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09 20:32:455631 字6 条评论

【喻黄】官宣

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是个喻黄写手系列x

放飞自我产物

一发完结!

是个校园paro,甜w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感谢点进♡





  G市最具盛名的私立高中,以其出色且先进的教学模式为许多家长所热衷的对象。


  小组合作制,这是他们学校主打的招牌,大致就是让六个为一组的学生互相合作互动学习,无论是评比还是各项活动,都以小组为单位参加,据说是有助于团结,如果论起制度的性质,有一点类似几十年前的责任承包生产队。


  简单来说,就是个人不配拥有姓名。


  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只不过以小组为单位的学习,就意味着需要和五个组员朝夕相处,首先就必须得合得来,这个时候,运气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先不说猪队友或者合不合拍的问题,其实广大少男少女关心的是,自己组里能不能分到一个两个帅哥美女,毕竟,默契和智商是可以培养的,但是一张好看的脸可不行。


  分组是高二一开学时随机抓阄决定的,听着很随意,但其实这么分才是最公平的,缘分天定嘛,天意决定的事情,谁还能有怨言呢,要怪,就怪自己手气不好吧。


  话虽如此,但是当黄少天摊开掌心,看见里头的一个“五”字,又抬头看向站在第五组那一块儿的五张漂亮脸蛋时,他还是感觉到了来自四周男性同胞们深深的怨念。


  黄少天自己也不敢相信,他,黄少天,一个参与抽奖从来摆脱不了分母定律的人,何德何能,能在一个女生本来就相对偏少的理科班级,和班上三分之一的女生组成一个小组。


  而且还都这么漂亮!


  造化弄人啊,黄少天想,这种本该是后宫番与网络爽文的展开剧情,在别人看来,自己三妻四妾桃花泛滥坐拥后宫佳丽三千的校园生活,应该充满了幸福。


  但却变成了一个悲剧的故事。


  怎么想,都是喻文州的错!





  

  喻文州,男,十七岁,现任高二七班班长一职。


  长得很帅,这是班级同学普遍的风评。


  作为一个英俊而优雅的精致男性,他在刚开学就很成功的被老师物色为班长,这里不得不提,在他们学校的小组合作之中,老师反而是一个次要的角色,倒是班长,既要管理班级,又要负责大小活动事宜,可以说是整个班级最劳心劳力的人。


  当然,他也是这个班级权力最大,一手遮天的人。


  滥用职权什么的或许没有,不过利用职务之便给第五组谋福利是实打实存在的,基本上有什么脏活累活,分工的时候第五组直接被当成吉祥物给pass掉了。


  喻文州的道理很简单:你们舍得让班里的五朵金花干粗活吗。


  哦,对了,“五朵金花”是班里的理科男们给黄少天组里的五个美女起的爱称。


  众理科男当然没有异议,只能更加痛恨黄少天这个一人坐拥五大美娇娘的罪恶男人,由于小组制的特殊性,行动以组为单位,他也跟着十指不沾阳春水。


  只是干活的话倒没什么,但是这个组只要想做的事情,在班长那儿从来都是一路绿灯,这就太让人嫉妒了。班主任把课间请假的大权下放给了班长,所以,第五组里只要有个不舒服的,刚嗷两声就可以获得班长批假一张,其他人,就算把肺都咳出来再咽回去,也只能得到喻班长的贴心问候。


  “同学,你不舒服吗?请假去找班主任批哦。”


  去你大爷的喻文州,那你把给第五组批的几十张假单都吐出来啊!


