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08 23:36:288464 字50 条评论

柒七

阅读前必看 写完再看一遍发现… 我真的不能更辣鸡了 主线剧情大概就是柒保护素白却被捅了个对穿,去到一年之后与那时的伍六七重逢并且相遇相识相爱。把伍六七接到刺客联盟之后两人都要出任务,伍六七在一次任务中被人陷害暗算,想当年的素白一样被柒救下,但是两个人都没想到这是计中计,剧毒把七送走了,柒复仇之后也走了(TωT)(TωT)(TωT)(TωT)(TωT)(TωT)(TωT)我怎么那么垃圾

“你为什么一定要救这个女人?这就是和整个刺客联盟为敌!首领已经下了格杀令,现在所有的刺客都在追捕你,你想清楚了吗?”

虽说还没到午夜,天空却昏暗得像凌晨。一群刺客分两头站在狭窄的石桥边,石桥正中的紫衣刺客喘的微微厉害些。他右手搂着一个白衣棕发的女人,左手紧握一把有裂痕的刀的刀柄。兜帽拉下,露出略显凌乱的黑色碎发,还有碎发下冷漠凶狠的红色目光。他身上的伤并不多,但从衣物上密布的刀痕也可知道,他撑不了多久了。

“我今天就要带她走,我看谁敢拦我”

听上去是一句平淡的忠告,其中包含的威胁和冰冷让在场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却是忽听耳边一声低喃:

“对不起”

下一秒,心口被一尺长的银剑狠狠刺穿。

咳出几口血,用刀强撑着半跪在地上,意识开始模糊了。刺客们一点点靠近,都想趁着他重伤解决他以夺取首席之位,但是也只敢靠近了,要知道他们的首席即使重伤,实力可不会减多少。

白衣女站在紫衣刺客背后,手里握着那把沾血的刀。冷风凛冽的吹过,她散乱的棕色长发遮住了她的面庞,看不清表情。

快要撑不住了。紫衣刺客想着,竭尽最后的意识和力量,迫使手中的刀散发力量。

“轰——”魔刀千刃震碎了脚下的桥面,他只能依稀想起自己和其他人一同坠入山崖,而那个背叛他的白衣女子则是像没事般被人救下了。

撞击到水面上的阻力提醒着他,你被背叛了,被自己的搭档背后捅了一刀。水带给他的窒息感,如同深渊笼罩着他,他的双眼紧闭,手中的刀散发着光亮,仿佛在被什么吸引而去,可以看到他腰间挂的令牌。

柒,他的名字。

数月后的纯净岛

伍六七走在海边公路上,手中拿着一罐可乐。今天没有人剪头发,也没有什么刺客任务可以做,他背着鸡大保偷了一罐可乐,无所事事的在海边闲逛。

颜色深浅不一的海和天空连在一起,有些奇怪也出乎意料的好看。浅白色的沙滩让人感觉很舒服,但如果掺些紫色就不太顺眼了。

柒躺在海边,已经失去了意识,左手还紧攥着那把刀的刀柄,面色苍白。心口穿过的刀伤不再渗血,但能看出伤得很重,身上不计心伤,大大小小也有至少50处的伤口,看来是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试探下鼻息,还有气,伍六七也是心大,背着他就去找医生。

从医院回来后悉心照料半月,柒才浑浑噩噩的醒来。第一眼就看见床边趴着熟睡的伍六七。转头看看陌生的房间,再看看床头边放着的那把魔刀千刃,看来是被救了啊。

柒从床上坐起,惊醒了身边的伍六七。

“你醒了?饿不饿?吃点什么吗?”伍六七特别没心没肺的问。柒却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脸。

为什么这么像?是错觉吗?

