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2-06 22:03:104841 字97 条评论

[桑仪]聂导和景仪小可爱走到一起系列

之前一直想看桑仪,但是还是没有看见桑仪系列的同人文,所以只好自己写啦嘿嘿,如果道友们喜欢的话,请在下面评论告诉我,然后他们结婚的部分我会努力码出来的喔⊙ω⊙

       姑苏蓝氏这几天请了特别多的人来参观云深不知处,仙门百家的家主都亲自到来,顺便带上自家的几个小辈,因为按照时节,姑苏蓝氏又要招揽新生了。


    因为魏无羡最近一直希望跟蓝忘机生个小娃娃,所以两个人已经在静室待了半个月了,所有的事务都是蓝曦臣在管,蓝家小辈们倒也可以趁机偷偷懒了。


    这天,仙门百家整理好行李,便各自呆在姑苏蓝氏小辈们事先打扫好的房间里,没人愿意再出去了,他们可不想撞见魏无羡和蓝忘机,吃两个断袖的狗粮。


     但是聂怀桑可没那么老实,他收藏了几十本春宫图,整天翻着都看腻了,突然有意思要目睹一下真人……所以借这次姑苏招生,聂怀桑决定一睹夷陵老祖和含光君的“风采”。


    因为年少时期也和魏无羡等人在姑苏求过学,所以去静室的路他还是知道的,谁知他刚刚找个好位置蹲下去,就被人狠狠拍了一下肩膀。


“喂,你谁呀,居然敢来偷窥含光君和魏前辈……”


“我,我是聂怀桑,是,是赤峰尊的弟弟,我还和魏兄深交过呢。”


“哦——,你就是那个一问三不知的的聂怀桑啊!”


“对对对,是我。”


聂怀桑掏出手巾擦擦汗。


“行了,那跟我去见蓝叔父吧!”


蓝启仁?


“别别别,小兄弟,有话好说,你看我堂堂一个聂河清氏的家主的弟弟,要是被其他仙门百家知道我在含光君的房间门口行偷窥之事,那我……”


“你还知道自己是聂河清氏的人啊?连这种猥琐之事都做的出来,少啰嗦,跟我去领罚!”


看见蓝景仪态度那么强硬,聂怀桑简直要跪下来声泪俱下的求他了。


“小兄弟,我们要不然商量商量,我送你几本上好的春宫图,你就当做从没看过我行不行?”


“谁稀罕你的春宫图啊,等下脏了我的眼睛,是个男人就站起来跟我去领罚!”


“不能啊,我大哥生平最讨厌别人行苟且之事了,更何况是我,等下他知道了,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残废啊呜呜呜呜。”


看见聂怀桑这么可怜,蓝景仪有些心软了,刚要伸手去扶他起来,突然被一声大喝吓住了。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蓝启仁?!


“先生,我们,我们只是碰巧遇见了……”


聂怀桑擦汗的手抖了一下。


“不对,是他在偷窥含光君和魏前辈!被我抓住了。”


虽然很对不起聂怀桑,但是总比被蓝启仁误会两个人在私会强吧,要知道,自从蓝忘机把魏无羡带回了云深不知处,蓝启仁只要看见是两个男门生说话,尤其是在谈论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感情有多令人羡慕时,他就气得胡子发抖,恨不得把男弟子全都轰走。


当然,在蓝曦臣的力保下,门生们最多就是被罚倒立抄几遍家规,可是眼下蓝曦臣正忙于安排带领各位家主参观云深不知处和招生一事,忙的不可开交,绝无可能立马赶过来担保他们的。


“什么?偷窥?好,好啊!聂怀桑,你当年在姑苏求学,老夫一直教导你将来要做一个好家主,要正言正行,像你大哥一样坦坦荡荡,没想到你居然当做耳边风,今天还来我姑苏行这等厚颜无耻之事!”


