞刚搬完家还都是成箱的衣服没有收拾,有些乱糟糟的。对方扒拉出来一个签名版几笔签好了一个名字,递给茨木顺嘴问道:“你对这周围熟悉吗?”

茨木接过签名板开心地想原地乱蹦,把头盔上的挡风板都震得掉落好几次:“熟悉,我家就在前面那栋楼。”

酒吞很会安排:“你几点下班?介不介意带我认认周围?”

自己今天买彩票是不是就可以中他几个亿!不然为什么这幸福就突然地从天而降!茨木连忙点头说好的好的!义不容辞!两个人约好了碰面时间才分别。没想到的是……短短几个月……酒吞找了各种借口与他经常碰面出去玩,没多久就在这屋子里告白接吻拉小手一套流程下来了,只差临门一脚……

想起那个吻,茨木满脸通红赶紧摇了摇头害怕一会儿直播露馅,试图加大手劲洗锅转移注意力。只是他没看到酒吞一面直播一面正暗中观察他,看到他那红成一片的耳朵尖,嘴角的笑意怎么都压不下去。

弹幕里有人注意到他的动作,悄咪咪问道:“酒神?您和哪位朋友什么关系啊?他住在你家。”

一石激起千层浪,弹幕里很多人回过味来也开始纷纷追求真相。

“他家在我家前面那栋楼,昨晚我们商量直播过程所以索性睡在我家了,关系嘛……”酒吞拉长了音,吊着一众八卦群众的胃口,偏偏还直笑就不开口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众人纷纷惊诧,连问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酒吞老神在在说了句直播之后就知道了,紧跟着又抱出来吉他给观众们自弹自唱起来,茨木跟着他的歌声晃着自己的身子快乐地继续做着菜肴,搞得酒吞背景音都是刺刺拉拉的油锅声或者是咕噜咕噜的炖煮声,很快那些香味混杂在一起飘得满屋子都是,平淡生活的温馨感突然就暖了肠胃。

酒吞肚子咕噜噜叫了一声,彻底唱不下去了,偏偏他的这声咕噜被直播间的观众听得一清二楚,都在取笑他有了好吃的连定力都没了,酒吞嗤嗤笑着索性不弹了对他们嘘了一声说道:“你们不知道,茨木做饭超级好吃。”

他举着手机悄悄溜到灶台旁边,茨木正在锅台前忙着炒菜没注意到他,连忙伸长手臂从盘子里勾炸好的鱼和丸子吃,弹幕里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快打小报告,茨木有人偷吃你做的菜了!知名主播在线偷吃!抓住他饿两顿!偷吃的主播不要扔裹上面包糠炸到金黄,让邻居小孩馋哭了。没想到酒吞偷得太专心没注意到茨木回身,被抓个正着,茨木嗷嗷喊着问他洗没洗手用勺子打过来,两个人追着桌子好一阵绕圈,酒吞都一面嚼着嘴里的肉一面不肯承认偷吃,最后被发配剥大蒜。

弹幕里一阵哈哈哈哈哈,总觉得他们像是小夫妻打架,都在刷祝幸福999让酒吞不要偷吃好好剥蒜。

很快茨木喊酒吞收拾桌子,开始往桌面上端菜,顺手还放了一个红褐色的坛子在旁边,伸头对着手机解释这就是挚友说好喝的酒,他歪头的样子萌杀了一大片的人,大家都在起哄让他再说一句。茨木撑着桌边觉得真是不理解这群人的脑回路,只好又干巴巴说了一句:“特别好喝的!甜甜的!”

