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2-03 11:09:514951 字71 条评论

你知道吗,隔壁班的李泽言喜欢你

校园设定,ooc有,后续有

1.


人有三大错觉:一是这个月我好像还有钱,二是这道题我好像会做,三是他好像喜欢我。



“诶,你知道吗?我感觉隔壁班的李泽言好像喜欢你…”



我心里咯噔一下,在手上转的笔掉在地上,我弯腰捡笔顺势压下心里的蠢蠢欲动,直起身来面上颇不以为意。



“你知道吗?隔壁班的李泽言喜欢你。”



悦悦见我的表情不在她的意料里,又重复了遍,“喜欢”还特地标上重音。于是掩抑不住的惊喜趁着一滞又在心底翻涌,我不自然地咳嗽一声,有点欲盖弥彰。



“是作业太无聊了还是学习没意思了?李泽言会喜欢我?拜托姐妹,9102年了,怎么还有人这么不清醒。 ”



“或许,对李泽言来说,这两件事都没喜欢你要来得有趣。”



好了,这下我连嘴角的弧度也藏不住了。



2.



“李泽言喜欢我”,这六个字光是默念一次就让人心动不已。



李泽言,隔壁班的班草,还是学生会会长,大家形容他是个不苟言笑的高冷面瘫。这个世界对好看的人总是偏心的,这人成绩外貌身材家境哪哪都好,若非得鸡蛋里挑骨头,就是他的性子太沉默寡言了。这点被李泽言的迷妹团们叫做内敛。



喜欢我,如果这半个句子的主语是上面提到的这个家伙,我大概会现场连做三个后空翻加倒立来平复心情。能被李泽言喜欢的人,上辈子不知道是拯救了地球还是银河系。


我就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


哪怕是单箭头,那也一定是又亮又红的单箭头。



说起来怪玄乎的,我对李泽言是日久生情,单方面的日久生情。


第一次见他是开学典礼上他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发言,他人很高,衣服扣子整整齐齐,全程维持着同一个表情,给我留下了一个正经的三好学生的印象。但不得不承认,李泽言的那张脸在之后的好些天里都在脑子里盘旋。


后来挺幸运地有过几次短暂的接触,一次是他在图书馆帮我把一本无论我如何踮脚也够不到的参考书拿下来。递给我的时候我没敢看他的眼睛,只记得从袖口里露出来的一截的手腕和一句“不客气”。


还有一次是在饭堂,在我捧着餐盘艰难穿越人群时被撞到,他伸手扶了我一把。扶我的手很凉,但温度传到脸上是烫的,飞快地道谢后连忙逃离现场。再多待一秒只怕我的脸颊都要烧起来。



这导致我曾一度在自己的梦中见到他:


他站在大道中央,穿衬衣马甲,手臂挂着外套,袖口翻折露出手腕。他看向我,眸子如同漆黑夜路里的一盏灯,带着明亮的诱人笑意。一眼便叫人心都被他掳了去,只想晕晕乎乎地朝他靠近。等走近后才发现,他哪里在笑,神情冷淡,开口对我说了句:“白痴。”



我便从梦里醒来。


事后百度搜索历史记录:梦见自己暗恋的人骂自己白痴是怎么回事?


采纳回复:意思是让你别做梦了。



……



这真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3.


悦悦告诉我这事的时候我的态度是虽然很假但我喜欢听。听第一遍的时候我还故作姿态地笑她脑子不清醒,后来再听她念叨就恨不得她多在我耳边重复几次,好像这样就能把一件无中生有的事给说真了似的。



她说,李泽言那天和魏谦聊天的内容被她路过不小心听了半句。


“会长,原来你喜欢的是隔壁班那个女孩子啊。”



“你看一下这句话的重点,李泽言有喜欢的人,重点中的重点,喜欢的还是隔壁班的女孩子。”悦悦拍了拍我肩膀,神情笃定,“他们班隔壁就厕所和我们班,我觉得就是你。”


这是什么不讲理的逻辑,我竟然有点喜欢。



“但是,就算排除了厕所,在我们班的女孩子就有20来个,别忘了级花罗嘉也在我们班呢。”我很擅长给自己找不自在,在不确定的条件下打预防针,免得一番热情到头来成了自作聪明。



悦悦告知的消息让我陷入了迷茫纠结的境地。暗恋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我在心里把自己和罗嘉比较了千万遍,那个爱打击人的小恶魔拿着叉子笑嘻嘻的,让我别痴心妄想,可另一边的小天使给了我一个吻告诉我要有希望。



就好像他偶然从走廊经过我们班时朝里面看了一眼,我都能脑补出他是来看我的。


我们学校的窗户都被贴上半层玻璃纸,把窗外变得模模糊糊的,以防止靠窗的同学分心。可玻璃纸挡不住少女胡思乱想的心,李泽言每次从走廊经过,我都能对上他的眼睛。我也常常课间扯着悦悦去打水,为的就是路过他们班,越过那层玻璃纸看见他的睫毛和鼻梁。


若是哪天让李泽言一个不小心和我对上眼了,然后制造一段浪漫校园爱情传说岂不人间美满?