“我,我我我……”


聂怀桑这次真的哭了,虽然说他已经不在云深不知处求学了,可是毕竟曾经是蓝启仁的学生,惹怒了他,别说要被狠狠罚一顿,连他大哥也会马上收到消息的。


蓝景仪看着他,有点愧疚,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其实刚刚说拉他去见蓝启仁,只是装装样子想吓他玩的而已,没想到蓝启仁真的来了!


“先生,其实,那个,额……”


“景仪,有话便讲!”


“我觉得泽芜君这回肯定忙的焦头烂额了,我们还是不要用这种小事惊扰他吧。而且他也只是初犯,这次要不先放过他吧。”


“是啊是啊。这种小事不值得惊动泽芜君的。而且我保证我绝对不再做这种事情了!”


聂怀桑赶紧附和他,聂明玦跟蓝曦臣的感情一向要好,这会肯定和他在一起商讨接下来的聂河小辈们求学之事。


“小事?不值得?!”


蓝启仁这次真是气的胡子都飞了!


“你们是说老夫应该放过你们,息事宁人吗?蓝景仪!你的雅正呢?你配当蓝家人吗?!”


蓝景仪一下子懵了,自己怎么又被扯进来了!难道是刚刚帮聂怀桑说话,被蓝启仁误会有“基情”?


“啊不是不是,景仪知错,请先生息怒。不管先生怎么罚景仪,景仪绝无怨言!如果先生不怪罪景仪,景仪一定会愧疚到死的,所以请先生重重责罚景仪吧!”


然后噗通一声,跟聂怀桑一样直接跪地上了。


这会轮到聂怀桑懵逼了,虽然说他平日里一直被大哥责罚,已经练就了一副精湛的求饶演技,但没想到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蓝景仪咽咽口水,蓝曦臣曾经对他说,蓝启仁是最吃这套的了。阿尼陀佛,各位姑苏位祖先保佑,一定要撑过这关啊!


“好啊!”


蓝启仁喝来几个一直在旁边偷看的蓝家小辈,给了他们几把戒尺。


“喂,小兄弟,怎么过了这些年,蓝蓝老先生还是喜欢随身带戒尺啊!之前我在姑苏求学的时候,他身上也没带这么多啊!”


“你有所不知,自从魏前辈住进来,他就一直随身带四五把戒尺,一直在等打魏前辈的机会呢!”


蓝启仁看见地上的两个人在交头接耳,还提起魏无羡,简直肺都气炸了!


“一人一百下戒尺!打完去藏书阁抄三千家规五十次!抄不完不许出藏书阁!”


“啊???”


[云深不知处藏书阁]


蓝景仪才抄了十遍就扔下笔枕着聂怀桑的肩膀休息了,三天前,他们在被戒尺打的时候,因为聂怀桑没有练过,怕他受不住,所以蓝景仪主动帮他扛了一半,足足被打了一百五十下手心,肿得特别厉害,所以聂怀桑就答应帮他抄剩下四十遍家规了。


“聂前辈,我真佩服你,偷窥含光君他们做羞羞的事情你也敢做。”


“让小兄弟见笑了,但是说起魏兄他们,我还算是媒人呢!”


“哦?当真?快说来听听!”


“嘿嘿,当时可是我把上好的春宫图借给了魏兄,他就拿着这个去挑逗你家含光君,没想到你家含光君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居然这么轻易就被撩走了。”


“真的吗?春宫图这么厉害吗?”


“当然了,你要不要看,我可以借,不对,免费送你几本哦。”


蓝景仪想了想,脸红了。


“不要不要,魏前辈说上面画的是男男之事,我们两个大男人共处一室看这个不太好吧……要不然我们来画对方的肖像画玩吧,含光君问灵那些年教过我。”


“画肖像画?不妥不妥,之前魏兄说他是画肖像撩到含光君的。”


“哎,那难道我们就这样一直抄下去吗?无聊死了!”


