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10 08:16:063373 字32 条评论

【雷安】布鲁克利斯的琴师

来自连载 【雷安】布鲁克利斯之光

凹凸圈三发。西幻架空,我流意识流注意x。

那位传奇般的年轻海盗船长受了伤。

之所以说他是传奇,一是因为他拥有一把形状奇特、能够呼雷唤电的巨锤,这算是他能所向披靡的成因之一。人们称他为“雷神之子”,称他的巨锤为“雷神之锤”。船长对此只是不置可否。

至于这第二点……据说他曾是某个王国的皇子,天赋异禀,天资聪颖。在所有人都觉得他会继承皇位时,他却毫不犹豫的抛弃继承权出走了——换言之就是被王国驱逐,并且再也没有回去。

他的伤势不算严重,也不用长期卧床,却因为海上变幻无常的天气不得不返回陆地休养。历经几番思索,排除了一切会被搜捕的可能——虽然也没有人敢来搜捕他们,船长和海盗团成员一致选择了名为布鲁克利斯的临海小镇暂时落脚。

因为他们算是义盗,经常随手帮助沿海居住的居民,倒没怎么遭受排斥。英俊的船长甚至获得了一些姑娘的芳心——可惜也不可惜,他无所谓。

他们用海盗团公共积蓄中的很小一部分租下了一处价格不算低的房。房子临街,外面还有门面。经海盗团军师的安排,门面被装修成商铺,用来交易酒品和大海的恩赐。

大约一周后的某个下午,被迫端着胳膊、做什么都被限制行动的船长忽然有些火大,干脆趁着军师整理账目时堂而皇之溜了出去。不知道去哪,干脆漫无目的走在街上。

走着走着他就开始放空自我,直到站在镇外的一处小院前才回过神来。既然已经走到这里,他并不打算马上回去,而是打量起那个小院。

那个小院里的房子并不大,看起来仅够一人居住。房前种满了向日葵,最低的半米往下,最高的有一人半高。金灿灿的花瓣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看起来朝气蓬勃,让人燃起生的希望。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不可忽视的东西——那座隐藏在花园中、并没有墓碑,连刻着名字的石头都没有一块的坟墓。坟旁长着一棵两人高的苹果树,那棵树倒是枝繁叶茂。

谁会在家门口做坟堆,怕不是想不开了吧。

还没等他开口吐槽,那座房子的门开了,握着手杖的棕发青年单臂抱着一个盒子出现在屋门口,闭着双眼,旁若无人般钻进向日葵花园,直走到坟堆前站定。

青年把手杖准确的挂在树枝上,蹲下去打开了那个盒子。那里面是一把保养得不错的小提琴。

明明船长对这些不是很明白,他还是能看出来,可见主人对它有多上心。船长本来是想看看就走的,现在却忽然想知道青年要做什么。眼角余光瞥到旁边有个树墩,他毫不客气的坐上去,专心致志看着青年的一举一动。

青年修长的手指上无一例外布满了茧。不知是船长视力过好还是那些茧实在太引人注目,它们在船长眼中格外清晰。

在仔细的完成调音后,带着浅浅忧伤的曲子,从琴弦之上、心灵深处流泻而出。旋律并不激昂,也不欢快,缓缓的,却能够动人心魄,仿佛正讲述久远而悲伤的故事。

船长自认为对音律这东西完全不敏感,此刻却有一种冲动,想要自作主张的安抚青年。这个人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他迫切的想要知道。

于是乎,他又自作主张的走到院门前,耐心的等着青年演奏完毕。

不过他并没有等太久。当他在门前待着超过五秒钟,琴音戛然而止。那位青年进入了警戒状态,收琴取手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熟练,仿佛他做过很多年这种事。

不过让船长惊讶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对方此刻的姿态令他意外。那完全是一个经过严密训练的骑士在攻击前所做的准备动作,经常和海上骑士团打交道的船长更是对自己这种直觉深信不疑。

“你不必紧张。我路过,没有恶意。”他听到自己这么说。“你的琴声很美妙。”

青年迟疑了一秒,这才放下手杖,用船长觉得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句感谢夸奖。

疏远,却又不失礼貌、温和。

就像那些分明戴着面具的神,口口声声说自己深爱着世人,可一但底线被逾越,便会毫不留情的制造灾难破坏世界。

“请进来坐坐吧,这里很久没有人来了。”

他们很快就面对面坐在了那所房子的客厅里。期间青年沏了一壶茶,大约是闻到了船长身上大海的气息,又转头给他取来了葡萄酒。

船长注意了一下,发现青年全程没睁过眼。

盲人?应该不是。他完全不像。船长一边想着,一边心安理得的品尝起醇香的酒液。

“酒不错。是你自己酿的?”