暗恋这么苦,总该允许我有点自作多情的幻想吧。



4.



我觉得我跟李泽言有缘,不然为什么总是在不经意的情况下遇见。


放学后我沿着少人的校道走,远远地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地上。他穿着针织毛衣,颜色和地上的影子都是温柔的一团黑。



“李泽言?”那人听见我的声音,转过身来让我确认他就是让我心心念念的家伙。


“你怎么在这里?”他淡淡看我一眼,怀里抱着的纸皮箱和他格格不入。李泽言有一米八,我把脖子伸成长颈鹿才能看到里面装的东西,只好用眼神疯狂暗示我对箱子内部的好奇。



“是只猫。”他在我面前蹲下身子,把箱子放在地面上,尾尖微卷的发顶就在我眼前,我忍住想去摸他发梢的欲望。


箱子里装了一只橘黄色的小猫,很乖,只拿黑溜溜的眸子四处看。我从来没想象过李泽言和小动物相处的场景,这个场面甚至非常和谐。或许是我的爱情滤镜过于强大,我觉得这个男孩子抿着嘴把手伸进纸箱去揉小猫的脑袋的动作可爱到不行。


小猫不怕生,抓李泽言的手指不放,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叫声。



“你很喜欢猫?”李泽言抬头问我,看着他认真发问的眼睛我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在他一脸茫然里开口,“不觉得它很可爱吗?”



李泽言低下头,声音很轻地说了句“确实”。



我和他一起把纸箱交给保安,然后一起并肩走出校门口,因为他说要送我回家。



5.


被心上人接送回家是什么感受?


我感觉我当场就能做十个后空翻还不带喘的。



每次李泽言朝我笑,我都控制不住心跳。所以当他带着一个清浅的笑提出送我回家的要求时,我盯着自己的脚只希望他没有注意到我发红的脸。


他让我走在他内侧,步调和我一致,沿路有不少女生对他侧目。他面上波澜不惊,保持一定频率偏过头确认我是否还跟在他身旁。



“好多人在看你啊。”这话刚说完我就后悔了,听起来酸溜溜的。李泽言没往旁边看,反而对着我皱眉,“也有好多人在看你。”


“那是因为你在我旁边。”


他垂眸看向地面,“我要送回家的人又不是她们,她们看我和我没关系。”



我的整颗心都被他的话浸泡成柔软的棉花糖。


这个人怎么这么犯规。


两个人并肩前行,他的手臂偶尔擦过我的,可我连看他都不敢,只是盯着夕阳下两个人的影子,趁他看向别处的缝隙歪了下头,让两个影子靠在一起,满心欢喜又小心翼翼。他转过头来时我又掩饰性地看向路旁的冰淇淋店,我乐此不疲。



“那边有什么好看的吗?”


“没有啊,我在看景色,景色。”



李泽言欲言又止,直到第三次扭头时,李泽言停下来示意我等他,我看着他进了一家冰淇淋店。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杯奶茶,他把奶茶递到我手里,暖暖的。



“顺便买的,这几天有点凉,少吃冰淇淋,喝这个。”


敢情他只是去参观了一下人家的店,然后就顺便给我买了杯热奶茶。



直到回到家里,那杯奶茶我还是没舍得喝。捧在手心里我连忙掏出手机向悦悦汇报。



“姐妹!我今天人生圆满了!李泽言不仅送我回家还给我买奶茶,你说他是不是喜欢我?”



6.


李泽言在学校里很少在意除学习以外的事情。魏谦是他的同桌,至于他被封为班草以及被大家称作不苟言笑的面瘫这类消息,都是魏谦告诉他的。


刚做同桌那会儿,魏谦觉得他这个人气场很强,出身好长得也好,就是看人的眼神怪凌冽的。主动和李泽言搭话也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一来二去,魏谦就成了他的迷弟。“我和李泽言之间隔着的距离也不过是亚马逊海峡。”魏谦曾在他的日记本作出如此感慨。



李泽言的位置在走廊靠窗那一列,窗户的下半截被贴上一层玻璃纸,由于身高优势,外面的人经过还是能看见他的脖子。有很多小姑娘喜欢李泽言,他时不时就能在自己柜子里发现一些莫名其妙的情书和巧克力。如果不是被魏谦看到,李泽言都没想过要把它们拆开。



情书都被魏谦读了遍,还挑了几封念给他听。李泽言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如果只是为了他的样子,那可太没必要了。喜欢他的人那么多,自然也不乏讨厌他的,说他高冷孤傲不合群,他只觉得好笑,这些闲言碎语在他看来都很幼稚,更没空搭理。



他的时间都是用来做有意义的事。



7.



