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10 14:28:063467 字63 条评论

共赴终点

来自连载 老李的独家密文

[李泽言X悠然][King X Queen]


*刀中有糖,言悠刀,KQ糖。

*续第18章,基本架空叠纸的设定,所以一部分夫人看的可能不太舒服,欢迎在评论区提意见φ(゜▽゜*)♪


文/by思想道德修养



在李泽言手中的匕首接触到我身体的那一瞬间,我用力抬头望着他的眼睛,这个坚强冷静的男人睁着猩红的双眼,滚滚的泪水滴落在我的衣领上。

Queen的灵魂已经有近一半要注入我的体内,持续撕裂般的痛苦让我神智已经开始模糊,很快就要结束这一切了吧。恋语市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我和所有人也不会再有未来的羁绊,悦悦、安娜、魏谦、沈远……

还有我的李泽言。

但是在下一秒我听见了匕首落地的清脆响声,同时和李泽言一样的声音从远方传来,由远及近,渐渐清晰:“你确定不杀她吗?但这样你就会违反时空规定。”

“我有把握留下她。”这是李泽言的声音,胸腔的震动让我意识到,他还是真实的可以触摸到的人。

和李泽言拥有着同样声音和样貌的男人走到我身边,低头怜悯的看了我一眼:“我是King,悠然,我们会再见面的。”他说完没有迟疑,看着身体逐渐透明的Queen温柔的说:“很快你就会再回到我身边。不会太久,我等你。”

李泽言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希望通过这样帮我缓释一些痛苦,他冲着King怒吼:“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的悠然,你可以自行选择怎样救赎或者放弃。违反时空规定的惩罚,你我都很清楚。和我没有关系,和Queen也没有关系,我们是真正按着时空规则行走的人。”

King冷笑一声,转身离去。她的灵魂已经全部注入我的体内,我终于支撑不住,昏倒在李泽言的怀里。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李泽言家里,他坐在床边注视着我,轻轻握着我的手,他的眼睛下面一片青黑,我抬手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脸:“黑眼圈这么厉害,是想做熊猫吗?”

李泽言附身抱住我,在耳边留下如释重负的气息:“笨蛋。”

他叫我起来吃饭,桌上是甜甜糯糯的山药蓝莓粥,旁边还有精致的布丁,味道和原先一模一样,总是会让人记起当时的时光:我们两个一起在病房里办公,他处理他的工作,我写我的策划案。偶尔我抬起头,会发现李泽言恰好也在看着我。我们对视一眼,然后继续工作,几个小时不讲话也不会觉得尴尬和无聊。

想到这里我问李泽言:“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我下午有会议,马上就出门,你在家里乖乖的,身体有不舒服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回来。”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真好,看样子生活已经恢复到了从前。我像往常一样给他打好领带,目送他出门。接着偌大的独栋别墅只剩了我一个人。我看着以黑灰色为基调的家里摆上了我的柴犬和他的骆驼,一阵暖意传上心来。

时间过了很久,我趴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刷着资讯,突然身边闪过一抹黑影,接着一个男人已经站在我的面前,和李泽言一样的容貌与气质。

“King?”

“你知不知道你出现在这里,是违反时空规定的。”他冰冷的开口,是完全区别于李泽言温柔的气质。我被他震了一下,点点头,又略迷茫的摇摇头。

“如果Queen的灵魂没有进入你的身体,他的肉体就不会消失。现在你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

“Queen的灵魂是属于这个时空的,但你的不是,最终有一天,你……”

King的话没有说完,一个杯子猛地砸了过来,他身体微微一侧,玻璃杯子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重重的摔在地上,变成一地凌乱的碎渣。

“你给我滚!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来找她!”李泽言站在门口,眼里盛满暴怒。我从没见过他这么冲动,这么丧失理智的时候。

King没有生气,他踱步至李泽言面前:“我们都清楚你在做无谓的挣扎,时空规则你比我更懂。”说着他用一种蔑视的口气在李泽言耳边轻轻说道:“怀表…快碎了…”说完他凭空消失,独留我和李泽言面面相觑

突然一种剧烈的疼痛传来,我在沙发上惊叫一声,接着蜷成一团。李泽言快步走到我身边,拥住我,我感到他的evol的能量正在我身边缓缓流动,逐渐安抚下去我体内令人绝望的疼痛。

终于我身体又恢复了平静,我拍拍他,摸到他背部全是汗水,他有点脱力的靠在我身上,耳边是他微不可闻的喘息,我惊叫一声:“李泽言你怎么了!”

