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2-24 14:34:145094 字58 条评论

轰出胜|雄性荷尔蒙炸裂的幼稚园

避雷

沙雕短篇

大家都是小孩子~




其实说起来,雄英幼稚园和其他幼稚园的画风不太一样,别家的幼儿园都是软萌可爱的女孩子老师,即使有男孩子一般也是刚毕业的男孩子,可雄英幼稚园可不同。


 


上到园长根津下到扫地工十三都无一例外都是——老大叔!!!哦不,也是有例外的,像医务室的修善寺老师就是位资历颇深的女性。


 


 向日葵班的布拉德老师,樱花班的石山老师,郁金香班的麦克老师和小雏菊班的相泽老师算是大家所熟悉的肌肉大叔和胡子大叔的组合了,麦克老师和相泽老师是高中同学,毕业后也一同就职了,说得上是十年交情了,两人的班级自然也处的愉快,布拉德老师带的向日葵班经常和小雏菊班竞争,虽说孩子们一般天真无邪不会有恶性竞争但为了更好的教育氛围,园长强行让佛系的樱花班夹在了中间,最终形成了和谐的幼稚园氛围。


 


当然,也有那么一个画风突兀的存在,不清楚园长到底是怎么想的,不顾外界的猜测与传言,于今年又强行招进了一个肌肉大叔——八木俊典。据说还是苦口婆心从别的园挖过来的!曾经是一代幼儿心目中的英雄老师,甚至还为其取了英雄称号——欧尔麦特!


 


这个美漫风老师可不带班,进行随机授课,自由度非常高,不过也非常受孩子们欢迎就是了,大家都喜欢欧尔麦特老师呀!


 


虽说雄英幼儿园画风奇怪,但超高的教学质量和孩子们的不断好评还是让他越来越好,也有网友调笑般给这家幼儿园起了个外号叫做“雄性荷尔蒙炸裂的幼稚园”。


 


绿谷出久小盆友就是这家幼儿园里的一名学生。


 


今天也是他一如既往快乐的一天。


 


早上一进幼稚园,就看到了他最喜欢的欧尔麦特老师在门口微笑招呼着带着小朋友的家长们,兴奋地挣脱了妈妈牵着的手跑到了欧尔麦特的面前大叫着“欧尔麦特老师,早上好!”


 


“是出久小少年呀!焦冻小少年已经到幼儿园了喔~你可以先去和他一起玩。”欧尔麦特蹲在地上,庞大的身躯和标志的微笑,说实话,这要放大街上,指不定谁觉得他在偷孩子呢!


 


“好!那小胜呢?小胜还没来吗?”绿谷先是举起了小手表示应和,随即又皱着小眉毛询问道。


 


“胜己小少年还没有哦,老师看到他后一定会和他说去找你玩的!”欧尔麦特伸出小指勾了勾绿谷的小指。


 


勾手指总是令小孩子感到兴奋,他们觉得做约定是和大人差不多的行为,尤其是和大人做约定,这更让他们觉得自己长大了,绿谷也不例外,他兴奋地和欧尔麦特勾了手指就跑去了班级,他所在的班级是小雏菊班,也就是相泽老师所带的班级。


 


“焦冻,焦冻!昨天的超人学院你有看吗!最新一集的密林英雄超级帅气!”绿谷手舞足蹈地跑到轰的面前,轰正安静地坐在他的位置上看书,这书绿谷压根看不懂,上面太多字了,但轰确实经常看,所以在绿谷的心里轰一直是个很厉害的小朋友!像大人一样厉害!


 


“对不起,出久,我没有看,昨天晚上上了钢琴课所以没有看到。”焦冻奶声奶气一字一句的向绿谷解释,他认认真真的模样总是让绿谷觉得有些心疼。


 


“没有对不起哦,焦冻不需要对不起,焦冻没有看过,那出久讲给你听好吗?”绿谷搬了个小板凳坐到了轰的身边开始了他的讲述。


 


爆豪一进门就看到了绿谷在那手舞足蹈的和轰比划着什么,讲真他有点生气,要不是欧尔麦特老师说废久在教室里等着和他玩,他才不会这么急急地跑过来,结果过来却只看见废久在和那个半边脸开心的说笑。


 


“喂!废久!”