伍六七发现了他一直看着自己,在口袋里摸摸找找了一阵,翻出来一块木质镶着黑曜石的令牌“你是在找这个吗?在你衣服里面找到的,好湿啊,昨天才干透的。”

那人又转头盯着令牌,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

“这不是我的令牌”声音嘶哑而暗沉,看来是好久没有说话了。

“啊?”伍六七收回手看了一阵令牌“哦哦哦拿错了,这个是我的”他又在另一边的口袋里摸索好一阵才摸出另外一块令牌给他。

“是不是这…个…”话还没说完,魔刀千刃出鞘,抵着伍六七的逼至墙角。紫衣刺客掀开被子翻身下床,站在他面前。

伍六七反正是大气也不敢出,柒拿着魔刀千刃就站在他面前,锋利的刀尖直抵自己的脖子,面前的人只要微微用力就可以结果自己的性命。但他好像不想这么做,他似乎只想弄明白自己想弄明白的事。

柒从来都不擅长言语表达。微弱紫光闪过,伍六七很害怕的闭上眼睛,又因为脸颊的疼痛而猛然睁开,手指颤抖着抚过刚才疼痛的地方,满手的血迹。

玄武国素来沉默寡言的首席刺客此时更是一言难尽。既然不是面具或者幻身术,就证明这个人确实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我…我能问你叫什么吗…”

柒这才发现面前的这个人虽然长相像自己,但是智商武力值都不及自己的万分之一。心中默叹一口气收回千刃“柒”

伍六七强忍着双腿的打颤站起来,听见鸡大保在楼下叫他们吃饭,便打开房门拉着柒的袖子把他拽下楼。

不管怎么说,柒还是在这里住下了。

或许是厌倦了刀光剑影中的生活,又或者是不愿再回忆起被背叛的那段记忆,再者是不想再回到那个冰冷的联盟,反正他不会回玄武国了。

挺好的啊,不是吗?

住了一个多月,柒发现自己好像多了些情愫。他现在算是弄明白了,他羡慕,羡慕这个叫伍六七的自己,伍六七有家,有朋友,有那么多的人可以信任,有那么多痛苦不曾经历。柒渐渐开始觉得自己和他的不一样,以前在刺客联盟的时候,即使是首席,他也需要时刻提防有人将他踹下神坛,即使他并不想要这个位置。

柒很快也知道了,自己属于玄武国,而伍六七属于这个美丽的纯净小岛。他开始盘思着什么时候回去,虽然他并不想。但是两个一样的人是不能同时存在一个地方的,玄武国现在已经有新的首席上任了吧?管他呢,反正不是自己就好了。

在伍六七家麻烦了大概一年吧,柒完全将伤养好,临行之前约了伍六七在天台见面。

“我要回去了。”

“去哪?”话一出口伍六七就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人家伤也养好了又没有失忆当然是回玄武国。

沉默。

“呐,我想给你些东西”伍六七从自己的连帽衫口袋中掏出一个紫色半脸面具“从你的令牌来看你在玄武国的身份应该不低,失踪了快两年,突然会去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所以先隐藏一下身份吧”

“你不是也有和我一样的令牌吗?为什么不想想自己的身份”

“我说你,我还以为你能看出来呢。我刺客排行榜17396名,要是有那么高的身份,我至于稳居排行榜倒数第一吗?

你应该也发现了,我失去了一段记忆。鸡大保说我是他两年前在海边捡的,我还有跟你一模一样的刀和衣服呢。你应该有那段记忆,但你好像不愿意提起,看你的样子,我就没好意思过问”伍六七停顿了下“我想知道我过去是怎么样的。”

柒貌似没想到这个吊儿郎当的刺客观察力竟然这么强,只能说,不愧是自己吗?看着这样的伍六七,柒居然有一种想保护他的冲动。

“你的过去很糟糕,回忆会让你变得很痛苦,我劝你还是不要想起来好,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可那是我的过去,我想知道。”

“如果我告诉你,你知道了过后,就会变得和我一样呢?”

伍六七显然被吓到了,变成柒吗?改变的是力量还是情感或者心?柒不肯说得更明白。

“面具我就收下了,如果有这里的任务我会回来看你的”

柒突然抓住飞过的灰雀腿上吊下的麻绳,灰雀拖着他飞远了。柒不敢回头去看愣在那里的伍六七,他知道如果回头,虚伪的坚强将会在那一瞬间被打碎。

可以看见玄武国的城门了,柒戴上了面具。灰雀把他放在了以前的院子里。柒没有家,这里只是他平时做任务受伤快挂彩时养伤的地方。

把房子里的灰尘污垢全部打扫掉,检查一遍所有物件是否都还在原处。做完这些以后,柒换了一身颜色稍微浅一些的衣服,拉上兜帽,整理好面具,藏好千刃,柒,曾经所有人惧怕的怪物首席,现在默默的走在街上。

