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09 20:08:354038 字7 条评论

【俄罗斯转盘】

来自连载 龙城恋爱生活

*避雷:双性转!!!!!

*不清楚俄罗斯转盘的小伙伴去问度娘。

*千万不要闲的慌去玩这个!





“沈美人,我想挑战你啊”赵云澜语气轻挑的道,眼神中的认真不像是作假。无视掉周围人惊讶有惊悚的眼神,翘着二郎腿,笑嘻嘻的盯着前面那个人。

这龙城就这么大的地方,白天繁华夜里烦闹,只要混过的底下的,谁不知道沈巍这赌神的大名?要说前几年还有人不服她的位置敢向她挑衅,估计现在坟头草都五米多高了,居然还有人不长眼?

说起沈巍,众人对她的第一印象便是:蛇蝎美人儿。

沈巍倒是不负这个称号,明明看上去才十八、九岁的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背后,精致的无可挑剔的完美容颜。完美的身材仿佛上天赐下来的宝物,找不到一点缺陷。尤其是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灵动的目光最能给予暴击。

少女喜欢戴眼镜,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她都像出水的芙蓉,可远观而不可亵渎。可谁又知道这出淤泥而不染的人有着出神入化的赌技,就好似那朵漂亮的莲花出现在火山里,充满震撼,有着别样的一种风格。

她对别人狠,狠到明明对方身上没有一点伤口却溃不成军。

身为一个女人却在这赌场之间玩儿风生水起,只要是个游戏,在没有胜算的局沈巍都能力挽狂澜,极限翻盘。来这儿刚到两个月就挑战原赌神,活生生的把人家从位置上拽下来扔了出去,一个人PK整个赌场,打到最后,是唯一一个站着的。

那个场景只要见了一次就不会忘记:外面打着雷闪着电,屋子里面没有开灯。在连成一片的惨叫中,那个女人披散着头发,白皙的脸上还带着一道血痕,显得格外渗人;一双上挑的大眼睛中带着极致的猖狂。

这个本应该被外人夸赞的美到极致的女子,却宛若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人称为鬼王。

而现在,'鬼王'好好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无论别人干什么都是一副乖乖的样子,听到赵云澜那句话,她这才有了点反应,把视线放到赵云澜身上。

“唔……”少女口中发出一声轻哼,黑色的大眼睛缓缓闭合,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说不出的动人:“你要挑战我?”

赵云澜托腮点了点头,漂亮的眸子里带着点装出来的天真,仔细看倒还有一点恶趣味。她打趣的说:“我想沈姐姐不会拒绝我这个要求的吧?嗯~?”

“赵小姐倒是有趣。”

“知道我有趣,不想跟我玩儿一局嘛?”

沈巍眯着眼睛去看她,看着赵云澜那粉嫩双唇的开合,沈巍感到赏心悦目,就连心情也连带着好了几分:“或许你来这的时候没有看过以前的记录?”

赵云澜笑了一下,更加玩世不恭了:“您就当,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赵云澜踢开前面的桌子站起来,牛仔裤包着她修长的腿,完美分割比例的身材明明没有过多的动作却依然撩动人心。

沈巍就这么看着她一步一步朝自己面前走,一屁股坐在离她最近的那张桌子。

沈巍撩了撩头发,转换一下自己的姿势让自己离她近一些。

“我的老规矩,输了就把手留下。赢了,赌神的位置归你坐。”

赵云澜把下巴磕在手背上,直勾勾的盯着她那一身禁欲的衣服所勾勒出的线条,听她说完这句话才慢悠悠的开口:“沈美人爽快!但,可否让我提一个条件?”

沈巍第一次遇到与她谈条件的,饶有兴趣的道:“你说。”

赵云澜:“赌局中输的人未必是输的心服口服,他们只会找各种各样的原因来掩饰。根据以上这种条件做出措施,要不,咱这游戏,等人自愿认输方为止如何?”

沈巍还未说什么,只听底下一声娇喝:“赵云澜!你这条件也未免太过份了!”