 


“啊!小胜你来啦!”


 


“老师不是说了不可以和陌生人讲话吗?”轰焦冻是转校生,日常被爆豪针对,可无论怎样他都只用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回应,这让得不到想要的态度的爆豪更加生气,他从不叫轰的名字,只叫他半边脸,这样在他眼里这家伙就是个陌生人了!只有陌生人才不叫名字的!


 


“可是这里没有陌生人啊?”


 


“我说有就有,废久!和我一起去探险!”说着爆豪拉着绿谷的手就要离开教室。


 


“可是小胜,老师说要好好待在教室里的呀。”绿谷缩着脖子带着点不情愿,他虽然喜欢和爆豪一起玩,但不想不听老师的话。


 


在他们争执间又陆陆续续有几个孩子进了班级,爆豪依旧固执地拉着绿谷不愿意松手,可是他也感受到了绿谷微弱的反抗,他瞪了眼绿谷又推开了轰,一向面无表情的轰似乎也有些不悦了,他抓住绿谷被爆豪牵着的那只手臂。


 


“你没看见出久不愿意吗?”轰强硬了起来,不算温和的话语让爆豪脑袋突突地炸了。


 


“没!看!见!废久哪里不愿意了!”这两人突然就形成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绿谷夹在中间急切地摆着小手说“不要吵架…”


 


小梅雨看到三人的模样不由地感叹了一句“爆豪酱和轰酱看起来都很凶呢!”


 


御茶子也摸了摸头附和了一句“小久君看起来很着急。”


 


不知峰田实什么时候出现了,他突然从背后窜了出来站到了小梅雨和御茶子的面前,故作成熟的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三角关系吧!”


 


“呐呐,你们在说什么呀?”叶隐透拉着尾白也进入了教室,看了看氛围不咋地的爆豪一群人又看了看氛围和谐的梅雨一群人便自动靠到了小梅雨一行人中。


 


“在说三角关系哟,透酱。”


 


“三角关系?那是什么?”


 


“不知道,是小峰田说的。”梅雨又看了眼仍在争执的爆豪他们“小峰田说爆豪酱和轰酱还有绿谷酱是三角关系。”


 


于是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峰田。峰田清了清嗓子像个小大人一样爬到了桌子上坐了下来,虽然幼稚园的桌子都不高,但爬到桌子上还是可以让大家都仰视他。


 


“所谓三角关系,是大人们之间一种很神秘的社交关系喔!”这么多人耐心听他讲话,峰田不由得咬文嚼字起来。


 


“哇,好厉害,那是不是爆豪君,轰君,绿谷君他们就是大人了!”叶隐激动地感叹着。


 


“不是!爆豪他们和我们一样是小孩子啦!”峰田迅速地反驳道。


 


“可是峰田酱说了是大人才有的关系呀?”


 


峰田似乎也被这个说法绕进去了,他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想要争辩又不知从何说起,急的不行直蹦跶。


 


所幸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了,相泽老师进入了教室。乱哄哄的教室一下子归于安静,所有人扯开小椅子坐在了位置上,不管是刚刚在玩玩具的还是讨论的亦或是下一秒就要打起来的都非常有眼色的回到了座位。


 


相泽老师很可怕,但只要他们听话就不可怕了!这是所有小朋友达成的共识。


 


上午的任务是,照顾幼稚园里的盆栽,进行剪纸课程,制作小雏菊,中午吃完便当要好好午睡,下午有一个小时的园内露天活动时间,然后是读书课,接着就只需要等家长来接便可以放学了。


 


幼稚园的盆栽因为孩子多的缘故选用的皆是无害且易活的品种,如野菊和郁金香。小孩子的身心总是易受挫的,不论是蔷薇科花朵的尖刺还是娇弱花朵的死亡,都会让孩子们的身心蒙上阴影。


