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10 17:22:212489 字18 条评论

《纯情格瑞俏罗斯》瑞嘉

嘉德罗斯在一月尾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连电话都是忙碌中的状态。
 
聚会少了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变化,更何况主办人是金,大大咧咧又活力四射的,带动着现场氛围全都活跃起来,格瑞坐在角落里一个人喝着酒都被拉扯着推去唱了首歌,声音低沉又磁性,怎么说都足够让女生脸红个三百回,只可惜他本人心不在焉的。
 
“怎么,因为嘉德罗斯不在吗?”凯莉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被格瑞斜了一眼,后者并没有任何自知之明反而唇角一挑,桃红色口红涂抹着的唇瓣不过一碰便叫人察觉其中恶意:“我看你平时那么讨厌嘉德罗斯,现在倒是想他了?只可惜啊——人家可不想你。”
 
听到了没听到的人都是没听到,金一个高音都飙成了海豚音。
 
格瑞连眉头都不挑一下:“你话太多了。”
 
“哦?是吗?”
 
格瑞没理她,起了身径直走出门,行过弯弯绕绕的走廊从KTV门口出去,点了根烟靠在栏杆上,一只手撩开风衣插在裤口袋里,低垂着眉眼的样子叫人几乎以为这是幅画。他不常抽烟,但是嘉德罗斯消失以后烟瘾增加了,最凶的时候一天一包烟。
 
心里犹豫几下,还是打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一声都没响,接起来便是个女人告诉他——您拨打的电话忙碌中,留言请在嘟声后说话。
 
格瑞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直到年三十那天嘉德罗斯都没有任何动静,晚上六点他在金家吃了年夜饭,聊天到九点多才回到了自己家,空空荡荡没有人,秋也劝他别走就睡下,但是他不想,毕竟始终也不是一家人,只是邻居。他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也沉默的拒绝了一半的好意,还有一半接受了也必然会偿还,而年三十,他觉得自己还是在家里静静地守岁就好了,也不懂得自己究竟是有什么期待。
 
他打开手机收了一圈祝福,言简意赅的回复了,跳出来个黄黑的头像,他脑子里还没转半圈手指就点上去了,嘉德罗斯的空间消息就铺开在眼前。
 
是一张全家福,背后是长桌,上面摆满了格瑞叫不出名字的美食,嘉德罗斯举着自拍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看着镜头笑,年纪小的还会比个耶,一个家族十几个人,嘉德罗斯年纪最小。配字也很简单:忙碌后的年夜饭。
 
真的在忙啊……
 
格瑞想了想,戴上耳机玩了一盘忍者3,不断有人邀请他,他都统一拒绝了,想要安安静静的跑完一局疾风模式,却在关键时候看到了新消息提前,黄黑的头像,只有一句话。
 
「新年快乐,格瑞。」
 
那头像是嘉德罗斯的自拍。
 
格瑞下一刻就直接退出了游戏,也不管自己打了几分是不是要破纪录,手指踌躇几下,回了一句新年快乐。其实还没到十二点,剩下大半个小时,嘉德罗斯还没回复,格瑞想了想发了个红包过去,数额下意识定了52,又改成了66,发过去十几秒后嘉德罗斯才拆开,发过来个捂眼笑的表情包。
 
「你也太抠门了,看你嘉爷爷给你发个大红包。」
 
写着个嘉字红包便发了过来,格瑞点开一看,666。
 
太大了。
 
嘉德罗斯就发过来一段语音,城市里不能放鞭炮烟花,所以只剩下他的呼吸声。
 
“这是给你的压岁钱,给我退回来饶不了你。”
 
格瑞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刚才打游戏手指累了,不想打字,于是飞快发了个通话邀请,嘉德罗斯也接了,翻腾几下说找耳机线,最后才像是躺下来了舒了一口气的状态,鼻音轻的像呼吸:“我先说明,我最近很累,可能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不守岁吗?”
 
“唔……还有十一分钟,守着。”嘉德罗斯翻了个身,他的声音确是有些疲惫:“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巴不得我离远点。”
 
格瑞没说话。
 
嘉德罗斯那头就笑了一声:“行行行,我知道,我告白了就跑是我的不对,可是你也没给我答案啊?”
 
“格瑞,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
 
“我追了你这么久,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我说出口了,你又什么都不说,你脑子里想什么呢?喜欢还是讨厌给个准话行不行?”
 
格瑞听着电话那头的呼吸声,心想自己也不清楚,他一个人太久太久了,嘉德罗斯告白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讨厌的感觉,反而心脏怦怦跳,像要从喉咙里跳出去跑到嘉德罗斯身上去,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偶尔出现的冲动,和梦里隐晦的暗示,可是他说不出口,自己是否做好了准备?迎接一个人来他的生命里,要一个人参与他的生活,恋爱是入侵的方程式,每个人都会因为恋爱而改变,从未有人例外。
 
嘉德罗斯听格瑞没话说,就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不知道。”最终格瑞花了全身的力气去开口:“我不知道要怎么谈恋爱,嘉德罗斯。”
 
性别,家庭,都不是难题,困难的是对于另一个人的束手无策,无措而不知如何去对待。
 
那头没有声音,只有浅浅的呼吸声。
 
指针已经过了十二点。
 
“……嘉德罗斯?”
 
“……唔……?”
 
像是梦呓一般的回应迟缓的飘过来,格瑞胸口堵塞了一团棉花,他缓缓的叹息:“没什么,新年快乐。”
 
第二天格瑞还没醒,就听见门铃响个不停,他摸了摸手机,剩下皮毛的电量,昨天插着耳机就睡着了也没有充电,那头已经挂了,看来是嘉德罗斯起床就挂断了电话,将近九个小时的通话,格瑞忍不住截图了一张存起来才起来开门,对方好像很没有耐心一直在摁门铃,却又很有耐心的即便没人回应也在摁。
 
格瑞开了门,嘉德罗斯像个天降礼物一样,站在他眼前。
 
围巾围了个严严实实,一身衣服厚的保暖,套了个外套,手指头拢在露指手套里,见他开门才露出了个往常一样的嚣张笑容来:“新年快乐,补上真人语音,你不会连红包都没有纸张的?”
 
格瑞张了张嘴,一时想不起来自己要说什么,只能干巴巴的回了句新年快乐。
 
嘉德罗斯蹦跶进了他的房子,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外套外衣脱了个干净,钻了格瑞刚起来还热乎的被窝,眯着眼睛打哈欠。
 
“大清早就被拉着去拜年,困死我了,过来,格瑞,陪我睡会儿。”
 
格瑞没动,他只觉得自己每一寸身体都僵硬,而嘉德罗斯笑起来的样子就是魔咒,他舔了舔干燥的唇瓣,想起来今天是大年初一。嘉德罗斯催促了两声他才爬上去,怀里多了个小团子的感觉太过于不真实,小团子就说话了。
 
“来,跟我念三个字,我爱你。”
 
“……我爱你。”
 
“然后自己读一遍,格瑞同学。”
 
“……我、爱你……”
 
“非常棒,好了我也爱你。”
 
嘉德罗斯搂着格瑞,对方已经耳根子通红埋头在他颈窝里头,他自己也有点脸红,但是很愉悦,终于把这纯情DT弄明白自己的心意了,过去的时间没白花。
 
——年三十那晚,他可没有完全睡着。
图片
18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