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21 23:18:406326 字33 条评论

【云次方】他是龙

01.


建国之后不能成精。


大龙寻思着,自己这该是违法成精了。



02.


大龙的名字叫做郑云龙,是北舞09届音乐剧系的天才。室友阿云嘎打趣说他表演时的样子真的像龙飞上了天,鱼游进了水,自在快活。每当这个时候大龙只是笑,笑出了搞怪的模样,让昵称为嘎子的内蒙男人笑出眼泪。


不过机缘巧合之下嘎子发现,这个郑云龙,居然是一条真正的龙。


起因是一只喜鹊。被枝头柿子喂得太肥的喜鹊压断了行道树的树枝,落下的干燥树枝砸中了万寿寺路上赶路的男同学。所幸树枝很细,男同学没有受伤,只是手上吃了一半的香蕉被吓得掉在了地上。一个赶着去看电影的女同学不小心踩到了没收拾干净的香蕉皮,下半身快于上半身向前滑去,眼看着她就要摔到地上,身后路过的阿云嘎将她顺手捞了起来。女同学没有摔倒,但她手中的奶茶却半杯都泼到了正准备回学校剧场盘戏的阿云嘎身上。


女同学主动要求赔偿,但嘎子没有同意,不过这剧场他确实不能直接去了。他看着自己胸口那团湿漉漉的棕色痕迹,思考着假如把它称作毛衣上的花纹的话,可信度会有多少。


为零。得出这个结论的嘎子沿小路拐回了寝室楼。他记得今天室友都有事出门了,出去约会的约会,打工的打工,他也刚刚从工作的餐厅回到学校,身上是跳舞之后产生的汗水味道。正好洗个澡,他想着,还好寝室里现在没人,他有些洁癖,难以忍受这脏污了的毛衣再在身上多待一分钟。他马上就想洗澡。


推开寝室的门,他惊讶地看见自家室友的床上竟然坐了一个……长着犄角和长长尾巴的……东西。不,那就是他的室友。嘎子认出了犄角下郑云龙的脸,心想着这大龙什么时候接了个这样的戏,怎么把道具都带到寝室里来了。他瞅了那尾巴两眼,很是好奇地开口想打个招呼。


“大龙,你怎么还在寝室呢?”


盘在地上的黑色长尾动了一下,正对着一叠纸看词的大龙猛地抬起头,脸上是被电劈到的表情。


嘎子也很惊讶:现在的道具居然做得这么逼真?“你这是接了什么戏,我怎么不知道?”


长尾又颤了一颤,以蟒蛇窜行的速度向大龙的背后窜去……不,准确而言应该是收缩而去。不到两秒,尾巴和黑色的犄角都消失在了空气里,就像从来都没出现过。


几秒钟后大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要是顺其自然还好,结果他居然下意识地将尾巴和犄角收了起来……这现在就变成欲盖弥彰了。


完蛋了,他该怎么办。


好不容易才没有一点露馅儿地生活在了人类世界里,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物,结果今天终于要前功尽弃了吗?常在河边走,他终究还是湿了鞋。满是音乐和表演的脑袋此时高速运转,大龙从床上站了起来,背起手,不敢看自己室友的眼睛。


他决定先发制人,转移话题:“你今天不是要排戏吗?没去?”


“有点事,这不必须回来一趟嘛。换换衣服。”嘎子指着自己胸口的倒霉印记。


“哦,”大龙说,“卫生间空着,你快去,别着凉了。”


没想嘎子却一摆手:“没事,一会儿再说。你刚刚那尾巴是怎么回事?”


虽然嘎子容易忘词,但他确定刚才的一切都不是幻觉。那是什么道具,他太好奇太想知道了。


完了,藏不住了。大龙心中悲叹。自己和这内蒙室友相处了这么两年,对方是什么脾性他也清楚,说实话,他不认为知道自己身份的阿云嘎会将这件事告诉别人。如果好好示弱一番,这个人应该能答应帮自己保守秘密吧?在理解纠结了几分钟后,大龙终于艰难地开口了。


“嘎子,我有一件很严肃的事要和你说。”


“你说。”


“在我告诉你之前,我希望你对腾格里发誓不会告诉别人。”


这个道具难道是什么机密吗?嘎子大惊。但他还是爽快地答应了,毕竟是自己撞见了别人的秘密,就算今天郑云龙什么都不告诉他,他也不会把这事儿外传的。


于是他诚恳地说:“你说吧,我保证我不外传。”更何况,他确实也很好奇。


“是这样。”大龙深吸一口气,浓又黑的眉毛拧起,像是紧张候场的舞台新人。他说:“其实,我是龙。”


“……”被吊足了胃口的嘎子很失望:“废话,你不郑云龙嘛。”


“我是说……”


犄角和长尾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头顶和身后。这个五官深邃的男人的眼睛变成了金色,脖子上和手背上也翻出了一片斑驳的黑色细鳞。


“我是说,我是一条真正的龙。”


“……”


“……”


“……”


“……”


嘎子:“……靠。”



03.


