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09 19:37:144433 字13 条评论

失忆后我被刷成白板小号还变了性(上)

来自连载 失忆后我被刷成白板小号还变了性

  小岛上最让街道办omega委员会主任头疼的非街角那家大保J剪头的莫属。

  姓名:伍六七,性别:男,第二性别:omega,年龄:二十七,职业:大保J发廊高级发型师,结婚对象:无。

  二十七岁了!他居然还不结婚!

  “美女们剪头吗?洗剪吹十五净剪十块三人同行正好一人免单。”伍六七早上一开门,大保J门口站着街道办omega委员会三人组,他甩着剪刀往门柱上一靠,自以为帅气逼人,“而且还有特殊服务yo~”

  领头的红袖章omega主任额头青筋暴起,“不知羞耻!”

  主任一挥手,另两位委员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制住了伍六七。

  “哎哎哎,这是干什么干什么,不剪就不剪,动什么手喔。”

  “伍六七,今天好不容易有个Alpha愿意跟你相亲,你必须去!”

  “早说咯,相亲对象正不正点?”

  “呵,”omega主任冷笑,“非常正。”

  160cm100公斤,都快正成个正方体了。

  伍六七嘴角抽抽,“现在Alpha资源这么紧缺,我觉得我还是退而求其次找个Bate妹子结婚怎么样?当然,Omega妹子就更好了,我觉得我们Omega完全可以自产自销嘛!”

  桌子对面的正方体闻言很是不屑,“你以为女的omega很好找?不然我会答应跟你这么个男omega相亲,还二十七岁了,首次标记还在吗?”

  看押伍六七的主任连忙道:“这个您可以放心,我们之前就说过了,他连临时标记对象都没有,我们街道的omega,首次标记都是一定要留到婚后的。”

  正方体勉强表示了满意,还是很不放心道:“我前一个对象也是这么说的,结果结了婚我发现她居然做过标记清除手术!这不是坑人吗?”

  甘霖娘!伍六七在心里破口大骂,碍于剪刀被主任以危险物品的名义暂时没收,两条腿又分别被两名委员死死压住,实在是难以发作。

  “而且你们这个omega长相气质实在是不怎么样啊。”

  “劳资不比你这正方体帅出几千条街!”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绝不能侮辱我帅破天际的外貌!伍六七忍无可忍,拍桌就想跳起来揍人,两名委员立刻加力摁腿,“疼疼疼疼疼,要断了!!”

  正方体被唬得上半身往后仰了仰,擦着头上的油汗道:“而且脾气还不好!”

  “这个,伍六七现在是有一点性格,结婚以后就会好的。”

  这是在暗示omega被标记后通常再也难以反抗alpha,也就会肉眼可见的温顺起来了。

  正方体想了想觉得现在的脾气确实不算什么问题,但是他又想到标记,于是借题发挥道:“不行,我还是不放心,这样吧,让我闻闻味道,我要先判断有没有做过标记清除手术。”

  伍六七是戴着信息素颈环的,这玩意儿是他有记忆以来买过的最贵的东西,斯坦国制造。

  手环对信息素的抑制最高能达到50%,到这个程度只要不是信息素契合度太高或者贴的实在太近,都不会察觉到对方的第二性别,而颈环则能达到90%的信息素抑制率,就是个狗鼻子的alpha凑到佩戴者身上闻也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

  至于伍六七为什么要花高价买颈环,甚至都没省钱买个盗版的,自然是有足够的理由。

  omega主任听见正方体说要先闻闻看伍六七的味道,脸色有些变了,倒是伍六七,阴测测地笑了起来。

  omega主任还没来得及阻止,伍六七一把摁开按钮,将自己的颈环扯了下来。

  正方体抽了抽鼻子,浓烈的omega信息素味道像生化武器一般袭击向他,正方体两眼一翻,完全是在本能的驱使下屁滚尿流地往远离气味中心的地方跑去,可是他体型太过庞大,那信息素的味道又让他腿软脚麻,直接磕磕绊绊最后一头撞到了旁边的桌子上,也不知道是撞的还是熏的,反正是晕了过去。

  伍六七潇潇洒洒地把颈环扣回去,冲地上不省人事的正方体比了个中指,鄙夷道:“弱比!”

  “伍六七!你故意的!”

  “诶你这个老阿婆怎么不讲理呢?明明是他自己要求闻的,又不是我耍流氓,干嘛骂我!”