蓝景仪直接躺地上了。


聂怀桑扔下笔,也躺下去了。


“我觉得我们还真倒霉,你有蓝启仁管着,我有我大哥管着,不管做什么都不自由啊!”


“就是,真希望来个离家出走,让他们好好担心担心我们。”


说到离家出走,两个人的眼睛都亮了。


“聂前辈!”


“小兄弟!”


“我们离家出走吧!”


[姑苏某一个小地方]


“我们这样走下去,什么时候到兰陵金氏啊?”


蓝景仪扯扯聂怀桑的衣袖。


“大概,三天吧……”


聂怀桑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回答他。


"什么?三天,我们才走了半天啊!"


“可是没有办法嘛,这次出来得急,银子都没有带多少,路上买买干粮还够,要是找车夫……”


“那怎么办!等下被抓回去肯定会被罚的更惨的!”


看着蓝景仪垂头丧气的样子,聂怀桑感觉有点对不住他。


“天色晚了,我们先找个小店家吧!会有办法的,你还有我嘛,放心吧,我会护住你的。”


一听见最后那句话,蓝景仪一个机灵爬起来。


这些话怎么那么像在逃婚的小情侣的男主台词啊!


“不用了,聂前辈,你保护好你自己吧!”


“好的,……可是我现在身上的钱只够开一间房……”


“不会吧,你们聂河清氏是有多穷啊,你好歹也是家主的后继人吧!两间房都开不起?”


聂怀桑有点抱歉的拿扇子敲敲自己的脑袋。


“本来是有很多的,但是来你们姑苏一路,看见了不少上等珍惜的古玩,就忍不住出手了……”


蓝景仪叹了口气。


“一间房就一间房吧,不过……我们不能都男装。”


“这是为何?”



“还不是魏前辈害的,他每次来镇上玩老跟含光君一间房,店里又有小孩子,影响特别不好,后来姑苏蓝氏这里的客栈就规定,男男必须两间房,所以魏前辈他们只能在蓝叔父眼皮下造人了!”



“这也太惨了吧,那,我去前面店铺买身女装吧。”


“好,你快去快回 我有点怕。”



“好,要等我回来,不要乱跑。”


看见聂怀桑远去的身影,蓝景仪心里突然很踏实,没想到一问三不知也可以这么靠得住啊!


[夜晚的客栈内]


“聂怀桑!”


“怎么啦景仪!”



“你你你,你居然让我一个黄花大闺男穿女装!”


“不是你说要有一个穿女装吗?而且你这样穿比披麻戴孝好看多了。”


“我说要买又不代表我要穿,我是想让你穿啊!”


“抱歉抱歉,店家说只有小号的女装了,所以只能给你穿啦。你就委屈一下吧,快点过来睡觉,我们明天还要赶路呢。”


说完,聂怀桑就拍拍小被子,示意他过来。


蓝景仪瞬间有了种不太妙的感觉,眼前这个聂怀桑看了那么多春宫图,现在也还没娶老婆,他不会,不会是……


等等,他没钱找车夫,却有钱开房,没钱开两间房,居然有钱买女装!!!


“聂怀桑,你你你,你该不会也是跟魏前辈一样……”


“一样该找是吗?”


听到拍被子的声音,蓝启仁和聂明玦已经在门口忍无可忍了。


蓝景仪回头一看,大叫一声,钻进了聂怀桑怀里,聂怀桑赶紧拉上小被子包住他,生怕他大哥一把大刀砍了蓝景仪。


“聂怀桑,你个混账东西,还不滚过来!”



“大哥息怒,有话好说嘛,不要吓着怀桑了。”


蓝曦臣赶紧进来抓住他的刀柄。


“是啊,不就是玩离家出走嘛,之前我和含光君也经常玩失踪啊!”


魏无羡和蓝忘机也来了。


“含光君,魏前辈,救我们啊!”


