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31 11:44:323804 字63 条评论

【第五人格】黄占

来自连载 【第五人格】黄占

Part 1

    虽说是一时起兴答应了庄园主的要求,在庄园内做了许久的监管者之后,黄衣之主也开始厌倦现在的生活了。

    他想找一点其他事情做一做,于是开始愉快的在庄园内发展自己的信徒。

    其他求生者还好,只要口头上答应一下,就能被放地窖或大门逃跑,唯独这个坚定的信仰着其他神的先知,不论是他上椅、放血或者挣扎下来又被锤,都没有让他放弃自己原本的信仰,转而成为他的信徒。

    信徒发展大业被阻碍,黄衣之主饶有兴趣之下也开始动了真格。他开始入侵先知的梦境,在梦中寻找到他隐藏最深的恐惧。

Part 2

    这是伊莱.克拉克归来的第二天。在欧利蒂丝庄园中赢取的大量的财富,不仅解决了他的生计问题,还未村庄的振兴带来了希望。

    在欢迎宴上,村长高举醇香的美酒,为他们这个沉睡在丛林中的村子的英雄伊莱而欢呼。

    伊莱并不很习惯这样万众瞩目的情况。但他并没有扫大家的兴,也举起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美艳动人的未婚妻扑进他的怀中,在村子里的人的起哄下,伊莱低下头轻轻亲吻她的侧脸。

    酒过半巡,篝火晚会的气氛更加热烈,而晚会的中心人物悄悄遁走,竟然没有人发现。

    通往湖边的小道因为长时间没有人踏足而长满了荆棘、覆盖着厚厚的落叶。伊莱的衣服被藤蔓的刺划破,在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

    月光沉默的高挂在西边的天空上,洒下的清辉将湖面照的明净透亮。

    伊莱放下兜帽、摘下眼罩,跪坐在湖水边,用冰凉清澈的湖水洗了洗自己因为篝火而变得微红的脸。

    一滴水珠从他掌心挂下,滴到湖面时忽然变得鲜红,如同鲜血一般晕染开来。

    伊莱一惊,连忙凝视着湖面。刚才恍若明镜一样的湖水忽然扭曲变形,见不到底的黑色漩涡从中以一种令人心碎的姿态向外扩散开去。

    沉闷的空气中有什么东西破空而出,割裂了他画着符文的眼角。他看到扭曲的空间中,有什么不符合常理的东西正在无比自然的舒展着身躯。那虬结而坚韧的触角上,杂乱无章的分布着密密麻麻的眼睛。数万只眼睛同时睁开,数万只眼睛同时闭上,数万只眼睛半开半合。

    它们沉默的注视着他,就如同注视着无物。

    那目光并非善意也非恶意,只是自上而下的俯视着,就好像看到一件存在于世上再普通不过的东西。

    空气逐渐升温,达到了常人无法忍受的可怕的炽热。那巨大的躯体就像是快要融化的岩浆一样。那舒展在半空中的一根触角流淌到他身边,将他自下而上完整的覆盖了、陷了进去。吸盘一样的嘴割裂他沉重的身体、尖细的触脚尖刺向他依旧清醒的意识。

    耳边,有人用他无法理解的语句在唱歌,那声音极高、极细、极鬼魅、极清晰,像一丝丝细软的蛛丝一样缠缠绵绵的缠绕在他的耳边,直到将他的双耳完全封闭。

    “伊莱?”

    跟他同一宿舍的雇佣兵奈布摇醒了他。

    “怎么回事,哭得好夸张?喜欢的婆娘嫁人了?”常年生活在高压的战场上的奈布如此调侃道。

    总是沉默的卡尔给他倒了一杯水,社交恐惧让卡尔在递水的时候依旧不敢直视他。

    “没事。”伊莱接过水,摇了摇头。

    宿舍里的灯熄灭了,伊莱又陷入了沉睡。

    他睁开眼睛,依旧在湖边。温柔可亲的月亮依旧高悬在天空,而湖水仍是那么明净透彻。

    “伊莱,一起去跳支舞吧!”

    他的未婚妻从小路里走出来,朝他快乐的做了一个旋转的姿态。她穿着集会时才会穿的盛装,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那些漂亮的饰品相互拍打着,发出悦耳的声音。

    伊莱忽然垂下头去,他很慢很慢的拾起自己的眼罩带回去,又戴上自己的兜帽,抱起因为疲倦而睡在一边的役鸟。

    他看向他的未婚妻,那个美丽的姑娘用光洁的手臂挽住他的胳膊。

    “好。”伊莱回答道。

    村庄里的篝火越发明亮,在音乐的助兴下,男男女女们跳入火光中相互对舞。他的未婚妻双眼发亮,急不可耐的撇下他,只身进入舞池。

    伊莱站在黑暗中,掩盖在眼罩下的双眼不曾合上。

    他闻到自己的眼罩上粘腻的血腥味。

    他看到这群人将一直舞动着,哪怕火焰将他们烧成骷髅,他们依旧如此欢快的舞动着。

Part 3

    “伊莱最近怎么回事?状态越来越好了。”等待大厅里,一向是溜鬼的主力的奈布感叹道,“刚才那一局只剩下我和他了。监管者抓着他不放,他硬是顶着五层的劳神让我修了四台机。”

    “给你们讲个笑话,奈布修机。”玛尔塔毫不留情的嘲笑道。

    “修机?什么是修机?”两个威廉正在互抛着橄榄球,抽空听了一耳朵,没头没脑的问道。

    “我刚才在观战,那个小杰克气得发狂。雾刃不要钱的往外丢,就是没打着。”艾玛托着下巴说道,“估计是想把人都淘汰了和奈布过亲亲的两人世界。”

    奈布:“......大猪蹄子!”