哪有你甜啊!直播间瞬间刮过去一屏幕厚厚的弹幕,把茨木吓得后退了两步,恰好酒吞将电脑搬出来,于是连忙过去帮忙将线路捋好,放到餐桌前临时搭建的平台上,摄像头对准了桌面,将他们两人还有一桌子的饭菜纳入其中呈现在了直播间观众的眼前。

中午的重头戏就来了。

“挚友……我这么反应不会有问题吗?”茨木趁着两人凑得近,小声问道。

酒吞借着错位阻挡偷偷亲了他一口:“没事,不要紧张。”

主角齐备,好戏开场,酒吞端着酒杯对着镜头说了句干杯。

弹幕里齐刷刷一层干杯。

茨木慌里慌张跟着酒吞动作将自己手里的酒一饮而尽,举着筷子开始等酒吞说话,偏偏酒吞拿起筷子刚张嘴就忘了要说的话,顺势夹了个炸鱼开始狂吃。

耶????这还是第一次酒吞二话不说先吃东西。

观众里嗷嗷尖叫说肯定是东西太好吃了,要人命我只有泡面在眼前。吞哥求求你吃慢点,让我感受一下这个酥脆!啊,我死了,我好馋!我要点外卖去了,再见了姐妹们兄弟们。任由他们怎么嗷嗷叫,酒吞还是认真吃完了那条炸鱼才擦干净嘴巴说话。

“这个酒,大家也看到了他的这颜色……”酒吞晃着杯子开始了惯常的讲解,坐在一旁的茨木咬着筷子开始侧头盯着酒吞,听得一脸认真,满眼里的敬佩神情。很快他看的有点痴迷,被筷子头戳了一下口腔,无声挥着手把头扭开了。

因为这个动作太抢镜,弹幕里一堆人哈哈哈哈哈说这个小可爱到底是哪里能掉落,自己也想遇到一个,有人说茨木看着酒吞的时候眼睛里像是装了星星,更有显微镜兄弟说茨木盯着酒吞流口水了,总而言之是把主角风头抢光了。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酒吞竟然也注意到了,放下酒杯去看茨木有没有事,两人的动作熟练又亲密,酒吞几乎是趴在了茨木背上,连哄带骗让人张开嘴看有没有戳破皮,茨木躲他躲不过只好被捏着下巴张开嘴,一脸生无可恋不说眼角还挂着眼泪,从脖颈一路红到额头连露出来的身上都是粉粉一片。

卧槽这个看着肿么这么色情!

很快酒吞放过了茨木,继续讲解手里的酒,茨木不敢再出幺蛾子只好老老实实吃东西,仍是记得酒吞刚才的嘱咐,夹一筷子菜就放到镜头前让大家看看,然后一口塞进嘴里吃得特别香,搭配着酒吞介绍酒的功力,所有人都心里造孽一样激动,饿的头晕眼睛花。

纯粮食酿造的白酒的确是又香又辣,入口一阵灼烧感之后就会有持久的香气和刺激,茨木偶尔会接收到酒吞要碰杯的信号,端着酒杯与对方碰碰咕噜喝下一小口,辣的眼泪都出来了,可偏偏还很爽。尤其今日他做了不少拿手的下酒菜,一面吃一面喝三杯两盏下肚,滋味沁人浑身满足,懒洋洋的晕乎乎的。

酒吞那边的讲解慢慢接近了尾声,茨木的眼神也开始有点发直,举着筷子老半天才动作一下,左手想往嘴边送酒杯又迟缓地顿住,右手拿着筷子夹着空气往嘴里塞,嘬了半天还没拿出来呢,酒杯就已经碰到筷子上了。弹幕里自然也有人注意到了,当即嚷起来:“你们快看!那个小可爱是不是喝醉了!”

大家嚎着让酒吞偏头看看的功夫,茨木已经一口灌下了半杯酒,打了个酒嗝脸色成了深红色,明显是一副已经醉到迟钝的样子。酒吞连忙放下酒杯去扶,心里想着坏了坏了看这样子显然是喝大了。

他知道茨木酒量顶多一杯,所以这次给他一开始倒的就是半杯,刚才自己喝的兴起讲解过头忘了这茬,只记得不停跟茨木碰杯,恐怕是对方喝完自己主动去倒酒了,这下好了醉成这样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茨木身体。想到这里酒吞拉着茨木胳膊对镜头那边的观众说了句抱歉,想把茨木挪到自己房间里去,总不能让他在直播里当众耍酒疯。

没想到茨木拉着桌边死活不肯动,眼睛红彤彤盯着酒吞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你为什么拉我!!!!”

