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11 09:29:104426 字7 条评论

失忆后我被刷成白板小号还变了性 (下)

来自合集 失忆后我被刷成白板小号还变了性 · 关注合集

下一章一发车就(完)了

  弗瑞博士这才真正看清伍六七的样子,他本因失血而迷蒙的双眼骤然睁大,“柒......怎么会有两个柒!”

  “嗯?”伍六七歪歪脑袋,在这个胸口破洞的人胸前看到了一块染血的标牌,上面写着弗瑞二字。

  弗瑞?这座岛的主人不就叫什么弗瑞博士吗!

  “哇靠老哥,看不出来呀,你的任务目标居然是岛主人么!厉害了!”伍六七钦羡道,他的任务目标只是弗瑞博士的一个实验品都差点让他被撕吃了,没想到这奇奇怪怪的扑街仔已经一声不吭地把隐藏大boss干掉了,哇,这一单得赚多少钱!

  柒的任务目标确实是这座岛的主人,但不是弗瑞博士,而是已经被他杀死的未来博士。

  他走近伍六七,伸手,把还在伍六七肩膀上插着的剪刀拔了出来,搞得伍六七肩膀又新一轮的鲜血直飙。

  可是伍六七敢怒不敢言,他生怕这位哥一言不合又要像在那间小实验室里一样拔刀相向,还要掐人脖子舔人脸。

  柒明显对伍六七飙血的肩膀十分不满,于是他直接用手粗暴的堵住了伤口。

  “!!”新鲜的伤口被人拿手捂住,这一刻真是酸爽难言......伍六七甚至疼到产生了一种即将升天的错觉。

  体液,尤其是血液,是人体内蕴含信息素比例最高的部分,即使伍六七佩戴着抑制颈环,也没有刻意释放信息素,流了这么多血,omega信息素的味道也足够引人注意。

  恰好弗瑞博士是个Beta,不用受伍六七信息素排斥Alpha的特性干扰,他鼻翼翕动,嗅到掩藏在Alpha信息素下,和柒的信息素气息几乎要融为一体,又截然不同的omega信息素!

  柒敏锐地觉察到弗瑞的小动作,他像只被觊觎财宝的恶龙,恼怒地举起千仞,斥道:“你再嗅我就把你鼻子削掉。”

  这声威胁让弗瑞博士呼吸一滞,可是他的呼吸停滞,脑子却反而转得更快了,他抓住一闪即逝的灵光,脱口而出道:“我知道了!那年我在海里捞起来的是你!”

  弗瑞博士指向伍六七。

  “啥?明明是那只蓝色肥......嗯?”伍六七也反应过来,他的语气郑重起来,“你知道以前的我?”

  弗瑞博士露出残忍的笑意,“我怎么不知道你,可是我亲手把你从Alpha改造成Omega的,柒!”

  听了弗瑞博士的话,伍六七震惊到身体微微发颤,“是你......你把我......从Alpha改造成Omega?你怎么能!”

  伍六七怒火滔天,连柒也一时也没能压制住他。只见伍六七一个箭步冲到弗瑞博士面前,把他从角落里拖起来拼命摇晃,声嘶力竭地控诉道:“你怎么能把我变成Omega!你知道Omega信息素抑制剂到底有多贵吗?!还特么每隔三个月就必须得打!还有你改造的时候能不能用点好材料!知道为了不让Alpha妹子们一闻见我身上的味儿就被吓跑而买的颈环又花掉了劳资多少钱么!!!”

  “你必须赔偿我!给钱!”伍六七最后总结强调道。

  弗瑞博士直接被吼懵了,他觉得事情这样发展是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

  倒是柒在一旁冷冷补充道:“把所有事情都说清楚。”

  伍六七阴险一笑,从裤裆里掏出百变Gaiba蛋往地上一砸,变成一条长着三缕呆毛的绳子,伍六·绳子·七先把自己的一端递给柒,柒不明所以,但还是抓紧了。

  绳子的另一端缠上弗瑞的腰,然后一把将弗瑞拖入了中心实验室地面的大坑中,将他悬吊在一众培养仓怪物的头顶。

  这些怪物受过液体发狂剂的刺激,本来为了发泄鼓噪的力量都已经开始自相残杀了,现在上面吊下来一个新鲜的血食,怪物们表示很激动很刺激,纷纷十分配合地接二连三高高跃起,努力用锋利的爪子和牙齿七够着被吊在地下室半空的弗瑞博士。