    海伦娜转向一直沉默在一边的伊莱,握拳说道:“伊莱先生真令人敬佩,如此,我也要加油溜鬼。”

    “不不不,你还是专心修机吧!”

    “修机?修机是不可能修机的。也就皮一皮还有活下去的可能性。”皮尔森先生如此说道。

    话题不知道歪到哪边去了。神游天外的伊莱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挠着他的猫头鹰。

Part 4

    双目如同要撕裂了一般灼热,未来却更清晰的呈现在眼前。

    然而正是如此的清晰,才会显得格外的无望。

    自伊莱回来后不久,村子里悄悄流传起了一种怪病。先生病的是伊莱的未婚妻。她浑身长满大大小小的脓包,戳破脓包后,有黄色的脓水流出来。这脓水落到了地上,没过多久就冻结住了。

    一个小孩好奇的碰了碰,第二天回去后也生病了。

    第三天,村子里威望极高的村长也生病了,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

    第四天,昼夜不停的照顾病人的巫医也生病了,村子里的人开始慌乱起来。

    第五天,有人说看到一块黄色的脓块掉入了井水中。饮用了井水的人接二连三的病倒了。

    到最后,村子里只剩下一些年轻力壮的青年和伊莱没有事情。

    这天,天刚蒙蒙亮,役鸟急促的叫声将伊莱唤道窗口。他早就做好准备了,穿上了厚重的先知服饰,戴上了兜帽和眼罩。

    他走到窗边,平静看着窗外那群拿着镰刀锄头的人。

    “这个病一定是你带来的!”

    “肯定是在村外违背了先知的教义,亵渎了神明,神明才会降下这样的罪来!”

    “别是什么花柳病吧?”

    “烧死他,烧死他,烧死他!烧死他神明就会息怒了!”

    堵在他屋外的年轻人叫道。伊莱打开大门走了出去,一颗石头迎面朝他砸来,被他伸手握住。

    役鸟站在他肩膀上,翅膀压得低低的,蓄势待发。

    屋外的人静默了一瞬间,顿时沸腾了起来。

    “脏东西!”“背叛者!”“魔鬼!”“穷鬼!”之类的侮辱性词语层出不穷。

    伊莱一言不发。

    “伊莱不是恶魔!他是我们的英雄!”一声苍老的呼号从这群人背后传来。然后,如同事先预演好一般,人群中分出了一条道路。

    村长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到众人中心,他脸上的脓包消褪了不少,只留下一个个褐色的印记。

    “他不是恶魔,是我们村子里的英雄啊!”村长用慈祥的目光看着起来,随后喘了口气,站定身子,开始细数伊莱成为先知后为村子里的人办的桩桩件件的好事。

    “但是这个病肯定是他带来的!”人群中依旧有人不服,“不然为什么他回来之后村子里就出现了这种怪病?我的母亲现在还躺在床上呢,呜呜呜......”

    被他的悲愤感染,村民中次第出现了呜咽声。大部分人看向伊莱的目光带着仇恨,小部分人的目光中还有些许怜悯和快意。

    村长沉默了一下,转向伊莱,说道:“这也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伊莱出去村子后只到那什么欧利什么庄园吧!或许问问那里的庄园主,他有解决的办法。”

    没给伊莱回答的时间,村长有接着说道:“听说那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地方,这样吧,伊莱,你多带上几个人去,也好有个保障啊!”

    四溅的鲜血刺痛伊莱的眼睛,他看到遍布庄园的利刃下,被高高举起的尸体稻草人在招揽着天边的食腐动物。

    “抱歉,那不是一个轻易可以出入的地方。村长,我不会将通往庄园的道路告诉你们的。”

    这下子村长连慈祥的样子也装不下去了,他恶狠狠的抹了一把满是脓水的脸,说道:“伊莱,你不要这么执迷不悟。那个庄园既然那么好挣钱,你就不应该独占。”

    “我可以说,我们村子里的所有人,唯独我能够活下来。”

    他这话激怒了余下的人。他们挥舞着锄头、镰刀、石头冲上来,叫嚣着让伊莱尝尝什么叫做恐惧。

    伊莱放走了猫头鹰,蹲下来抱着头由他们痛打。他的眼罩被撕碎了,衣服上满是刀割出来、石头刮出来的破洞。

    等到村子里的人泄完愤,他几乎肿胀到不成人形。即便如此,仍旧有人不解气。他们商量着将他关到地窖,不给食物,每天只有冷水,看他能熬到什么时候。

    入夜十分,村子里静悄悄的。猫头鹰从地窖的排气口飞了进来,亲昵的蹭了蹭莱伊滚烫的侧脸。

    伊莱发着烧、伤口又开裂、流着血、眼睛看不清路。尽管如此,凭借着多次从地窖逃生的经验,他依旧顽强的顺着狭窄的排气口爬了出来。

    这个逃生的通道通往湖边。就如同他刚回来的那个夜晚,村子上空,弯月高悬。

    “您的玩笑开完了吗?哈斯塔先生。”

    伊莱依靠在树边,轻声喘息这,这样问道。

    他沉下心来,侧耳倾听。良久,他听到了有什么东西拍开水花的声音。

    “汝,是在与一位神明对话,伊莱.克拉克。”

-------------------------------------------------------------------------------------------

小剧场:

    其实黄衣之主没想这么早在伊莱的梦里露面的。他躲在湖水里,冷不防看到了摘下眼罩在湖边洗脸的伊莱。

    【哈斯塔】:好一个湿哒哒、水淋淋的新鲜美少年啊!【拿触角勾了勾】

图片
6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