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9-01-01 00:31:242238 字26 条评论

【三日鹤】极夜之暗.镜瞳

透过他的瞳孔,你能看见些什么?

我所见之物,唯有永恒的黑暗。

“小光,给我一面镜子吧”鹤丸靠在枕头上,对忙里忙外的烛台切说道。

不料一直熟练的为鹤丸斟茶的烛台切手里一滑,杯子摔地上,化作一堆碎片

“怎么了吗?”鹤丸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在左眼处,摸到了一条不深不浅的疤痕“果然是因为这个吗”

“放心好了,鹤先生,可以治好的”烛台切重新倒了一杯茶,递至鹤丸手中“治好之后就可以照镜子了”

“是吗……”鹤丸也没有继续坚持“三日月呢?”

这一次,烛台切倒是压下了心中的波涛“放心好了,他去远征了,很快就回来”

“那就好”鹤丸重新缩回了被子中

真希望一睁眼,就看见那隐藏着整片夜空的眼睛啊

“鹤丸先生,伤已经好了吗?”看好鹤丸已经能下床走路的众人都高兴的向鹤丸打着招呼

“啊,好的这么快,我也被吓到了呢”鹤丸笑到,手又抚上了左眼

明明伤已经好了,为何,无论是众多刀剑男士还是主公,都依旧不让他照镜子呢?

还有,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为什么还不回来?

话说……那个人的衣柜里好像还有一面镜子,找出来看看自己的脸恢复的怎么样好了

他偷偷溜回部屋,从厚厚的衣服里翻出了一面落满灰尘的镜子,虔诚的擦去镜子背后的灰尘,他将镜面对着自己

烛台切和长谷部听闻屋内一声巨大的声响,当即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

鹤丸跪在一地的镜子的碎片中,不顾有多少碎渣深深刺入他的腿中,手里紧握着一片镜子,哪怕那碎片早已被鲜血染红“这……这不是真的”

满地明晃晃的碎片中,无论哪一片都印出了鹤丸此刻的瞳孔,一边依旧如记忆中那般耀眼

而另一边,是他最爱看的,夜空中的那一轮新月

“主公您来了?”审神者向长谷部示意后走进了手入室中“国永先生怎么样了?”

“非常不好……”烛台切叹了口气“像是失去了灵魂,现在什么都不说,什么东西都不吃”

“你们先出去吧”审神者在鹤丸床头坐下“国永先生,虽然我知道这对您来说太残忍,但想必您也想知道些什么吧”

“鹤丸,看来我们一时半会回不了本丸了”三日月将已经损坏的便携式传送装置扔在地上,反手接住了检非违使的攻击“切,刚才战斗中损坏了吗”鹤丸跃至三日月身后“现在的情况,格外棘手啊……”

“我们先离开这里”三日月单手抱住了刚想往上冲的鹤丸“只有我们两个人,是敌不过他们的,其他人回本丸会通知主公,我们姑且等待好了……只不过……”三日月冷眼扫过眼前的检非违使“这数量,也太惊人了些”

两人背靠背做好攻击的姿势,寻找着敌人围守薄弱之处,可是,无论哪一处都被困的死死的,三日月缓缓站直身体,说“鹤,等会藏在我怀里,不要动,知道吗?”

“你是想……”话未说完,三日月将鹤丸的头按在自己胸前,猛的发力,鹤丸只听见耳畔狂啸的风声以及兵刃相接的声音,他看不见的是,三日月的手臂,背部被划出了多深的伤口

终于停下来时,三日月背靠在树干上大口的喘着气,鹤丸环住了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前“再也不要一个人低头猛冲了,知道吗”

三日月并未回答他的话,反而面色一沉,听着身侧的动静“来了”

原本藏身在树冠上的一部分检非违使飞身而下,鹤丸大惊之余刚想拿刀,刀就被挑飞出去,他只得张开双臂,挡在三日月面前

“鹤?鹤?”三日月挣扎着起身,强行掰过鹤丸的脸,那人轻飘飘的一句“左眼,没有了呢”之后,倒在他怀中

面对看不断砍下的剑,三日月跪在地上,

将鹤丸护在他的身体之下,他轻嗅着那人的体香与血腥味混合的味道。如此诱惑人没有人会数自己已经断掉多少根骨头了吧,三日月不禁微笑,暗讽自己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意识已快离他而去了,他所能做的仅是本能的将鹤丸护住。

“他们在那里!"熟悉的声音响起,他终于长松了一口气,轻吻了一下鹤丸的唇,脱了力般倒在地上

“药研,记得……把我的左眼交给鹤丸啊…….”消失之前,他说到,"让他帮我好好看着这个世界。”

审神者离开之时,已是半夜,正是晦夜之时,天地间,除了那蜡烛,没有一些光亮,

悠幽的的暗香骤然弥漫在部屋之中,将漆黑的夜变的更加模糊,窗外有阵阵铃铛声响起,但仔细去听时,却又什么都听不到了

鹤丸就着烛光,细细端详着那本不属于自己的眼睛,以至于他没有看清那个忽然出现在他身后的人影。

“鹤。”熟悉的声音响起,鹤丸又失手打碎了镜子,那一刹那,他并没有看清,镜中根本没有印出那个人的影子。

在鹤丸来的及转过身之前, 三日月先从背后抱住了他,鹤丸感觉得到,牵住他的手的那只手,没有丝毫温度。

“极夜之暗,晦日无月,唯有此时,灵魂才能渡过冥河,回到人间。”仿佛是从很遥远,很遥远之处而来,鹤丸竟是被勾去了心神:“所以我回来了。”

“所以会再离开吗?”鹤丸毫无戒备的靠在三日月怀中。连呼出的气体都失去了热气,三日月指了指地上的烛火中央,只有鹤丸一个人孤零零的影子

鹤丸转过身去“可不可以不走?”真是的。”三日月闻言轻笑“生与死本就是逾越不过的一条鸿沟无法改变。”

也就是说,唯有此夜,阴阳回转,界跟不明,唯有此夜,我们才能相见。

灯下人无言,只有烛火在时不时的跳动着,天将亮时,三日月起身,回望了一眼睡熟了的鹤丸,想去最后触摸一下那个人的脸,但被什么透明物阻拦。

此即为生死,三日月无不悲伤的想着,转身而去,消失在一片苍茫中

梦醒时分,枕边犹存清香,紫烟流转,寻不见故人影。

鹤丸无不时的想起那天早晨,当他醒来时那撕心累肺的痛,像是从左眼传出,又像是淤集在心脏。那盲目而绝望的痛

他选择在不同的 时空流浪着,并在三日月的神社前许下一个心愿:“等我带着你的眼睛,看遍世间所有好风景,我就来找你。”

有时候夕阳西沉,阴阳的界限模糊时,从那个人眼中的新月中,依稀可以窥见那个人一闪而过的倩影呢……

26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赞 (88)
千枭夜烬
赞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