  在omega委员会被正方体的昏迷搞得手忙脚乱地时候,伍六七乘机逃脱了委员会的挟制,顺便召唤来了自己的剪刀,“再见了老阿婆们!下一次相亲一定要给我找个漂亮妹子哟!”

  “哪个妹子受得了你那身味儿!”主任骂道,“给我收敛点!好不容易来个外地的,又给你熏没了!”

  伍六七忧伤地叹息了一声,这就是在男O这么稀缺的情况下他也没找到一个大胸长腿女A的原因,他虽然是个omega,但是信息素很罕见的对alpha不是吸引力而是攻击力,稍微弱一点的alpha在没有任何准备和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如果他像刚刚那样刻意释放信息素,绝对能给人熏厥过去。

  omega委员会也算是为他的人生大事操碎了心,可惜没一个alpha受得了他的味道。

  “所以说,我觉得我还是适合跟bate或者omega妹子们过。”

  伍六七闹腾一上午,好不容易回到他的大保J,可是今天老天爷存心不让他安心剪头,那只蓝色肥鸡告诉他接到新任务了,要立刻让小飞鸡带他出发。

  当然,不是剪头任务,而是发给刺客排行榜一万二千三百二十四位的刺客伍六七的刺杀任务。

  “从斯坦国叛逃的弗瑞博士窃取了一些重要的研究资料和研究成果,雇主要求我们......”

  “杀掉这个博士?”

  “怎么可能啦,这个博士留着他们斯坦国自己杀。”鸡大保道,“是弗瑞博士当时带走了一批违禁试验品,有的还是活体,雇主要求杀掉的是这个。”

  鸡大保拿出雇主给的照片,照片背景很暗,里面是一排排发着幽暗蓝光的培养仓,深蓝色的水中漂浮着一团白色的东西,能看清的只有画面正中的培养仓序号:9524。

  “这什么玩意儿?”

  “实验品咯。”

  “......真的是活的吗?”

  “死的就更好咯,不用干活还白拿钱。”

  “......?我怎么觉着有点不对劲呢?”


  弗瑞博士藏身的在一座人造岛屿中,这座岛是他的老师为自己建造的实验室,在老师死后,弗瑞博士继承了岛屿,并在岛屿中进行违禁实验。

  这座人造实验岛可移动可漂浮可下潜,行踪不定,但是雇主提供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岛屿运动需要能量,并且监测到小鸡岛有能量点,所以最近都在小鸡岛附近逡巡。

  小飞方向感非常好,很快在雇主提供的方向找到了那座巨大的岛屿实验室。

  但是问题来了,这岛长得跟个蛋似的,从哪进去啊?

  伍六七还没想好这个问题,小飞看到实验室,非常高兴的叽叽叫了两声,然后把爪子上抓着的人往下一丢。

  “啊啊啊啊啊!!我!还!没!准!备!好!哇!”啪,伍六七狠狠砸在实验室的“蛋壳”上,缓缓下滑。

  伍六七的脸虽然pia在实验室外墙上抬都抬不起来,但他还是很顽强的掏出了自己的剪刀往外墙上戳,想延缓自己下滑的速度。

  我戳,我戳,我戳戳戳。

  “这什么破墙,怎么戳着都连个印子都没有的?”伍六七表示不信邪,“我戳我戳我再戳!”

  “呵。”伍六七看着光洁无瑕甚至还反光的外墙,表示自己永不认输,他集中精神,将手中剪刀往上一抛,喝道,“以气御剪!”

  剪刀在半空中飞速旋转,接缝处光华一闪,而后狠狠向下一插,竟真的直直插入墙中。

  “哼!”伍六七一把握住剪刀,刚要发表几句鄙视这破墙的言论,只见实验室外墙突然红光闪烁,几声机械音不停重复道:“敌人入侵!敌人入侵!”

  伍六七:“???”

  “怎么就入侵了,劳资明明是要潜入,潜入懂么?傻逼实验室!”

  就这么一时半会儿,机械音重复的内容变了,“发现敌人,敌人位于实验室外墙E区!发现敌人......”

  伍六七直觉不妙,身体下意识往旁边一扭,一道锋利的尖刺擦着他的小腹从墙内突出。

  “!!!”