  因此在喻文州多次偏袒第五小组之后,班上终于出了谣言。


  青春期常见的谣言无非两种,谁喜欢谁,谁讨厌谁。大概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江湖,里面充满了爱恨情仇。


  “要我说,班长肯定喜欢林叉叉,我那天还亲眼看见班长帮她带早饭。”同学甲。


  “不是吧,林叉叉有男朋友的,那是人男朋友托班长送一下,依我看还是楚叉叉,我还看见过班长下雨天送她去车站呢。”同学乙。


  “楚叉叉没带伞,送个车站而已,又不是送回家,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我投林叉叉一票,班长挖人墙角,想想就刺激。”同学丙。


  “你别胡说,班长哪是那种人,他们组还有个刘叉叉呢,她还是学委,长得也不差,两个人平时还偶尔一起抱作业,要我说还得是刘。”同学丁。


  课间的班级永远是八卦的主场,班里为数不多的女生去掉五个,剩下的这时候基本都凑在一起聊天了,反而是那几个叉叉,五个人,五朵高岭之花,自成一派,从不参与别人的讨论。


  黄少天同学也很荣幸的被她们画在一个圈里,这样显得小组团结。


  那边八卦聊得如火如荼,这边的小圈子也不甘示弱。


  “那边好像又在聊班长喜欢我们中的谁耶。”小组里的大姐大角色,学习委员刘叉叉侧耳听了一下,笑眯眯道:“黄少天同学,你作何感想啊?”


  刷——另外六只眼睛齐齐的看向黄少天,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操…饶了我吧。”黄少天抱着头趴到桌子上,他一向以能说会道著称,此时却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宁死也不要面对这五个恶魔的凝视。


  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


  因为,喻文州,他们一手遮天,滥用职权的班长大人,喜欢的是他。


  换句话说,他们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班长是个Gay。

  




  喻文州喜欢自己,黄少天也是几天前才知道的,再知道他们班长是个Gay之前,他也和其他人一样,不断猜测自己组里到底是哪一个妹子被班长看上了。


  现在他算是知道哪一个了,不过不是个妹子。


  不过所幸,黄少天暗暗松了口气,这件事全班只有自己这一个组里的人,外加班长自己知道。


  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呢?且说那三天前,在班长那儿提前得知了今天课间集会要听校领导谆谆教诲半小时的消息后,第五组全体组员决定十分凑巧的一起生病请假在班级休息,班长喻文州当然是眼皮子也不抬一下的批了,于是,那六个“可怜”的就在班上坐着休息,一边心疼其他人在操场上晒太阳,一边唏嘘着有班长这种生物真好。


  班长喻同学签完假单后就去班主任办公室报材料了,他前脚刚踏出班级门,黄少天就一脚踩上凳子,兴致勃勃问道:“哎,你们说,最近传的班长看上我们组的谁了,是不是真的啊。”


  “还能有假?”刘叉叉正拿着刘海贴往脑门上卷,“反正我看班长这么殷勤,肯定是打了小算盘的。”


  “我也觉得。”黄少天十分赞同,“那会是谁呢,咱们组里除了我,你们五个中可是哪个都被人提名过的,那一个个分析的头头是道,我真怀疑这些家伙是不是24小时蹲点你们。”


  “我觉得是刘姐。”楚叉叉咬着棒棒糖道,“你也是班干,两人互动还挺多的。”


  “不会是我。”被提名的刘叉叉爽快的摆摆手,她长得确实不差,但心里也有数,自己这个男孩子一样的性格,只能和人家做兄弟。


  友情,男女同学之间纯洁的友情。


  “楚楚你自己呢,前男友也分了有一段时间了吧,我看班长挺好的,对你也不错。”林叉叉道,她坐在靠窗的位置,借着阳光举手机自拍。


  “哎,我觉得也是,林姐有男朋友,楚楚你就没有。”黄少天跟着附和,其他几人也点头表示赞同,弄得楚叉叉好不尴尬,她正想伸手掐黄少天出气,就看到班长抱着一沓试卷从后门走进来。


  背后议论人的通病,见到本尊后会立刻噤声。


  “在聊什么呢?”喻文州果然注意到,刚刚还笑闹作一团的教室,瞬间变得安静了,他将卷子放到讲台桌上后,拍了拍手,走下来问道。


  “没…”楚楚伸出去的手立刻缩了回来,一瞬间红了脸,满口支吾说不出话来,其他几个人在一旁啧声,大有实锤的意思。


  “班长,我们在聊你到底喜欢我们组里的谁。”黄少天一脸坏笑,“是吧楚楚?”


