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13 13:54:323555 字19 条评论

【雷安】所谓“神明大人”及重启的往事

来自连载 【雷安】布鲁克利斯之光(已完结

接上篇「布鲁克利斯的琴师」。 较大型世界观注意。 这节和上节不一定是同一文风,所以请千万不要参考上节的文风。 发挥失常我die了。 Thanks for watching。

一周后的同一时间,雷狮抱着艾比一定要他捎过来的、刚烤好的喷香的面包,再次造访了安迷修的小院。这一次他好好敲门了。

安迷修还是提着那支手杖,从院内摸索出来。雷狮特别注意了一下安迷修的步伐,完全没有犹豫意识,就像是正常人一样。

或许艾比那臭丫头并没说错。雷狮这么想。安迷修绝对是正常人,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变成了这样。说不定真的是因为神的诅咒什么的——嗤。

“你又来了。”安迷修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带着海的味道的先生。”

“纠正一下,是海盗。”雷狮眯起眸。

安迷修显然愣了一下。不过只有片刻而已,他又转头朝屋子走去。“海盗就海盗吧。请。”

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进屋,而是坐在了屋外的一处小棚子下面。安迷修在那里放了一壶茶,但这次意外的有酒,还是雷狮常喝的那种啤酒。

“卡米尔先生是你弟弟吧?雷狮先生。”安迷修用大指和食指捏着搅拌勺,让方糖融进有些苦涩的红茶里。“他在上午造访了这里。”

“他告诉你我是谁了?”

“他不说,我也猜到了。”安迷修呷了口茶。“你们身上都有大海的味道。一模一样。”

“行吧,真是拿你没办法。”雷狮耸耸肩。“那他跟你说什么了?”

安迷修忽然冲他笑了笑。“你觉得……我这个目不能视的人,真的能威胁到你吗?”

“你可以试试啊。”雷狮露出痞里痞气的笑。

“这可是你说的。”安迷修严肃起来。“雷狮,你见过「神赋魔法师」吗?”

“二百多年前见过一个擅长冰系魔法的,而且我自己也是。怎么了吗?”

安迷修抬手,朝下的掌心幻化出火星大的赤光。别人或许感受不到,但雷狮却能清楚感知到那一点点微光能造成的真实伤害。

那本是神的恩赐,是美丽而危险的力量。是神的力量中几千万分之一的星火。

不,不对……。又不像是神的恩赐。雷狮拧了拧眉,朝花丛中的坟墓看去。那里有什么东西正与这力量共鸣,自地下震颤着想要破土而出。

这么一来,那里有什么不言而喻了。

安迷修放下了手。

“真是危险的力量。”雷狮给自己灌了口酒。

安迷修撇过头。“神的诅咒罢了。”

“安迷修。”

“嗯?怎么了?”

雷狮难得的严肃起来,欲言又止。下一秒,他想了想,又恢复不正经常态。“说实话——你这张脸挺好看的。”

要是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就更完美了。

“上天的恩赐本就完美。”安迷修冷不丁说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直接说愣了雷狮。

没等雷狮说点什么,安迷修轻声哼唱起了上古风格的民谣。大意是,一位生来正直善良的骑士,因为德行高尚而成为守护的神明,护佑向他祈愿的骑士。但他在神力鼎盛时期爱上了他的信徒,却又眼睁睁看着这位信徒被杀死在他眼前。

唱到这里,安迷修没有继续唱下去,歌声也戛然而止。雷狮凝视着忽然沉默的安迷修,只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深沉的悲伤。

或许还有一点惆怅吧。雷狮这么想。

由歌声传递的那份无比真实的感情,历经了时代的沉淀,将在诅咒消亡时得到新的答案。现在的一切,只是获得答案前的等待过程而已。

雷狮又想了很久,最终只是咂咂舌,选择对歌词的含义不予置评。

“歌声很美。”

安迷修愣了一秒,端起茶杯的手也顿了顿。

“谢谢。”

向日葵的花盘愈发转向西面。

当夕阳如跳跃着的烈火般红艳时,安迷修起身进屋去,抱出了那个装着小提琴的盒子放在桌上。

“你不回去吗?雷狮先生。你弟弟会着急的。”

“急什么。”雷狮站起身,用完好的那只手臂伸个懒腰。“我来了就没打算早回。”

“一起去吹个海风呗?其实大海挺好的。”

本以为安迷修会拒绝,结果他却从里屋找出个篮子来,把雷狮带来的面包和刚拿来的几瓶酒装进去。做完这些,他准确无误的把篮子往雷狮那只完好的手里一塞,把手杖像挂剑一样插在腰间,抱起琴盒朝门外走。

“那就一起吧。我刚好想去‘看’海。”

路过镇子的时候,有很多人对他们打招呼。安迷修微笑着,如沐春风。雷狮则一如既往的板着个脸,要么就是露出雷狮式笑容作为回应。

“稍微对镇子上的人友好些,雷狮先生。”安迷修回过头对着雷狮,轻轻皱眉。“他们又没得罪你。”

正从卡米尔手里接过什么东西的雷狮怔了一秒,轻哼一声,步子也随之轻快起来。“知道了。”

当他们站在海滩上,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还有几只海鸥在悠闲地散步。大约是面包的香气散发了出去,海鸥们居然扑上来想要抢它们。雷狮眼疾手快抓住其中一只的脖子,它当即惨叫起来,聒得雷狮耳朵根子痛。

“嗯?雷狮先生,你在做什么?”

雷狮瞅瞅一脸茫然的安迷修,下意识的松开了那只海鸥。“没什么。要喂鸟吗?”