 


绿谷被分配到的是盆青色的郁金香,轰是红色,爆豪是黄色,女孩子们大多被分配到了野菊,簇拥在一起的花朵总是更惹得女孩子怜爱。


 


“这是出久的郁金香!”绿谷捧着花盆眼神晶亮。


 


“嗯呢,出久的郁金香真好看。”轰抱着自己的郁金香不瞅一眼看着绿谷的倒是起劲。


 


“明明是我的最好看!废久的花颜色和叶子好像!一点也不好看!”爆豪举着自己的郁金香放到了绿谷的旁边,猛地一对比,绿谷的郁金香确实没有爆豪的出彩,于是绿谷敛了嘴角“嗯,小胜的最好看。”


 


轰看着两人的互动,低头想了会儿,勾住了绿谷的衣角“出久,我不会照顾郁金香,所以可以帮帮我吗?”


 


“嗯!当然!出久一定会帮焦冻好好照顾郁金香!”帮助别人总是令绿谷感到快乐,那微妙的一点不开心也迅速消失在眼前了。


 


每个人都给自己要照顾的花儿起了名字,绿谷犹豫了许久写上了DEKU,轰则没怎么犹豫,提笔就写了焦冻二字,不知道他是在宣誓所有还是仅仅给这朵花起名叫做了焦冻,爆豪则是删删改改擦了写写了擦最后终于满意了,得意洋洋地写下了爆杀王三个字。


 


这朵娇弱的花真的承受了生命中不能承受的重任啊爆豪君!


 


一群小朋友对着自己花又是亲亲又是吹吹的,在得到了相泽老师不可以浇太多水的嘱咐后终于停止了过度浇水的行为,于是女孩子们开始给花盆做装饰,男孩子则开始攀比谁的花更大更强壮。绿谷抱着花盆蹲在角落用小手给DEKU扇着风不参与这场比拼,轰带着焦冻也站在一旁,可爆豪却抱着爆杀王四处炫耀。


 


小雏菊的剪纸课程中男孩子显然没有女孩子那么如鱼得水了,不少男孩子发出了这到底要怎么弄啊的不耐烦的感叹,男孩子中做的最好的便是濑吕小盆友,也许家里是生产胶带的缘故,濑吕对胶带的使用程度非常熟练,没有完全按照相泽老师的教学也做出了很棒的小雏菊。鼓励创新当然是必要的,所以最后濑吕的小雏菊被当作了最佳作品贴在黑板上展示,好胜心强的爆豪小盆友虽然不满,但看到手里皱巴巴破烂烂的纸片还是老实地坐在了位置上。


 


午饭时间总是孩子们最幸福的时候,因为他们可以交换便当吃到不同的饭菜,别家妈妈做的菜总是比自己妈妈做的菜好吃,以及便利店的饭团总比自家妈妈捏的饭团好吃,杯面总比煮面好吃这种莫名理论,孩子们就是这样觉得。


 


轰的便当总是比别人“严肃”许多,别的孩子可爱的小动物饭团章鱼亲亲肠在他这也不会出现,轰的便当很高大上,一看就是特别昂贵的日料店出品的便当,轰其实并不喜欢,绿谷也看出了轰的不开心于是总是会把自己可爱的便当分给轰,一人一半才是好朋友啊~绿谷总是在这样想着。爆豪小盆友是唯一不分享便当的,这大概是因为整个幼稚园只有爆豪小盆友一个人酷爱辣椒吧!