  其他人也立刻眼神暧昧的看向喻文州和楚叉叉,意味深长的不断点头,羞得楚楚的头就没抬起来过。


  “所以呢,你们觉得是楚楚?”喻文州倒是轻松问道。


  “没错!班长你看啊,咱们教室里现在就一二三四五六七…算上你七个人,对不对,要不你就透露下啦,反正也不会有别人知道,说出来满足一下大家的八卦之心嘛,万一一个凑巧,郎有情妾有意了,直接促成一段佳话,岂不美哉。”黄少天抢先发言,一下子就说出了其他几个人的心声,连楚楚都稍微抬起了头,眼里带着好奇。


  “说出来了就能促成一段佳话吗?”喻文州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仿佛还在犹豫,黄少天一咬牙,接着加码:“班长你说,说出来了,我们倾全组之力帮你追她。”


  “真的?”喻文州仿佛被这个条件诱惑到了,开始有些动摇。


  “真的,班长你就快说吧。”黄少天一脸计划通的样子催促道。


  “那你们觉得会是谁?”喻文州还在卖关子,他看着仿佛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黄少天,心里止不住的想笑。


  “我猜是楚楚。”黄少天只想快一点满足于文州的好奇心,好让他说出真相,“我也猜楚楚。”刘姐举手跟着说。


  “刘姐或者…楚楚吧。”林叉叉道,她旁边的一个女生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刘姐或者林吧。”一个钟姓的女生道,由于楚叉叉半天没说话,于是众人又把目光投向喻文州。


  “班长快点揭晓啦,再吊人胃口就没意思了啊。”林叉叉收起手机,道。


  “很可惜,一个也没猜中。”喻文州故作惋惜。


  “我靠难道是钟叉叉!哇,看不出来啊,钟你平时这么安静如鸡,居然班长好你这口!”黄少天跳了起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说…”


  喻文州有些无可奈何又有些想笑,“黄少天同学,你为什么就不猜一下是你自己呢?”


  ………………


  从喻文州说出了那句话之后,黄少天就一直保持着一个呆滞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上课还没完。


  下节是英语课,英语老师点名他起来回答问题:“黄少天,你说说这道题选什么?”


  黄少天倒是很顺利的站起来,大着舌头说道:“喜…喜…”


  另外五个人赶紧把他拽下来,一旁的刘姐举手示意:“老师,这道题经过我们六个人的共同讨论选c,黄少天同学喉咙不舒服,所以发音有些奇怪。”


  “哦。”英语老师没有怀疑的推了推眼镜,“答对了,这道题没什么疑问吧?没什么疑问我们看下一题。”


  总之,就是因为喻文州突如其来的表白,搞得黄少天现在风声鹤唳,听见哪边在讨论班长喻文州喜欢的人时,就会觉得有人说自己的名字。


  “我说,你有必要这个样子吗?”又是一个八卦的课间,刘姐终于受不了沉默寡言的黄少天,一脸嫌弃道,“你又不是个直男,犯的着这么大反应吗?”


  “就是啊,不过话说回来,一个班里两个活的基佬,想想都刺激。”林叉叉道。


  是的,黄少天也是个基佬。


  他本以为自己的高中生活会混在直男堆里,平平淡淡的,没有恋爱的度过三年,谁知,基佬这种在校园里的珍稀物种竟然让他给碰上了,还特么是自己的班长!最重要的是,那个人还在不知道自己性取向的情况下和自己表了白!


  信息量太大,黄少天只觉自己的大脑需要重启一下。


  “你不懂…”黄少天捂着脑袋痛苦道,“我曾答应过自己高中三年好好读书,大学了去泡优秀的男人,但是现在,在我面前摆着的是拷问灵魂的选择。”


  “智障。”五个人一起斜了他一眼,转头聊自己的事。


  关于班长到底喜欢谁的问题仍是个谜,班级里的讨论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不加老师的那个班级群里,每天都能看到99+关于第五组群芳争霸的故事。


  当事人视而不见,而黄少天根本就没有勇气点进群消息。


  不过,每每在听见课间的八卦讨论时,他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好像这群人都是傻子,据理力争结果猜的根本不是正确答案。