这声音要是仔细听就会发现这个音调与沈巍有六分相似。赵云澜似乎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头也没回的就劈头盖脸的洒下一段话:“我跟你姐讲话又不是跟你讲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你!”底下的人似乎还想说什么,沈巍直接摆了一个手势,底下的人虽然愤愤不平但还是消了声。

沈巍的脸缓缓贴近赵云澜,直到距离近的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吸的频率此为止。赵云澜眼眸亮晶晶的,隐隐含着调侃,似乎是完全感觉不到沈巍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

“赵小姐提出来的条件,我自然是要给个面子的。”

“只是不知道赵小姐,要玩什么游戏?”

赵云澜眨眨眼睛,语气轻快的道:“俄罗斯转盘,沈美人敢玩吗?”

底下的人倒吸一口冷气,紧接着开始窃窃私语。

这可是一种玩命的游戏啊!众人纷纷扼腕,表示亏这个女人想的出来。深资老玩家却和这些新手玩家不同,他们想的方面更深:虽说是一种玩命游戏,但这样一来无论是游戏规则还是命运方面,都是公平的。

台上的赵云澜依然一种处事不惊的态度,沈巍脸色渐渐认真。

“不过与寻常的俄罗斯转盘不同,沈美人,咱们玩儿的是心。”

赵云澜随手掏出一把左轮手枪,边说话边把唯一的一颗子弹塞进去。

沈巍就这么盯着她的动作一言不发。

赵云澜装完了子弹,随手说把枪往中间一放。紧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慢条斯理的剥着糖纸。

“我要说我能窥探你的内心,不知道沈美人信不信?”

沈巍不理她。

赵云澜:“沈美人,知道什么是鸡尾酒吗?啊~或许我问了一个废话,各种酒的混杂体,不同的酒精混杂在一起,却意外的和谐。”

“十分之二的白酒,十分之三的红酒以及十分之一果啤,剩下的十分之一的柠檬汁和十分之二龙舌兰加上十分之一的伏特加用特殊手法调制而成的。具体是什么颜色我不清楚,毕竟我也不是什么专业的调酒师。”

“白酒代表辛辣,红酒代表优雅与斯文,果啤代表青涩和天真,柠檬汁代表吃醋与占有欲,龙舌兰代表凶烈,伏特加代表忍耐,这些糅合一起,不就是代表了你?”

赵云澜舌尖扫过棒棒糖,圆润的触感以及满腔糖果的甜味让她心情大好。

“你这杯鸡尾酒可不是谁都能品味出来的。没有资格的人品位是品味不出什么的。无法有人去欣赏你,你只能带着不能用语言来诉说的愁闷把你这种特质隐藏在心底,用外面那层伪装去麻痹,去欺骗别人。可,外表永远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心,所以,你内里其实和我们没什么两样,甚至比我们都要脆弱。”

“对吗?沈美人,嗯?”

赵云澜挑挑眉,底下人的窃窃私语越来越严重了,有人在等着看她笑话,有人想看她出糗,也有人会从深处去想一想,至于会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那就不是我们考虑的范围了。

沈巍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赵云澜就这么含着糖果,微笑的等着她的回答。

沈巍的回答是直接伸手拿过那把左轮手枪,芊芊玉指拨动转轮,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和惊呼声中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下了扳机。

唯有一声细微的发射声,没有子弹。

两人自动忽略了底下的杂乱声好让注意力集中。赵云澜耸了耸肩:“沈美人这是被我说中了?”

“愿赌服输。”

赵云澜随手捞过一个茶杯,那茶水还是温热的。赵云澜喝了一口润润自己的喉咙。

“其实,你这杯酒,喝了还能够让孤独的人心中感到一丝温暖呢。”

沈巍眼神里明晃晃的写着‘你在瞎扯些什么’

赵云澜装作没看见:“你或许不知道!但别人知道呀,可能不经意你帮了别人,把人从深渊里拉出来了啊!”