多年的刺客经验,使他的听力非常敏锐。

“听说刺客联盟换首席了”

“两年之前就换了好吗?说实话,我觉得现任首席比前任首席实力要强啊”

“那是,前任首席叫啥来着,柒吧?不也才登位两年就下来了,都不知道还活不活着”

“我看不一定”

……

诸如此类的闲言碎语,当然逃不过柒敏锐的耳朵,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失踪了两年这个话题仍然还热着。而且他此行前往刺客联盟,除了拿回首席的位置,还有一些没来得及完成的事要了结。

混入刺客联盟,去到大厅。周围的刺客无不在努力修炼,太弱可是会招身来杀之祸的。现任首席高傲的坐在王座上,他并不把柒放在眼里,只认为他只是一个不谙世事妄图把他拽下神坛的毛头小子。

柒认得她,她在刺客排行榜排第二,名为幽隐,代号孤独的巡夜者。他也知道她曾经对自己的不满,可那时他是首席,柒当然不会刻意的去注意他。倒是周围修炼的刺客,全部围在两边看着自己怎样被他们所谓的现任首席打死。

“又是来挑战我的吗?无知”幽隐这声音充满了轻蔑。

“自然不是”柒压低了声音,显然没有人听出来。

“那你想怎样?”

“我只想了结一些事情”

柒放下了兜帽,摘下了面具——

“是他!那个怪物!”

“幽隐要倒霉了。”

“他居然还没死,跌下山崖的那一次,除了素白无人生还啊!”

“他这两年可能是在养伤,我觉得幽隐还是快跑吧,柒可不是好惹的”

“我倒觉得幽隐可能打得过柒,毕竟时别两年,柒应该退步了”

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让柒很烦。他终于忍不住抽出魔刀千刃往地上狠狠一插。

“都给我安静!”

声音消失了,柒看着从王座上站起来,面色无比复杂的幽隐,冷笑一声。

“该做的还是要做。”

第一代刺客联盟首席规定,不管是谁,只要站在了现任首席面前,都必须和首席决斗直到分出胜负,不管那个人有没有抢夺首席的意思,这是流程。

“要是你太弱,我不介意在完成我的事之前,再次坐上首席的位置”

“现在,拿出你的武器和我决斗”

魔刀千刃直挺挺的对着那把还反着光的银剑,不知道什么时候柒对银器变得反感了,或许是那次素白用银剑刺穿他的身体之后吧。现在可管不了这些了,他要经历自己很久没有经历过的战斗,然后夺回首席之位。

周围的人自觉让开,柒把千刃收回了一点点,示意她先。

幽隐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刀尖直对柒的心脏,这对刺客来说可是个大忌,要知道一开始就攻击对方的要害,而且对方已经做足了准备,那就是必死无疑。

幽隐是很快,但柒比她更快,暗影刺客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以极快的速度躲过刀尖,转到的幽隐的背后,魔刀千刃毫不留情的刺穿了他的右胸口——柒是故意的,这个第二名还有用,柒不想杀了她。

抽回千刃,不再看地上的幽隐,默默走上王座的位置,柒没有坐下,他现在特别讨厌这个王坐。他命令所有人离开,吩咐几个人带幽隐回去治疗,才慢慢的坐下。手撑着头慵懒而又无奈的看着空旷的大厅,他忽然觉得空落落的。

门外,素白神色复杂的站在门前。听他们说柒回来了,素白的心扰成了一团,他表情无比复杂的看着大厅门,苦涩的笑了笑。柒,我该怎么去见你。

素白悲叹一声转头正欲离去,瞳孔里显出了那张放大的脸。

“你来这里做什么”故友重逢,柒的见面礼,就是那把裂痕满布的魔刀千刃。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现在你看到了,就请你立刻……”

“滚!!”