他顿了一下从我身上爬起来,虚弱的冲我笑一笑:“笨蛋,我没事。刚刚太紧张了,害怕King会…咳,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吧。”

他说着转身去厨房,:“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在我看不见的那一面,他轻轻抹了把嘴角的鲜血。



我们的生活渐渐步入了正轨,他会和从前一样送我去上班,接我下班,我们一起吃晚餐,听他评析我的策划和报告。一起去souvenir吃大餐,甚至和蔡老先生抢肉酱意面。King没有出现过,没有人对我说奇奇怪怪的话。只是我的身体还是会时不时的疼痛,愈演愈烈,李泽言给我说这是反噬,因为Queen在我体内作乱,他说只要感受到疼痛就叫他,他会帮我摆平。

但我每次都会看见他惨白的唇色,还有身上奇怪的伤痕,我不知道一个总裁天天出去干什么才会把自己弄的满身是伤。我问过他,答案是把保镖辞退了,必须一个人去处理一些暴力行为,再细致就不肯讲了。我除去每天心疼的给他上药,上越来越多的药,以至于到最后他已经无所谓了,不再给我看他的伤口。除了这些,我什么都做不了。

那天天气很好,李泽言像往常一样出门上班,而我却可以休假在家,我照例给他早安吻,像所有夫人应该做的那样子。又是剩我一个人在家,我鬼使神差的跑去他的书房,拎着他的小柜子跑到客厅去看。

小柜子里面塞着我送给他的小型柴犬玩偶,柴犬糖,还有粉粉的信封装着我写给他的情书,我一封封看过去心满意足。而就在我想把他们收起来的时候,我看到柜子底部有一张倒扣过来的白纸,我翻看正面一看,上面赫然写着:

“Evoler时空规定守则”

我眼前一黑,白纸飘到了茶几上,茶几上的茶水泅湿了李泽言飘逸的签名。



痛,真的好痛。

内脏像是被虫豸一点点蚕食掉一样,我这一次甚至清楚的听到有生物在我体内进食的声音,吞咽血液,啃食肉体。

我已经无力拿起手机告诉李泽言这次剧烈的反噬情况,疼痛感一波又一波的袭来,我倒在地毯上抽搐着,汗水很快打湿了鬓角的碎发。

下一秒,突然传来了门被大力撞开的声音,我看到浑身泥水的李泽言站在面前,借着惨白的灯光,我发现他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昂贵的高定西装处处都是伤痕,我甚至可以看见他灰紫色的瞳孔的颜色在缓缓褪去。窗外是瓢泼大雨,锐利的闪电闪着诡异的白光,不停炸裂在我眼前。

“反噬很严重吗?”李泽言揪掉外套,我看见他黑色的衬衫上有撕裂的痕迹,暗红色的血液渐渐泅开,没在衬衫上。他没有抱我起来,而是像我一样躺在地毯上,小臂穿过我的脖颈,把我的头揽在怀里:“对不起,当初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我感受到眼泪滴落在发上的热度,他抱我那么紧,怀里全是颤抖。“没有,泽言没有。”我用力的摇头,泪水也止不住扑簌簌的落下:“谢谢你,谢谢你即使违反时空规则也要救我下来,这样就够了,这段日子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我的头紧贴着他的胸膛,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我的心忍不住的抽搐。我知道每一次的反噬都会日益严重,严重到李泽言也对此无可奈何,我看过他的怀表,上面密密麻麻的伤痕已经预示着他的evol能力在大幅度的削减。我清楚即将面临着什么,但是我仍然从心里产生一种恐惧。

“对不起,我陪着你,到最后好吗?”

我知道他不是属于这个时空的人,在强行穿越时空的基础上,他无数次用自己仅存的evol帮我遏制住反噬的力量,直到如今他身上总会不知道为什么出现的伤痕,一开始还只是小小的划痕,如今已是撕裂的伤口,我知道他也快离开这个时空了。

“泽言,你要走了,对不对?”细密的疼痛感已经要爬满全身,Queen的音容笑貌已经浮现在脑海里,我低头看了一眼李泽言,他的下身已经逐渐分崩离析,化为齑粉飘散在空气中。

“没事,我会一直陪着你,我永远都在。”

我想起来,强行违反时空规则的,会最终灰飞烟灭,他们的灵魂会被永远控制在时空的缝隙中,永远得不到解脱,直到时空崩坏的那一刻。

“你怎么这么傻?你才是笨蛋啊!你才是白痴啊!”

“笨蛋,为了你,怎么样都是值得的。”

疼痛已经袭至头顶,Queen的意志已经将要占据我的全部思维。这个世界上将不会再有悠然,只有Queen,也将不会再有李泽言,只有King。

“悠然,我爱你。”在我意识即将涣散的那一瞬间,逐渐透明化的他说到。

“我也爱你。”我用尽毕生最后的力气回应。


房间瞬间归于黑暗,窗外仍是瓢泼大雨,女孩子侧卧在地上,除去地上那块伤痕累累的怀表,屋里像是没有什么人来过。

房间的灯猛地被打开,黑色风衣的男人突然出现,高傲冷峻的他有着和李泽言一样的容貌。他附身抱起地上的女孩子,在她耳边无限温情的说道:“My Queen,welcome back.”

6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