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06 21:23:382762 字1 条评论

【杀破狼/长顾】乡村爱情故事 (7)

来自合集 【杀破狼/长顾】乡村爱情故事 · 关注合集


au (自认为)甜甜的乡村爱情故事“少女”庚x聋瞎十六ooc属我除人物外皆虚构





“不如与我一起赏月?”——
大好的天阶夜色,对于长庚来说没什么感触,一心只想给某人一个面子,至少在赴约前他是这样想的,谁还没个自欺欺人的时候?光坐着瞪月亮格物,以此来致知,抱着这样的心态也不怕把那饼大的月亮看成绿豆。还好长庚没有在看月亮。他在看沈十六,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如今在那张明眸皓齿中销声匿迹,甫一对上,便心甘情愿跌进眼波横,凭谁也拉不动,拽不出。“义正言辞”要拒绝他的话,生生在开口时没了音,末了,便一口答应了下来,想来他是有话对自己说的,诚恳的语气,恰到好处的眼神,任谁没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给拒了。顺着自己心意答应下来。一颗心妄图冲破牢笼一般狂跳不已,他怕露出些马脚,干脆低头不语,交叉着的十指关节不经意间泛了白。越是极力掩饰,越是胡思乱想,脑海中千百万个可能到最后也落下个毫无用处,也不知沈十六要对他说什么。“身负重任”的沈十六看上去也不怎么舒服,哄人他是一把好手,这哄人但凡目的不纯,他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转念一想,把人家逗高兴了,自己也完成任务了,难道不是两全其美吗?“能跟我说说你吗?”一句话说出,就如同石沉大海,也没了音讯。沈十六等待回复的目光却一没有从那人脸上转移。万事过犹不及,沈十六的眼神温和如水,跌入深渊后,才发现那是具有侵略性的,再挣扎也逃不过他的掌控。对于长庚来说,抵抗更是无效。“我其实没什么可说的,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没有人会注意的……”一句话,对于沈十六来说就足够了。“这就是你在爹娘死后如无其事的原因吗?”这并不是句玩笑话,沈十六长到这么大,也只能从他人口中得到关于自己父母的只言片语,想将这些纸片拼凑完整,却发现那是根本完不成的残次品,你一言,我一句,把完整多面的人根据自己的臆想将他打磨成刻版的平面,参次不齐的缝隙藕断丝连,即使这样,沈十六也不愿更新换代,他怕每次错过的,都是最珍贵的……线索。沈十六仍然相信没有爹娘不爱自己孩子的,只是他再也感受不到了。沈十六是看够了他这一副他人随意我自乐意的态度,“他不是我亲爹,我从来不知道我爹是谁……再说了,你觉得我会悼念一个施虐成性的疯女人吗?”沈十六的药效在逐渐减退,后半句话模模糊糊听了个大概,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到是把“疯女人”听到了耳朵里。一层迷雾围绕着沈十六显得格外凝重,长庚也毫不避讳地说了下去:“不信?我身上还有被她打出来的陈年旧伤,你要看吗?”沈十六的耳目时灵时不灵,长庚这句话到是一字不差听了清楚,前后琢磨,才有了八九不离十的意思,长庚的一句玩笑话也根本呛不住他,接着他的话茬儿撩了回去:“怎么,你要当着我的面脱衣服?”“你……”哪来这么厚的脸皮?相反,长庚是个薄脸皮,脸又经不起挑逗地红了,心里还暗骂那人的流氓。不设身处地,也不知他人苦楚,沈十六也是觉得自己说话不腰疼,只认为有爹娘就有疼爱,看来这句话在长庚身上并不怎么奏效。心头留给自己苦的地方暗暗也在为别人苦了起来,虽然有些狗拿耗子,却不觉得多余。沈十六怕他哪句话又对不上长庚的弦,连忙笑着缓和气氛。……“我讲完了,该说说你了。”沈十六感受到了来自长庚那殷切期盼的目光,此时要躲也晚了。“说你呢,怎么到我头上了?”“礼尚往来。”“这算礼吗,让我怎么往来?”长庚在沈十六的眼里只是个还没长大的小毛孩,就是小脾气还挺多的,本着问话为主哄人为辅的心,就着话题跟他扯皮了起来,一言不合还闹得脸红脖子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你刚刚还问我!”之乎者也再怎么文雅,遇上不讲理的,扯着嗓门儿也就变了味儿,有理还得要声高,长庚也被带了偏。“那是你自愿说的,我又没逼你……”沈十六也不愿落了下风,头一拧,脸一摆,顺顺当当地来了个爱答不理的脸。……料他小长庚没那厚脸皮说得过沈十六,黑着脸,站起身,一跺脚就要走,还扬言把他“扫地出门”,沈十六见大事不妙,急忙捧了个笑脸,拽住长庚不让他走:“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你就陪我坐一会儿啊。”长庚眉头一皱,觉得沈十六不只是要给他道歉:“你想问我什么?”长庚也就随口一说,刚刚气氛有好的聊天都是以他为中心,自己也多多少少给沈十六说了个大概,现在还不让自己走了,总不可能是聊天聊上同头了吧。沈十六的目的被点破,也没什么好藏下去的,低头从腰间拔出沈易“偷”来的匕首,在长庚面前晃了晃:“这是你的吗?”由于沈十六背着光,长庚只能依稀辨别出那是个匕首之类的玩意,走上前去结果他手中的东西,坐回原来的位置。“这是我……娘的……你……”长庚只知道是秀娘的,在她死后将她的东西烧的烧,扔的扔,这匕首是在他以为收拾完家里所有东西后翻到的,他不认得匕首上的图腾是什么意思,只是见过秀娘曾经带在身边,看样子也不过是防身用的,但区区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危险的东西,况且这花纹样式也不似他平日里见过的,本来还想留着说不定谁知道此物的来历,但又一想这是那个疯女人的,转眼就扔在一旁。“小小年纪怎么骂人呢?”长庚只顾低头打量匕首,说话也吞吞吐吐,这让沈十六钻个空子断章取义。“……我是说,这是我娘的,你哪来的这东西?”沈十六这人没正形惯了,长庚没跟他计较。“就是我哥他……”沈十六顿了顿,如实把话说出来,即使长庚表面上不表现出来,可心里又不知道怎么想他们的。但长庚并不在意这东西的去留,还没等沈十六想出什么好的借口,自己就给他圆了回去:“我自己都不知道放在哪儿了,多谢沈先生找到它。”长庚给沈十六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还要让它显得尽善尽美。“谢什么……”弃之如敝屐的东西还会舍得吗?这样敷衍的态度沈十六也无心问下去,反正怎么说都会换来一句“无可奉告”。“哦对,这个……给你的。”是那把他带来的剑。

