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10 20:15:133978 字8 条评论

【偷心卧底】

来自连载 龙城恋爱生活

*罗浮生x韩沉

*甜文无刀,可放心食用。


“他根本就不爱你!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要当卧底!”

“你别忘了!他是警察!”

咣叽一声,酒瓶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霎时碎片满地。正如那个人的心一样,碎了一地,再也拼不回来。

奔波了一天,大大小小的伤口几乎都裂了。浑身上下没有哪个地方是不疼的,罗浮生机械性的硬灌着酒,酒水顺着下巴流入脖颈,随着喉结的一起一伏渐渐的蜿蜒到衣服里面。

“你给了他百分之百的信任,可他呢?!他是怎么回报你的?!”

“被枕边人捅一刀的痛苦你现在是体会到了吧?!”

酒水划过伤口,蛰的火辣辣的疼。疼痛冲刷着罗浮生神经,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这就是教训。胸腔的疼痛不容忽略,那个人离开的时候把他的心也挖走了。

疼。

一瓶酒很快就到了底,也不知道是流的多还是喝的多。

罗浮生摇晃了两下空瓶子,确定没有了之后直接扔出去,砸在门上发出一声巨响,落在地上和其他的碎片组合在一起。酒精让他的大脑不太清醒,身子摇摇晃晃的,再也站不稳。

罗浮生颓废的倒回到沙发上,都借酒消愁愁更愁,可不是么,他现在心底里的委屈蔓延的更厉害了。

他t/m凭什么这么做,我对他不好吗?

罗浮生咂咂嘴,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导致他开始胡思乱想。

要说罗浮生当年追韩沉,那可是追的是轰轰烈烈的啊!锲而不舍的追了小半年,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就连当初怀有少女心的人也已经麻木了。按理说就算是个直男也应该被掰弯了,可韩沉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不理他,罗浮生就这么坚持着追呀追,做出了很多他这个二当家的从没干过的事。比如说把人放到自己身边好好的照看着他;有事没事儿就请他吃饭;亲自种玫瑰花送他;下雨天跑了大老远就是为了给还在做任务的他送把伞;受伤的时候都是亲力亲为的照顾着。这爱情可真是感动苍天感动大地啊!就在别人都认为韩沉大概是性冷淡的时候他终于答应了罗浮生,普天同庆!恭喜恭喜啊!

然后答应的第三天就叛变了。

这几乎惊呆了所有人,他们做梦没想到警局潜伏最深的一个卧底居然是韩沉,罗浮生放到心尖上的人啊!

韩沉盗走了最重要的文件,警局行动非常快进行逮捕活动。正在危急时候,刚从国外回来的赵云澜联合罗浮生启用在警局的卧底力挽狂澜 ,解决掉问题的同时反将一军,狠狠的耍了警局一把。

黑帮与警局的关系暂时告一段落,就该处理内部了。

罗浮生因为韩沉这一问题关进刑讯室接受惩处。虽然到后来戴罪立功,可这活罪毕竟难逃,挨了两顿鞭子三顿棍子,最后还是赵云澜求情这才放出来。

当初进医院的时候罗浮生是直接转的急诊室,结果在医院呆了还没有几天便偷偷跑出来喝酒。

罗浮生不想想这些有的没的,他现在脑子里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全部都是环绕着『他为什么不喜欢我』这个问题。

自己有什么不好?还没有那个警局好吗?

你凭什么背叛我?!

