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11 09:48:252875 字31 条评论

【魔道/忘羡】千年等一回(上)

来自连载 魔道现代PA

考古系忘羡在线寻找墓主人身份!

*考古系忘羡在线寻找墓主人身份

*前世今生故事



“听说了吗,咱们大学那块工地,就是要修体育场的那里,挖出来一个墓呢!”


“啊?我以前还在那里录过宅舞呢,我岂不是在坟头上蹦跶?罪过罪过……不过这对于咱们学校考古系的岂不是太有利了,他们完全可以进行现场学习啊!”


聂怀桑边走边竖起耳朵听着食堂里的议论纷纷,他端着自己的午餐坐了下来,看向对面坐着的魏无羡:“诶,你们考古系真的要去现场教学?”


魏无羡喝了口粥,对他点了点头:“是啊,通知刚发下来,蓝启仁让我们下午两点在那里集合,听说本科那群学弟学妹也都过去……”


“哟,你估计也没想到读个研究生还能见识一下真墓吧,我刚上网查了一下,听说墓主身份不明啊,朝代好像大致推算出来了,是射日之征好多年后的墓,呃,说了也跟没说似的,射日之征距离现在有一千年了,这前后跨度可广了去了。”聂怀桑说道。


“不过你们要是能查出来这墓主人是谁,绝对直接保送博士啊,以后考古界就留有你们的大名啦,不像我,读什么法硕,什么时候都熬出头。”聂怀桑叹气。


“江澄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过他跟着导师去云梦那边考察了,一时间赶不回来,正羡慕我呢,不过,你知道我的搭档是谁吧?”魏无羡也叹气。


“哦,我想起来了,蓝忘机!”聂怀桑表情一惊,“兄弟,祝你好运啊,跟他这么古板的人研究,肯定超没意思的。”


“你夸张了吧。”魏无羡突然有点反常,他平时一准会跟着聂怀桑吐槽几句同导师的蓝忘机,“我倒觉得他挺有意思的,我跟他可是一见如故,八成我们上辈子就是好朋友呢。”


“我很古板?”一个声音突然在聂怀桑背后响起,聂怀桑瞬间吓出一身鸡皮疙瘩,他僵着身子回头:“蓝、蓝忘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说你坏话的,你们慢慢吃,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聂怀桑落荒而逃的背影,魏无羡失笑道:“蓝湛,你看你把人家怀桑给吓的,整天板着个脸,我看你比我们之前参观博物馆看到的千年古尸都要冷个几十度。”


“你心疼他?”蓝忘机看他一眼,这人原名蓝湛,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改名叫了蓝忘机,魏无羡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差点以为这是他的法号,面前的人没准是个和尚呢。


不过他也是改过名的人,没资格说人家不是?


“没有没有。”魏无羡立刻摇头,“我当然知道你这人面冷心热啦,上次实践活动的时候绵绵差点一脚踩空,还不是你扶了她一下,我离得远,差点就让她摔着了。”


“因为你们是朋友。”蓝忘机言简意赅道,他省略的后半句话当然是“所以我才帮她”。


魏无羡点点头:“我懂我懂,你真是我哥们……对了,你家老古董,哦抱歉抱歉说顺口了,咱们蓝教授一会让我们去看的墓,你有什么内部消息吗?”


“刚才聂怀桑说的是对的。”蓝忘机说道,“射日之征。”


“说到这个,这和你们蓝家还有关系呢,八百年前大家都是一家子,这蓝家指不定就是你们家祖先,不过可惜年代久远,只记得当初那群牛逼哄哄的人的道号了,名字倒是淹没在了滚滚红尘里。”魏无羡惋惜道,“三尊是真的很厉害。”


“工地工人先挖出来的是破损的壁画。”蓝忘机补充道,“教授说应该是墓门口的东西,画的可能就是镇墓兽。”


“嗯,不过谁家镇墓兽会用灵犬啊?”魏无羡提出了他的疑问,“又不是在云梦地区,那边因为九瓣莲花江家的原因,倒都是很喜欢养狗。”


“所以我才没去云梦考察,我这辈子都不会去的。”他摇头说道。


“怕狗。”蓝忘机居然笑了笑,“别怕。”


“哟,难道你会替我把狗赶走吗?”魏无羡也笑了,“行,那我就信了——我吃完了,咱们先去踩踩点,溜达一下?”