柒把刀收回刀鞘中,再一次将背影留给了素白,不过素白知道,第一次的背影充满信任,而这一次,只不过是以背影为借口隔绝她的防火墙。

“我很抱歉”

“你没必要说抱歉,我的情感既然没用在你身上,我就不欠你的,你还欠我半条命呢。”冷漠的声音传进素白的耳朵,她早该知道背叛永远没有好下场。

柒现在是刺客联盟的首席,他也会经常打理一些琐碎的事务,偶尔分一些给幽隐或者梅花十三。当他没有任务或者不必打理事务的时候,他就会想纯净小岛上的那个刺客排行榜倒数第一,想想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认真的锻炼,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想着想着他就慌了,万一他走了呢?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他做了一个决定。

这天,他以外出为理由,把刺客联盟交给梅花十三打理一天。然后灰雀带她去了纯净小岛。他按着印象里的路线走到了大保J发廊,伍六七坐在沙发上打瞌睡,看上去真是闲啊,柒在呼耳边呼了一口气,敏感的伍六七瞬间跳起来锤了一下柒的脑袋。

“靓仔你干嘛!”伍六七捂着通红的耳朵,很没礼貌的吼。

给他的答案就是没有答案,柒抓着伍六七后颈的衣物扛在肩上走出了发廊门口。

灰雀再次带他们到玄武国,他们并肩走在街上,只不过这次柒没有戴面具。在玄武国,认识柒面貌的人不多,可是也不在少数。所以当他们看到刺客联盟首席和一个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人并肩走在街上都吓坏了,还以为柒找到了一个弟弟呢,不过柒没有管他们,直接带刺客伍六七去了刺客联盟并嘱咐他拉起帽子,戴好面具。

柒坐在王座上,看着台阶下拼命修炼的刺客们,什么话都不说。他边上的伍六七可是被吓坏了,一想到在自己家住了一年,自己还时不时撒娇,捶脑袋的人竟然是刺客联盟的现任首席,伍六七就觉得无法思考。虽然自己猜到了柒在玄武国身份不低,可是他没猜到柒是现任刺客联盟的首席啊。

两人看着刺客训练完毕,伍六七还戴着兜帽和面具,柒从王座上站起来。

“介绍一下,伍六七,刺客排行榜倒数第一”台下一片唏嘘声,哪一任首席会放任倒数第一站在自己旁边?柒好像是第一任吧“他以后会呆在刺客联盟训练,当然不是和你们一起,我会亲自教授他。任何人没有我的允许,不得靠近他半步,解散。”

语惊四座。台下的刺客都以为柒是不是疯了?当然在柒的眼神威胁下,大家很识趣的走了。

“靓仔你干嘛呢……他们会怎么说?”伍六七拽下兜帽,取下面具,玩弄着衣摆“就算你亲自训练我,我也不一定学得会啊……”

柒没有管他的唠叨,在他安排了房间,就在自己隔壁。这个房间比伍六七在发廊的小房间要大不知道多少倍,衣橱里放满了合适他的衣服,大部分是他喜欢的白色。房间的风格清新而简约,看来柒把自己查得很透彻。

“七,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梅花十三要是在这时候看见柒绝对会惊掉下巴,就连伍六七都是第一次看见这么不自然的柒。柒看上去很不安的揉搓着自己的披风,眼神这看看那看看的飘忽不定。他,玄武国最强的暗影刺客,居然在刺客排行榜倒数第一面前怂了。

“什么事呢?”伍六七很期待他要告诉自己的。

“先说好啊,如果你拒绝,能不能别讨厌我……”

“嗯。”

“那个……我……

我喜欢你!”

what?他伍六七,刺客排行榜倒数第一,被刺客联盟首席,刺客排行榜正数第一的人给表白了!?这是哪门子的神操作?!优秀啊!

柒内心是死一般的沉静。果然吗?她拒绝了我……我是不是告诉他这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

“好,我接受。我也喜欢你呢”

短暂的沉默过后,伍六七回应了柒。柒很小心的抱着伍六七,可是也不想松手。

(不要问我为什么表白写的那么敷衍,小插曲而已,正文还没完呢)

虽然已经明确了恋人关系,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俩也保持得像互相不认识一样。伍六七穿着柒给他准备的青灰色刺客服,戴着那个紫色的面具,站在柒身旁一同看着台下的人修炼。

驱散了其他人,柒才开始训练伍六七。虽然柒很严厉,过程也很辛苦,伍六七还是忍下来了,武功突飞猛进的增长,当然前十倒不至于,前一百名倒是达到了。

这天夜里,柒溜到伍六七房间里,给了他一块和自己一样的木质令牌,不过镶嵌的并不是黑曜石,而是质量稍微差一点的白玉,中央偏上的地方刻着一个“七”,很明显就是柒用来宣示主权的东西嘛。