韩沉,你给我一个解释,无论有多扯淡我都相信。

连个解释都没有……………………

给他的只有那击穿手臂的一枪和毫不留情离去的背影。

罗浮生一遍遍的回放这段痛苦的回忆,胃里的绞痛感和身上伤口崩裂的疼痛也在困扰着他,精神身体两方面的痛苦双重压迫下他几乎要崩溃,眼角含着眼泪却迟迟不肯掉落。

我把整颗心捧给你,你却把他摔到了地上。

罗浮生瞎摸着桌子,企图再找一瓶酒。

他对韩沉是认真的,那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去喜欢一个人,结果却是除了一次惨痛的失败和教训什么都没有留下。

桌子上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罗浮生又往里摸了摸,整个身体往前倾,结果一个脚软跪到了地上。

尖锐的碎片刺进皮肤,罗浮生理都没理。糊成一团的大脑甚至还蹦出一个还没有他受刑的时候疼的莫名想法。

耳朵传来开门声,紧接着就是踩踏碎片的声音。罗浮生茫然的抬起头,眼前依然是模模糊糊的一片,只能依稀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服,身材高挑的人朝自己走来。

来的人把他抱起来放到沙发上,动作轻柔得仿佛在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韩沉?”罗浮生小声道,他也就剩那么一点意识了,虽然内心里明白他不可能是韩沉。韩沉不可能那么温柔,这应该是赵云澜派来找他的人。

那个人身体僵了一下,随后为罗浮生收拾了一下,把他小心翼翼的打横抱起就往外走。

罗浮生皱眉,他并不喜欢他不认识的人去碰他的身体,放到平时他是直接甩开的,可现在脑子身体都不受使唤,酒精压迫下让他有点幼稚的开口威胁。

“你别碰我!”

那人把他搂得更紧了。

罗浮生又挣扎了两下,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就像平时韩沉身上的味道一样。罗浮生恍了神,内心里那点原本被忽略的委屈又铺天盖地的涌了上来。

“我要去找韩沉,你把我放下来,我要去找他。”

罗浮生难受,不过却也是明白了那个酒精都麻醉不了的事实。

“他为什么不要我?!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一遍又一遍轻喃,罗浮生固执的找一个答案,但是这个答案除了韩沉,谁也不能给他。

“谁说他不喜欢你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罗浮生愣是没想起来到底是谁,不过他也懒得去想。

“他开枪,明明刚答应我的表白没几天他就走了,他还开枪打我!他什么也没留下,他走了,他,他走了。”罗浮生说话语无伦次,甚至还有一点含糊。

但这一字一句却在凌迟着韩沉,醉酒后的胡言乱语反倒更能反映一个人的内心,韩沉低下头吻了吻他的额头,内心的愧疚又多了几分。

罗浮生醉的厉害,并没有感觉到额头上的异样,只是翻来覆去的说着'他走了'。到了最后干脆哼哼唧唧的喊疼。

“对不起……………………”

韩沉轻轻的开口,罗浮生正迷糊着,也不知道听见没听见。

屋子里面一片狼藉没办法住人,韩沉结了账,抱着他一步一步往外走,准备带他回自己的宾馆,结果抱着人才刚出大门就看到了倚着车门的赵云澜。

韩沉整人僵住了,退也不是进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曾经他背叛过的Boss。

赵云澜倒是没什么表示,神色正常的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他当过卧底一样。看着他抱着罗浮生,只是淡淡的瞥得他一眼:“谢谢你了啊,把那混小子塞车里就行了。”

赵云澜话音刚落,没等韩沉反应过来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韩沉咬了咬嘴唇,立在原地没有动。

赵云澜等了一会儿,见他依然是没有什么动作,“嘶”了一声,不耐烦的摇下车窗:“快点!非要等这混小子伤口感染死了你才开心吗?”