直播间里已经哈哈哈哈哈哈笑了起来,在线围观当红主播被醉酒小可爱缠上,小可爱不仅死活不肯起来,还伸手揉酒吞脸颊说你不准晃,我脑袋疼,为什么一下子出现了五个挚友。酒吞嘴里劝着他说不是我晃是你在晃,你醉了不要闹,赶紧去睡觉。

茨木往前一探身趴在了桌面上,离直播电脑更近了一些,脸色通红打了个酒嗝喊道:“不!!!!!!!”

他扭头对着屏幕特别委屈道:“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可爱了,你怎么能因为我醉了,就让我离开这里呢!”

他又扭头对着酒吞踢腿:“我与这张桌子共存亡!!!!观众老爷们还没看够我!”

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喝醉的小可爱竟然这么放得开!弹幕里一片哈哈哈哈哈声,唯恐天下不乱说对啊!我们没有看够你!快!再多说说话!

茨木眯着眼勉强辨认着弹幕,突然伸手拍了下桌子,啪地一声特别响,他呜咽一声举着自己的手掌给酒吞看:“好疼啊!”

酒吞拉着他爬起来,茨木迷迷糊糊就往酒吞的怀里拱脑袋,惹得酒吞扶着他肩膀哭笑不得:“干什么要拍桌子,好好说话别动手。”茨木哽咽着说都怪他们打字就打字还要让字飞起来,我一句都看不清,我让他们飞慢点我错哪里了?

弹幕里笑的更猖狂了,看着茨木委屈地说让酒吞顺着网线把字拦住让他看准点,又伸着双手揽着酒吞脖子说挚友你不要晃了,你也晃我也忍不住晃了!然后腿一软差点坐地上,幸亏被及时捞回来扶着坐在椅子上,他还叹口气拍着胸口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要掉到悬崖里去了!

眼看着这个醉酒状态是不适合再直播下去,酒吞只好凑到镜头前说对不起临时停一停,等到安抚好这个醉鬼我再开直播,详细酒厂购买方式我已经发到了微博里。没提防茨木的爪子就从身后探了过来,捏着他的嘴巴往两边扯大声喊着:“呱!!!!!”

紧跟着观众老爷们就看到茨木跳到了酒吞后背上,把好好一个人压得差点趴下去,想关直播的手都没来得及摁断线,惹得大家笑得更疯狂了。茨木把脸贴到离屏幕更近的地方,扁着嘴巴看了一阵突然大着舌头道:“那个……酒吞我老公的ID不好!挚友是我的!”

弹幕里:是是是,是你的!你这是公开出柜了小可爱!

茨木用手指戳着屏幕点头:“对!原本也是要说的……挚友说等晚上再告诉你们!”

弹幕里一片问号对这个惊人发言回不过神来。

茨木又继续说道:“我和你们说啊,酒吞超级厉害,他喝酒真的像喝水一样,但是每次直播之前他都研究成分表,还要查各种掺酒比例,想要给你们最好喝的配方。”

他叹口气,捧着脸颊说道:“他真的是最好最好的直播人了……我最爱他了。挚友还给我调了一款鸡尾酒……”

他话没说完就被猛抬起头的酒吞撞到了下巴,上下牙磕碰的声音清脆又响亮,茨木噢地一声叹,满眼泪花捂着下巴挪开了。

酒吞脸色通红匆匆说了句下次再见对不起对不起,就挂断了直播。

那一天的微博评论区十分热闹,甚至上了热搜。只是两个当事人都不知情,他们只是忙着处理醉酒带来的麻烦,以及清醒之后的互相告白且上本垒。

直到过了几日酒吞接到了网站的通知,对方问他有没有兴趣做一个专题直播,名为夫夫日常撒狗粮。他才反应过来感情云恋爱观众老爷们,已经帮他们规划好了新的构思与题材,公司觉得也不错竟然真的与他商量准备签约。但是这个事还得问问另外一个当事人,于是他拿着手机进了房间,给茨木讲了讲前因后果。

彼时茨木趴在床上浑身还是散架的状态,悲悲切切问:“会导致屁股疼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酒吞自己都想笑了。


图片
6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2548
收藏
赞 2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