  伍六七牌绳灵活地控制着弗瑞博士地走位,既让那些怪物难以一口咬死弗瑞,又不至于一点都碰不到他。

  实验岛逃生模式是通过施放气态和液态发狂剂刺激岛上的所有生物失去神智,互相攻击,而在这个系统建立的初期就给自己注射过长效清醒剂的弗瑞博士本来是唯一可以不受此影响并独自逃生的人,但是在柒闯入中心实验室的一路上,实在是毁坏了太多东西,包括控制气态发狂剂施放的智能中枢,导致最后只有地下的这群实验半成品被液态发狂剂唤醒。

  但是即使只是这样,在地下发出异动的那一刻,柒还是立刻放弃了给弗瑞补上致命一刀,转而劈开地面,从地下拎出来一只灰头土脸的omega七。

  弗瑞看着地下室一双双散发着狂化血光,没有瞳孔的可怖眼眸,听着那些意味不明的低吼和嘶叫声,一阵阵的心悸,下方一个接着一个跃起的怪物,每个都能给他带来一道血痕或是撕咬走一块血肉,恐惧和疼痛攥紧了弗瑞的灵魂,他颤抖地回答道:“我会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

  伍六七牌绳用力一扭,把弗瑞带回地面后变回人形。

  但是弗瑞的这头解开了,原本是绳子的另一头却还被人攥着,伍六七再一次同兜帽下的那双眼睛对视,他费力地抬起自己的右手,连带着紧攥着这手的另一只手晃了晃。

  “靓仔,完事儿了已经,撒手好伐?”

  弗瑞·几次三番死里逃生后突然被一口怪味狗粮噎住·博士:你们还是把我丢下去喂那群怪物吧,我就是什么也不想说了。

  “呵,柒,你可能还不知道,”被刚刚诡异的粉红色场景刺激到的弗瑞博士决定把这份刺激还回去,“你的原生信息素太过强大,改造成omega后出现了严重的基因反噬现象,导致你的信息素对其他Alpha的排斥性极强,可以说除非是改造前的你自己,其余Alpha都是不可能能够跟你结合的,你只能打一辈子的抑......”

  说到这里,弗瑞博士的话音戛然而止。

  目测似乎正是未经改造的Alpha·柒,掐着伍六七的手,一脸高深莫测地盯着弗瑞。

  弗瑞从出生以来第一次深深的怀疑起自己的智商测量数据是不是造假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事实就是我,刺客排行榜第一万……”伍六七后脊梁骨一冷,他咳了一声,改口道,“我,暗影刺客首席,不仅出色的完成了委托任务,还顺手砍炸了邪恶势力弗瑞博士的实验岛!”

  鸡大保骂道:“扑街哦阿七,你什么时候就成刺客首席了?任务是在你做梦的时候完成的么?”

  “我也觉得我可能是在做梦,不如你帮我分析分析。”伍六七面对鸡大保的质疑,表现得比他还怀疑自己,“事情是这样的哈,辣个弗瑞博士说他认得我,我以前是个倒霉刺......咳,玄武国刺客首席,有回执行任务,把弗瑞的老师未来博士杀掉了,然后弗瑞有天从海里捞出来了个半死不活的我,他为了给老师报仇,就拿我当实验对象,把我从个A变成了个O,结果有天我醒了,就跑了。”

  鸡大保面无表情:行,你继续编。

  伍六七破罐子破摔,继续道:“然后我呢,在弗瑞博士的实验岛上碰到了一个长得跟我一样靓的Alpha,巧了,他好像就是玄武国刺客首席,还刚刚杀掉了五年前就死掉了的未来博士,他听了弗瑞说的那些话以后问我‘刺客排行榜一万?’我回答他‘一万二千三百二十四’,然后他就拿刀开始砍我,哇,他脾气可真大,剪刀快给他剁碎了,我就只能躲,最后他就把实验岛砍塌了,我喊小飞来接我,结果小飞跟他比跟我还亲!......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鸡大保:“......”

  “杀千刀的街道办omega主任!天天催婚,把我好好一个阿七给催成了人格分裂!”鸡大保撸着翅膀就打算出门去跟omega主任拼命

  “哎!这应该不是人格分裂,如果一定要说这跟分裂有什么关系的话,我觉着大概更像有丝分裂一点儿……”伍六七心有余悸地侧身看向大保J发廊走道阴影处。

  柒缓缓抬头,从黑暗中走出,鸡大保吓了一跳,在柒出来之前,他根本没意识到大保J里还有第三个人。

  而这个人,真的,跟阿七好像!不,他比阿七还要像阿七,他是那个小飞在海边发现的,带着不详和血腥气的人类,而不是现在这个生龙活虎死皮赖脸的阿七。

  鸡大保叼着的雪茄掉落到地上,他往柒的方向走了几步,想把这个人看得再清楚一点,“阿七......?”

