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10 11:02:114644 字5 条评论

失忆后我被刷成白板小号还变了性(中)

来自合集 失忆后我被刷成白板小号还变了性 · 关注合集

  伍六七的大脑在刚刚的一系列惨绝人寰的刺激下完全当机,根本没办法理解这扑街仔说的话什么意思。

  他整个人被摁在墙上,掐着他脖子的手手劲惊人,掐得他都快翻白眼了,伍六七动了动手指,想召唤剪刀趁着这王八蛋发神经的时候一剪刀捅死他,结果剪刀没召来,他手底下那块墙面先被他摁了下去。

  跟操作台启动时一模一样的“滴”声响起,整个实验室的电路都被激活,光芒顺着墙壁蔓延,实验室变得明亮起来,伍六七瞪大了双眼,面前这个正掐着他的人,兜帽下一双猩红色的眼睛也死死盯着他。

  二人同时开口:“你......”

  突然,伍六七感到身后的墙面有变动,他一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召来剪刀就攻向掐着自己脖子的那只手的手腕,那人仿佛愣了神,没能在第一时间阻住剪刀的攻势,只好先松开伍六七的脖子躲开剪刀,谁知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伍六七背后的墙面已经塌陷成一条隧道并将他吸了进去!

  伍六七大叫:“啊啊啊啊啊啊!”

  那人见状立刻挥刀击退剪刀,飞身过去想抓住伍六七,可墙壁一吞入伍六七便即刻合拢,他只碰到了冷冰冰的墙面,剪刀失去牵引力,啪的一声落到地上。

  他毫不犹豫地将吞入伍六七的那块墙壁整块切碎,可是墙壁背后的是一条幽暗的走廊,根本不是伍六七进入的隧道。

  皱了皱眉,他返回小实验室捡起落到地上的剪刀,仔细打量周围。

  玄武国刺客首席,代号,柒,刚刚杀掉了任务对象,斯坦国未来博士,就在未来博士的私人实验室里。

  然后,那实验室的操作台突然光芒大亮......柒一开始以为是未来博士准备的杀招,把自己传送到了某个地方,想杀了自己。

  结果,他到达了个跟未来博士实验室几乎没什么区别的地方,还碰到一个连血液里都带着自己信息素味道,长得也跟自己一模一样的......omega。

  另一边,伍六七一路火花带闪电地滚到隧道尽头,一骨碌摔到地面上。

  “疼......疼死劳资了……”伍六七摔得头晕眼花,一时半会爬都爬不起来。

  脸颊上那道浅浅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却奇怪的发热发麻,伍六七不可自抑的想起刚刚在黑暗中的舔舐,难受的他浑身一抖,伤口上怪异的感觉却越发明显了。

  “靠,那破刀上不会有毒吧!不对啊,有毒他自己还舔,痴线(神经病)?”伍六七一边骂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自己块摔成八瓣的屁股,“不过那扑街仔长好靓!都快赶上我了!嗯,好像长得是跟我有点像,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靓的仔总是相似的?有道理有道理。”

  等伍六七抬头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他惊得完全把刚刚的痴线扑街靓仔抛至脑后了。

  这里是个一眼望不到边的巨大的空间!里面以伍六七的落点为共同圆心,摆满了一圈又一圈的培养仓,整个空间的光源就只有这些数不尽的培养仓发出的幽暗蓝光。

  伍六七回忆着刚刚让自己晕头转向的隧道路线,觉得基本就是在一路往下掉,所以这里应该是整个实验岛的“地下室”。

  “还真瘆人......”伍六七掏出鸡大保给他的任务对象照片,对照了一下,觉得要刺杀的“人”应该就在这里,“走运了?”

  他走向离他最近的培养仓,在和照片上培养仓相同的位置找到了编号:9101。

  最里面这圈培养仓的编号是9101-9110,伍六七数着圈数,很快找到了第五圈第二十四个培养仓,一路上什么危险都没碰到,但是就是叫人渗的慌,这些培养仓里有的是空的,有的装着动物,有的则装着......人类,从幼体到成年体,应有尽有。

  伍六七抬头看向编号9524培养仓内,觉得仓内的东西跟照片上的很是不同。

  那里面沉睡着一个金发的少年,而照片中是个小小的一团白色物体,伍六七借着培养仓的光,仔细观察照片,发现照片里的白色一团一个是个小婴儿,头顶有一丛金色的绒毛。

  伍六七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它”长大了?

  但是雇主到底是要杀掉这个培养仓里的东西还是特定要求杀掉这个婴儿?婴儿变成了少年那杀了还算数吗?