“景仪你且过来。”


蓝忘机看了他旁边的聂怀桑,似乎明白魏无羡为什么非要叫他来看戏了。


蓝景仪放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想感觉爬过去,在掀起被子的时候却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又缩回被子里。


“不肯过来?曦臣忘机你们看看,他还不知悔改,看来老夫今日要为姑苏蓝氏清理一个逆徒了!”



“景仪,你别管我了,你赶紧过去吧,他毕竟是我亲大哥,不会真的砍死我的。”


“我不,要死一起死,我不会丢下你的!”


“逆徒混账!”


“叔父,大哥,你们不要激动,还是听我说几句吧!其实怀桑并无恶意,只是好奇而已,就算他当时真的看见了什么,也断不会传出去的,至于景仪只是心生怜悯,帮他说了几句话而已,绝对不是忘机对弟妹那种感情!”


“二弟,他们两个如果好好领罚 ,我可以既往不咎,可是他们现在既然畏罪潜逃,还要睡在一起,难道二弟觉得这样也正常吗?”


“赤峰尊,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你们罚得那么狠,是个人都怕了,而且他们不是说了嘛,是因为盘缠不够,才一间房的。”


“盘缠不够?聂怀桑,你前几天才拿了数万两银子,今日就不够盘缠了?”


“大哥,我,我……”


“大哥先不要生气,怀桑一定是有苦衷的,你先听他说完吧!”


“聂怀桑,你赶紧解释啊!”


蓝景仪怕极了赤峰尊的大刀,抱得他更紧了。


聂怀桑看着蓝景仪,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大吼一声。


“因为我喜欢蓝景仪!我要把他娶回聂河清氏!我要他当我老婆!所以钱我半路扔了!就是为了跟他住一间房!”


蓝景仪:………


聂明玦:………


蓝启仁:………


蓝曦臣:………


蓝忘机:………



魏无羡:“嘿嘿,早说不就完了,到时候你俩请客喝喜酒的时候可别忘了我哈。”



聂怀桑喊完后突然有种羞耻感,急忙看向蓝景仪。


蓝景仪愣住了,反应过来后拉着被子连连后退,缩到了床脚。


“聂怀桑,你,你是开玩笑的吧刚刚!”


“不是啊,景仪,我,其实,在藏书阁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你了……”


“…………”


“景仪,你愿意,和我回聂河清氏吗?”


“不,不愿意!”


蓝启仁讲完轰的一声气晕了。


蓝忘机赶紧扶住他,看了魏无羡一眼。


“没事蓝二哥哥,你先带蓝老头回去,这里我搞得定。”


“好,切莫逞强。”


“聂!怀!桑!”


聂明玦推开蓝曦臣,拔出了大刀。


蓝景仪见状一下子扑到了聂怀桑身前。


“大哥冷静,那是怀桑啊!”


蓝曦臣强行拉住了聂明玦。


“赤峰尊,请听我说句话好吗?你之前一直认为怀桑兄不成器,没有担当,修为方面也不尽人意,但是刚刚你也看见了,他为了保护景仪小朋友自己勇敢的说出了心声,这样的聂怀桑不就是你希望看见的吗?而且如果他和景仪小朋友在一起,肯定也会受他影响好好修行的,毕竟没有人愿意让自己的老婆被人欺负。”


聂明玦虽然平日脾气暴躁,但是前面这个人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而且蓝启仁已经气晕,自己再反对只会招弟弟讨厌,只好收起大刀,甩甩手走了。


“魏前辈您真是好人呜呜呜呜。”


“魏兄,怀桑在此谢过。”


蓝景仪被刚刚拔刀的场景吓哭了,聂怀桑紧紧搂住他,也吓哭了。


魏无羡嘿嘿一笑。


“恭喜你们两个逃过蓝老头和赤峰尊这劫,接下来嘛,该说说你们偷窥之事了吧!”


“什么?还来?”


蓝景仪和聂怀桑双双晕倒。

























图片
9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