过了好几久,阿云嘎才终于接受了自己和一条龙是室友的这个事实。


在嘎子发愣的期间里,大龙默默收起了自己的犄角尾巴,捧起了自己的剧本,拿倒了,他倒着读。


“……”嘎子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终于闭着眼睛痛苦地说:“……你会喷火吗?”


“?”大龙:“会。”


“我丢你枕头那次,你没一口火吹死我算我走运……”


“……”



04.



嘎子还是坚持那个说法,郑云龙此人,一站上舞台便像是龙入了天鱼入了水,仿佛舞台才是他的天地。


这个时候大龙不对他笑了,他会白他一眼。


其实,大龙基本没怎么飞过。自他从龙蛋里破壳而出的那一天起,他的父母就教育他要遵纪守法,要成为一条能够融入社会的新时代好龙。他也叛逆过几次,悄悄跑到海边变回原型,披着月光在海面上好一番欢腾。


父母发现了这件事,大龙又被好一顿批评。


他不服,说凭什么我们龙要装作人类每天提心吊胆地活?一点都不自由!


父亲想了两天,然后严肃地回答了他:因为身为龙是会被人类厌恶的,而我们希望你能够被爱。


大龙不以为意,他继续跑去海边玩耍。


结果他到底还是疏忽了。还记得那是一个月光暗淡的夜晚,他冲出海面,却突然与海滩上一个张大了嘴的男人四目相对。男人直勾勾看着他,手中的相机抖了一下。大龙大惊,想开口说些什么,嘴里出现的却只有雷鸣般的龙吟和一股淡蓝色的火焰。火焰击中了沙滩,没有伤到男人。男人大叫着仓皇而逃。


第二天,一张名为“黄海海怪”的照片被报道了出来,经过专家讨论,那个从海面跃出的黑影被最终确定为了鲸鱼。


还好那一年互联网没有那么的普及,他的冒失还有回旋的余地。整整两个月,每当大龙闭上眼睛的时候,那个不知名男人脸上的表情便会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恐惧,与厌恶。他第一次直观地了解到,原来人类真的讨厌龙。而且他可不像东方龙那样拥有种族优势,他们西方龙象征的永远是贪婪与邪恶……可恶的标签化思维,他锤桌。


自那之后,他便再也没飞过。


之后又度过了多少岁月?他在机缘巧合之下站上了舞台。音乐,表演,灯光……他大汗淋漓,却也酣畅淋漓。在唱歌和表演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又飞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感谢起了自己的人形。


后来,他考上了北舞。


“你好,我叫阿云嘎。你可以叫我嘎子。”


黝黑瘦高的男人在宿舍里对他伸出手,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眼睛亮而有神,像是含了一团火。大龙不讨厌这个人,于是他也伸出了手,然后做了一个鬼脸。他吐槽对方的普通话好烂,心想连自己这条龙说得都比这个人类地道。对方呵呵笑,也不生气。


“阿云嘎这个名字翻译过来是什么意思?”


“雷鸣闪电。”


“哦……”


雷鸣闪电,就像他的龙吟一样。


而这个名为电闪雷鸣的男人,在看见了他的龙身时,没有恐惧,没有厌恶,深邃的眼睛里只有满满的惊讶。



05.


嘎子也好奇大龙完全龙化后是什么样子,他只见过对方的犄角耳朵,还有变成金色的眼睛。自他在嘎子面前暴露身份之后,大龙便对他再无遮掩,只有两个人在寝室的时候,大龙会肆无忌惮地将尾巴和犄角放出来,他说这样舒服。嘎子拍拍那条尾巴,尾巴尖还会有生命似地钻进他的手里,很好玩。虽然大龙在生气的时候也会用尾巴拍他就是了。


嘎子问大龙,他完全变成龙之后是什么样子?能不能变一个给他长长见识。


大龙拒绝,用尾巴拍打他,说自己要是在这里变为原型了,那整栋宿舍楼都会毁掉。


“成吧,不过我还真挺好奇你是条什么样的龙。”


“又帅又酷,知道这一点就行了。”


“得了吧。说起来,这个词你看是不是这么念的?”嘎子递去了一个剧本,用有些口音的普通话念了一个词。


“错了,你听我发音。”大龙用标准普通话纠正他。


“这样?”


“不对,你再听。”


“现在对了吗?”


“对了。”


“哎哟,谢谢我们龙哥。”


“嗯?”大龙冲嘎子昂起了下巴,尾巴搭上了对方的大腿。


“好嘞龙哥。”


嘎子心领神会,给尾巴做起了按摩。



一般情况下,是大龙在纠嘎子的普通话。不过偶尔大龙也会让嘎子教自己几句蒙语。


“其塞白努,这是你好的意思。”嘎子说。


大龙重复:“其塞白努?”