“有了这块令牌,你可以在刺客联盟随意出入,也表示了你是刺客联盟的人。我让梅花十三暗地里通知了刺客联盟的其他人,他们不会过多的烦扰你。该训练还是要训练的,平常如果他们找你,记得别去搭理。”柒把伍六七壁咚在墙上,很慢的说着,红色的眼眸中有一丝温柔和……调戏?算了不管了。伍六七也是很害羞的接过令牌,柒又交给他一把和魔刀千刃很像的匕首。

“刺客联盟的人从来不会轻易听首席的话,尤其是我失踪两年还把你带回来的这种情况。平常在刺客联盟要小心,我可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我也是很忙的。这个给你防身用,多提防身边的人。”柒说完就走了,伍六七神经大条的把这两样东西收好也上床睡了。

日子就这样很快过去,伍六七在柒的训练下成功跻身第二名,虽然他不是首席,来找他挑战获得第二名的人还是不少。这不就又来一个送死的,关乎刺客排行榜的每一场比赛都是由首席亲自视察的,但这次的挑战者让他有些愣神。

是素白,他挑战伍六七妄图成为第二名,离柒再进一步请求他的原谅,这当然不可能,柒已经很明显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战斗开始,大厅里的擂台中素白和伍六七各据一方。上场前柒就提醒他,素白很擅长搞背后偷袭,叫他多小心些。伍六七听了柒的话,现在的他警惕多了,反正戴着面具,那些人也认不出他对吗?

素白首先发动攻击,他要试探下柒的人。伍六七飞快的闪身躲过,柒很早就教他在不清楚对方实力之前,不要轻易发动攻击,看来他和素白想到一块儿去了。

旁边围观的梅花十三倒是很紧张,虽说在纯净岛伍六七完全就是个渣渣,但这里是刺客联盟啊,柒又教了他这么长时间,可能多多少少也有些长进。

试探的足够了,素白将银剑刺向伍六七,不过这次伍六七没有闪躲,他抽出匕首,将素白的银剑斩断并拆下了她的袖子,对于未知的敌人伍六七还是保存一定实力。但素白也不是好欺负的,他从另外一边的袖口再一次抽出另一把银剑飞快的刺向他的面部——

“咔哒”

伍六七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脸颊又被划开了一道血口,面具也一分为二。他微微低头,手挡住了脸,素白站在对面不远处看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当伍六七将手拿开,包括素白在内,梅花十三除外的刺客联盟所有人全部震惊,他们惊讶的不是素白的实力,而是伍六七和柒几乎完全一模一样的脸。

柒的脸上此刻有些愠怒,他似乎没有想到素白会击碎伍六七的面具,从王座上站起来,冷冷的看着接下来的比赛。

伍六七微微整理了一下,平时黑色的瞳孔现在竟变得和柒一样的血红色,拿着匕首的手不自觉紧了几分,他以比素白还要快的速度冲向素白,素白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斩去了拿刀的那只手。素白痛呼一声,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色长袍,伍六七还是没有说什么,他将染血的匕首对准素白,但是眼中的猩红却褪去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柒宣布结束比赛,伍六七守擂成功。

第二名以后不管伍六七问谁,他们都不会提起那场擂台赛的事,伍六七非常明显的忘记了那天的事情,倒是被他重创的素白,这辈子不能当刺客了。

大概又过了两天,不知道玄武国的人是怎么想的,突然给柒加了不知道多少倍工作量,幽隐和梅花十三都出任务去了,柒一个人坐在桌前对着面前的文件资料抓狂的头发都快秃了。本来就重的黑眼圈现在变得跟熊猫似的,看上去颇为滑稽。柒本来不准备今天休息的,结果伍六七找上门想要柒带他逛逛玄武国。

你问柒选择的结果?