  然而这只是开始,越来越多的尖刺不断从墙体内刺出,伍六七全靠本能狼狈躲闪,可是这墙体像长眼睛似的,伍六七人在哪儿哪儿就往外突刺,不过原本光滑的墙体也因此多出来很多着力点,伍六七干脆利用突出的尖刺在墙体上腾转挪移,一路躲到实验室的顶端,实验室外壳看上去已经从个鸡蛋变成了个刺猬。

  不过当伍六七蹲在整个实验室的最顶端后,突刺终于停止往外冒了,他正要松口气,脚下的实验室顶端出现了一圈不详的刺眼红光。

  “我!擦!嘞!”

  伍六七骂声刚落,红光下的巨型激光炮口已经准备就绪,惨白的光柱自下而上,直冲云霄。

  等到光柱终于消散,实验室岛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伍六七的身影,实验室岛表面代表安全隐患已被清除的绿光一闪,尖刺全部收回墙体,炮口也被重新隐藏起来,整个实验室巨大的外壳重新变得空无一物......并不,上面还趴着一只头顶三缕呆毛的壁虎。

  伍·壁虎·六七这次真的不敢再搞什么大动作了,顺着实验室外壳咻咻的爬向刚刚躲来躲去时眼尖瞧见的小小换气孔。

  顺利潜入实验室内部,伍六七从通风口爬出,很是警惕地先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他到达了一间空无一人的小实验室,而且这间实验室像是被废弃了般,只有不知名的实验材料发出的幽暗的光勉强照亮一些空间,其余地方都是黑漆漆一片。

  这间实验室虽说是不算大,但对于壁虎形态的伍六七来说要探查完估计早饿死了。

  于是伍六七差不多确认安全后翻身变成了人迅速绕着小实验室溜达了一圈。

  “咦,怎么连个门都找不见?”伍六七扭头看着和实验岛外墙如出一辙的平整墙面,一不留神,踩到个不知什么东西,脚下一滑,身体往旁边摔去。

  啪!伍六七整个人砸在了疑似实验室的数据操作台上。操作台滴了一声,居然启动了,白光以操作台为中心,像波纹般一圈圈扩散开来。

  伍六七警惕着周围,生怕像刚刚在外面一样哪儿又冒出个大炮,好在这些白光好像只是操作台的启动程序,启动完成后就消失了,同时,操作台链接的屏幕亮起蓝光,蓝屏上出现了一行行白字。

  “实验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完成了,只要未来的我摁下那个按钮,他就能将这个时间线下的我从时间线上带走,不同时间线下的我将在同一个时空共存!四维空间的秘密终于要被我证明......”

  伍六七看得云里雾里,这都什么跟什么,不过按钮?他的目光移向操作台上唯一的红色半圆球凸钮。

  一个正常的,充满着好奇心的人类,在这种时刻,怎么能不按按看呢?

  “我摁咯,没人阻止我我就真的要摁咯!3,2,1!”

  伍六七热血沸腾的拍下了按钮,那一刻,操作台上发出的光芒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而后,一道血腥冰冷的杀意,直指他的眉心!

  在那一瞬,伍六七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如果他选择下腰躲避,这道杀意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转锋向下将他劈成两半!

  于是伍六七选择先将头扭开,再转身侧移,他睁开眼,看见还沾着血的冰冷刀锋蹭着脸颊而过,削破了自己的脸皮。

  同时,刀身一顿,像是执刀者很意外对方能躲过这一刀,伍六七也顾不上自己是不是破相了,立刻再次躲掉横劈过来想掀翻他脑壳的一刀。

  操作台的光芒已经彻底消失,伍六七在黑暗中狼狈不堪地躲避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刺杀者,武功强的莫名其妙,杀意来的莫名其妙。

  而伍六七,也莫名其妙的在黑暗中仿佛能预料到对方的每一刀走势般,用各种奇怪的姿势躲避每一次的杀招,然而,刀锋实在太过密集,光是躲避就用尽了伍六七全副心神,根本没空召出剪刀反击。

  终于,伍六七的后背碰到了墙壁,退无可退!

  完蛋!

  伍六七感到人生的走马灯都快出现了,结果那刀居然杀意一收,执刀者用空闲的右手狠狠掐住伍六七的脖子,并用力向上压,强迫伍六七抬起下颚。

  令伍六七不敢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越贴越近,然后,不符合这个人冰冷锋利气质的,某种温暖濡湿柔软的东西挨上了伍六七的脸颊上流血的伤口。

  伍六七忘了自己的脖子还掐在别人的手里,整个人呆滞了。

  耳边响起冷淡沙哑的声音。

  “嗯?你身上,为什么全是我的味道?”


  


  


  

图片
1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