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2-05 23:35:473405 字67 条评论

【薛晓】世界第一明恋

义城初秋的夜晚不算寒冷,只是风吹过带来的水汽有些许凉意,而这点凉意对于在江边烧烤摊撸串的人毫无影响。


“我艹他大爷的晓星尘!我到底哪不好了?喜欢我有那么难吗??”薛洋醉醺醺地抱怨着,又拿起酒瓶给自己灌了一口。


一旁的金光瑶对同在夜市烧烤的其他客人点头表示歉意,一边扶住薛洋防止他一个重心不稳突然栽下去:“薛大爷,你消停点吧,这事能勉强得来吗?”


薛洋昏昏沉沉被金光瑶扶起来,走一步摇三摇:“去他妈的性别认知混乱,晓星尘你别整天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就是喜欢你啊……”


金光瑶无奈地托了托薛洋,没有再搭话,用自己并不高大的身体撑着薛洋走在江边的冷风里。


薛洋从小特别喜欢邻家年长自己两岁的晓星尘,为了追晓星尘,薛洋认认真真看书学习,努力考上了晓星尘就读的学校。然而晓星尘大薛洋两届,往往薛洋来到晓星尘所在的学校时,晓星尘已经忙于毕业整天不见人影,一晃一年过去了,晓星尘又去了更远的地方。


今年薛洋如愿考上了晓星尘所在的义城大学,不到一个星期,把自己喜欢晓星尘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现在别人提起晓星尘,都会说:就是薛洋喜欢的那个人呗?


很好!全大学都知道晓星尘是我的了!薛洋对此非常满意。


另外一个当事人可没那么乐意了,晓星尘整天忙大三的项目,一出办公室就会迎上路人们各式各样的眼光,怀疑的,恶心的,祝福的……甚至有一个疑似没脱离中二期的学妹上来问,他和薛洋进展怎么样了。对此,晓星尘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晓星尘没有直接否定,他一直觉得薛洋只是单纯的一时兴起,等兴趣淡了,也就不会再缠着他了,没必要为此伤害薛洋的自尊心。只是一想到薛洋不会再缠着他了,又觉得心里好像有些空空的。


晓星尘站在原地恍惚了几秒,回过神来准备回宿舍,刚一抬眼就看见薛洋搂着金光瑶从对面说说笑笑地走过来。


看吧,薛洋已经找到新的感兴趣的人了……不需要他了。


晓星尘垂眸,似乎觉得对面两人有些刺眼,抬脚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薛洋和金光瑶说笑到一半,余光瞥见晓星尘的背影,狗眼一亮撒腿就向晓星尘冲过去:“晓星尘!!”


晓星尘还没来得及回头,薛洋就以一个树袋熊的姿势挂在了他身上。


“快下来……薛洋。”晓星尘耳尖通红。


“我不!”薛洋把脸埋进晓星尘的颈窝,贪婪的吸着他身上的清香,声音模糊不清:“反正全校都知道我俩有一腿。”


“你!”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晓星尘,一起吃晚饭去?”薛洋从晓星尘身上跳下来,从善如流得牵起他的手。


“不……”

“诶金光瑶!你自己先回去吧!”薛洋没等晓星尘拒绝,回头冲金光瑶说完,又转回头来可怜兮兮地对晓星尘说:“晓星尘,你看,都没人陪我吃饭了……我们一起呗?”


晓星尘:“……”

金光瑶:“……”


★★

义城餐厅是义城大学前门的一家高端餐厅,与后门那些路边摊完全是两个画风。餐厅里有专门的琴师演奏着悠扬的曲子,客人压低声音交谈,偌大的空间里,没有人间烟火的气息。薛洋心想:可以,这很晓星尘!不过以后一定要让晓星尘吃路边摊的,晓星尘我们走着瞧!


“薛洋……我觉得有些话我们还是说开了吧”晓星尘抿了抿唇:“你现在只是……”


“停停停停停!你又要说我处于性别认知混乱阶段,以为自己是同性恋对吧?”


晓星尘愣了一下,然后认真地对薛洋点头:“嗯。但是你不用担心,针对你这样的情况……”


薛洋没听下去,又打断道:“晓星尘,那如果说我小学就喜欢你了呢?我为了追上你认认真真学习考上你读的学校,这个阶段不存在性别认知混乱了吧?”


“嗯……你这个是处于一种富有勤奋感的时期,也许你不是为了我,而是发自心底的勤奋……”


“我真是败给你了!晓星尘你别把什么东西都往你学的教育学上扯!你觉得解释得通吗?”得亏薛洋没喝酒,否则他现在可能把桌子掀了,为了拒绝他连理论依据都摆得一套一套的,论严谨晓星尘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了吧?要不给你鼓鼓掌?


晓星尘被薛洋这么一吼也有些懵,他的拒绝确实有些无力,为什么要拒绝薛洋呢?明明对方那么惹人喜欢,从小就喜欢粘在他身后,一声一个哥哥。也许,如果从哥哥弟弟这样的角色中解放出来,薛洋是一个很好的恋人吧?


看到对面的晓星尘没有反应,薛洋又坐不住了,他起身将双手压在桌上,身体斜斜靠近晓星尘:“星尘哥哥~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感觉吗?”


