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07 20:53:012233 字223 条评论

澄羡生子文(1)

来自合集 生了孩子之后的好处 · 关注合集

魏无羡怀孕了。

还是在三个月后才发现的。

这天,我们的夷陵老祖正在云梦莲花坞的后山打山鸡,江澄尾随,他的手中已经拎了一只山鸡。

突然,魏无羡捂着肚子倒下。

大滴大滴的冷汗从他的额头滑落,魏无羡满脸痛苦之色。

江澄被吓了一大跳:“阿婴?!你怎么了?!”

江澄急得差点没转成陀螺,幸好温情及时赶来了。

温情摸完脉象后,脸色像极了被打翻的调色板,精彩至极。

“阿婴怎么了?”江澄紧张地问。

“倒也无甚大碍,只不过……”温情吞吞吐吐不敢把话说完。

“不过什么?!”

“魏无羡……他……”温情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怀、孕、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把江澄打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反应过来。卧槽魏婴有喜了?!那不就是说,江家不会绝后啦?!

欣喜若狂的江澄一把抱住刚刚醒来的魏无羡。

魏无羡正处于懵逼状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啥。

“阿澄怎么那么开心?”

当他得知自己已有身孕的时候,足足惊了五分钟。

哇太好了,以后可以带着孩子一起疯了~

被晾在一旁的温情说:“记住以后行房事要尽量轻柔一点,你们不要太过操劳了,不然胎儿会流产的。”

送走了温情,他们两个开始讨论孩子。

然后光是在孩子姓什么的情况下就讨论将近半个小时。

最后决定跟魏无羡姓。

十月怀胎,十个月以后,魏无羡生下一对双胞胎。

刚生完孩子,江澄就按耐不住冲了进去,不过目标是魏无羡。

“江澄,我再也不生孩子了……要生你生……痛死个人……”

“好好,我生我生。”

“我要喝天子笑……”

“我要吃糖葫芦……”

“好好,都依你都依你。”

刚出生就被秀了一脸的两只包子表示mmp。

(魏冰语e魏玄清:你他妈是不是我亲爹。)

这两个孩子天生貌美,长大后更是继承了魏无羡白皙的皮肤和修长的身材,还有江澄那对水汪汪的杏眼,非常可爱。

值得庆幸的是,两个孩子都没有继承魏不要脸那作死的毛病,倒是继承了江厌离那一手超好的厨艺。

满月席上,所有人都送了这两个孩子祝福和礼物。

金凌抱着这两个孩子不肯撒手,天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天呐天呐天呐!!!!!!!!!!!!!!!

(礼品什么的我就不写了,你们懂的)

十二年后,原本萌萌呆呆软软糯糯的娃子长成了丰神俊朗知书达礼玉树临风的少年郎。

大哥的名字叫做魏玄清,字莫岐。

小弟的名字叫魏语,字冰语。

两人跟自己的爹爹一样,吹了十几年的笛子,因此学来了夷陵老祖那一手。自己的笛子分别叫做莫歧,莫随。(佩剑:在洲、君临)(其实就是仙魔双修,不要问我为什么,就是不告诉你)

魏玄清喜好身着玄衣,而弟弟喜欢穿红衣。

这俩孩子的发型无一例外,都是高马尾,不过发带倒是一样的紫色,都用白线绣着九瓣莲纹。

俩人都是一身好武功,尤其是魏冰语的那身柔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而且身肢特别纤柔。

要不是那胸前的平坦,光看脸和光听声音,真的以为魏冰语是个女孩子而不是个男人。

而哥哥也有自己的特殊之处,待人温和,无论对方是谁。但如果对方态度尤其嚣张的话那可要另当别论了,偶尔智商脱线,云梦江氏吃醋第一人。

(醋的是自家弟弟,弟控狂魔不解释)

两人在仙门百家中可谓出了名,操控的走尸,凶兽、炼制的法器不计其数。可是用来炼制的尸体却都是那些恶霸,从来没有杀过人,也没有从棺材中挖出来过,仙门百家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也是看出了这一点,硬是将他们送进了世家公子榜,大哥第一,小弟第二。

(来个时间跳跃大法。)

“咻――!”

箭矢破开空气,射中一只妖兽的心脏,妖兽挣扎了几下,便化成灰烬消散在空中,远处,一个红衣“少女”正拈弓搭箭,瞄准下一只妖兽,很快,那一片区域的妖兽都没有了影子。

“啊……真无聊,这么弱的嘛,还不够我塞牙缝呢。”

红衣“少女”伸了个懒腰,眼眸中带起一片疲惫的泪光,不顾那些其他门生惊讶、羡慕又嫉妒的眼神,施展轻功飞回了云梦莲花坞。

“爹爹!”一进门,红衣“少女”就扑进一个黑白红衣服的男人怀中,毛茸茸的脑袋蹭啊蹭。

“今天居然这么快?你是不是偷懒了?”没错,他就是我们的夷陵老祖,此时他完全没有平日里面的作死的样子和调皮的神情,只有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关爱。

“哼,我才没有!你不愿意信我吗……爹爹……”魏冰语低垂下脑袋。

“当然没有,我们家阿语最厉害啦~”魏无羡安慰着自己的小儿子一边含着笑意看着江澄。

“你说是不是啊?师妹?”“我才不是你师妹呢!”江澄十二分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耳根却悄悄红了。

“嗯?阿爹,哥哥呢?”平日里,训练回来的魏冰语总是会看见自己永远是温柔微笑的哥哥,可是,今天……哥哥不见了……是怎么回事?

“哦,被你凌哥给弄走了。”魏无羡懒懒地拨弄着儿子的头发。

魏冰语的脸犹如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原本晴空万里的笑脸,瞬间变成了黑成锅底的雷暴雨。

他连校服都不换,直接抓着笛子和灵剑出去了。

俩人压根儿没想拦住他。

呵,有个屁用。

兰陵金麟台。

“轰――”

倒下的大门掀起沉重的气浪,不少金氏弟子都被气浪掀飞了。

少年一手执横笛,一手提灵剑,满面笑容地往宗主房间走。

“宗……宗主!不好了!!!”

金凌冷冷地道:“为什么那么吵。”

“魏……魏小公子来了……”

金凌原本悠哉悠哉的表情瞬间一变。

死了,药丸……

时间根本不容许他再多想半个字。

房门轰的一声被人给从外面给掀翻了。

“过不过瘾啊?凌哥?”魏冰语虽然是笑着的,但是金凌却明明显显地看到了他背后升腾起的雾气,黑的。

“哇,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啊阿语!!!!!!”

别看金凌在旁人眼中是傲娇又毒舌,但是对于这两个小家伙,可谓百般宠溺。简直不亚于他的团宠程度。

“把哥哥还给我,我立刻就饶了你。”

魏语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嗯,今天的金麟台依旧很核谐呢。

(没错阿语是个兄控)

图片
22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2633
阡君
收藏
赞 2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