“嗯,其塞白努。白亿日拉,意思是谢谢。”


“白亿日拉。”


“嗯,兄弟、哥们儿是:阿哈度。”


“其塞白努,阿哈度。”大龙伸出了攒成拳头的右手。


嘎子哈哈大笑,用拳头碰了碰大龙的拳头。


“其塞白努,阿哈度。”


“还有呢?”大龙很好学。


“哦,这个。”嘎子没来由地想逗他一下:“比其玛图海日太。”


“比其玛图海日太”是“我爱你”的意思,嘎子想等大龙学舌之后冲他抛个媚眼,再用汉语深情回复:“我也爱你,我的好兄弟。”,他想看这大龙会被恶心成什么样子,会不会用尾巴抽他的脑袋。


结果这句蒙语有点长,大龙卡住了,他偏着头,迷茫地望着嘎子:“比其玛……”


“呃,比其玛图海日太。”


“比其玛图……海日太。”大龙盯着嘎子的嘴型,认认真真地说完了。


本来排练好的台词一下子卡住了,嘎子只觉得呼吸一窒,被大龙那天生含情脉脉的大眼睛盯得心里发慌,嘴唇发抖。这人该不会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嘎子心想,没有缘由地,他的发现自己的耳朵烫了起来。


大龙看了他两秒:“啥意思这?”


“啊?”


“比其玛图海……日太,什么意思?”


“你以后假如要追女同学的话,说这句就行了。”嘎子回过神来,开始打趣。


“哦。”大龙白了他一眼:“不实用,顶多对你说说。”


“……啊?”


“不就只有你才听得懂嘛。”


“哦……”嘎子捂着心口,作宽心状:“龙哥你可吓我一跳。”


“别想多了,来盘词了,阿哈度。”大龙立起了自己的剧本,不再看嘎子。


“来嘞。”


嘎子也转身去拿自己的剧本,一边悄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郑云龙明明也不帅,咋这句话说出来杀伤力这么大呢?


他身后,大龙直接将剧本盖在了自己的脸上。露出来的耳朵红得发透。



06.


大龙一直知道阿云嘎是个很好的人。作为室长,也作为班长,嘎子尽心尽责。作为演员,作为歌者,作为舞者,嘎子的表现力让他叹服。


他们相似,却又不同。大龙是天生的戏,甚至不用开口,只消往那儿一站,他便是角色的现世化身。而嘎子是感情,他的眼神,他的动作,他的声音,能将浓郁又细腻的感情直直地传进观众的心里。他们是室友,他们的寝室是明星寝室。


作为朋友,他们无话不谈。大龙告诉了嘎子自己的过去,嘎子也平淡地告诉了他自己的。阿云嘎这个人绝不会轻易示弱,大龙也不会说什么煽情的话,只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嘎子静静地被抱了几分钟,然后笑着捣了一肘大龙的肚子。大龙哎呦哎呦地叫唤,好像被打断了肠子似的。


“阿云嘎,我要告你家暴。”


“哎哎,别,龙哥你可想清楚,假如我把你那事儿说出去,会被送进研究所的是你可不是我。”


“你舍得?”


嘎子想了想,认真说:“我还真舍不得。”


两个人笑成一团。


突然,阿云嘎对郑云龙说:“大龙,你想飞吗?”


“啊?”


“你想不想飞?变成龙,在一个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


“你就说想不想吧,别管其他事儿。”


过了好久,郑云龙终于点了点头。


“想。”



07.


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


这里是蒙古的著名牧区,天很蓝,云很低,白云似的羊和棕黑的牛在草原上成群结队地前行。放眼望去,能看到的是极远的地平线,还有在草地中静静躺着的清澈小溪。大天鹅停在湖泊里,高高的草里偶尔还能看到黑色耳朵尖的狐狸在警惕地朝他们张望。


站在草原里的大龙有点犹豫:“嘎子……”


一旁的嘎子却对他打了个响指:“来吧,别怕,这边没什么人。只有牛羊,草地,湖泊,还有腾格里长生天。”


“……”大龙深吸一口气,突然下定了决心:“好,你往后退。”


嘎子往后冲了十几米。再回头时,他熟悉的大龙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真正意义上的大龙。黑色的鳞,覆着薄膜的蝙蝠般的翼,长尾,长犄角,还有一双金色的眼睛。


嘎子吹了一声口哨,又向大龙跑去:“帅,是真的很帅!我们龙哥变成了龙也一样帅得要命!”


巨大的龙哼了一下,一股灼热的气流从鼻子里吹了出来。


嘎子笑嘻嘻地仰头问它:“不飞吗?”


