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19 18:40:063541 字106 条评论

【双聂】聂字底下本为双

来自合集 魔道段子集 · 关注合集

【ooc预警】

【可能有些催泪】

【兄弟情警告】

【……小澈自己哭了算不算成功?】





我是聂明玦。

我出生的时候,母亲也就去了。

父亲为了照顾我,便又娶了一位女子。

继母非常温柔,对我非常好,为了我两人八年都没有要孩子。

最后还是在我的催促下,在我八岁的时候继母终于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比父亲还要激动,继母看着我傻乎乎的高兴模样,摸了摸我的头,问我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我要小弟弟!”

一年以后,果然为我诞下一个小弟弟。

怀桑出生的时候特别小,并不好看,大夫说怀桑有些不足月,身体比别的孩子弱的一些。

听着这句话,我便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护着他,让他一辈子都过的开开心心,我会永远陪他!

父亲看着我欣喜的样子,便让我给弟弟取名字。

“明玦,你这么喜欢这孩子,那你给他取个名字吧!从玉的好名字!”

我叫明玦,玦属玉,我倒是没有那么希望弟弟将来可以出人头地,只希望他过的开心就好。天塌下来,还有哥哥呢!

“怀桑吧!桑者,正也。”

父亲像是被我的决定吓了一大跳,不过又想起来大夫说的话,就肯定了我的想法。

“怀桑就怀桑,怀桑,你哥哥可是盼你盼了五六年啦!”



父亲母亲平时都十分忙碌,把怀桑交给乳母照顾我又不放心,索性由我来照顾。

过了满月,怀桑倒是漂亮多了,不过还是弱弱的,哭闹都像是没多大力气。我急的要死,母亲说,我要比所有人都着急。

当然着急!那是我弟弟!我一定要保证他一辈子过的开心!



怀桑到了一岁时便开始咿咿呀呀的学说话,他说出口的第一个字不是母亲也不是父亲。

而是哥哥。

我记得非常清楚,是在晚上,我正准备上床睡觉,他坐在床上,咿咿呀呀的念叨了好一会。

“唔……唔……哥!哥哥!”

我突然觉得天都明亮了,马上冲出去找父亲母亲汇报。

“怀桑会叫哥哥啦!”那几天,整个不净世都是我嚷嚷的声音。


怀桑越大倒是越粘着我。

从早晨起床到晚上睡觉,他都一步不离的跟在我后面,有时候走累了就拉着我的袖子,张开手臂要抱。

我有心想逗逗他,便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怀桑都这么大了,哥哥抱不动了~”

“呜……呜……哥哥……呜……哥哥不爱怀桑了!”

这小家伙到真是古灵精怪,才多大的人,张嘴闭嘴就是爱。

“哥哥怎么不爱怀桑啊?哥哥多爱怀桑啊~”我感觉我的心都要被这小家伙萌化了。

“呜……呜……哥哥爱怀桑!哥哥要抱怀桑!”

真的是,这么小的孩子,便说爱……爱这种感情有多沉重,他真的知道吗?



再大一些,我便经常带他出去玩,怀桑很喜欢和我去钓鱼,我便隔三差五就带他去。

他那时候也就才六七岁,力气太小,根本拿不住鱼竿,眨巴着大眼睛求我帮他拿着。

“哥哥~哥哥~我拿不住……”

“嗯?”

“哥哥拿……”

我躺在旁边小憩,他便摇醒我。

我笑着捏了捏他软乎乎的小脸,帮他握住鱼竿。

不知道为什么,握住他的小手的时候,我觉得格外的安心,他的手小小的,也暖暖的。

我的心也暖了。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闹腾了一会便睡着了。

靠在我怀里,均匀的呼吸着,头发软软的,蹭着我的胸膛,看着他睡的这么安静,我暗下决心

一定,一定要怀桑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最开心的人!



“哥哥~怀桑很爱很爱哥哥~”

“嗯,哥哥也爱怀桑。”



不过……


父亲突然就去了,母亲也不久之后跟着去了。


怀桑还小,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是眨巴着大眼睛跟在我后面,惶恐的看着周围议论我们的那些人。


“啧啧,大的才十六,小的连话还说不清楚,啧啧,这聂家算是毁了。”

“就是就是,我一个朋友在聂家当过差,这小公子身体弱的很,大公子又是个冷漠无情还有点一根筋的人,这聂家可是完了。”

“对啊,我也听说了,他们家小公子像是脑袋有些问题……”

“就是就是……”


我……不该当着怀桑的面杀了那几个人……我知道,一旦把刀开锋,我的日子就不会太多了,脾气也不会太好了……


怀桑像是被我吓傻了,看着我满身血迹的样子,他却没害怕。


“哥哥……怀桑很爱哥哥!不管是什么样的哥哥!”

“怀桑……”




等到父母的封棺大典完成后,我也就要走上那条不归路了……


我不是害怕生死的人,只是担心……怀桑……他还那么小,性格又是格外的天真可爱,没有了我,他可怎么办啊……


我必须要改变他!!





