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08 22:37:562554 字37 条评论

【杀破狼/长顾】乡村爱情故事 (6)

来自连载 【杀破狼/长顾】乡村爱情故事


au (自认为)甜甜的乡村爱情故事

“少女”庚x聋瞎十六

ooc属我

除人物外皆虚构



沈易自知天生琐碎,与沈十六一同长大磨砺最多的就是嘴皮子,见他有什么毛病看不惯的,张嘴闭嘴就是半天功夫。见那人德行从未变过,沈易也曾经想着是不是自己太过吹毛求疵了。

事实证明这就是沈十六的问题。

之前还信誓旦旦说自己去与长庚聊一聊匕首的事绝对没问题,可现在沈十六吞吞吐吐的样子像极了没毛的凤凰,一句话能给他拆成十几份儿也说不完。

大概意思就是他不知怎么惹到了长庚,现在人家见他扭头就走,别说聊个一两句了,就连招呼也打不上。最致命的是沈十六还把长庚的剑弄丢了。

“什么!”沈十六突来这么一下搞的沈易有些不知所措,本来就不怎么指望他去问话,现在到好,还得搭上个自己来群策群力想办法哄好长庚,这是一个祖宗没管好,又捡来了另一个祖宗,何况新来的这个还不怎么买他的账,倒像是自己欠了人一屁股债。

沈易和他名义上的弟弟沈十六不同,怎么说也是正儿八经的公子哥,还是有头有脸且文举出身,他这样一个活在阳光下的人却没沈十六来得快活,这已经不仅仅是性格问题了,有些事他心里清楚,沈十六不仅会来事,而且比他看得透。

也委屈他这个如假包换的文武全才天天跟着地痞流氓式的人物,更何况他是属于给料理后事型的,沈易每次的料理后事,也总想把沈十六的后事一起料理了。

这样做值吗?

心口不一的沈易还是给沈十六出了主意,真是拿他没什么办法。不过话说回来,那把剑是怎么丢的?

沈十六照常给他怼了回去:“嘿……我还没问你为什么在人家家里乱翻?”

“放钢甲工具!给小兄弟说过了。”长庚只知道沈易算半个长臂师,但他不知道的是沈易去修理的,是军用钢甲。

雁回旮旯拐角这种地方,别说穷山恶水的刁民了,就连驻守在此的卫兵也是稀松平常,要不是看在边城的称号上,玄铁营又怎么会来?何况已经被朝廷三言两语支走了。像沈易这样的长臂师自然是少见,很快也就接上了活。

沈十六好像是被沈易提点到了,转头又冲着他来了一句:“还好意思说,长庚的剑就是丢在你的那堆破铜烂铁里的!”沈十六强撑的面子沈易可没闲工夫给他撕下来,自己乱放还有怪到别人头上,沈易也早就习惯了。


雁回。

长风万里送走的是秋雁,木落时节雁南度,而这边疆北地要等到雁回,也只能再等一载。长庚有的是耐心等一季又一季的春夏秋冬,可他却没有对沈十六的耐心。

在长庚心里,沈十六像一个奇怪的生物,表面上风光霁月,甚至还自带引人注意的效果,让他情不自禁想去接近他。可事实并非如此,他不同于玫瑰那般刺手,带着厚实密封也掩盖不住的榴莲脾性,想要退避三舍也言之无过,可他最近又不知怎么还附带上了牛皮糖的属性,甩还甩不掉了,要不是看在他还有些赏心悦目的作用下,说他是跟在自己身边的苍蝇也是恰到好处。

诸葛亮还架不住刘备的三顾茅庐,何况小长庚整天被某人不怀好意地叨扰。


边月明夜,那是沈十六眼里的风景,与那抬头望见的月明星稀如出一辙。很难得他上房却不是为了揭瓦,一声不吭地坐在房顶,盼星星望月亮,就是在等一个人。

未沾阳春水的一只手象征性的搭在放在一旁的剑上,却有些微微吃力,握住剑对于他来说有力无心,手心已然蒙上一层薄汗,竟也浑然不知,还在给自己一些没来由的自信来达到自欺欺人的效果。

“我还搞不定他么?”