蓝忘机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两人结伴朝着挖出墓地的体育场走了过去,一路上听到各种议论,而目的地那里虽然结了隔离警戒线,可还是有很多人在围观。


魏无羡突然笑了:“诶,蓝湛,这墓让我想到一句话。”


“什么话?”蓝忘机问道。


“千年等一回啊!”魏无羡笑道,然后他发现蓝忘机并没有被他逗笑。


冰山搭档太冷漠,生活不易,羡羡叹气。


“有点意思啊。”魏无羡瞪着这墓坑思考了一会,他摸着下巴说道:“这不是单人墓。”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仿佛是在说他说的是废话。


“别这样,我当然知道哪怕是金聂蓝江四大家族在的时候,也是有一些人偷偷采用殉葬习俗的,虽然当初以温家最盛……”魏无羡说道,“我可不是指墓里那些陪葬的奴隶和战俘,我是说这墓主人的亡魂,里面不止一个。”


“并无墓碑,何以见得?”蓝忘机问道。


“直觉。”魏无羡理直气壮。


他原本以为蓝忘机会懒得理他,但没有想到蓝忘机居然也认真地盯着那墓看了一会,居然跟着点了点头:“的确是双人墓。”


“诶?”这回换魏无羡惊讶了。


“蓝忘机同学说得很对哦。”两人身后却有一个声音响起,原来是同导师的同学罗青羊,小名绵绵是也,“刚刚我吃饭的时候遇到了教授,他也是这么说的。”


“绵绵说说看。”见到妹子到来,魏无羡立即笑的一派风流,惹得蓝忘机皱了皱眉。


“魏同学你没看到棺椁的痕迹吗?”绵绵笑了出来,“虽然已经被省博物馆研究所给抬走了,但是留下来的压痕,是双人棺椁……”


“这还是对情侣的墓啊。”魏无羡恍然,“那研究所开棺了吗,里面是不是有俩大粽子?”


“空的。”绵绵摇摇头,“还专门请了道长来镇压呢,结果晓道长看了一眼就说,里面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仇家过多,怕人家以后寻仇给挖出来,所以干脆造了个空墓,是学秦始皇还是曹操啊,各种假墓。”魏无羡思忖道,“没准是成吉思汗,不知道埋草原哪个角落了。”


“所以我们需要调查出墓主的身份。”另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正是导师手下的最后一名学生,名唤温宁,他抱着厚厚的几本书,险些被脚底下的石头绊倒,还好绵绵及时接过了飞起来的书,她嗔怪道:“图书馆里的书要是掉坑里你可要赔十倍的钱。”


“谢谢。”温宁道谢,把书分给三人,“那段历史附近的官方资料和野史资料我都拿过来了,看这规格应该是位名人的……”


“此人和江家有关。”蓝忘机随意翻开了一页书,忽然说道。


“诶?!”三人诧异看他。


“略懂风水便知,如今此地不适宜建墓。”蓝忘机指了指,“但古时候这里是依山傍水的好地方,而根据温宁拿来的地理志,在工地旁边、现如今是露天操场的位置,曾是莲花池。”


“莲花!”魏无羡惊道,“难怪你会怀疑江家,可是江家的墓干嘛修在这里,这里古时候不是叫云深不知处吗?”


“也许这人入赘了蓝家?”绵绵猜测道。


“蓝家人不是都不食人间烟火吗,瞧瞧我们蓝忘机同学,典型的。”魏无羡开玩笑道,旋即他的神色正经了起来:“很奇怪,我居然觉得这地方似曾相识,八成我前世来过这里,没准还喝过当年的陈酿天子笑呢。”


“倒是挖出来了几坛天子笑,不过喝了怕是中毒。”温宁说道,他拿着一本“蓝氏地图志”说道:“虽然里面没提到墓的事情,不过却说在某年某月,这里修了个小院子,像是迷你版的蓝家书院。”


“难道墓主很爱学习,死了也要葬在书院里?”绵绵震惊,“是学霸呀,不过如今断壁残垣都没有,压根看不出来当初这里有建过建筑。”


“真可怕,学霸死了还要学习。”魏无羡瑟瑟发抖,他叹气道:“记载不多,估计很难调查。”


生活不易,羡羡叹气。


蓝忘机看着虚无的断壁残垣,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何年何日时,有一少年坐在蓝家书院围墙上,捧着一坛天子笑,对着另一个少年笑嘻嘻道:“天子笑,分你一坛?”


TBC



*因为原作古代是架空的所以墓的制度我随意编了(?

31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北川有暖
赞 (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