当然是扔下那一堆繁重的文件,给梅花十三留了张纸条就陪他的伍六七去了啊。

他俩在外边玩的开心,梅花十三和幽隐执行完任务回来看到桌上的纸条和那堆文件头疼的想撞墙。他们的首席大大就这样弃他们而去了。

于是当这俩厮堂而皇之的从刺客联盟的大门走进来的时候要不是幽隐冒死拦着梅花十三我们以后就看不到柒七夫夫了。

这天柒回来后没有在房间里面看到七的身影,一问梅花十三才知道,自己任务的执行时间和七任务的执行时间刚好错开。本来没有什么,但柒总觉得很不安,不知道为什么柒有一种当初被素白背叛时的心境。

不妙。

查过七任务执行的地点,柒什么都没想拿好千刃就出去了。七执行任务的地点是月夜竹林,柒到了之后才发现,这个地方……是曾经素白犯下大错之后自己带他离开的地方。

但愿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然而天不遂人愿,现在的伍六七宛如曾经的柒一般,被一群人围堵在悬崖边——他执行任务的时候大意了,被人暗算。

虽说是第二名,伍六七的实力却远不及柒,何况自己最趁手的剪刀已经碎了,就连那把匕首也已经断了。他捂着受伤的右臂,在逼迫下一点点后退。

“杀了他”人群之中有人在发号施令,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再想这些了,面前的人一个个蠢蠢欲动,随便挥一刀,就能拿下自己的头颅。

锋利剑刃划破疾风的声音。

是柒,手握魔刀千刃,瞪着猩红的眼眸,将最前面的十个人拦腰斩断,就那么护在伍六七的身前。

“柒…”体力严重透支的伍六七软软的晕在了柒的肩窝,柒一把将其揽过,用空着的右手将他紧紧搂住。

“我今天就要带他走,我看谁敢拦我”

似曾相识的话语,触动巨石之巅上的白衣女子之心。

素白可以清楚的看到,柒看着伍六七的眼中一反杀人时的冰冷与黑暗,柒的眼神是温暖的,也只仅限于他在看伍六七的时候。

素白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柒再一次选择搂着七,不仅仅是因为现在的七已经昏迷,他真正信任七,他以性命担保伍六七不会在背后深深捅他一刀。而柒当初选择搂着素白,也是因为信任,但是他对素白的信任远不及七,因为他喜欢七。

嘴角抽动的素白,选择了静观其变,因为他擅长拿刀的那只手已经被伍六七斩断,他也想再看看,柒如何守护七。

石崖边的柒七,与对立面的刺客僵持不下,柒已经不耐烦了。千刃的碎片一点点分离,闪着微弱的紫光,在双方中间搭建了坚不可摧的墙壁。柒看着七右臂上深可见骨的伤口,眉头紧锁,必须赶快带他治疗。一声清脆的鸟鸣,一只海东青落在他面前,同样落下的还有梅花十三。

“早就知道你们会出事了”梅花十三从柒怀中接过七,架着他抓住海东青的绳子,海东青翅膀一振,带着他们回到刺客联盟。

千刃的碎片再次凝聚,柒双眼猩红,向外溢着红光,魔刀千刃发出了共鸣,频率很小的震动着。在柒的控制下千刃拉长了四五倍,将所有敌人全部拦腰斩断,独独留下一人。

那个暗算七的人。

近身,膝撞,那个人被抛向空中。千百块刀刃碎片飞快的穿过他的身躯,甚至还有些滞留在身体里。

鲜血卡在喉咙中,碎片划过,两口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怪物…”

他算是明白了这个绰号的含义,只不过是他低估了首席刺客的情感,代价是生命。

收刀入鞘,眼中算是缓和了些,呼唤灰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刚回到刺客联盟,就碰见幽隐带着鸡大保从纯净岛赶来。鸡大保上去就踹了柒一脚“柒真是的,当初把伍六七拐跑我没说什么,现在又把阿七弄成这个样子!”

柒没有理他,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

我希望你没事。

“别这个表情啊,不好看”

七醒来后第一眼就看见柒,笑着说出这句话。

“不喜欢?”

“肯定啊”

“你笑我就笑”

伍六七笑了,柒微微勾唇露出一个不明显的笑。


多希望时间定格在这一刻













七最终还是走了

两个人都没想到那天攻击七所有的武器都是沾染剧毒的。














柒站在尸横遍野的水泥地上回忆着

他不会再醒来了

七死后,他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拿着千刃灭掉了那整个组织

过度的劳累和伤痕

把柒送去见七了




图片
50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