他们班是走廊里最靠边的,往前是厕所和茶水间,往后就是那个女孩子在的那个班。李泽言记住她是因为她在课间高频率地打水。每层楼都配有茶水间,每天都有很多人经过他的窗户,上下层的女生都要跑来这层。



那个女孩子长发温柔地披在肩上,拎着个叮当猫小水壶在跟好朋友说笑。她的脸对着李泽言的方向,天气很好,阳光从她的发梢缝隙里钻出来,照在玻璃纸上有一股暖意。她笑得有点狡黠,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李泽言不小心把刚演算出来的答案给忘了。



他的位置靠着前门,门没关的时候可以看见茶水间的一角。李泽言正好可以看见她。不知道好友调侃了她什么话,她的脸红红的,再路过他的窗口,笑声像一串清脆的风铃摇晃飘进心里。



这导致李泽言后来不时想起她的笑,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眸光灵动,像一条小溪。他每次路过她们班,都会在里面找她的眼睛。


后来还在还书的时候遇到过她,她在努力踮脚去够上层书架的一本参考书。李泽言在隔壁看了她一会儿,明明可以问管理员要梯子的拿的,这个人怎么这么笨。于是走到她身后帮她把书拿下来。她似乎被忽然从身后伸出的手吓到,接过书本道谢时都没有抬头看他。


还有一次是在饭堂,人多且拥挤,李泽言一眼就看到她捧着餐盘艰难地在人群里穿梭。这样很容易摔倒的吧。果不其然,他在她身子失衡的一瞬扶了她一把。她说完谢谢看了他一眼就跑掉了。



李泽言感到苦恼,于是问起魏谦关于女孩子总是见到他就跑走是怎么回事。魏谦给的回答更让他陷入纠结:“因为会长你看起来太凶了。”



怎样是有意义的事情呢?


李泽言觉得对一个人念念不忘没有意义。


而他竟然开始做起无意义的事,这让他很迷惑不解。



8.


自打和李泽言做同桌之后,魏谦得到了众多女生的青睐。有不少人来问他要李泽言的联系方式,但都被魏谦一一回绝,省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当李泽言主动向他问起关于女孩子的话题,魏谦第一反应是“会长难道是恋爱了吗?”


李泽言没有打算跟魏谦隐藏他的小心思,直接点了头。在魏谦纠结要不要追问下去的表情里他告诉魏谦是隔壁班的。长头发,眼睛很圆,笨笨的。



中午班里没什么人,魏谦没忍住小声惊呼:“原来你喜欢的是隔壁班那个女孩子啊!”


魏谦实在是差异,他没想象过像李泽言这样的人恋爱是什么场面。被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上辈子是拯救了地球还是银河系?他们也没关窗,也不知道这句话被路过的人不小心听走了。



魏谦十分支持李泽言去追她。他信誓旦旦,“只要会长你冲她笑一笑,保证那个女孩子往你怀里扑过来。”



9.



李泽言放学习惯走那条少人的小道,路过草丛听见一阵细微的猫叫,他走进去把那只纸皮箱抱出来,里面有只被遗弃的小猫。


小猫见了他开始叫的更欢,眼睛圆溜溜的,跟一个人很像。李泽言听见一个声音喊他的名字,看到她的一刻他不由自主地有些开心。



她的眸子亮晶晶地充满好奇,于是他蹲下身来让她看那只和她很像的猫咪。魏谦说过女生都喜欢这种毛绒绒的生物,她笑着逗小猫,他却莫名不满足,于是问她是不是很喜欢这种小动物。


她忽然就笑起来,李泽言一不小心就晃了神。她说小猫很可爱的时候他垂着头,心里只希望她不要发现他燥热的耳根异常的红。



“确实。”


她确实很可爱。



李泽言每每跟她相处就会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他们一起把纸皮箱交到保安处,走到校门口李泽言想起魏谦说过的话。



他冲女孩子勾起嘴角,问是否可以送她回家。


她同意了,但并没有扑到自己怀里。



10.



李泽言很少有紧张的时候。不过即使他紧张,面上仍然是一副淡淡的表情。他们并肩走在一条路上,李泽言只需要偏头就能看到她。有不少人侧目,尽管他已经习惯被人注视,但她看上去似乎有些不自在,他用身子替她挡住大半目光,他不希望吓到她。



他放慢了步调,然后发现她总是朝路旁的冰淇淋店看,还连着看了好几次。李泽言以为她是想吃冰淇淋,但是天气有点凉,偶尔还吹风,吃冰淇淋容易感冒,他不太相信她能照顾好自己。



李泽言点了一杯热奶茶,魏谦说女孩子都爱喝这个。他把奶茶递给她之后她并没有喝的打算,也许是她的口味不同于一般的女孩子。改天他要问问她的饮食喜好,但是他好像还没告诉她他会做菜。



回到家的李泽言躺在沙发上,只要闭上眼睛就会出现她的侧脸。他躺了一会儿平复心情才拿出手机给魏谦发短信。




“魏谦,今天我和她一起放学,她总是对着我笑,她是不是喜欢我?”




魏谦&悦悦:“是的。”


图片
7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948
几度不更
收藏
赞 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