韩沉脸色一变,打开车门小心翼翼的放下罗浮生让他躺下。

赵云澜回头:“让他趴着,伤基本上都在后背,你这样到半路他非疼醒不可。”

韩沉心口又开始疼起来,原本打算把人放到车上就离开的他毫不犹豫的踏上了车,避开他的后背把他搂在怀里。

赵云澜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开着车什么都不管。

酒店到医院也不是很远的距离,不过才几分钟。这对韩沉来说却是绝对的煎熬,罗浮生从来没有这么乖的窝在他的怀里,他们也从来就没有离过这么近,近到可以看清楚他长长的睫毛下那隐隐约约的泪痕。

韩沉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软软的触感使他想起了罗浮生对自己锲而不舍的追求,内心感到一丝甜蜜,然而便是浓浓的苦涩。

韩沉有点恍惚,仿佛回到了他们当初刚刚恋爱的时候,那人天天追他,每天各种各样的花样,各种啼笑皆非的故事都是他最美好的记忆。这种恍惚直到病房里只有他和赵云澜还有熟睡的罗浮生的时候才消失。

赵云澜点了一根烟,一屁股坐在旁边空的床上翘起二郎腿,吞云吐雾了一段时间之后这才懒洋洋的抬头去看他。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韩沉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道:“我想赎罪。”

赵云澜嗤笑一声:“你这人瞒的了其他人你瞒不了我。左手臂关节上正三尺距离,又避开大动脉,完全没有任何致命或者是丧失行动力的伤害,更别提留下什么后遗症了,简直跟皮外伤没什么区别。你真要是没有感情的卧底的话,你那一枪就应该往他胸口上砸而不是专门用这种复杂的方式!单凭这一点,你俩肯定有猫腻。”

“看什么看?我咋知道的?这招是沈巍自创发明的,你跟他关系不浅,他跟我什么关系你不知道?”

韩沉默默的点了点头,沈巍和赵云澜是一对死对头这是黑帮警局两者都心知肚明的事,两人死磕了快几年了,都说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宿敌,这句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可为什么他总觉得沈巍看赵云澜的眼神跟罗浮生看他的眼神一样呢?

“你这仇也报了,恩也报了,无罪一身轻。可把我家混小子的心给偷走了,你这该当何罪呢?”赵云澜又吸了一口烟,手指敲了敲桌子道。

是啊,父母的仇报了,警局的养育之恩也报了,本来以为到头来是孑然一身,谁曾想会和罗浮生碰撞出了爱情的火花。

可是到了现在,他有什么脸面和罗浮生在一起?就算已经脱离了过去,可他是卧底,他是害罗浮生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都是不争的事实。在任何人眼中,他都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利用他人感情的人。

韩沉深吸一口气:“等他醒来,我任凭他处置!”

赵云澜白了他一眼,吐出最后一口烟,把烟蒂随手扔到茶杯里,语气里颇有几分认真:“你除了赎罪,就没其他的感想了?”

韩沉不语。

赵云澜:“我可是听说那混小子为了追你可废了不少功夫和时间呢,你就没一点儿表示?你喜不喜欢他?他可是到你叛变的时候都一直认为你只是利用他而已,可怜一颗真心全都扔给你了。而你,就不打算给他点儿回应?”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全部插心窝子,韩沉有点自嘲的笑了,他闷闷的道:“我难道就不喜欢他?我喜欢他喜欢的简直要疯!”

“警局一直在派人监视我,他追求我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忍着,直到任务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才答应他的要求,就是想和他普通谈场恋爱罢了。”

“现在说这些又什么用?错就是错了,他怎么处罚我都认。就让他就把我当成一个感情骗子,这样他顶多伤心一段时间,然后就可以找他的第二段感情。”

赵云澜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着他渐渐低沉下来的表情,慢悠悠的开口:“你舍得?你舍得眼睁睁的看着他有别的人?”

韩沉摇头。

赵云澜一拍手:“那不就行了吗?!他舍不得你也舍不得,玩什么互相伤害?在一起不得了吗?”

韩沉一时间跟不上他的脑回路,有点发懵,只能干巴巴的说:“我的确喜欢他,可我也清楚我现在根本就没资格喜欢,不可能在一起的。”

话音刚落,赵云澜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一脸玩味的对着床上那个已经急不可耐的人慢悠悠的道:“傻小子,别装睡了,听见你媳妇儿说的了没有?还不赶紧把人抱回家!”

END

8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92)
烟雨三月
赞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