它自然是想飞的。大龙扬起脖子,看着蓝透了的天,突然明白了蒙古族信仰长生天的原因。下一秒,他一抖双翼,冲上了天空。


巨龙入空的动静卷起了一股气流,气流将草撵断,卷得满天都是。嘎子抬起手来挡风,再睁开眼时,龙已经高高地盘旋在了他的头顶。远远望去,大龙看上去就像一只太大的鹰。


嘎子突然很感慨。


果然自在,果然快活。


果然。


郑云龙嘛。


龙就该活在苍穹之上云朵之间。




“龙哥!”草原生养的男人在千里沃野中仰着头冲大龙喊,它自天上朝下看,能看见那人拢在嘴边的手,浓墨重彩的眉毛,还有洒落着星光的眼睛。


“开心吗——?”


内蒙人被上天赐予的嗓音极具穿透力,拖长的几个字带着笑意破空而来。它抖动着翼骨摆动着长尾,在天空中灵活得如同终于入水的鱼。


“开——心——点儿!”


男人又喊,唱歌似的喊。


大龙自半空一个俯冲,向嘎子直直地去了,内蒙的男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然后顿了顿,又慌忙举起双臂向他奔来。大龙寻思着,这个人大概是以为自己不小心从空中跌下来了吧。他们体型差别这么大,真亏这个人还想试图接住他。


嘎子没有接住大龙,反而是被巨大的龙叼住了手臂,回过神来的时候,嘎子已经被温柔地甩到了大龙的背上。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龙的背,有力的肌肉与轮廓坚硬的骨骼被藏在黑色的鳞片下面,足有手掌大的黑鳞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看上去十分冷硬,但当嘎子摸上它们的时候,却发现它们有着太阳的热度。那是大龙的温度。


不过嘎子马上就陷入了纠结:这龙整个儿都滑溜溜的,他应该抓哪里?


“大龙,我该抓哪才……啊哟!”


还不等他说完,大龙已经张开双翼后腿发力,带着身后的人一起冲上了天空。


刺激得要命,比坐过山车还刺激。终于,大龙在天空中飞平了身子,嘎子睁开了眼,然后便被自己从未见过的风景给惊呆了。山岳,河流,草地,牛羊,甚至是云朵……现在都在他们的下方。他们被腾格里拥抱,高空的寒意与疾风让嘎子感觉舒爽无比。


畅快!


于是他大笑,然后在苍穹之中放声歌唱。


唱的是大龙听不懂的蒙语长调,草原民族的歌声有种狼啸般的魄力,荡彻长空。这样的声音总是能够勾起别人心中唱歌的愿望,大龙也不例外。于是它张开了嘴,任凭声音找到它想去的地方。


内蒙高远的天空中,滚滚雷鸣般的龙吟绕上了男人的长调。他们在苍穹之上用声音拥抱。



08.


后来,阿云嘎和郑云龙吵过一次架。


起因是嘎子冷落了大龙。嘎子说,他认为自己不应该成为大龙的束缚,大龙应该属于天空,在人间的他看起来远没有在天空之上来得自在。


大龙气疯了,说自己确实喜欢飞,但当他站在舞台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在飞。


嘎子很惊讶,大龙更生气了,说你知道我当时在锡林郭勒为什么这么开心吗?那都是因为你和我在一起!


话一说完,四周鸦雀无声。


一周的冷战与10分钟的争吵,在两人红了脸的这一瞬间结束了。



09.


后来,他们之间经历了很长很长的“后来”。


时间长到他们完全摸清了彼此,仅用唇语便能交流一天,也长到他们意识到了,除了对方他们再无可能与别人成为这样的关系。无数同学转行,而他们仍在坚持。他们是最优秀的音乐剧演员,他们的角色属于故事与所有观众。


而郑云龙,是只属于他的龙。


每当他们同台歌唱的时候,阿云嘎的耳边便会响起锡林郭勒百米高空之上吹拂着的狂风,掌下龙鳞的温度,还有两人纠缠的歌声。


演出开始,他们在登台前拥抱。演出结束,他们悄悄在背后击掌。


他的龙就在他的身边。






——FIN.——


感谢你看到这里~

故事的起因是一个大龙→无牙仔的小视频,看了之后和朋友开玩笑说,假如大龙真的是条龙会不会很有意思?脑补了一下觉得真的还蛮有意思,于是动笔。

第一次搞rps,不太会把控着笔力度,零零散散查了不少资料但难免还是会出现bug,希望大家对bug和ooc都能够多多包涵。

总体而言,这一篇的感情是比较隐晦的,想要表现的是一种soulmate的感觉。不管有没有成功,但我认真表现了自己想要讲的东西,所以也没有遗憾。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2019.2.20   鱼安







3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135)
鱼兮安然
赞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