那夜很长,我盯着旁边熟睡的怀桑,小家伙已经长的很好看了,轮廓十分柔美,和我不太像,倒是像母亲,清秀又俊俏。





“哥哥……哥哥不要走!”我本以为自己穿衣的声音很小,不过还是被怀桑听见了,我最怕的事情发生了。


他抱着我的刀,不让我走。


我知道,他只要有些软言软语,我就一点脾气没有了,也就没法让他坚强起来。


“怀桑,别闹,给我。”我尽量压低声音,想把这小家伙吓怕,没想到今天这小家伙倒是格外的胆大。


“哥哥!不给!只要哥哥不走!”说着说着怀桑便又哭了起来


我果然迈不开步子了。


好想去哄哄他,把我的苦衷都告诉他……


但是这样我便成就不了他……


“聂怀桑!哭什么哭!还有,以后不许叫我哥哥,叫大哥或者兄长!不许再撒娇!把刀给我!”我闭着眼把昨天晚上想的话全都吼了出来,怀桑细微的哭声渐渐没了,而我的泪水要忍不住了。我紧咬着牙关,不让泪水掉下来,大男人掉眼泪,我也真的是……


“大……大哥……大哥不要哭!怀桑……怀桑把刀给大哥!大哥别哭好不好?怀桑好心疼啊!”


才发现,原来早已经泪流满面。


我狠了狠心摔门而去,离典礼还有一些时间,我到了祠堂,找了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


怀桑,是大哥对不起你,大哥也想陪你一辈子,只不过大哥也要撑起这聂家……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为怀桑成就一个聂家,一个可以任他挥霍的聂家,一个,可以护他一辈子的聂家。







这一天很忙,直到亥时的钟声响起我才应酬完所有前来祝贺,或是前来看戏的人,我知道只有江家和蓝家来的人是真心祝福,其他人,都是来看聂家怎么毁在一个还未及冠的小孩子身上。


等我住进家主的卧室时,我才发现这个屋子那么大,那么凄冷,屋子太大了,却只有我一个人。


我有些想怀桑了……


之前一直都是怀桑和我睡,就算白天我是什么心情,到了晚上那小家伙笑呵呵的钻进我怀里时,心中的乌云都散了,有时候我觉得,这小家伙真的很神奇,能让我从愤怒失落变得开心起来。


我偷偷去看了看怀桑,他像是睡熟了,在微弱的烛火下,显得怀桑好小好可怜,一个刚刚没了父母现在又等于没了哥哥的孩子,让别人听起来是多了惹人心疼,姑娘应该都要哭出来了吧?可我不得不这样做……



我们两个分离的第二晚便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



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倒不是怕,而是担心那小家伙怕。


怀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管是与他相好的仆人去劝,还是我,甚至我都叫了曦臣来劝,这小家伙倒是能受得住,一言不发就坐在里面,倒是把曦臣心疼的够呛,差点就像那两个丫鬟一样,了解到怀桑的处境就哭的够呛。





哒哒哒的声音?


我微微起身,听着外面不似雨声的脚步声,抓起霸下准备给那人一刀毙命。


“大哥……怀桑真的好怕……好怕唔……”门被轻轻打开,怀桑伸进小脑袋,头发湿漉漉的,眨巴着眼,欲泣不泣。


“进来,过来。”我伸了伸手示意他过来,这小家伙看起来很怕我,很轻很轻的关了门,哒哒哒的跑到我面前,我才发现这小家伙没穿鞋,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冰凉的很。


“算了,快点上来,别冻坏了。”果然……还是狠不下心……终究是爱的……


怀桑瞪大眼睛看了我一会,粲然笑开。跳上我的床,钻进我怀里,我感觉到他的小手小脚都是冰凉的,一直蹭着我。


“大哥……大哥好硬哦……一点都不舒服……”小家伙蹭着我的胸膛,一下又一下,蹭的我口干舌燥。



“那就别靠,多大了。”


“不嘛不嘛~就靠!大哥……大哥的脸好烫唔……唉?大哥别哭!”



原来我也这么爱哭啊……












射日之征后期,我已经发现我越来越不受控,我唯一可以控制的便是可以不伤了怀桑,至于别人,我只能尽力……


我本以为金光瑶是个可以托付怀桑的人,没想到,这个人八面玲珑,甚至还睁眼说瞎话推卸责任!如果那是怀桑,我最多骂两句。


只可惜那次我没忍住,把他踹了下去。



他只是对我笑了笑,并没有埋怨和委屈,我也对他有了一丝敬佩之情。


不过在刀灵越来越发作的厉害时,我便不受控的忘了。







知道我被刀灵快要撕裂的时候,我才发现那首清心有些不对,像是……像是……像是乱魄抄!!


不过为时已晚…………


最后一眼却没见到怀桑,这是我唯一惋惜的事情。



不过我也不愿埋怨金光瑶什么,既然我已经当上了聂家主,注定会是这个下场,我不后悔。



我只想再叮嘱怀桑几句……



怀桑……我好想再听你叫我一句哥哥…………


对啊……是我自己迫使你改变的……



怀桑,以后哥哥不在了,你要自己保护好自己,不要什么都信,要多些心眼,不要总是就知道扇子书画,也要多管管家务,大哥不希望你能出人头地,只希望你能快乐的过完一生。



还有,不用想着报仇,大哥不要紧的,只要你能快快乐乐的过完一辈子,大哥也就死而无憾了。



怀桑……大哥是真的爱你……只不过我不能爱你,不能像普通人家的兄弟一样一辈子生活在一起,生在聂家……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怀桑……哥哥真的好爱你……



聂字底下……本为双啊……

图片
106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1974
一只小澈
收藏
赞 1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