  小骚蹄子们,想不到吧,喻文州喜欢的人是老子。


  所以自己到底在骄傲些什么?黄少天也给自己阴晴不定的情绪搞得莫名其妙,他明知喻文州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却弄不明白自己在害怕些什么。


  安全感。对,就是安全感。喻文州在那天的事发生之后之后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反而波澜不惊的像是无心开的玩笑一样,根本没有影响到他自己的生活。反观黄少天,一天天提心吊胆纠结这纠结那的,根本就是完全被打扰了啊。


  班长真狗。黄少天想,思来想去也决定将那天的事情当作玩笑,就当是自己多心了吧!三年0恋爱的日子还要继续,好好读书以后泡更优秀的男人这一目标也不会改变。


  在那之后,他又很愉快的加入了课间八卦的讨论,并且仍旧据理力争,为他的猜测楚叉叉摇旗呐喊。


  这一切喻文州都看在眼里,第五小组的其他人也看在眼里。


  “终于…疯了?”刘叉叉担忧的看着唾沫横飞的黄少天,担忧道。


  “看起来…是这样的呢。”林叉叉点头赞同,然后像是手术医生宣布病人不治身亡那样,惋惜的摇了摇头。

  




  关于班长喻文州的八卦仍在继续,并且热度持续发酵,居高不下。


  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关于“班长到底喜欢谁”的群投票赫然出现在班级群首页,虽说出现的没有一点预兆,不过大家好像并没有对此表示惊讶,仿佛早就料到这件事迟早发生一样。


  班上四十几个人,除去些死读书的,三十几个人都参与了投票,就连那些平时不参与八卦讨论的理工男们都跃跃欲试,反正投个票而已,娱乐性质,再说了,拿班长开涮,不是最有意思的事情吗?


  负责弄投票的我们就称他为八卦团团长吧,是个妹子,他把第五组里除黄少天以外的所有人名字都打上选项后,想了想,又把黄少天的名字给补了上去。


  一组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


  投票持续两天,采用的是匿名投票,只有结果公布后才会将投票者的名字显示出来,那两天可真是疯狂的两天——至少在QQ里,甚至有好事者表示,要从猜对的人里头抽一个请一周饭的早饭。


  呃…说不定那些不关注八卦的理工男们是因为早饭投的票也未可知。


  总之,这是个正如火如荼进行的大活动,连喻文州本人都常常被问及会不会参与投票,因为换句话说,喻文州投票的那个人,不就是官宣吗?


  “我?考虑一下吧,给你们留点悬念。”他总是这样回答。


  唯一的零得票选手黄少天,在喻文州每次这么回答的时候,都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妙。


  上天保佑,求求班长大人别再搞什么幺蛾子了。


  为期两天的投票将在今晚九点半结束,正是晚自修课后,喻文州提前拿出手机,在那个他看了好多遍的名字后面点了投票。


  铃——下课铃响,几乎所有人都迫不及待掏出手机想看看结果。


  喻文州看着这样的场景,则是轻轻一笑,拿着手机和书包走出了教室,他可不想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虽然他刚才真的干了一件挺焦点的事。


  “楚叉叉十五票,刘叉叉十票,林叉叉三票,钟叉叉八票…”发起投票的团长一个个唱起票来,她点开每个人的名字后面,推了推厚实的镜片,瞪大的眼睛,仿佛这样就能更快找到那个男人的名字似的。


  喻文州,她想找的那个名字是喻文州。


  其他人则是屏住呼吸,好像在等待最终的判决。


  “喻文州投的人是…哎?没有喻文州?”团长奇怪道,像是不相信,又点开那几个人名字看了一遍。


  “团长,你票没唱完呢。”人群中已经有人开始偷笑。


  “啊,吴叉叉两票,黄少天…一票?谁这么无聊,这么严肃认真的投票,还搞什么腐女思想呢。”她嘴上说着,食指点开黄少天的名字后面。


  只见投票人那一栏里,赫然写着一个她苦苦寻找的名字。


  喻文州。

  

  

  

考完试写的东西充满了小学生文笔的气息555

感谢点进哦♡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点点喜欢关注什么的啦,当然最期待的还是评论w

  


6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