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09 13:22:003800 字77 条评论

论哄暴躁女朋友的一百种方法(之一)

*小猫视角

*甜的


1

喵?大家好,我是李小喵,一只入住李家刚过三个月的小布偶。

作为动物界里位置高处的生物之一,打从出生我就学会了一个道理:对于奴才们,一定要抱着欲拒还迎的态度,要让他们知道谁才是一家之主。

结果小喵我这个原则在今年夏天就被击败了。


事源还得由主人接我回家那天说起。


“李泽言李泽言!你过来看看,这只猫好可爱啊!”


晨光熹微,我在宠物店里感受着柔和温暖的日光,软趴在橱窗边舔着毛,却倏地被一把清脆的女声打扰了我的兴致。

我闻声抬起灰溜溜的眼睛,只见一个女孩子兴高采烈地急步跑过来,还险些一脑袋撞上玻璃。

呼,吓死喵了。


“……你是白痴吗?穿高跟鞋还走得那么急。”

低沉的嗓音从后面传来。

她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男子,逆着光让我无法看清他的模样,只见他身上穿着的西装看起来格值不菲,我虽然刚接触外界才几个月,但也看得出来这个男人非富则贵。

直到他跟着女孩子来到橱窗前,我才发现,他不只看起来有钱,还!很!帅!

在宠物店阅人有一段时日,可我从没见过像他那边好看的人,原来锐利让人难以感到难以接近的紫眸与我隔着玻璃对视后,倏地变得温柔起来,薄唇还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妈妈!我要嫁给他!

我不可抑制地“喵呜”了两声,可惜他听不见。


我们一人一猫就这张隔着玻璃对四目相对了五秒,接着他的目光移到身旁比他矮一个头的女孩子上,故意收起笑意的问她:

“看够了吗?”

女孩子的眼睛仍然紧紧盯在本猫身上,目光里全是自然流露的欢喜:“好可爱啊!李泽言你看它的毛是白色的,就只有耳朵和爪子是灰色,好可爱啊好想摸!”


啧啧,真是的,她都不是头一个夸赞本猫的人了,这种的奖美我都听不了不下八百遍,毫无新意。

不过若然这番话是由我面前这个帅哥讲的——想想是用他那低沉又磁性的嗓音——呜呜本猫的小心脏受不了。

我头一回那么想被人类征服的,不对,他是已经成功占略了本猫的心,不求别的,只求他能带我回家。


只是男人对我眼里发射的爱意毫不领情,他偏过头毫无波澜地望了我一眼后,从裤袋伸出大掌拉住了女孩子的,没半分眷恋就把人带走。


“走了。”

“我、我就不能多看一会吗!”

“上班迟到了,笨蛋。”


我两只软绵绵的肉垫撑着玻璃上,恋恋不舍地看着愈发走远的高大背影。

我最爱的晨光照着他柔软的黑发上,宽肩窄腰,男人的背影也好好看。


本以为早上这勿勿一见已是我俩的结局,殊不知待到晚上宠物店快关门的时候,这个男人又出现了!

我原来都快睡着了,开门的风铃一响,我便看见这个帅得连命都要给他的男人抬步进来,还指名要买下我这只身娇肉贵的小布偶。


喵呜,我就知道他也是爱着我的!

从早上他看我那眼神我就知道了!


店长仔细地向他讲着养猫的注意事项,讲了什么没听进去,因为本猫的眼睛和心思都全挂着眼前这男人上,没多余的闲情去理会别的不重要人物。

未来主人专注的模样也好好看,适当时更会从喉间发出一声低低的“嗯”以示回应,低音炮苏了本猫一脸。

他更大手一挥,为本猫买下了店里昂贵的粮食和猫砂,誓要给我一个良好的将来。

他太贴心了嘤嘤嘤。



2

带回家那个晚上我才正式知道了主人姓李,名泽言。

果然长得帅的男人名字也好好听。

而且本猫没有猜错,他确实很有钱,住的是这个城市最贵的地皮,宽敞的豪宅就只有他和他的女朋友一起住。

至于为什么我知道女主人还只是女朋友?因为我从没听过主人喊她作“老婆”、“甜心”之类的,名字也不常听见,大多数时候主人都是喊她“笨蛋”的。

我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笨”这个姓氏。


不过说起来,主人带我回家这事看来是想给他的笨蛋女朋友一个惊喜的,不然也女主人也不会一看见暂时被困于笼子里的我就兴奋得一把扑向李泽言,还吓得主人后退了两步才稳住了身子。

女孩子四肢紧紧圈在主人的身上,脸蛋蹭了蹭他的脖颈,然后又猛地在主人俊俏的脸颊上啵了几下,欢天喜地道着“李泽言你太好了,爱死你了”。

只见主人的耳根儿爬上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粉红,唇边的笑意丝毫不掩饰,他轻轻拍了拍挂在身上的大腿。

“下来,你这笨蛋太沉了。”

他调侃着。


女孩子马上从他身上下来,跳下来的时候主人还护着她的搂着了后腰——真是的,明明刚开始嘴上才嫌弃人家,结果还不是下意识护着了自家女友,这个口嫌体正直的男人。

不过这傲娇的性子跟本猫也有几分相像,我和主人果然是天生一对。


“李泽言你就知道嫌弃我吗!”

女主人气鼓鼓地抬头瞪着他,身高不够还特意踮起了脚。

这样的行为引来了主人的两声轻笑。

接着只见主人男友力max地一把将人圈着怀里,垂头在耳边沉声说了句话,距离太远的关系我只清最后什么“奖励”的。

女主人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那,那我们进房间吧……”

原来还生着气的女主人迅速没了底气,红着脸怯怯地提议道。

主人笑了笑,弯下腰把人直接横抱起来,打进卧室门,再一脚踹上。


……

??????