 


“午觉都要好好睡,不要小声讲话,会打扰其他人休息。”相泽老师拉暗了窗帘,每个人都躺在自己的毯子中小声地应和着,奶声奶气的哈欠声也接二连三的响起。


 


绿谷转了转头,发现爆豪和轰都已经入睡了,爆豪甚至打起了小鼾,绿谷倒是不觉得吵,甚至还因此产生了困意,于是他向爆豪的身边靠了靠,打了个小哈欠闭上了眼睛。午睡期间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要说起来,可能也就是绿谷不知道自己在睡着后,轰中途醒来将他往自己这边捞了捞。


 


下午的自由活动和图书课,便是男孩子们和女孩子们的差异所在,女孩子们喜欢玩过家家读公主故事,男孩子则是球类运动和勇士故事。可是女孩子过家家总是需要爸爸的,于是温柔和善不懂拒绝的绿谷就总会被抓去当那个爸爸角色,轰因为总跟着绿谷便成了长男,男孩子们瞧不起的过家家游戏绿谷总是认真配合,轰虽然不明其中的奥妙却还是会配合地假装吃“妈妈”做的饭,和“爸爸”打招呼。


 


“绿谷真的像女孩子一样诶!”上鸣的球滚到了正在配合表演的绿谷脚旁。


 


“就是就是!长得也很可爱也和女孩子一样!”濑吕也过来凑了一脚。


 


“走开啦上鸣!绿谷酱就是比你可爱!”耳郎插着腰想让上鸣离开。


 


“哼!我才不要可爱呢!男子汉就应该帅气!略略略!”上鸣吐了个舌头跑到了一边。


 


“不要听上鸣的话!绿谷酱很帅气!是个超——好的‘爸爸’!”


 


绿谷笑着说没关系哟,轰也在一旁点头,异常认真,似乎在认同耳郎的话。


 


夕阳的余晖洒进教室时,大家都知道是离开幼稚园的时候了,背上了自己的小书包,等待着父母来接。轰和绿谷坐在一起向他保证今晚一定会去看超人学院,然后明天和绿谷一同讨论,爆豪本来在一旁和上鸣切岛打着玩,眼角瞥到了两人在窃窃私语顿时不爽用纸剑打到了绿谷的头上。


 


“呀!小胜!会痛!”绿谷抱着头一下子缩到了轰的身后。


 


“哼!废久就是废久,略——!连这都会痛!”


 


“出久你没事吧!”轰连忙转过身护住了绿谷的头。


 


“半边脸!我在和废久说话关你什么事!”说着便要挥“剑”,可是随着一声怒吼,爆豪的剑掉落在地。


 


“胜己!说过多少次了不可以欺负别的小朋友!”光己妈妈一巴掌拍向了爆豪的头顶。


 


突如其来的巴掌不禁让爆豪泪目“啊!老太婆你干嘛!!!”胜己小朋友抱着他的脑袋愤愤地转过身望向自己的母亲。


 


“没有啦!光己阿姨,小胜…小胜刚才在和我们玩。没有欺负我们!对…对吧焦冻?”绿谷连忙从轰的背后跑了出来阻止光己妈妈的怒火。


 


轰看着绿谷的眼睛半晌又看向了爆豪终于说了句“嗯。”


 


“哎呀出久,不要怕!阿姨帮你揍这个死小子!”


 


“没有,小胜是很好的朋友,出久不怕小胜的!”


 


爆豪吸了吸鼻子,盯着绿谷看,接着又撅起了嘴瞪了眼轰,那表情像是在说老子才不要你们帮忙,可他最后还是扯了扯妈妈的衣服“回家了!老太婆我饿了!”


 


第二个被接走的是轰,他看着穿着正式的管家先生,眼里的光芒淡了下来,可还是撑起精神和绿谷说了再见“拜拜,出久。”


 


“明天见,焦冻!”绿谷挥了挥小手,随即又像是想起来什么“明天!明天我会给焦冻带英雄卡片哦!”


 


轰露出了笑容,话语里尽是笑意地答到“好啊!”


 


绿谷被妈妈牵着走出幼稚园时,兴奋地和她说着自己的好朋友们,有小胜,焦冻,梅雨酱,御茶子酱,上鸣君,切岛君……大家都是他的朋友,他很幸福。


 


今后,他们也一定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幸福下去。


=======================


很多场景想象了很多次,觉得巨可爱,萌死了的感jio,尤其是穿着粉色,米黄色各种粉嫩颜色围裙的肌肉大叔和胡子大叔们!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希望你们喜欢,感谢看完~



图片
58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