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2-05 23:26:461963 字35 条评论

画师之死

此文献给在寂寞中徘徊的孤独。如果你感到孤独寂寞,就点赞吧,嘻嘻~

画师死了。被人杀死了。被他自己杀死了。在他的画室里。

枪响之后画室归于平静,和他在画室里工作时一样。枪响之后我一直守在门外,我在等,等画师出现,因为他还活着。枪响之后他没有出来,却来了很多人,他们紧张、惊恐、匆忙,他们在我身前窜来跑去,他们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我没动,我一直等,我等着画师拉开门自己走出来,因为他还活着。但是那些人在他之前就拉开了门——半开的窗,半拉起的帘,半完成的画,以及画师半闭的眼和他半边淌血的头。

画师走了。被人抬走了。画师离开了。我不用再等了。我走进画室,静静看着半开的窗,半拉起的帘,半完成的画以及半墙的鲜血。

这时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是画师的妻子,男的是她的律师。

真晦气。她捂住鼻子说。没想到他会自杀。

这房子应该卖掉。他说。

当然,我才不愿住这里。她说。

手续我来办。他说。

好的。她说。

他们走了,丢下我,从画师身边走过。

画师就在那儿,他们没看到吗?画师还活着,他们不知道吗?墙上的鲜血还在流淌,他们没听到吗?

画师在笑。一如平常的笑。他没有看我,没有看画,什么都没看。

画师总是一个人,自我认识他的时候开始。没有邻居寒暄,没有亲朋拜访,只有偶尔来拿画的经纪人。画师应该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不用费心思于别处,只用专心作画。

画师是个很安静的人。可到了晚上,在皓白的月光下就会变唠叨。乡下地广人稀,天一黑整个世界也黯了,除了街边孤独的路灯。每当这时,画师就给自己斟上一碟清酒,坐在瞻廊外,像孩童一般把自己的想象附着在所见之物上——

他说点燃路灯的是狐狸,延伸到山里的路灯其实是狐火,而狐火是给幻化成人的狐狸照亮归家之路的。

他说大山里住着一位上古神灵。多亏他的保佑这里才如此干净,人和动物才如此淳朴友好的往来。

他说去了城市的人不回来了。不是他们不愿意回来,而是已经污浊,神灵不让他们回来。

他说神灵贪酒,只是很早以前就戒了。但每到月圆之夜还是会偷偷的小酌一杯,圆圆的月亮就是他御用的酒碟。

他说大山里有一只独角兽。夜幕降临以后,它会化成一名美丽的少女,用歌声把人们带入梦乡。

你只会想着大山。那里太远,你也不曾去过。为何不想想身边呢?我每次都会打断他的唠叨,说出自己的不满。

听了我的埋怨,画师都会扭头对我微笑。你是真正的艺术家,可惜灵魂囚禁在毛茸茸的小身体里。但你强大无比,不用乐器也能在落叶上奏出清脆的回响,不用蜡笔也能在泥泞上画出灵动的画作。你总是那样优雅,因为你深知自己的艺术无人企及。

我闭上眼睛静静听他苍老的声音。对我来说这声音才是最美的音乐。可是画师已经死了。

画师一个人住在偌大的屋子里,乡下偏僻,没有商超,没有夜店,没有博物馆,没有音乐会。人们不理解画师的决定,只有经纪人笑着说不在意,可是原本半个小时就能拿到画,以后却要翻山越岭花上五个小时。但是他不能埋怨,因为画师是他的摇钱树。

画师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画卖出多少钱。他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只要每月生活费足够就行,其余的全部落入妻子的口袋。

画师没有子女,父母早已没了往来,因为当初他不听劝阻执意肄业画画。没想到画师成功了。后来画师娶了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妻子,她为他露出娇美的笑容,仿佛他是她强壮又多金的英俊情人。可惜那时画师已经五十四岁。

婚姻是写在钱上的契约。只要钱还在,契约就一直生效。不管画师在哪里在干什么跟谁在一起妻子都无所谓,因为钱就在她口袋里。画师为妻子残酷的转变而痛苦,可他天生淡漠寡言,只会用画笔宣泄他们看不懂的激情呐喊。

于是画师离开了城市,来到这里,遇见我,和我相依为命,一起看狐火,一起陪神灵喝酒,一起听独角兽的歌声。

现在他死了,留下我一个人。我早就爱上这里,我早就离不开这里,但是没有画师的这里还是“这里”吗?

或许画师根本想不到,从他自杀那一刻起就变了。城里的人都来了,不论怀揣何种心思。乡下的人都知道了,这里住着一位大画家。这里变了,这里死了,狐火、神灵、独角兽都死了。这里已经不是“这里”,我也没有回去的地方了……

……

“画师?画师。”

朦胧中有声音把我拉回现实——原来我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今天是经理人拜访的日子,他已经站在我面前。

“画师您怎么睡着了?”经纪人对我笑笑,然后看向画板。

“我做了个梦,很短又很长的梦。”我说。

经纪人在看画,心不在焉地问“梦到什么了?”

“梦到画师了。”

经纪人一愣,哀伤地摇起头。“唉,画师啊,听说前几天被过往的车辆给……您别太伤心,我明天就买只一样的回来。”

我笑了,走到窗前关上半扇。“其实它没死哦,它一直都在,只是不想让我们看见。”

经纪人打个寒颤。“画师,您不要说这种瘆人的话。”

“你看,你不是叫了它的名字吗?”我大笑。

“我在叫您。都怪您给它起画师这个名字。除了它您还梦见什么了?”

“还梦见了我不久的将来。”

“哦!是不是又有一幅伟大的作品诞生?”经理人急切又兴奋地问。

我没有回答,转身望向洁白的墙壁,笑着点点头。


35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