  柒对这只陌生鸡的接近表示极度不爽,千仞恶狠狠指向鸡大保,“不想洗就雷我浪开。”

  “柒哥!有话好好说,先把刀放下好伐?”

  柒冷冷撇了眼伍六七,给伍六七吓得一激灵,都差点想躲到鸡大保身后去了。

  “这条街不允许出现管制刀具,一经发现,立刻没收!”

  红袖章omega主任适时出现,狂吸仇恨。

  伍六七冷汗直冒,他仿佛看见了小鸡岛像弗瑞博士的实验岛一样碎成一块儿一块儿的,他硬着头皮,在拆岛狂魔·柒发作前,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一把搂住了柒的肩膀。

  “阿婆你误会了啦,这怎么能说是管制刀具呢?你仔细看看,这不就是把破......”伍六七觉得脖颈处凉飕飕的,可是他仗着自己都搂着柒了,柒哥还没拔刀砍他,硬着头皮继续道,“破碎了的玩具刀,怎么可能能伤人呢!”

  omega主任仔细打量这个明显是危险分子的持刀者,但是刚刚还散发着恐怖杀气的Alpha被伍六七搂住后气场居然诡异的发生了变化,好像也没那么危险了,不过伍六七!这个大龄单身omega居然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跟Alpha搂搂抱抱,成何体统!omega主任脸色一变,悄悄打了个暗号。

  门外的两个omega委员会成员见状立刻冲上前来干扰柒和伍六七的注意力,柒很是不耐烦,他想一刀把这些人脑壳都削掉,伍六七也有所觉察,一副心神都放在制止柒发狂上,“柒哥!冷静!你仔细想想,这些人又不是任务对象,杀掉也没钱拿的!”

  就在此时,omega主任突然暴起,目标直指伍六七!

  柒终于舍得挣开伍六七搂着他肩膀的手,可惜也只来得及逼退两位委员会成员,而omega主任成功得手,她一把扯下了伍六七的颈环!

  并不甜美还很呛人的omega信息素立刻飘散出来,激得柒眼睛都红了,好想杀人!

  omega主任仔细闻了闻,眼神一变,“伍六七!你居然婚前进行标记行为!”

  “阿婆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伍六七什么时候就跟人标记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站在伍六七旁边的Alpha。

  受到完全同源的成熟omega信息素刺激,柒也克制不住信息素的抑制,很快,两种百分百契合度的AO信息素在空气中弥漫纠缠甚至在双方并无肉体接触的情况下隔空临时标记。

  伍六七还在挣扎,“这怎么可能呢?他顶多就舔了我的......”

  “住口!”omega主任老脸一红,“寡廉鲜耻!你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种话!”

  伍六七愣住了,他只是想说柒哥只是舔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血不可能这样就能标记他,这怎么就能跟这什么廉什么耻扯上关系呢??

  然而柒几乎已经感受不到除了伍六七以外生物的存在了,他实在忍不住,摁住omega的肩膀就舔上伍六七原本一直遮蔽在颈环下的后脖颈性腺,舔了两下不过瘾,还要用牙磨,好像下一刻就要咬下去。

  omega委员会三人组纷纷表示实在受不了这个刺激,尖叫着跑出了大保J。

  伍六七百口莫辩,后脖子还给人叼着磨来磨去,脊梁骨都在发麻,他忍无可忍一转身猛得把黏在自己身后的Alpha推开。

  柒十分不满地重新凑上去,伍六七感到脑门充血鼻腔发热,居然直接飙出鼻血,飙了柒一衣领子。

  柒怔住了,他这辈子沾过不少死人的血,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鼻血溅到。

  他成功从omega信息素的引诱中清醒一瞬,说道:“你好恶心。”

  “......”

  呵,Alpha,刚刚还在要亲要咬要抱抱,不要了就是你好恶心,呵。

  伍六七机械地转头对早就看呆了不知所措的鸡大保道:“抑制剂呢?我发情期好像提前到了。”

  鸡大保万分怜悯地说:“阿七啊,你忘了吗?我们已经没钱给你买抑制剂了,上上个月你打的那针已经是最后一管了。


图片
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414
收藏
赞 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