晓星尘的思绪被薛洋这突如其来的撒娇拽了回来,对方明明是撒娇的语气,眼神天真无辜,勾起的唇边若隐若现的虎牙却像是下一秒就要将眼前的猎物在下一秒拆吃入腹。


晓星尘终于受不了薛洋这幅样子,缴械投降:“那就……先试着相处一个月,一个月以后我会告诉你我的答案。”


★★★

“薛洋真的追到晓星尘了?”


“他现在天天放学就去等晓星尘呢,诶呦我跟你说有一天去亲眼看到晓星尘出教室看见薛洋,笑眯眯的从衣兜里摸出一颗糖给薛洋,薛洋一口把糖吃了还亲了亲晓星尘的手指。”


“天呐太甜了吧!!”


薛洋和晓星尘试交往一周了,果不其然,一周之内全校都知道了薛洋和晓星尘在一起这件事。薛洋简直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晓星尘,我的!


晓星尘刚走出办公室,就看到在走廊边含着棒棒糖对自己笑得一脸痞气的少年。


对方一看到晓星尘便扑了过来,却被晓星尘堪堪躲开。


“别闹。”晓星尘皱眉。这里是办公室门口,薛洋平时闹也就算了,在这里可不合适。


薛洋眼色一黯:“晓星尘,嫌弃我你就直说,你没必要这样避着我。”说完便转身要走。试着交往的这段时间以来,都是薛洋在主动,晓星尘虽然没有明确拒绝,却总是躲躲闪闪的。


“ 不是的,阿洋……”晓星尘急得拽住了薛洋的衣角,准备和对方好好解释。


薛洋被拽住了衣服,只好回过头来:“晓星尘,我不希望你将就我,还有一周就满一个月了,你先想想清楚吧。”


“薛……唔!”晓星尘本想再喊薛洋,嘴巴里却被对方塞了一口棒棒糖,正是薛洋刚才吃的那一颗。晓星尘突然觉得脸都烧起来了,棒棒糖上还沾着薛洋的唾液,散发着香香甜甜的味道。


而薛洋在塞给晓星尘棒棒糖之后就扬长而去,没有看到晓星尘脸色爆红的可爱一幕。


★★★★

自那天之后,晓星尘再没见过薛洋。平时总是可以在校园里遇到的,现在想想也许都是薛洋单方面制造的偶遇吧。


晓星尘给薛洋发了很多信息,但对方都没有回复,晓星尘整日看着手机,生怕漏了什么消息,研究也出了很多错,被导师训斥了几次。


原来等一个人那么难,薛洋他又等了多少年呢?


正发着呆,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晓星尘吓得一跳,差点把手机摔了。


屏幕上显示有新消息——薛洋发来的。这是他们冷战以来薛洋第一次给他发消息。


【晚上七点,小树林见,带上你的答案。】

晓星尘扶额苦笑:写得像挑战书一样……


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小树林中枯黄的落叶被风一吹就窸窸窣窣地落下来,晓星尘一步步走进这寂静的树林,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还之意。


薛洋不同平时上课迟到的样子,早在树林中等着晓星尘了。


“晓星尘,你来了。”薛洋声音有点哑。


“阿洋你……生病了?”怎么哑成这样,还是,在压抑着什么情绪?晓星尘上前,想摸摸薛洋额头的温度。


薛洋拍开了晓星尘的手:“别说这些没用的,晓星尘,告诉我你的答案吧。”薛洋说完就闭上了眼,像是一个死刑犯在等待最后的审判。


“我想了一下,阿洋,我们投硬币吧?”晓星尘摊开手掌,中间躺着一枚闪闪发亮的硬币。


“哈?晓星尘?有你那么随意的吗?”薛洋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晓星尘。晓星尘从来都那么严谨,怎么会提出这种想法。


晓星尘冲他笑笑,不为所动地继续说下去:“如果投到正面,那么我就接受你,如果投到反面……”


薛洋没等晓星尘说完,便把硬币夺过来向上高高抛起——长痛不如短痛。


“啪嗒”硬币落在了落叶中,看不清正反。


“靠!”


晓星尘轻轻把树叶拨开,露出下面的硬币,晓星尘双眼发亮:“阿洋,是反面!”


薛洋从未觉得晓星尘的笑容如此刺眼,拜托他的纠缠就是那么高兴的事吗?薛洋撇过头去,不再看晓星尘:“行了,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会靠近你了。晓星尘,你高兴了吧?”


“阿洋,你刚才没有听清楚我的规则。”晓星尘站了起来:“如果硬币是正面,那么我接受你,如果是反面,请你接受我。”


“……你说什么?”


“薛洋,请你和我交往。”晓星尘眼睛那么亮,像星星一样,温暖又坚定。


薛洋感觉有一股热流在体内冲撞,冲入四肢百骸,最后一同涌入心房,撞得那小小的心室噗通直跳,仿佛要跳出胸腔,蹦到对面那人的手上,让他一生一世都好好捧住这颗心。


“不行,晓星尘,这次,换你追我。”薛洋吸了吸鼻子,臭屁地摆了一个唯我独尊的姿势。


“好。”晓星尘上前,抚上了薛洋的额头,又轻轻在他鼻梁印下一个吻:“不过要先把感冒给治好。”


“我不吃药!”那么苦谁要吃!


“那去打针?”


“……那你喂我吃药!”


“嗯。”


67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