于是事态就发展为,他们一起找到一块挺大的礁石背对背坐在上面,安迷修拿了一个较大的面包招呼那些海鸥。它们原本该扑腾着翅膀开始互抢,却只是安静的围到安迷修身边,眼巴巴的等着安迷修给它们丢食物。

“真是一群强盗鸟。”雷狮嗤一声,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一根雪茄,想了想却没有点燃,把它又丢回口袋。“现在还得便宜卖乖了。”

“生物常态嘛。”安迷修语气淡淡的。“如果你对它们好,它们多少会收敛。”

“……倒也是。不过仅限于r——普通人吧。”

雷狮刻意的收回了“鶸”这个词。

“啊,差不多是这样吧。”

安迷修把手上剩下的半块面包丢向鸥群。

原本安静的海鸥们一哄而上,嘎嘎大叫着互相啄咬。一时间鸟毛乱飞,还有一些海鸥甚至被同伴啄伤。

“你看。当利益只有那么多,又得不到合理的分配,它们就开始互相伤害。”安迷修把琴盒横放在腿上,手指敲打着盒子。“这是不是……和战争时期的人类一样呢。”

雷狮扭头盯着那群海鸥看了一会儿,嗤笑。

“那些自恃清高的神不也是一样吗,为了自私的想法降灾于人类。”

安迷修的身体有一瞬僵直。

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打开琴盒取出他的琴架在肩上,让琴盒滑到礁石下去躺着。很快,悠扬大气的旋律久久回荡在海上。那其中的温柔,仿佛将要被揉进退潮时的海浪里去一般。

“真是不可多得的温柔啊,安迷修。”确定不会碍着安迷修的事,雷狮往前耸了耸,一仰头把后脑勺枕在安迷修脖颈上,甚至还得寸进尺般慵懒的蹭了蹭。

“你对谁都这样吗。”

雷狮听着安迷修轻笑了一声。这声笑溜进雷狮耳间,毫不客气徘徊在他的脑海中。它转而又被揉进海风里,飘向几百年前的世界。

“当然不是,雷狮先生。”

安迷修停了手中的弓,深吸一口带着咸味的空气,忽然改奏起庄重的旋律。就仿佛他此刻身处庄严的神殿,而他就是那高座上的神——。

“你愿意听我讲点故事吗?”

“哈?你居然有这个心情啊。”

“嗯……。只不过,故事有点长。”

雷狮挑挑眉。“无所谓长短。反正现在这么坐着也是无聊,不是吗。”

“首先,我想跟你讲一件事。”

“嗯?什么。”

“其实,我不是人类。我已经活了上千年……。希望我没吓着你。”安迷修有点犹豫。

“那有什么。”雷狮摆出一副无所谓模样。“我也不算是人啊。活了三百多岁还容颜不老的人,真的还算是人吗。”

“嗯……不算吧。”

正当安迷修准备讲下去,周围的气氛忽然变了。安迷修神色一凛,琴声戛然而止的瞬间,剑已出鞘——只不过是被赤光包裹着浮空。

“哎呀,我以为从前的神明大人已经失去神力了呢,结果并没有啊。”坐在月形镰刀上的黑发魔女咯咯笑着现身。“你居然会和骑士们恨不得得而诛之的雷神之子在一起?真令人意外。”

不等安迷修发难,一道惊雷破空而下。雷狮从礁石上站起来,居高临下怒瞪着魔女,紫色的雷电充斥在周围,发出危险的响声。

就像被侵犯了领地,正朝敌人示威的狮王。

“闭嘴,凯莉。”

“哎呀呀,生气了?”凯莉笑着遁入黑暗。“不过这么一来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拜。”

目的……?

啊,说安迷修是“过去的神”,什么的。

“你猜得到的吧。”安迷修收回剑,整个人都沮丧起来。“关于她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雷狮收回雷电,露出了雷狮式笑容。

“你可真会深思熟虑啊,神·明·大·人。”

“不过没关系,我不会说出去的。没什么意思。”

安迷修默默地收起琴,抱着琴盒去摸那个篮子,却被雷狮捉住了手。还没等他反抗,雷狮先他一步把他死死抱在怀里,箍得他腰疼。

“去我那吧。反正也没心思在这待了。”

“……你真的不介意吗?”

“你的故事还没讲呢,真要赶人也太早了点。”

果然就不该抱太大希望啊。安迷修想。

等到他们到了海盗团的暂居之所,船员们正窝在门面的吧台里喝酒,现场乱成一团。

“回来了,大哥。”窝在柜台里记账的卡米尔头也不抬的打个招呼。 

“是啊。我上楼去了,你们继续。”

“晚安,大哥。嗯……还有安迷修先生。”

“嗯?嗯。”虽然有哪不对,但还是先不去想了。

安迷修跟着雷狮上楼,七拐八绕的走了好一阵,这才进了一间屋子。当雷狮按着他坐下,柔软的触感告诉他这里大概是雷狮的房间,而他正坐着雷狮的床。

嗯……熟悉的味道。就像三百年前那个人。

不对。熟悉?三百年前??

“……雷狮。”安迷修说这话时竟有些颤抖。

“啊?怎么了吗。”雷狮有一点烦躁。

“你是不是三百年前的雷王国三皇子?”

“哈?是又如何,雷王国都灭了几十年了——喂,安迷修,你干嘛摸我脸?这么突然不好吧。”

雷狮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忽然伸手去捏安迷修的脸,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你不会就是那个明明只有一墙之隔却死活不肯翻墙,也不让我翻墙看你的蠢骑士吧?”

图片
19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261
收藏
赞 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