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式

2018-12-05 22:06:182183 字3 条评论

残缺「赤花症」

       ……她的眼睛,再也无法看见了。




        那位医生的话像是让海伦娜的心某一处残缺了什么东西一样,事实上,残缺的不是她的心,而是她那双已经黯淡的眼睛。




        这是她这辈子的痛苦,但她明白,这不怪那位医生,明明已经尽力,为何还有诽谤。是她的东西,本就属于她,而丢失并找不到的东西,本就不属于她。




      她叹息,系好围巾,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她幼时的那场意外未给她的智力和体质带来什么较大的影响,最多就是因为目盲很少行动,因此很羸弱。可是自从记事起,就很喜欢一个人在大街上到处乱走,父亲曾多次告诉她这样很危险,但她仍旧这般执着,却不是因为和父亲较劲。




      可她似乎撞进某个温暖的怀抱,如此熟悉可又那么陌生,带有浅浅的樱花香和一些脂粉的味道。她退后,小声说,抱歉。




      没关系,小姐,妾身怎会不接受这样可爱的女孩子的道歉呢?允许我冒昧问一句,可以和小姐交个朋友吗?



  

       对方并不是那么冷冰冰的,似乎从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她当时居然很顺从地告诉了那个声音温暖的女子自己的名字:海伦娜·亚当斯。




       美智子看着女孩低垂着头,有些扭捏地告诉自己她的名字,突然笑了,蹲下来轻轻摸了摸女孩的头发。你可以叫妾身美智子,海伦娜,你好。




       海伦娜怔住了,双手紧紧抓着盲杖,只有她紧张的时候她才会这么做。但是对于面前的女子却并不是一种恐惧,而是好奇。对于她身上的樱花香,她感到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闻到过,只是想靠近一点。




      美智子迟疑了片刻,向面前小小的孩子伸出手,却迟迟等不到女孩的回握,有些奇怪。




      你为什么不握住妾身的手呢?海伦娜。




       非常抱歉,美智子,我……我看不见。她立刻伸手,脸上露出一副急切的想要解释的模样,脸上是满满的歉意。她有些笨拙地想要抓住美智子的手,却连试了三次才成功。




       美智子此时才注意到女孩手中捏着的盲杖以及她眼睛不易察觉的黯淡。多么胆怯的女孩啊,她突然有些心疼,摘下她的眼镜,用手捧着她的脸庞,慢慢地、轻轻地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吻,一个安慰的吻,美智子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吻让她们的将来如此痛苦。




       那么,告辞了,海伦娜,第一次见面,妾身便把发夹送给你,作为信物吧,愿下次相见,还能认出彼此。



 

      她递给她一样东西,向她作揖,转身离开,只留下有些茫然的女孩,她的眼睛仿佛闪过一丝光芒,茫然的光芒。




      再见却没有时间了,海伦娜其实当时很想叫住她,问她住在哪里,若是下次相面没有机会和缘分了怎么办?但她又想起那句话。




     丢失或找不到的东西,本就不属于她。




     但她多希望她们能再相遇,或是能忘记她,但不可能,她不可能忘记那落在脸颊上的一个吻,夹杂着些兴奋、喜悦又或是惊讶。那个吻像是某种印记,腐蚀了她的心。或许对方并没有过多在意那天所发生的一切,但她却记住了。



  

      不知何时她的额头侧边长出了一个小小的花苞。她注意到了,并未过多在意,后来在一本盲文书上读到了关于赤花症的介绍,书上说这种症状是因为相思成疾,她想她一定是爱上她了吧?她继续往下翻,却沉默了,因为上面写着,这是绝症,若是想破解,必须获得心爱之人的恨意。她合上书,放回书架,心情极其烦躁,把自己闷在被子里。




        她收到了皇家舞会的邀请,每个姑娘都梦寐以求的事情,便是穿上华贵的礼服在舞池与爱人共舞,跳一支华尔兹或是探戈。她仔细想了想,或许美智子会来,想到这里,她从柜子里拿出粉红色的洋装——像蛋糕一般的哥特风公主裙,又锁了回去。




      舞会那天到了,她穿上裙子,又忐忑不安地轻轻碰了碰头上长出的小花苞,像是向日葵?她并不清楚,只是将帽子拉低了些。思考了片刻,她把美智子送给她的蝴蝶发夹别在头上。




       她成为整个舞会的焦点,许多男士上前邀请她跳一支舞,她都回绝了,盼望着人群中出现某个熟悉的身影,终于,人群中起了些欢呼声,人们拥挤着奔向门外,她差点被撞倒,没错,远处被众人簇拥的便是美智子。




       美智子笑着回答每一个人的问题,她注意到不远处粉红色的身影,以及那个女孩头上所佩戴的蝴蝶发夹,正是多年前自己送给那个双目失明的女孩的发夹,发夹有个名字——厌离。




      她缓缓向前走去,轻拍女孩的肩膀。




      海伦娜回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美智子有些惊讶,十年未见,她已经长得如此漂亮,但是为什么眉间有了淡淡的忧伤?




     我们能去花园聊聊吗?




     海伦娜笑着问,眉毛几乎不可见地挑了挑,见美智子微微点了点头,和她一起向着皇家花园的方向走去。



 

     已经入夜,天微微有些凉了,海伦娜的半张脸已经缩进了围巾里。她似乎下定决心,抬起头,注视着美智子。




      海伦……




      美智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个吻堵住,海伦娜抱紧了她,不愿意放手,贪恋着她的怀抱,像个小孩子一样。樱花香让她如此安心,她贪婪地闻着她身上的气味。




      就在此时,海伦娜的帽子突然被某种强大的推力推掉,一朵硕大的向日葵缓缓张开蜷缩的花瓣,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长出叶子,她突然推开了美智子。




     请你,别忘记我好吗?




     海伦娜有些虚弱地说出这句话,缓缓倒在地上,黑红色的鲜血从她的嘴角边蔓延开来。她变成一株巨大的向日葵。




     美智子轻轻抽泣,拿起向日葵。




     傻瓜,我当然知道赤花症如何治疗,但是原谅我吧,我无法恨你。

     ——END——



      





     



      








        



        

3条评论
按热度顺序按发布顺序
加载更多
Deach
赞 (108)