  伍六七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他很快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破坏培养仓,更别提要杀掉培养仓里的“人”了。

  伍六七想了想,开始集中精神,拼命呼唤自己的剪刀,他想不到的是,他的剪刀现在正在某扑街靓仔身上。

  柒离开小实验室后,发现自己现在所处这个地方分明就是自己潜入的未来博士人造实验岛,却又和自己潜入时有些微妙的不同。

  装在身上的剪刀有些异动,柒将它取出,它立刻迫不及待的旋飞出去......插在了一旁的墙上。

  看来应该是它的主人在呼唤它,可惜力量不够,连走廊的墙壁都穿不透,柒想了想,挥刀斩开了那面墙,剪刀没了前进的阻碍,欢快地继续向前冲,直到撞上下一面墙,柒就一直跟在剪刀后面,哪块墙阻拦剪刀的去路他就砍哪块墙,砍的实验室代表危险的红光都快闪坏了,可是所有攻向入侵者的武器要么打不中要么直接被毁坏。

  实验室机械音十分紧迫地提示道:“入侵者正在向实验室中心区域进攻!启动终极防护!”

  终极防护罩从实验室中心迅速向外扩张,直接把剪刀弹飞,剪刀被弹飞后锲而不舍地再向防护罩撞去然后再次被弹飞,就这样反反复复重复上演撞上去-弹飞-撞上去这个过程。

  柒面无表情地看着剪刀的表演,左手千仞向防护罩一指,千仞碎裂化成千万刀锋攻向防护罩,无数蛛网状的裂痕出现在防护罩上,下一秒防护罩便碎成了粉尘,剪刀这次终于毫无阻碍的直直插上中心实验室的大门。

  千仞也不甘落后,势如破竹地击碎了中心实验室的所有防护措施。

  柒跟进中心实验室,剪刀就直直插在中心实验室的地面上。

  嗯?那个人在下面吗?

  柒这样想着,千仞回归到剑柄上,他抬起头,冰冷的目光盯上他在这个实验岛上见到的第二个活人,斯坦国人?完全可以杀。

  弗瑞博士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了个激灵,但他既然做出了那样的事,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反正他已经成功为老师报仇了不是吗?还是最残忍的报复。

  “呵呵,不愧是曾经的玄武国暗影刺客首席,只要活着就会回来报复吗?”弗瑞博士尽量冷静道,“不过我前段时间还看到你在刺客排行榜上的排名,一万二千三百二十四位,啧啧,真可怜,变成omega的滋味很不好受吧哈哈哈哈哈哈!”

  现·玄武国暗影刺客首席·完全不认识这个人·强A·柒:“?”

  “虽然我完全唔明你讲乜嘢(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柒瞬移至弗瑞博士面前,冷漠的看着他因惊恐而缩小的瞳孔,“不过我系首席跟我的性别冇任何关系,即使我系omega,刺客首席一样会系我。”

  此时,处于中心实验室正下方的某伍六·刺客排行榜一万二千三百二十四位·强O·七打了个喷嚏,“这好冷啊!叫半天了我剪刀怎么还不来!”  

      千仞的刀尖已经直逼弗瑞博士的眉心,然而柒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对这个斯坦国人刚刚的一席话感到困惑,综合他来到这里遇到的一系列难以解释的事情,他有种非常不妙的预感,好像忽略了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

  而这个斯坦国人不论真假,知道的确实很多。

  柒决定晚一点再杀掉这个斯坦国人。

  与斯坦国利用现代科技屏蔽和抑制信息素不同,玄武国是用武术修炼得到的气来控制自身信息素的发散,作为顶尖的暗影刺客,柒在性别分化之前就先学会了如何隐匿自己的一切气息。

  而且他非常厌恶自己的信息素气味,也从来不会放松警惕轻易将自己的信息素泄露出去……柒在今天以前,从没有想过这个味道有一天会出现在别人身上。

  还是一个Omega。

  ——变成omega的滋味很不好受吧哈哈……

  柒眯了眯眼睛,很有攻击性地大幅度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下一刻,诡异的血锈味充斥了整个空间。

  弗瑞博士本身是个Beta,对信息素远不如Alpha和Omega来得敏感,在除特殊实验环境以外的地方并不佩戴防护措施,却也因此在受到这样强大的信息素攻击时毫无抵抗之力,这样如有实质的血腥气息,简直像是在血池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难以想象会有人类的信息素可怕到这种地步,但是弗瑞博士却不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只是他上一次还是在绝对安全情况下,亲手摧毁了这样可怖的信息素!