长庚随口一句玩笑话没想到沈十六还给当真了,说好房顶上见还真就上房了,是不是下一步就要去揭瓦?

长庚在其他人眼里是典型的隔壁家的孩子,上房顶这种事还真是前所未有,顶着十年如一日的薄脸皮上了房顶,自己说出的话哭着都要做到。

“你还真在……”长庚话说一半,指了指一览无余的房顶,黑压压的一片唯独沈十六披着天赐的银霜,眼角泛红的朱砂痣也近在眼前,一步之遥。

“等你好久了,没想到你真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沈十六拿出十足的底气,语毕时也泄了八分,像是被眼前人偷走了一般。

“本来是不想来的……”长庚边说边走到沈十六身旁坐下,“我也没打算来。”

这个无法承接上文的语气给沈十六来了个一头雾水,看他也不像是小时候的自己,上房揭瓦那都算轻的,他这个样子要是上来过那也是来赶猫的。不是来赴约的难道还是来赏月的?

“哟,都坐上了还说没打算来?”沈十六偏头注视着长庚的神情,非得扒拉出一些蛛丝马迹不可。月公也很给面子,沐浴在月光下,沈十六便能看的一清二楚。

少年人却不怎么给面子,目视前方的人所见之处是没有他的。沈十六不知自讨无趣为何物,盯着那张比自己小上个七八岁的脸就看个没够,从眉峰到眼角,从鼻梁到唇角,没有一处不在与世隔绝,孤寂到了一种岁月静好……沈十六眉头依旧保持平整,心里却在打鼓:这不是一个刚死了爹娘的表情。

长庚微微抬头,来了个绝佳仰望星空的角度,故作镇静吐出两个字:“赏月。”

感情这家伙是来消遣他的啊!随意扯的慌还能再拙劣一些吗?

长庚如此这般死鸭子嘴硬,一不留神就勾起了沈十六的玩心。

“赏月赏完了吗,那烦请大驾先回吧!”沈十六一撩衣袖,抽动长剑,另一只手顺势借过,将剑拿起来摸来摸去,那叫一个爱不释手。还不等长庚回答,沈十六缓口气接着又说:“我今晚是在等人的,等一个能取走这把剑的人,看来你不是,也请别在这儿挡道了。”

沈十六反客为主还来得自然,一副欠揍的嘴脸不亚于地痞流氓来收保护费的,甚至比他们还来的顺理成章,轻描淡写一句话直接给长庚说的跳了起来,怒气冲天也不想和他争论什么一亩三分地的问题,单刀直入就切入主题:“咱俩来算算账,住我家这事暂且不提,来日方长,但你弄丢了我的剑,也该还我一把,正巧,你手里的就不错。”长庚一反恭谦态度,摇身一变成了求后来算账的债主,说着说着,动手就去夺剑,这态度也刚好正中沈十六的靶心,未经世事的长庚就这样直冲冲地上了钩。

“哎——”沈十六拖了个长长的尾音,身形一转,剑柄堪堪蹭过长庚的手心,给人一种似近非近的迷离之感,硬生生虚晃了一下,“某人不是说只是来赏月的吗?”

长庚:“……”只给沈十六了一个能吃人的眼神。沈十六也怕玩过火,长庚一言不发就走,这次再没戏,不仅是前功尽弃,以后可能再没机会道歉了。想到了哄人过程的艰难,沈十六转而换了个神情,加上月光的额外加持,直视长庚的双眼。

起初是油盐不进的屏障,专注是破除屏障的有力武器;双眼的星空做水,扑灭了那火上心头:“我错了……刚刚是玩笑话,不如与我一起赏月?”

长庚再次找不出拒绝他的理由,因为他看见了他眼里的夜空,明月星辰……




3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114)
吟薤露
赞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