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2-26 21:19:172400 字329 条评论

【裘园】《求求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艾玛·伍兹→裘克→玛格丽莎·泽莱 #虽然是三角恋但跟舞女其实没屁关系,是大刀 #伍兹单恋,裘克单恋,本质是裘园 #呜呜呜呜呜我一定要写,即使连剧情都没想好 #我  虐  哭  我  自  己

 最近,庄园里来了个新的求生者。

那新人名叫玛格丽莎·泽莱,职业是舞女,长得也是楚楚动人十分漂亮,来新人是好事儿,毕竟她又会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庄园里交到新朋友了,为此伍兹十分高兴,她主动从庄园主手里借过了带新人的任务,她就这样带着泽莱逛了一天,但却在中途不断遇见躲在暗处各种偷窥的裘克。

裘克是伍兹喜欢的人,他和伍兹一样,都是第一批进入庄园的,当时伍兹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来自马戏团的小丑,虽然裘克一开始很不乐意,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小姑娘,闲暇时和她聊聊天也是十分不错的选择,小姑娘伶牙俐齿的,说出来的话往往使人心情愉悦,在失去她那个名叫斯凯尔克劳的稻草人后,裘克更是为失落的她演了一整天的滑稽戏只为逗他开心,听裘克说,当时为她演戏是因为他十分不喜欢也不习惯失落时的她,他认为她不应该不高兴,从此伍兹就这么喜欢上了他,而伍兹喜欢裘克的事儿在庄园里并没有传开,伍兹隐瞒的很好,只有那位医生和夜莺小姐,以及庄园主知道,仅此而已。

裘克能主动来找她,她很高兴,这是好事儿,平常都是她主动去监管者宿舍找他,他来找她,这还是第一次,毕竟这可能说明裘克有一点对她动心了。

但很快,裘克目光的方向就打破了伍兹美好的幻想。

伍兹发现,裘克的目光并不是看向她的,而是看向她身旁的那位新人,并且目光与平时看人或者看她时的目光截然不同,看其他求生者时的目光稍微带有一点不屑,看同僚时是十分正常平等的眼神,看杰克时是嫌弃的眼神,看她时眼睛里有一点点的温柔与稍微多一些的友好。

而看着泽莱的眼神,明显就是爱慕。

伍兹有些震惊,又有些难以接受,她随意找了一个借口将泽莱推给了一直暗中监视她的父亲里奥后匆匆跑向了庄园主的房间,轻轻敲门,开门的人不出所料,是夜莺小姐。

夜莺小姐似乎知道伍兹是为何而来,她后退几步打开大门,伸手邀请伍兹进去,伍兹进屋后随意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夜莺小姐见着人已经坐下了,便开口。

“你真的想知道?”

伍兹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是的,夜莺小姐,我渴望知道真相。”

“即使真相会深深的刺伤你的心,令你绝望令你一蹶不振,甚至会令你失去你的性命,你也愿意?”

伍兹迟疑了,她知道真相肯定和她想的八九不离十,但即使是这样,她也还是带着一线希望,她希望当时是她看错了,裘克那爱慕的眼神是投向她的,而不是泽莱,她带着这一丝微薄的希望,开口。

“是的,我愿意,我想知道真相。”

夜莺小姐见人心意已决,顿了顿,娓娓道来。

“玛格丽莎·泽莱,原名娜塔莉,是裘克曾经深爱着的女人。”

……果真是这样。

伍兹的大脑瞬间放空,她从椅子上跌落,她感受不到身边的一切,听不到身边的一切声音,她的眼睛瞬间没有了光芒,唯一能感受到的,是心脏处传来的,致命的疼痛。

“……伍兹小姐?您还好吗?”

夜莺小姐轻柔的呼唤将伍兹拉回现实,她站起身,手撑着凳子稳住身形,勉强冲着夜莺小姐笑了笑,即使那笑看起来那么的凄凉而又带有着一丝绝望的意味,她跌跌撞撞的朝着门走去,身形一瞬间显得瘦弱憔悴了许多,仿佛随时可能倒下。

“谢谢您,夜莺小姐。”

她出了门,夜莺随后跟上,关上了门。

那孩子的眼中失去了一些东西。

这是夜莺小姐所看到的。


 

伍兹最近的状态越来越差,这是整个庄园的人都能看出来的。

她从带新人过后就一蹶不振,不仅日常生活中她不再展露笑脸,不再制作甜品分给身边的人,不再帮助别人,甚至不再照顾花园里她那些宝贝玫瑰,而游戏中也是心不在焉,不断炸机和养乌鸦,甚至开局就出局,伍兹在游戏之中牵制监管者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好的,但由于是老手了,所以自然也是十分优秀的,而最近,开头第一个迷失的,肯定是她。

而她的眼中也不再有光。

大家心里的担忧随着花园中的玫瑰的枯萎程度一样越来越重,当玫瑰全部枯萎时,大家再也耐不住了,纷纷前来慰问伍兹,而伍兹的回答一律是没关系,最近太过疲劳,随后就怎么也无法从她嘴里套出更多了,甚至连艾米丽都套不出了。

大家十分担心,但也无可奈何。

伍兹始终监视着裘克,她发现,裘克开始远离所有女性,最后看着她的眼神也是十分陌生的,只要游戏里有泽莱,他就会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后面,一败涂地也不管不顾,他开始学习编制花环,开始学习唱歌,甚至开始重新演起滑稽戏……这一切的一切,都像一把刀一样狠狠地刺进伍兹心里,然后不断搅动,将她的心搅成碎片。

伍兹彻底绝望,然后生了大病,从此卧病在床,不再参加游戏,拒绝见除了里奥和艾米丽以外的任何人,甚至感受不到饥饿,连食物都不再吃了,身体也越来越差,越来越瘦弱。

她整日被心魔纠缠,心魔将她拉入了绝望的深渊,而她也不再挣扎,任由自己越陷越深。

她的生命越来越微弱,逐渐变的嗜睡,里奥和艾米丽通过庄园里负责送信送消息的跟宠夜莺得知,伍兹已经无药可救了,除了“那样东西”,什么都无法救活她。

但“那样东西”究竟是什么,除了伍兹以外,却无人知道。



伍兹已经不行了。

由于找不到“那样东西”,迎接她的只能是死亡,作为伍兹的父亲,里奥悲痛欲绝,但也无可奈何,他已经失去了妻子,而后又失去女儿,这打击打的里奥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似乎也有些与之前的伍兹重合,他整日坐在伍兹床前握着伍兹的手以泪洗面,整日整日与病床上意识模糊不清的伍兹说着话。

艾米丽找到里奥并安慰了他,艾米丽好歹是名医生,一眼看出伍兹撑不到明天,于是两个人一起找来了庄园里除了庄园主和夜莺小姐以外的所有人,不愿前去的裘克也被里奥硬生生的拖了去,当裘克不情不愿的站在伍兹床前四处张望而被所有人呵斥时,听到“裘克”这两个字的伍兹突然睁大了眼,她将手伸到半空,里奥立刻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伍兹无神的目光在人群中不断游走,最后投向了人群最外圈的裘克,那一刹那,大家又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久违的光芒,但很快又灭了下去,剩下的是比之前还要深得多的黑暗。

“裘克……先生……。”

那是病了好久好久的伍兹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是那么沙哑,大家从她沉重的声音里听出了无限的、深深的绝望,还有那混在其中的一丝丝十分微弱的希望。

“求求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图片
329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