“他没收?”沈易伸长好奇的脖颈,老远就看见沈十六低着脑袋晃了回来,一副丧气样。沈十六边走边说:“你自己搞不定就以为所有人都是废物点心了?”“沈十六……你”沈易对于沈十六来说就像个炮仗,哪里不顺眼点哪里。但沈十六这次是不想点炸他,走过去一拍他的胳膊示意他进屋说话。沈易瞧这架势,多半是谈正事。沈十六挑重点给沈易说了说,他也听出个大概来:“你是说……长庚他娘是个蛮子?”沈十六眨眨眼,不疾不徐地捋了一遍:“那也不一定,我们也没见过她长什么样,但肯定与蛮人贵族有瓜葛,如果说她不是蛮人,与他们暗通款曲,在这么个地方,也不成气候……但长庚那孩子,眉眼实在是像他们的人,但怎么看也……”沈易立马领悟精神:“你是说他可能是混血?而他娘很有可能就是蛮子,并且身份不低……”沈易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道,“对了,我是看那东西眼熟,才带来给你确认,那图腾上的花像不像天狼部独有的,而能刻在器物上,也只有……”天狼神女。沈十六下意识摇头皱眉:“不会那么巧的……”
风再也吻不到神女的裙角,但她的歌声悠扬,随风南下……



开头算是结束了








图片
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40
吟薤露
收藏
赞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