  强大攻击性的Alpha信息素带给弗瑞的精神摧残也远比不上面前的柒“变回Alpha”的事实带给他的冲击大。

  “为什么?我的实验明明成功了!”弗瑞博士在信息素威压下生理性颤抖着,声音里充斥着不敢置信,“你为什么会变回Alpha……难道是基因反噬?不对,我预测过,即使反噬达到最大化,被改造的性腺也只会分泌Omega信息素,就算气息会回归,性别也不可能再改变了!”

  可是面前的柒释放出的分明就是Alpha信息素。

  “你话真的太多。”柒本来是想逼他说出点东西好尽快搞清楚状况,可是这傻逼bb半天没一句是人能听得懂的,他有点烦,还是杀掉好了,只留着那个Omega问吧。

  弗瑞博士感到死亡的逼近,他最大的不是恐惧,而是悲哀,他就要步上老师的后尘,在还没完成实验目标的时候死在同一个刺客手下了吗?

  不!他不能就这样死掉,他引以为傲的实验成果出现了自己无法解释的实验现象,他必须继续他的研究!前所未有的强烈求生欲望支配了弗瑞,哪怕毁掉老师的实验岛,他也要活下去!

  千仞当胸而过,弗瑞也同时激活了他对老师的实验岛所做的终极改造,冰冷的无机质声音响彻整个小岛:“实验岛逃生模式启动。”

  位于实验岛地下室的伍六七,看着培养仓的幽蓝色营养液突然全部被替换成暗红色的不知名液体,困惑道:“咋回事儿啊?到换水时间了?”

  9524号培养仓原本双眼紧闭的金发少年,睫毛微微颤动,伍六七被不知名的预感刺激地浑身紧绷,他紧紧盯着培养仓里的“人类”,那少年猛地睁开眼!一双并无瞳孔,满是比培养仓液体颜色更加猩红的双眼直直与伍六七对视。

  那根本就不是属于人类的眼睛!

  金发少年,不,金发怪物抬起手,按向禁锢他的培养仓外壁,伍六七上蹿下跳也不能对其造成破坏的培养仓外壁,在仓内怪物的手下发出清脆的碎裂声,更让人感到不详的是,这样的碎裂声正在整个地下室接连不断的响起。

  “靠!”伍六七大叫一声,骂声未落,他头顶的中心实验室地板轰然倒塌,碎石噼里啪啦砸了伍六七一头一脸,伍六七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真情呼唤了半天的亲爱小剪刀夹裹在碎石之中一道下落,笔直地戳进了自己主人的肩膀中。

  培养仓内的金发怪物已经爬到了伍六七的脚边,它仰起头,露出一口锋利的尖牙。

  伍六·灰头土脸·鼻青脸肿·肩膀还在飙血·七抬起脚,一脚踹向这只怪物的脸,“给劳资滚!!!”

  怪物好像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后似乎是被伍六七激怒了,从嗓子里发出一声高亢的嘶叫。

  地下室传来此起彼伏的同频嘶叫声,所有的培养仓怪物都争先恐后地往伍六七的方向爬来!

  “我擦嘞!劳资给你道歉还不行么!你好好的喊什么人啊!”伍六七刚刚踹人的气势立刻给吓没了,四面八方全是怪物,这连个逃跑的方向都没有!

  暗影刺客飞身而下,抓住了面对疯狂的怪物群快怂成一团的Omega。

  伍六七只觉得后脖颈一紧,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离伍六七最近的金发怪物高高跃起,想要扑杀伍六七,千仞一刀挥出,怪物被斩成两半,落了回去。

  伍六七后知后觉的想到,这好像是自己的任务对象来着?

  “咳咳咳……脖子!要捏断了!”

  这手劲咋这么熟悉呢?刚刚遭罪的是前面的喉咙,现在又是后脖子!

  柒把伍六七带上地面碎了个大坑的中心实验室,往地上一丢,伍六七差点给憋死,脖子一重获自由就赶紧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吸了一口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他抽了抽鼻子,咋回事?怎么就算他戴着屏蔽颈环都能闻到一丝Alpha信息素味道?

  伍六七狐疑地转向戴着兜帽的暗影刺客,又看了看倒靠在角落,胸口破了个血洞的弗瑞博士,最后还是朝着明显嫌疑比较大的柒骂道:“扑街,干什么在公共场合释放信息素?这耍流氓知道吗?”

  柒:“……”

  “怎么?总不可能也是有人非要闻你信息素吧?”伍六七十分公正严明的补充问道。

  千仞的刀尖指向弗瑞博士。

  弗瑞博士:我不敢说话。

  伍六七上下打量了一番弗瑞博士,评价道:“怪不得闻成这样了,你们这些就喜欢闻别人信息素的弱比都是活该。”

  

 








图片
5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收藏
赞 296
收藏
赞 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