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猫?



3

在李家生活了三个月,日子一直得过得很好,定时定候的早晚两餐,主人有空的话更会陪我玩,他温暖的大掌顺着我的毛时,那触摸让人爱不释手。

这让女主人有点不是味儿,每次主人拿着手机一边逗我玩一边拍视频的时候,女主人就会在旁边酸溜溜的说:

“看不出来李泽言你还那么爱猫呢。”

“当初某人不是说喜欢猫是我的错觉吗?”

“为什么小喵只爱粘着你却不搭理我?”

“李泽言现在你也只爱猫不爱女朋友了是吧。”


每次女主人这样讲的时候主人都会强行忍住笑意,抿了抿唇,压低声音地回她一句“白痴”。

紫罗兰色的眸子里的浓情蜜意都快溢出来了。

可惜女主人总是看不见,或是说,主人故意让她看不见的。


“生气了?”每回待女主人不说话了,主人便会马上抛下我移到女朋友旁边,再用他一贯的美色和美食引诱:

“那布丁还吃不吃?”


“……吃。”



4

不过最近女主人有点暴躁。

其实不只是一点点,我已经看过很多遍她一边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敲键盘,一边在嘴上骂着。

对着主人的时候,她总会下意识收起自己快爆满的怒气和脱口而出的脏话,主人问起的时候她也只是轻描淡写地回:没事。

但这样的现象维持了一个星期还没得以解决。大概是为了不让主人担心,女主人把她难以启齿的情绪都用来和我倾诉,所以我大概猜得出来是什么让女主人如此生气。

有人在网上骂李泽言了。


虽然真正原因本猫不太清楚,不过女主人爱夫深切,一向挺佛系只会跟主人撒娇假装生气的她这次看来是真的挺生气,那些在主人面前不能冲口而出的脏话都在和我说的时候一口气爆了出来。

听得本猫有点颤抖……还有点生气。

毕竟我也非常爱我主人呢!


李泽言虽然长了一张生人勿近的脸,气场又强大得可怕要命,可只要深入了解后就知道这个男人冷漠得要死的皮相下是极至的温柔,他对人和小动作有着满满的耐心,偶尔的责备却从不打击别人的自尊心,长得帅不只还会做饭。

本猫不能吃人类的东西,可光是凭主人做的菜,那香味和外貌,我要是有人类的味蕾肯定也食指大动。

那么好的男人怎能被一些无知外人所骂呢!


我配合的凶巴巴地“喵”了几声,女主人知道我们同仇敌忾,揉了揉我的脑袋,然后又重新投入到手机上。

我从她的眼神读出信息,应该是:

看老娘非要骂死这贱人不可。



5

问题的根源一日没解决,女主人暴躁的情绪就日渐加剧,连和李泽言食饭也是蹙着眉吃得一脸不开怀。

主人自从昨晚知道女朋友生气的原因是出于网络上针对自己的言论后,有点不可置信地反问女主人:

“你就这么在意别人的看法?你是活给别人看的吗?”


作为旁观者的本猫自然知道主人这是不愿看见女朋友一直被其他人的话所烦躁,可是他这番话对于持续暴躁的女主人来说无疑是火上加油,造成一点则炸的效果。


“李泽言你都不知道那些人骂得多难听你当然能这样说!而且那些人骂的是你我才那么生气!骂我可以骂你不能,这底线你懂吗!”女主人猛地甩下筷子,气冲冲抛下这话后便把自己锁进卧室里。

“嘭”的关门声震耳欲聋。


前阵子在主人面前压抑久了,女主人也是头一回在李泽言爆发,跑着房间前她的眼眶都是红的。

许是委屈吧,觉得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回报,还被男朋友所误会。


主人盯着饭桌前被甩掉的筷子,皱了皱眉,紫眸里全是心疼。

他轻叹,饭也没继续吃,目光转移到本猫身上。

大掌轻抚着我的背脊,轻柔的动作舒服得让本猫的尾巴都不自觉地绕到主人手上去。

只是这样还是难以让他的心绪不宁平静下来,他低低叹了口气,语气里尽是对自己女朋友疼惜:“这个笨蛋……”


“喵。”我把脑袋往他掌心里蹭了蹭,希望透过这样他能知道我想要表达的信息。

——快去哄人家啊。


果然我和主人是心有灵犀,即使言语不通,他还是读懂了我的意思。

“你是想我去哄她吧。”李泽言托着下巴,揉揉了我的脑袋,紫眸有太多本猫难以理解的情绪,但我知道,总归都是出于爱。“她不常发脾气的……只是这笨蛋,居然看得我比她自己都要重。”


唉,笨蛋主人与笨蛋女主人。

还是由本猫出手吧。


我敏捷把从饭桌跳下来,小跑到客厅茶几边,两只爪子随手一推,藏于文件夹下的猫耳发箍就这样于主人面前暴露无遗。

那是女主人之前从网络上淘回来的,当时她拉着主人要他带一回给自己看,嚷着“李泽言你带上一定很好看,反差萌啊”的说话,可最后还是被主人以“幼稚”、“不清醒”所拒。


我眨着灰溜溜的眼睛抬头望蹲下来的主人,怎么样,本猫的疯狂暗示很明显了吧?


李泽言抬手拿起那个制作尚算精美的猫耳,眼里流露过一丝难以置信和抗拒。

只是下一秒想到还在生气的女朋友,还是认命般地带上发箍,灰色的猫耳带在他柔软的卷发上,竟为这个男人添了几分难得的可爱。

他走到紧闭的房门前,曲起指骨敲了敲,话还没说出来,里头就传来“咔嚓”的解锁声响。

女孩子一开门只见他带着猫耳,抱臂有点不自然的模样:


“……不生气了吧。”


图片
7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