“是的,谢谢。可惜这里并没有下酒菜。”

“无所谓了,毕竟好酒是不需要下酒菜的。”

等到船长这边三杯酒下肚,青年的茶杯才刚刚见底。期间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完全处于尴尬的状态。

直到青年率先开口。

“你难道就不好奇,我究竟是做什么的吗。”

言外之意,我在院子里的行为你也看到了,你对此有什么感想吗。

“我好奇那个做什么。”船长嗤笑一声,完全没有掩饰对此的不屑。“前骑士的冒险故事可不是什么该被所有人知道的东西。”

他说完这话,又换了个自认为平和的语气。“不过我倒是在镇上听说过其他的事。比如他们某一天说,这里有个不错的琴师,是叫……安迷修,来着,可惜是盲人。现在看来那应该是你。”

青年狠狠拧了拧眉。如果船长没看错,他端着茶壶倒茶的手一定是抖了一下。

“请不要直呼我的名字。”他说。

“难道还会被诅咒吗?我倒想知道谁能诅咒我,那些神吗?”船长实在装不下去了,往后一靠将双腿搭上了桌子。“遇上那种事情,真是天大的笑话。哪有刚好触了神霉头的人,神什么的,都是自私的家伙。”

“也请你尊重一下神明。”青年严肃起来。

“不好意思啊,唯独那种事情是不可能的。”

名叫安迷修的人忽然释然了。“也罢,毕竟每个人对神的看法都不同。”

这么说完,他又停顿了一会儿。“不过,你一定是别人口中的恶人。” 

“嗯?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吧。”虽然真的是。

“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我,只有目空一切的恶人才会轻视神明。”安迷修这么告诉船长。“不过,你给我的感觉并不太像是目空一切的人。”

船长毫不客气的对此嗤之以鼻。“只要是个人,再怎么样都怕死。目空一切?呵,只有强者才配。放在那些地痞流氓级别的鶸身上,说得不好听点,就是狂妄自大。”

安迷修又严肃起来。“请文明用语。”

船长烦躁的挠挠头。“好吧。”

天色逐渐黑了下来,船长干脆起身告辞。安迷修本想拄着那根手杖送他出门,船长习惯性的委婉拒绝,出了院门后下意识加快步伐远离此地。

那个叫安迷修的家伙真是奇怪。他想。

不过,那座坟墓下究竟葬着什么呢?

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再走快点吧,再晚一些,军师弟弟又要因为担心而喋喋不休了。虽然是出于关心,但还是会听得烦啊。

回到住处果然被军师捉着念了。无非就是什么,大哥有伤在身不应随意走动,出门走动也不应该走的太远,走的太远他会无暇顾及,之类的。

船长在听烦的前一秒打断了军师弟弟的念经式关怀。“卡米尔,我们去买甜品吧。”

军师瞬间停止啰嗦。“好的,大哥。”

镇上唯一的甜品店在镇中心,老板是一对姐弟。姐姐叫艾比,热情活泼且看起来很可爱。弟弟叫埃米,憨厚老实。他们有个不可忽视的共同点,头上都竖着一根总在摇晃的呆毛。

“卡米尔小哥——哦还有英俊潇洒的雷狮船长,晚上好。”当他们进入店内,艾比热情的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真难得能看到你们一起出门。”

“是挺难得。”雷狮难得特别想说话,耸耸肩表示无奈后开始发表意见。但语气仍旧懒洋洋,像头没睡醒的雄狮。“老子整天被关在屋里马上要发霉了,出去逛一下还要被念。多憋屈。”

“因为大哥您实在走太远了。”

“只是走到镇外看了个向日葵,顺便在某笨蛋琴师家里喝下午茶而已。”雷狮活动了一下那条一直端着的手臂,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一旁的艾比瞬间变了表情。“……安迷修先生居然会请其他人喝下午茶?真令人意外。他从不允许别人进家门,连院门都不让进。”

“哦?”事情开始有意思了。“就没有强闯的?”

“当然有。那些想强闯的人去年就去了,至今都没回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吓人的很。”

艾比喝口水借此压惊,又吞了吞唾沫。

“现在是夏中……初春的时候这里来过一队骑士,似乎是要捉安迷修先生到哪里去,也是再也没有回来。”

雷狮莫名的感到烦躁。“没人管吗。”

“没有。不过,有人曾目睹过现场,说是什么……那位安迷修先生并不是盲人,他的手杖里藏着剑刃,他好像还会一点魔法的样子。那人还说,他没有完全睁开眼睛,只是伸手拔剑的瞬间而已,冒犯者全部人间蒸发。”

“正常,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呗。”

“想想也是啊。不过,能有这种能力的人……。啊,这个时代和神有关的人事物不多了吧?似乎所有神都不再无条件赐福于人了。”

居然是所有神一起吗?简直要笑死人了。

提着蛋糕回去的路上,雷狮头一次开始思考如何让另一个人觉得“你想和他友好相处”。

这里的这些事明显是个问题,他或许该试试,自己究竟能不能杀死神明。

卡米尔偏过头,严肃的看着雷狮。“大哥,您不该涉足那些事。神的浑水,蹚不得。”

雷狮嗤笑一声。

“这浑水,老子蹚定了。”

图片
32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