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19 13:01:312221 字44 条评论

【胜出】颜控怎么了!

·现代无个性社会的大学生

·咔→颜控久

·放飞自我的沙雕脑洞

·ooc我的


爆豪知道,一直都他妈该死的清楚知道,自己的幼驯染会黏在他身边,撵都撵不走的原因。


当然不是因为他绑着绿谷求着他黏住自己,以他的自尊心干不出这事,哪怕他喜欢那个卷毛混蛋也干不出这事。更不是因为他的幼驯染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比如受虐倾向,绝对不是。


绿谷一直黏着他的原因只是因为他长的够帅够好看,而自己暗恋的傻子是个颜控。



“小胜!你看刚刚过去的那个男生!”绿谷用手肘撞了下爆豪的腰,用十分亢奋的语调在爆豪耳边低声感叹。


“离我远点!”爆豪被绿谷一手肘撞岔了气,又被耳边拂过的气息压得发不出火。他一听绿谷那语气就知道绿谷想说什么,一边毫不留情地把没有一点自觉的混蛋推开,一边转回头去迅速评估刚刚走过的男生的颜值。


——哼,没有自己帅。


爆豪稍微放下心来,转回头嘲笑自己的幼驯染:“废久你的审美已经无可救药了。”


“别这么说嘛。”绿谷没有被爆豪一如既往的嘲讽打击到,“没有小胜帅很正常吧。”


你知道你还看!爆豪没好气地瞪了绿谷一眼,大踏步地走了。


“小胜!等等我啦!”


“小胜,你说我们的新教授是怎样的人啊?”上一个教授因为家里有事,这门课临时换了一个教授来上。


“不知道。”爆豪暗暗祈祷,来个小老头最好。上一个教授已经年过中年,绿谷还是能十分兴奋地和他说什么“成熟儒雅”之类的话,大肆赞美教授的颜值,连带着听课都听得非常认真——虽然他听每门课都很认真。


来个小老头,老太婆也成。爆豪瞥了眼十分期待的绿谷,冷漠看着自己手机,顺便向上帝祈祷。


当然,上帝他老人家很忙,才不会理会爆豪这个小小的愿望。


“小胜!你看!”绿谷忽然倒吸一口气,兴奋地把爆豪的大腿拍得啪啪作响,“快看我们教授!”


绿谷的手劲不小,把爆豪的心都拍凉了半截。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绿谷有这么兴奋的时候。抬头一看,剩下来的半截心也凉透了。


“同学们好,我叫轰焦冻,从今天开始是你们的教授了。”讲台上的青年淡定地看着面前欢腾的同学们,等基本安静下来才对着他们微微一笑,又引起了少女们压抑着的新一轮尖叫。


还有爆豪旁边那个卷毛混蛋的尖叫。


“啊啊啊太帅了啊!小胜你看啊!我们的教授是轰老师实在太好了啊啊啊啊!!”


一点也不好。爆豪咬牙切齿地想。这他妈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敌人。


一堂课,爆豪和大多数同学一样上得神不守舍的。只不过其他人是被迷得神魂颠倒,他是气得两眼发黑。


他每看一眼奋笔疾书记笔记的绿谷,都觉得胸口发闷。绿谷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幼驯染的异常,脸上的光够把人凉瞎,平常毫不起眼的平凡少年,现在比个灯泡都引人注目。


“嗯…有同学知道这个答案吗?”轰环视一圈,毫不意外地看到了一圈与书进行零距离接触的学生。


教授的颜值再高,也拯救不了同学们的智商。在最初的激动过了以后,知识的力量已经压得同学们个个和鹌鹑一样了。


“好,那位同学,你来回答一下。”在一片焉了的花朵中,闪闪发光的花椰菜尤为醒目。


“是!”绿谷精神过头的声音吓了爆豪一跳,他瞥眼大屏幕,准备好了待会儿把绿谷的回答通通怼回去。


“我认为这项研究的假说…”


哼,废久就是废久,再怎么样都改不了书呆子的本性。爆豪不爽地“啧”了一声,隐藏在绿谷洪亮的声音中没被任何人听到。


“…所以这些实验可以支持这个假说。”绿谷自信满满地回答完了问题,笔挺地站着等着教授下一步的指示。


“很好。”轰没想到第一天上课就捡到宝了,朝着绿谷露出了一个满意微笑,挥手示意他坐下,“这位同学回答的很好,还有其他同学有别的观点吗?”


轰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真的有人应了。


“老师!我不同意!”爆豪稍微举了个手,勉强遵守下课堂礼仪,马上就开始滔滔不绝起来:“我认为这个假设不能成立…”


“…所以废久刚刚讲的不能成立。”爆豪骄傲地一扬下巴,完完全全地否决了绿谷的答案。


“嗯,这位同学说的也很有道理…”轰看出了两人的针锋相对,感觉打起圆场。


“老师!我不同意小胜说的!”绿谷被自己的幼驯染激起了好胜心,同样勉强遵守了一下课堂礼仪,马上就怼了回去,“小胜刚刚说的理论有一些地方不适用这个实验…”


好好的一个课堂发言,硬是被绿谷和爆豪搞成了辩论赛。轰也没有去阻止他们,饶有兴致地看到一半,还小声问起了前排的同学:“他们关系很好吗?”


同学沉迷于教授的盛世美颜,傻乎乎地点了下头,又反应过来,拼命摇头:“说是幼驯染,其实关系差得要死!”


“教授你下次还是别提问绿谷了。”旁边的同学忍不住说道,“绿谷一回答问题,爆豪就要炸。”


“哦,是叫绿谷啊。”轰点点头,“我记住了。”


“这个假设就是不可能成立!”


“怎么不可能!”绿谷也急了,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只要爆豪再拽着绿谷的衣领吼“你脑子进水了吧!”一句,就能变成血气方刚的少年课堂斗殴了。


“你别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绿谷急起来声音绝对不小,顶着一班同学的目瞪口呆,爆豪熄火了。


“你…你他妈…”爆豪捂住脸,颤颤巍巍地扯住绿谷,“丢人现眼!坐下!”


“绿谷同学,”轰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学术讨论要有学术讨论的严肃性。”不要一言不合就称赞对手的美貌。


绿谷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幼驯染面前放飞自我是一回事,在全班同学面前放飞自我是另一回事。这下憋成了一个大番茄,和爆豪两个人一左一右缩在桌子两端交相辉映,恨不得找条缝钻下去。


勉强饶过这书呆子一回。爆豪挡住通红的脸和上扬的嘴角,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四舍五入这他妈就是当众告白了。



END

后续

久:咔酱,你这边备注“一生的敌人”的是谁啊?

咔:关你屁事。




是以前放在lof上的文



图片
44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