沈巍抬头,眼神里微不可查的闪过几丝痛苦和茫然。

就在那一夜之间,她从高高的云端跌落泥潭,原本爱她们的父母在那下着大雨的晚上把她们姐妹赶了出去,太平间里那具不愿意被提及的尸体,求助亲戚时去他们那副丑恶嘴脸,她一个人抱着发烧的妹妹在街头那种布满心头的撕心裂肺的绝望。她想要艰难活下去的脚步让当年那一个个问题都在故意消磨的时间面前失去了原本的答案。如今重新被提起,除了痛彻心,还有被掩盖起来的浓浓疑惑。

他们为什么不要我?

小小的沈巍瑟缩在巷子角落,眼神空洞又麻木。一个人逆着光走来,那个女孩儿扎着可爱的小啾啾,有着属于她那种年龄应该有的懵懂和天真,软软的对他说:“你怎么了?”

小沈巍没有理她。

“你身上好脏。”

“你不去换身衣服吗?”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

小沈巍依然没有理她,强烈的痛苦几乎要把她淹没,在这深渊之中,她恍惚听到了外面那个女孩子的声音。然后那个尚且残留着小女孩的体温的糖被塞到她手里。

那是闯进他迷雾中的第一缕阳光。

温暖的,不舍得放手。

原来那缕阳光叫赵云澜。

赵云澜嘴巴动了两下,吐出棒棒糖棍,拿过那把左轮手枪,随便的拨动了几下转轮,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按下了扳机。

轻微的发射声,但是没有子弹。

沈巍一晃神,意识回笼,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握在了赵云澜的皓腕上。

赵云澜挑眉,似乎对她很意外。

沈巍收回手,欲盖弥彰地推了推眼镜。说实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样做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似乎更接近于本能罢了。

赵云澜不干了,撑起身子接近她。她的脸靠得比谁都近,近的可以听见沈巍那稍微有点急促的呼吸声。

耳朵红了。

赵云澜心情愉悦得快要笑出来了,沈巍那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颤动两下,有点紧张又有点无措,像回家见到公婆的小媳妇儿一样。

赵云澜低头,沈巍胸前鼓鼓囊囊的,少说也有D罩杯。自己身材一向不错,可跟她比的话还是稍逊一筹。

纠结着罩杯的赵云澜重新做回自己的位子上。

沈巍松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重新拿过手枪。

赵云澜是唯一一个把她内心看穿的人。

沈巍心情有一些复杂,他不是当年的那个孩子了,当年赵云澜一根糖给了她一个温暖,可是她现在一句话也能毁掉自己辛辛苦苦打出来的前途。她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能够让赵云澜消失在这个赌场里面,但是无论用哪种方法,她都内心觉得抗拒。

枪再次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内心的各种各样杂乱的情绪催促着她,手心已经出了汗,怀揣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心理扣下了扳机。

依然没有声音。

沈巍却觉得的这一枪打掉她背负的一些包袱。一些原本不属于她,却强加在她身上的包袱。

没有东西困扰,沈巍一身轻松,放下手枪站了起来。

底下的人连忙把视线注意到她身上,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细节。赵云澜也收起了第二根要吃的棒棒糖,带着疑惑的看她。

沈巍长出了一口气,看着赵云澜,语气温柔的道:“我认输。”

“从此以后,赌神的位置易主了。”

全场哗然。

底下的人都感觉被雷劈了!没想到他们这个鬼王居然输了!还是主动认输的!输给了一个名不见传的女人!这一消息炸得他们头晕眼花,纷纷掐了自己一把表示这是不是在做梦。

沈巍不想解释这么多,长腿一迈就准备下去收拾东西离开这里,没想到刚走两步就被赵云澜拉了回来。

“怎么了?”她疑惑的问。

“沈美人,我有说过要赌神这个位置吗?”

沈巍推了推眼镜,拽了拽衣角:“那你想要什么?”

赵云澜半真半假地“嘶”了一声,用手指轻轻擦了一下嘴唇,闷笑出声:“沈美人,要你一个吻,不过分吧?!”

END

图片
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22
收藏
赞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